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三十五章 别有路(下)

    山上那间别居是国防部焦大秘书预订的房间基于从林园开始的律条李飞绒没有去打探客人的底细直到这时看到对方沉默坚定而危险地出现在眼前时才知道对方是谁。

    这个清淡里隐着媚柔的水般女子能够守住林半山这样的人物十余年并且有资格替他打理别有江山这片海园除了证明她的绝世容颜那个男人对她的宠爱外也是对她能力的极大肯定。

    看着许乐她微微一笑说出先前那句话场间本来紧张到极点的气氛似乎便要向着松软的方向展然而出乎她的意料面前的年轻男人对她的话没有丝毫反应只是看着躺椅上的林斗海。

    海风轻轻吹李飞绒的眼角好看地翘了起来平添一丝迷人之意心情却是渐冷微嘲之意泛起。

    她非常清楚许乐的背景来历自然必须看重然而却谈不上敬畏。大抵是受那位破门子的熏染她向来认为被政府塑造出来的英雄与那些真正的枭雄相比危险性要低上许多因为他们要被很多内心的律条所束缚。

    正因如此她对于许乐此时表现出来的态度感到有些不愉快和轻蔑。

    林斗海的朋友们从洛克风格的海畔别居里走了出来他们的人数其实并不多但脸上的那些微讽不悦如同一个模子塑出一一这个家伙就是那位联邦战斗英雄?真是很俗气的一个称谓。

    这些贵公子们或多或少听过一些许乐的事迹知道他那些模糊不清的背景甚至可能还被家中长辈进行过严厉的警告但在他们看来传闻总是传闻面前这个撂取了联邦所有光彩的年轻军官今日突然闯入自己的世界并且以如此冷漠强悍的姿态施以挑衅基于某些心理上的原因他们格外要表现出自己底气和不屑。

    人群之中却有一人与众不同。

    眼窝深陷的锡朋看着独立于海畔的许乐吃惊地喊了一声:“头儿?”

    身为联邦副议长最疼爱的侄子他当然有资格成为林家少爷的座上宾客数夜狂欢疲惫之余忽然看到曾经的长官出现在面前令他震惊万分下意识里照旧日规矩喊了出来然而一声喊后他才有些不适应地想到自己早已经退出了七组。

    许乐今日出现明显直接针对林斗海肯定和西林落日州那场暗杀有关锡朋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难堪与不安沉默地看了许乐两眼退到了友人们的身后。

    如果说这是一个人和一群人的阵营他不想站在头儿的对立面却也没办法去对付自己的同伴。

    “许乐我忍了你很多年了。”穿着睡袍的林斗海终于压制住内心的恐惧站了起来脸颊微微白沉声说道:“有本事你可以试着今天杀死我。”

    场间的权贵子弟中有南相家的表亲有利家的外戚也有刚自前线镀金归来的军官身后有持枪的保镖孔叔和家族的特卫应该正在赶来的途中面前的许乐却只有一个人看上去也没有任何武器。

    更重要的是这片海畔庄园叫别有江山属于那位叫林半山的男人无论他们间的感情如何谁也不能否认他是林半山的亲弟弟正是基于这些原因林斗海终于恢复了些许千世之家接班人的气度。

    听到这句话许乐的浓眉挑了起来这些一出生便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似乎所有的逻辑都是混乱的你试图杀我结果却变成忍了我很多年?

    就在他的眉毛挑起的瞬间李飞绒无来由地感到了一丝怪异的感受她压抑住那丝心火望着许乐微笑说道:“许乐中校或许你和斗海之间曾经生过什么误会我看是不是找一个方便说话的地方谈一谈。”

    在她看来无论许乐今日表现的如何强悍冷厉甚至对方可能带着那个传说中的七组控制了别有江山的安保但他总不可能真当着这么多人面杀死林斗海表现出姿态之后总是需要进行谈判而谈判自然需要一个安静些的地方。

    然而她想错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情那就是许乐即便要和人谈判海边的这些权贵子弟林斗海和她都没有与他谈判的资格。

    “我和他的事情你可以做主?”许乐看着这个魅力十足的少*妇问道:“如果不能请你不要插话。”

    李飞绒眉宇间闪过一丝羞怒归根结底她的身份地位来自于林半山的宠爱旁人敬她畏她均来自于此然而如果有人不怎么忌惮林半山对她的宠爱场面自然会便成现在这样。

    那丝羞怒敛去却来不及化作雍容气度与沉静从容的风范情绪在她的脸上凝结了片刻因为她在耳机里听到庄园交通部传来的消息就在刚才黑鹰公司的直升机战斗小组空降在山居旁边接走了里面那位年轻客人紧接着又有喷绘着第一军区特勤大队标识的军用直升机降落接走了另外那位女宾客。

