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三十七章 不要招惹他

    千西北星域中的愕行星。白雪飘千严寒的空与点中”儿攒…落地玻璃幕墙夹层里的自加温除霜线出低沉的蜂鸣声,水流从霜面上生起淌下,看上去就像是一张抽象的线条画。

    林半山面朝窗户,背负双手,瘦削平直的双肩显出几丝徒峭的味道,那身很少变化的灰色外套,就如窗外灰嚎谍的阴雪天一般。

    “昨天颁奖礼最佳电影的颁奖词,听说是炮勃写的。我一直很欣赏这位主编先生,颁奖词写的很不错,很像你。”

    他望着窗外或是玻璃上那些向下缓缓滑落的水痕,没有回头,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然后通过黑沉书桌上的电话向着远方另一颗星球传去。

    “颁奖词写的很像你的性格。这个世界上像你这样疯狂的人不少,那些无能的疯子。惯常只敢对弱者比如孩子或女人下手,因为这种泄愤怒以寻求精神平静的手段,能够安全并且轻易的达成。”

    “但很少有人敢像你这样,当面扇林家的耳光。扇的人们惊愕难言,羞辱难当。”

    “将老人们最重视的家族荣光踩在脚下,需要真正的勇气和疯劲儿。要知道连我有时候都忌惮且深深不解,为什么七大家这种恐怖的畸形怪兽,能够在联邦里存续如此长的时间,却没有因为能量太大而自我爆炸。”

    林半山平静沉稳的目光中生出一丝笑意,说道:“老人们很多年没有碰到像你这样疯狂的人物,他们已经不习惯和你这样的人打交道,所以后续手段具体的事宜由我来和你谈。”

    说到此处。这位曾经震撼整化大家的男人语锋微微一顿,说道:“虽然我早已破门而出,但我相信自己有资格做这个代表。”

    巨大的黑色沉木书桌上的电话安静片外后,响起许乐诚恳而认真的。

    “我听说过很多你的故事,从特区旁的黑车赛,到百慕大,很多故事。上次在列车上见过一面,你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我甚至有时候觉得自己有些崇拜你,因为你活的很洒脱,但我好像一直做不到这么洒脱。”

    “我必须提醒你,现在并不是说倾慕的时间。”林半山微笑回答道:“老人们的耐心虽然比我们要更好一些,但依旧有限,尤其是当他最溺爱的幼子随时可能死亡的时候。

    他低头看了一眼左腕上的达翡手表,说道:“我这时候并不在百慕大,是在强但也不可能出现在现场,我想,为了避免老人们疯狂愤怒的暴。避免联邦出现一场轰轰烈烈的内战,我们应该尽快达成一致。”

    听到这句话,电话那头马上响起许乐干净利落的声音:“我会放人。”

    听到这个答案。林半山的眉头终于微微皱起,他转过身来,看着黑色书桌上的电话。有些没有想到对方的决断来的如此之快,而且如此干脆。

    房间一角沙上,此时坐着南科州大拿张小花与一位面色苍白的黑衣中年人。他们两个人听到许乐的回答后,也忍不住挑了挑眉头,流露出惊诧的神情。

    “落日州刺杀的事情,到此结束。”电话中许乐说道:“我会放了林斗海,是因为你父亲已经道歉,而且我相信你。”

    “但这份相信和你的身份传奇无关。麦德林那件案子,不管你是有心还是无意,终究是帮助过我,他的身份是你去百慕大亲手揭出来的

    “还有一点就是,上次在车厢里,你解除了林斗海与南相小姐之间的婚约,事后想来让我很佩服,因为这和你的利益甚至是行事风格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关系到一个普通女生的幸福。”

    “你是个好人。

    听到电话那头许乐认真语气说出的评价,林半山默然无语良久。

    房间中的黑衣中年人和张小花则是同时张大了嘴,表情有些怪异,似乎想笑。然而当着他的面却又不敢笑出来。

    林半山在宪章光辉笼罩四野的前提下,依然能够轻挥衣袖,破门而出。与家族横眉冷眼相对,单凭双手,在白昼与黑间里侵伐纵横,生生打下一大片别有风情的江山。

    他虽然习惯穿一件寻常的灰色外套,亲手打理的林围名流如云,就连费城那位老爷子去都,也会选择此地暂歇,但无数的惨烈往事,无数倒在他脚下的尸体,横跨联邦与都星圈的地下产业王国,早已证明他是一个怎样的人物。

    莫愁后山那位夫人曾经评价他在乱世可为枭雄,事实上他这种人,哪怕在太平盛世狗欢愉的时代,也必然成为一名枭雄。

    对于林半山这个人,联邦官员与权贵,百慕大的海盗团和地下世界,怕他的人多。敬他的人多,厌憎他,恨不得生食其肉的人更多,但很少有人会投予喜欢这种情绪。

    今天更是他第一次听到有人用“好人”这种身份来形容自己,林半山心情有些莫名。感到有趣,觉得电话那头的小家伙,真是一个很妙的人。

    “联邦政府和国防部不会为我这种人拍纪录片。所以我不习惯听这种好话。我更习惯解决问题。”

