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三十九章 对话

    二对话流预警:前面过好几次誓,再也不写这种分析放,七一,的东西,枯燥而且实在是太他嘀的难写,就像这章写的非常艰难,语句组织太困难”但这章终究还是没忍住写了,因为我总觉得这段儿太有意思,不写憋的慌,虽然我对政治的认知就像许乐一样白痴,但依然乐呵于构织这些玩意儿。欧巴!古伦木!)

    “政治史学的最后三门考核就在下周,流火还有两针疫苗没有打,结果我这时候却跑来陪你吃饭郜郁放下手中的餐具。漂亮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恼意。说道:“你以为我有这么多帝国时间陪你闲聊?”

    瞬间许乐感觉到一股熟悉的凛烈味道从桌对面女生乌黑秀间那朵鲜红大红里逼将出来。他赶紧低头快切割带血丝却没什么肉丝的煎二号肉块,以免将这女子激怒到真正的爽。

    “你究竟有没有自觉?为了你和你部下的嚣张举动,这两天联邦上层闹成什么样子,有多少大人物在做无声的谈判和角力?”

    郜郁只能看见他的额头,不由蹙起了眉尖,拾起餐巾拭了拭唇角,说道:“一颗小火星。可以引爆联邦最大的弹药库。在你看来,杀进林半山的庄园,把林家的脸面踩到脚下,只是很爽的一件小事,可你知道吗?这次报复行动险些让整个联邦事态失控

    “总统阁下和军方主战派,与控制联邦议会的那些家族们,距离正面冲突的危险。只差了很小的一段距离。虽然万幸最终事态没有激化她望着他的额头,严肃说道:“但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今天上午,总统官邸签署的某项重要法案,出乎所有人意料。被议会山直接否决,,就是因为你。”

    许乐抬起头来。

    关于这些复杂而吊据的政治倾轧与表面根本看不出所以然的幕后斗争,他永远无法像研究机修或是修练体内力量时那般热情十足,而且也确尖缺乏这方面的敏感噢觉和天赋。

    不知从何时开始。郜郁开始替他分析所有的问题,替他驱散前进道路上的政治迷雾。他也小惯了这种帮助,凡所不懂不明的事情,自有郗郁帮他去想,久而久之,他这方面变得更加迟钝,并且喜悦地享受这种不费心力的迟钝允许度。

    因为不需要去想,餐桌对面女子强抑恼怒而严肃认真的分析话语,很自然地从左耳里钻进,再从右耳里钻出,看着那张漂亮媚丽的脸蛋,他的思绪早就飘到了别的地方,下意识里撑起了下颌,皱起了眉头。开始回忆当初和她认识的情景,有些想不明白,当初那个飞扬冷酷让自己无比厌恶的红衣权贵千金,是怎样变成冷静生动的未婚妈妈,并且和自己形成了当前这种亲密互信的关系,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郜郁如同绘出来的精致细眉微微一挑,冷声说道。

    许乐惊醒过来。现自己最近好像很容易习惯性的回忆往事,难道真如施公子所说,自己年纪尚浅却已经有了老人的陈腐气息?

    “在听,在听他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含糊说道:“你继续,你继续。”

    “上次我们分析过钟司令和总统先生和你的两次谈话,可以明确看出,政府和军方一力主战,议会山和他们背后的那些家族却持相反的看法。莫愁后山因为与总统先生间的伙伴关系,暂时没有表意见,西林钟家虽然不赞同旁的家族过于保守的态度,却更不愿意西林再次充当联邦的炮灰,所以钟家应该会紧握军队,冷眼旁观

    “双方之间的矛盾冲突,现在被前线的胜利和民众的狂热情绪所掩盖,但谁也说不准,将来什么时候会暴。联邦政府和军方,绝对不希望将来远征帝国时。自己的大本营里还不安稳,所以他们希望借着当前的势头,提前将这些反对意见压制下去。

    “那天晚上的星云奖颁奖,就是一种造势,你同意出席,在很多人看来,就代表着费城老爷子的意思。只是这种造势走的是春雨入土的套路,点滴积河。一旦势成,纵使那些家族想反对,议会山也不可能冒着被狂热选民抛弃的危险,当面跳出来做什么。”

    “这是双方都能接受的相对温和的角力。”

    “而你做的事情。却忽然把这种角力放到了光天化日之下弃且迅激化

    “因为很多人都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闹这么一出

    “我当然知道你这家伙就是纯粹记仇,根本不会管对方是什么七大家的继承人,可别人不会相信,你冒着激怒七大家的危险。只是去寻求一个心情舒畅。”

