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三十六章 弹雨中的沉默电话

    的部队,场间的气氛紧张而压抑,站在许乐对立面的人群就像无数具雕像般僵硬,不敢有太大的动作。许乐坦承在等待某个电话,这让一触即的紧迫感稍微缓解了些「只是接下来漫长的无声等待,对于众人的心脏来说,也是极为严苛的考验。

    席勒有出二幕悲喜剧叫等待姓戈的人,剧中的角色始终没有等到那个人出现,只有荒诞的谵语充斥其间,无止无尽,格外折磨,就像此刻大家等待许乐手中的电话响起,但却偏偏不响。

    就在此时,一辆银色名车从山道上高驶来,硬胶轮胎与地面出剧烈的磨擦声,别有庄园的警戒设施已经全面失效,没有仪器对这辆车的到来做出任何反应。

    银车尚未刹死,利孝通便从车上跳了下来,拦在了许乐的面前。他用力扯开脖颈处的领结,顾不得擦拭修剪极好鬓角处淌下的汗水,看着许乐的脸,用力说道:“深呼吸,再想想。”

    做为许乐早期投资者及相熟的友人,铁算利家的七少爷非常明白这个家伙的性情如何执着坚硬,看到那双小眼睛微微眯起,便知道他今天真有杀人的准备或者说冲动。

    利孝通心头微寒,拦在许乐的身前,他并不指望自己能够改变对方的决定,刚才已经将这片庄园生的事情告诉了父亲,只希望那些老家伙们能够快些做出决定,虽然那些决定对于七大家的尊严来说,显得有些过于困难。

    许乐与他握手,回答递:“现在需要想的不是我。”

    话虽如此说,他却真的按照利孝通的建议,做了几次深呼吸,将那些微咸的海风一古脑地灌入肺中,舒爽无比,清明无比,再一次确认自己的要求并不过分。

    利孝通略松了一口气,举起棉质的领结快擦拭了鬓角的汗珠,站在了他的身旁,开始与他一道等待那个可能永远不会响起的电话。

    电话响了。

    许乐等铃声响了两声后,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没有人说话,安静的如同沉就的黑夜,只有极轻的悠长呼吸声间或响起,从呼吸声中判断,对方应该是一位年华已陈的老人。

    “离开这泉庄园,杈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生过。”

    长时间的安静后,电话那头忽然响起一道苍老而冷漠的声音。对方说话的语气就如联邦普通民众想像中那般神秘而骄傲,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压迫感与权威感,似乎这宇宙内的普通人,天生就应该服从他或者敬畏他。

    这不是许乐想听到的内容,所以他的浓眉微挑,像两把飞刀一样半出鞘,寒渐显,倔犟沉就着一言不,只是将左手负到了后背,缓缓握紧了拳头。

    回答电话那头骄傲而强势老人的,是一声清脆的枪声。

    山林那头的狙击枪再次开火,真正的子弹割裂空气呼啸而至,恐怖地射中林斗海脚前的沙地,啾的一声不知道射进地下多少米深的距离。

    海畔一阵压抑的惊呼与恐惧退后的脚步声。

    虽然只溅起了一蓬沙雨,但谁都能看清楚这颗子弹的威力,如果那名狙击手的手稍微抖一丝,林斗海的脚此时已经变成了一蓬血雨。

    这位被人们看作七大家二代最不成材的林家少爷,此时却显得比海畔众人坚强很多,面色苍白的他就像是没有听到这声枪响,没有感受到脚掌传来的剧烈震感,坚持着一步不退,紧咬着牙盯着面前正在通电话的许乐。

    因为他猜到了打电话来的人是谁,在这种很多年没有出现过的局势下,七大家的尊严不能再被削挫的更多了。

    许乐还是没有说话,电话那头的林家家主听到这声枪响后,也没有说话。

    那位在普通人眼中极为神秘高远的大人物,很清楚电话那头的年轻中校在等自己说什么。对于一般人而言,那些话只是很常听到的话语,但对于一位七大家的家主而言「却是难以接受的条件。

    邰氏皇朝结束,人类社会政治体制重构以来的漫长历史中,这些隐藏。在历史幕后、不断影响历史走向的千世之家,或许做过实质上的退让,或许在某些时间段必须隐忍,但能够逼着这些家主当面低头的人却是少之又少,因为他们代表着家族尊严的底线。

    除了莫愁后山,曾经有几任非常强势的主席和总统曾经做到过这一点。但这些伟大人物中有不少人为之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一一或者是任期内便声败名裂,或者是被暗杀于一团迷雾之中,其中有些人直至死亡也能强势如初,却也无法阻止身后百年,他的后人遭受到七大家毁灭性的打击报复。