    “林斗海是我亲弟弟,联邦有句谚语说兄弟天生就欠半条命。他想杀你,你要杀他理所当然,你既然不杀他,这半条命我就接过来,从今天起,我欠你半条命。”

    “虽然我很想说你不用担心老人们可能的怒火反扑。但这种陈腐家族究竟是因为尊严而严守承诺,还是因为尊严而不要脸,我也说不准,毕竟我当年就是因为觉得这些事情太过无聊而离开。”

    他继续平静说道:“但我可以保证,林斗海会被带回我会亲自找人看好他。”

    “你手下的七组,在落日州的事件里出过力、冒过险。一亿现金,算是对他们的补偿。当然,这笔钱是家里老人出,我只是张个嘴。

    别有庄园海畔沙滩上的许乐拿着电话,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他本以为接下来会有无数军警包围这片庄园,或者更迟一些。林家会向自己展现七大家真正恐怖的实力,然而却没有想到,电话的内容似乎在向某种荒谬剧情展。

    森森青林之中。有一块遍布苔薛的粗木忽然动了动,完美伪装的熊临泉,听着通话系统里的字句,被惊的身体微颤,他压低声音微颤说道:“一个亿,比果壳总裁先生慷慨多了,老白,这***,我们当年得做多少趟私活儿才能挣出来啊?”

    庄园电脑巾控室五十米外的地下备用水道阴暗的空间中,三名七组队员认真地听着耳孔里的对话,负责入侵并且控制安保系统的顾惜风,键盘上的手指微僵,对着微型话筒激动说道:“**,跟着头儿做私活儿,这格局就是不一样。”

    隐在山林边缘不起眼的灰色建筑里,庄园所有的保镖早已被缴械集中,负责行动的白玉兰却在旁边的办公室中,他坐在一把椅子上,听着耳机里的声音。忍不住低头微笑了起来。

    他灵巧的手指轻轻弹动着秀气的小刀,左手下方的密织布鞘里还鼻着一把锋利的军刺,“口长匣手枪安静地躺在他的大腿上。

    那位林家的强者孔叔沉糊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七组冰火一般悄无声息地占据庄园。白玉兰直插此间,二人照面便沉默对坐,从始至终都没有动过手,孔叔微显黯淡的脸颊上带着丝年华老去的感慨。

    电话挂断后,林半山对那位脸色苍白的黑衣中年人说道:“上次你说利孝通送了一个叫李维的年轻人去了百慕大,最后查出来是许乐的朋友?”

    “已经确定,但很奇怪的,我们一直查不到许乐中校为什么会认识这个人。更奇怪的是,我曾经以您的名义请求宪章局里的关系帮助,才现很多档案已经被归为绝密。”

    听到这句话。林半山的目光微凝,沉默很长时间后说道:“到此为止,不要再查,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能碰的事情。”

    “明每。”黑衣中年人简单回答道。

    “告诉百慕大方面,看住那个叫李维的人。不要让他掉半根眉毛。”林半山微嘲说道:“欠许乐半条命的滋味并不好,看这今年轻人的本事,似乎很难出现需要我们救命的时候。护着他的朋友,也算先还些利息。”

    “如果林家真要进行报复,许乐和他那些队员肯定挡不住,他会不会请费城方面出面,还是说希望总统先生话?说真的,我确实很好奇您的家族一旦全力出击,会在联邦里掀起怎样的风浪来。”

    张小花站在他的身后微笑问道,刺青变形狰狞着从衣领处挣脱而出,分外鲜明。

    “如果父亲相信我刚才那个电话里所说的内容。那么接下来就不会有任何风浪,只会风平浪静。”

    林半山神情复杂说道:“你我都知道,从百慕大去西林的那两名专家是怎样的狠角色。但最可怕的并不是他们没能杀死许乐的结果,而是许乐在这场暗杀里表现出来的绝对控制能力。”

    “三个蠢货的计划,如果没有老头子的默认与帮助,怎么会编织的如此缜密犀利?”

    “家族势力遍布联邦架构每个角落,他们组织的计划,就算是钟家那头老虎也会觉得棘手,偏偏许乐这家伙带着十几个人轻描淡写地便解决了,而且应对的如此精准简洁。”

    “我总有种感觉。从一开始,许乐就知道了所有的计划。”林半山的眉头皱了起来。说道:“我想不明白,他是怎样做到的。”

    在更早前那个电话中,他极为严厉地警告了那位令人厌帐的父亲:“这样的一个人。不好杀。按照他的性格,如果你杀不死他,便有可能被他杀死,而且这种概率非常大。

    如果七大家真无所不能,为什么不干脆把总统官邸炸了,或者把费城那片湖买下来?如果做不到,那就不要去招惹许乐这个人。

    林半山如此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