    黑鹰公司难道先前在山居中和许乐进餐的年轻人就是传闻中那位太子爷那位女宾客又是谁?居然敢用军方直升机作为交通工具。

    想着这些问题李飞绒看着面前的许乐觉自己原来根本无法掌控这今年轻军官带来的场面然而她依旧微笑挡在许乐的身前因为她必须保证林斗海的安全一方面是她很在意林家那些长辈们的情绪更关键是如果林斗海出事她不知道该怎样向林半山交待。

    就在李飞绒快转动大脑思考怎样解决当前局面却因为看不透许乐究竟想要什么而恼怒时海畔人群中有人已经无法忍受许乐无声地压迫感有了动作。

    某位刚刚因前线杀敌而晋升少校的世家子弟面无表情地把手放在枪套上对许乐沉声说道:“许乐中校……”

    宁静的海畔庄园里骤然响起一声毫不遮掩从而显得格外嚣张的枪声。

    此人的话没有说完便嘎然而止放在枪套的右手被一颗远方来的高子弹准确命中咯的一声腕骨应声而断。

    年轻的少校捂着手腕痛苦地翻倒在地惨惨吼叫脸上的汗珠如黄豆般滚落。

    “这不是你们的事。”许乐环视了一圈身周表情剧变的人们伸出手指说道:“不要做出任何可能被怀疑的危险动作因为我不敢保证下一颗子弹的弹头是哪一种。”

    清脆而辽远的狙击步枪声音响起的刹那躺椅旁四名林家保镖动作迅地将林斗海围在了中间然后快地用目光四处搜寻那名枪手的位置同时震惊于那些外围同事们的悄无声息紧张的情绪笼罩心头加上专业的判断他们真的再也没有把手伸向枪套。

    李飞绒的表情终于控制不住盯着许乐急促寒声说道:“你知道这是谁的庄园吗?你知道他是谁的弟弟吗?你居然敢在这个地方开枪!”

    “如果你研究过我。”许乐字着这个女人的眼睛说道:“那你应该清楚我开枪的时候从来不挑地方。

    李飞绒的瞳孔微缩想到对面男人刺杀麦德林议员的传闻不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生出的震惊与恼怒还有那丝无法想像的荒谬感冷冰冰问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李飞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抑下心中的震惊与恼怒冷冰冰说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我今天来的目的很简单。”许乐望着脸色苍白的林斗海说道:“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林斗海听到这句话忽然愤怒地吼叫起来:“你又没有死!”

    许乐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微笑着解释道:“你试图杀死我却没有杀死我那是因为我的我的下属们能力不错。所以我今天只是试图杀死你至于能不能杀死你那就要看你和你的下属们能力怎么样。”

    很朴素的语言讲述了一个很冰冷的道理许乐和一直没有现身的队伍已经控制了这片庄园他若真要杀人谁能拦下?

    林斗海细薄的双唇开始不受控制的颤。

    李飞绒此时却看明白了一些事情声音微紧说道:“我并不认为一名前途无量的联邦战斗英雄会愿意成为一名杀人犯。你应该很清楚他的身份如累你真杀了他无论有多少大人物想保你你在联邦里都将会找不到任何容身之所。”

    她加重语气说道:“而且不要忘记斗海毕竟是他的亲弟弟就算你逃到百慕大去也不会有任何希望。”

    然后这个美丽的女人笑了起来:“最重要的是现在斗海还活着你的下属并没有对他开枪这说明你今天并不想杀他或者说你不敢杀他。”

    “你错了。”

    许乐看着她认真回答道:“就像刚才说过的那样当我决意杀人的时候从不挑选地点毒然也会做好逃亡或死亡的准备。你们这些人永远不会让人找到法律上的证据我有时候被逼着只能做私下的手脚。”

    “我知道这个社会的规矩没有人会这样乱来只是我习惯走的路向来都和别人不一样有些别扭。”

    “这和勇气道义无关纯属私人恩怨。落日州的事情不解决心气不平我活着就不爽利。”

    “不过你说的不错我确实是在等电话虽然我不知道谁会打这个电话。但如果没有这个电话我会做一个证明。”

    许乐不再看这个女人望着面色苍白的林斗海认真说道:“今天我来就是要证明给你以及你们的父辈看无论你躲在哪里都会被我找到然后被我很简单地杀死而且……我敢杀死你。”

    微湿的海风中他的眼睛眯了起来微颤的单眼皮显得格外清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