    今天许乐带了几十号人,就想做到很多前人无法做到的事情狂妄的企图。

    长时间的沉就,压抑紧张的海滩,碧海白云间横着一个人。

    电话那头的声音非常缓慢,自持而冷漠:“犬子无用,你可以杀了他。

    这依然不是许乐想要的答案,甚至是他没有想到的答案,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他那双本欲飞起的浓眉忽地落下,余光看着面前脸色惨白的林斗海,隐隐明白了七大家为什么能够与联邦政府斗了千万年而不倒。

    在这些千世之家的逻辑中,没有任何东西比家族的存续更重要,而这种畸形的家族一旦没有了极端的尊严骄傲与压倒一切的权力**,则会逐渐丧失存续的本能基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尊严与骄傲的延续,甚至比血脉的延续更重要。

    但不知道为什么,或许只是为了实现一个普通人挑战七大家的幻想画面,许乐还想试试,所以他依旧沉就,用望着面前不远处的林斗海,负在身后的左手微微一动。

    山林间的狙击枪暴然乔火!迸迸迸迸!密集的沉闷高弹声,在海边沙滩上猛烈响起,瞬1岢内不知道多少颗恐怖的子俾,笼罩这片区域,蓬蓬沙雨被射成漫天烟尘!海畔上一阵惊呼,那些权贵子弟们四散逃离,此刻根本没有人注意到烟尘中,林斗海不停出的惊恐嚎叫声。

    烟尘落,枪声止。

    满地疮痕沙线间的林斗潦脸色惨白,大腿不停颢抖,双眼无神地望着前方,瞳孔根本无法聚焦,睡袍前方一片水渍,几丝骚臭,软绵绵地快要倒下,根本不知道自己还活着,进入了不知生死的凄惨精神状态。

    许乐椅电话放在耳畔,沉就等待。

    电话接通之后,林家家主居高临下傲然地说了一句话,轻描淡写漠-然地说了一句话,廖廖数f6间,便能持人心搓*揉地酥脆不堪,气度城府深不可测。

    然而却搓不酥许备这颗硬石头的心,他一直沉就,简单干脆地只用枪声来面对对方的气度。

    还是那句老话,只有枪管里才能喷出轻风淡云,穿着鞋的人总容易害怕赤着双足的人,讲气度的人总奈何不了粗神经直线条的简单人。

    纵使七大家无所不能,但此刻林斗海在枪口之下,只要许乐不主动让步,便没有人能够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必须有人让步,或者林斗海死。

    电话两边这一次沉就的时间更长。

    漫长到四处散开的人们再次投回日光,惊疑不定地四处扫视,徒劳无∽搜寻那把恐怖的狙击枪,漫长到轻柔的海风吹拂动沙粒,将场间那些密集而凄厉的弹洞全部掩盖了起来,漫长到李飞绒脸上震惊的表情化作茫然,最后归来恐惧不解,直至清醒过来,试与勇敢地去扶起人事不知的林斗海。

    许乐耳中传来顾惜风的报告:林家那边的线路有一道信号插入,林家的线路根本无法反追踪,至于这道突然插入的信号,更是无法进行监控,对方的技术等级并不比七组弱。

    谁会在这样紧张的关头,给林家家主打电话?许乐蹙眉思索着,然后一个瘦肩若山的男人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于是他的眉头缓缓散开,愈平静。

    果然,片刻后他终于听到电话那头的林家家主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件事情,是我们的错。”

    电话那头的林家家主声音苍老而略显疲惫:“我代表林家,正式向你道歉,并且以林家家主的身份向你保证,今后再也不会出现类似的问题。

    这个世界上,不,应该说是历史上,有几个人听到过七大家家主的亲自道歉,见过他们低头?

    联邦普通民众,从来没有对抗这些千世之家的念头,不仅是因为这些家族神秘而高不可攀,更是因为他们知道那样做只是徒劳。

    如今的许乐有大背景,有几十把枪,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普通人,但和七大家这样的庞然大物比较起来,依旧显得渺小而不足道,但今天他连任何背景都没有调用,只是带着一帮兄弟走直线闯了进来,便证明了只要试着努力去阪,或许有些事情就真的能够做成功,听着电话那头响起的这句话,许乐眯起了眼睛,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白牙,顿了顿后,终于第一次开口回答道:“我听到了,打扰了。

    然后他挂断了电话,等着马上就要到来的下一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