    郜郁说到此处,忍不住摇了摇头,说道:“人们都在猜测,你这样疯狂地挑衅林家。是不是代表了费城老爷子或者说是总

    “至此,事态等级迅上升。那方面认为政府方面是借用你的报复行动强势宣告。意图逼迫他们退让,如此一来,这种退让便不再仅仅是家族尊严的问题,而涉及到双方对联邦未来进程分歧大矛盾。”

    “这种等级的冲突,就是这些天让很多人艰于呼吸的恐怖危险味道的来源。”

    “好在最后那边终于退让了。”

    “不得不说。你的运气真的不错,明明点燃了弹药库,联邦却依旧太平,没有人弹核或者暗杀总统,内战也没有爆,西林还没有独立。”

    郜郁微讽说完最后一段冷酷的政治笑话,长长的捷毛微垂,喝了一口水润润嗓子,开始继续进餐。

    许乐听到最后。脸色变得复杂怪异起来,沉默片刻后,用认真诚挚的语气沙哑解释道:“我只是想恐吓一下那些大人物,希望能震住对方,让他们不要再像落日州那样不停地试图暗杀我,让人生少些麻烦而已”真的从来没有想过,事情会闹这么大,影响这么远。”

    白玉、兰曾经感慨过,许乐最了不起的能力,就是能把最复杂的事情简单化,然而今天听到这席话,他有些微寒地现,那些贯彻多年的简单逻辑,因为身份地位背景的变化,会变得令他无奈头痛地无比复杂。

    “不,你并不知道这什事情幕后真正复杂有趣之处。在我看来,那才是这出戏剧里最精彩的部分。”

    郜郁抬起头来。微涩一笑说道:“开始时,费城以为你在执行官邸的意志,政府方面却以为是老爷子的意思,最后双方对不上,现和你一进去别有江山吃饭的还弃”太子哥哥。又以为是夫人的意思。”

    “谁都万万想不到,谗”只是你自己的意思。”她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许乐,摇头感慨说道:“某个单细胞男人,从前线回来了,却还在按战场上那套简单法则办事。”

    “当你背后这些大人物终于弄明白的时候,时间已经太晚,他们只好冒险顺势而为,结果谁能想到,最后却有一个非常好的结尾。”

    “以前陪夫人喝下午茶的时候,她有时候会讲一些前皇朝里的政治佚闻,我当时很吃惊,为什么历史上很多大事件,都是由不起眼的小事引。”

    部郁望着他无奈说道:“很有趣,没想到我现在居然看到了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就因为某个莫名其妙的家伙一次冲动,本来需要耗费无数时间精力去做这件事情的联邦政府,莫名其妙地就抢占了先机。”

    许乐认真地思考了很久。然后抬起头认真说道:“这些事情我真的想不明白。”

    郜郁微微一笑。心想大概正是这种想不明白或者懒得去想,才是这家伙能让总统先生在内的很多人喜欢的真正原因吧?正这般想着,听到他紧接而至的下一个话题,她心中那抹温暖的感觉顿时化作乌有,一抹恼怒与无味盈荡漂亮的眼眸。

    “施公子真是个不错的人,虽然我知道他的身份确实有问题,郗部长很难同意,不过恋爱自由。这官司可以打到最高法院去,相信你父亲可不愿意被何英**官个狗血淋头。”许乐笑呵呵地说道。

    郜郁懒的回答这个问题。

    “他说想娶你为妻,是因为你漂亮,而且你替他生了个儿子。

    许乐看着她的表情,认真说道。

    郜郁精致的秀眉顿时挑了起来,恚意大作。

    “从这一点。我知道他是真的喜欢你,他想安定下来。”许乐没有在意她的表情,继续微笑说道:“也许你会觉得这个逻辑很怪,但其实这种堕入恋爱的理论,还是他教给我的。”

    “他曾经说过。只有在真正喜欢的人面前,男人才会变得愚蠢笨拙,才会在自己友人面前用这种愚蠢的雄性动物情语言掩饰自己已经动情的言情的心。”

    “你应该知道,他可以说是联邦最花的男人。所以我相信他那张嘴里的甜言蜜语可以三百万字不重样,可以迷倒无数女人。就算是最真挚的山盟海誓。他在和陌生女人上床前,都可以重复无数遍。”

    “但只有说到你的时候,没有这些,只有拙劣的掩饰。在那一玄,连我这种家伙,都抓住了他这个花间圣手最大的命门。”

    “我以前肯定是站在他一方,现在我则是站在你们二人中间,如果他还是以前的他。我不会劝你们在一起,可现在的他,我觉得很有必要再次向你认真介绍一下。”

    郜郁安静地听了很久很久,先前准备到竖的细眉平伏下来,她沉默片刻后,平静回答道:“其实,我一直有一个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