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三十四章 别有路(中)

    疙穿诱白色的垂讲床头。林斗海紧皱着眼睛”儿地骂了两句脏话,然后起身简单地梳洗了一番,随意系了件绸间麻睡衣,走出了房间,听着海畔传来的欢笑声与音乐声,他的唇角微翘,露出一丝快活的笑容。

    去年秋天,他和钟子期、南明秀安排了那场落日州的暗杀,两大家族的接班人加上青龙山反*政*府领袖的公子,在大人物们的默视下,动用了家族的力量,结果却依然没能杀了那个人。事后,南明秀被绑回青龙山,钟子期被逐回静卫二,他则被家里的长辈直接从西陆马场押回了家族庄园,直到一个月前才结束了软禁。

    虽然不再被软禁,却依然有很多地方不能去,林家的态度依然谨慎甚至显得有些紧张,完全不像千世之家的淡然作派,从此点上可以看出他们对许乐以及他身后那位老爷子的忌惮。

    这种日子非常地令人苦恼。

    林牛海取了一杯特酿。坐在了海风中的躺椅上,心中生出几丝怨气,长辈们默视他们做了这件事,结果却要他们这些年轻人来承担失败的后果。

    手指在光滑的水晶杯脚下滑过,他想起昨夜那个女人脂般的肌肤,满意地笑了起来,然而这笑容马上敛去,因为他又想到了已经解除婚约的未婚妻。

    七夫家之间的联姻。虽然并不会像帝国内部那样死板,却代表着彼此间的尊重,有非常强烈的仪式感,然而林半山一句话,南相家与林家的联姻便冰消云散,家族的长辈们谁都不愿意去招惹那位破门子,只能将压力与斥转嫁到他的身上。

    林斗海握着杯脚的手指微微用力,眉眼间浮起淡淡怨意,他恨自己的兄长,却更恨让南相美跳脱出一味温柔性情,敢于说不的许乐。

    “你的心情似乎不大好?。

    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少*妇款款而至,微笑着坐在了他的身边,岁月的痕迹在她的脸颊上确实留下了一些痕迹,但那些痕迹并不沧桑,一味熟媚,令看到她的男人眼与心都忍不住大动起来。

    林斗海端着酒杯,礼貌地点头示意,没有回答她关心的问题,也没有像一位他习惯扮演的公子哥角色那般盯着对方看,因为他很清楚这个。叫李飞绒的女人,不是他能触碰的角色,

    在别有江山庄园这些天的生活,这个女人很细心地替自己打理的极好,比如昨天夜里那个婉转微羞的青涩花朵儿,

    林斗海望着海面呆。庄园里有美景美食美女,只要想的出来的东西,都能找出来,然再呆了几十天,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海风吹的快要生锈,总想出去走走,就连那些刚刚回来的朋友们,聚了几次,也无法让他的情绪变得快活起来。

    “绒绒姐,那些家伙又在玩什么?”他问道。

    那名少*妇嫣然一笑,说道:,“还能有什么,不就是男人们喜欢的那些东西

    林斗海的脸上闪过一丝古怪的表情,那边建筑群里的友人们喝了一通宵烈酒,自然会放肆些许,只是能进入这个庄园的年轻人,身后自有背景,也更清楚此间主人的规矩,应该不敢胡来吧?心情依然郁郁,他蹙着眉头转动着酒杯,只要许乐在联邦中风光一天,他大概便会低沉一日,只是如今看来,要杀这个家伙似乎越来越困难。

    “我真的很想玩滑翼林斗海望着空空荡荡的海面,幻想着自己最喜欢的低空掠过碧涛画面,恼火说道:“他现在人在百慕大,又怎么知道我们做什么?”

    李飞绒摊手无言,表示自己的抱歉和爱莫能助。

    林斗海波有脾气,只是沉默地看着空海。

    庄园的海岸线上没有任何电动设备,那是因为大哥不喜欢庄园太闹,他对身旁这个女人表示尊重,是因为这个女人是大哥的女人。而这个女人之所以如此尊重和善待自己,是因为十几年来,她一直想成为大哥真正的女人。

    很拗口,林斗海浅尝一口酒,微嘲想道,世界上的很多道理总是需要由这些拗口的语芊来说明。就像走工,路一样,你总要绕很多弯子,才能把车开到山顶。

    许乐从来不绕路。

    在虎山道抽刀劈人。在研究所拔斧砸门,他的手向来只会挥舞出直线。从东林走到都星圈。走出流风坡,走进基金会大楼。他的脚步也习惯走直线。这谈不上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却有着某种凛冽味儿十足的执着意思。

    从山顶下来,他开着黑车,顺着公路直接向海边那消群驶片庄园甲繁复的区域保安划分,黑车宗极鬼。见,然而在老东西的帮助下,没有任何自动报警的声音响起。

    这片建筑外围有门,许乐不声不响地推门而入。

    门旁的保安神情微凛,上前询问却得不到任何回答,试图阻拦,却被这今年轻男人脸上的表情震的脚步微缓,只是一瞬间,对方便走出了极远的距离。

    看着那个令他感到有些心惊肉跳的背影,保安毫不犹豫按响报警按扭,然而依然没有报警声响起,平日里出小时保持警惧的枪牌保安,也没有一个人出来。

    里面是海风是春林是林间隐着的建筑群和宽阔的场所。没有任何保安出现,四周一片安静。只有海风与林梢纠缠的声音,警戒森严的别有江山,此刻对许乐完全敞开了大门,场景感觉有些诡异。

    顺着直线向海畔某处走去的许乐,忽然感觉隐藏在耳朵里的低频蜂鸣器作响,他站在一棵大树下稍作停留,接通了经过七组过滤的电话信。

    “他已经走了。下次有机会再约吧

    电话那头传来利孝通冷郁而遗憾的声音:“真是可惜,想见这位太子爷一面,居然如此困难。算了,我到了别有外围,马上车就进来,我们好好喝两杯

    “我这时候要先办件事情许乐拿着电话,望着前方隐隐可见的建筑,听着隐约的音乐鼓点,说道:“我想”你不方便跟着过来,你在餐厅里先等会儿

    说完这句话,他挂断了电话。

    庄园外围银灵车中的利孝通怔怔望着电话,沉默不语,紧接着他迅地拨打了家族内部几个人的号码,确认了某些他所担心的事情,白哲的面容变得震惊无比。对司机冷声说道:“最快的度,赶到海畔别。

    利七少爷试图阻止某件事情生的时候,许乐已经一个人走进了白黄色克洛风格小楼包围间的海畔庭园,这片庭园占地极广,白石白沙与青水相依,阳光明媚,风光极好。

    回绕在四周的背景音乐,是由电子中控控制,保证了每一幢别居都能听到最好的音质。从入口处一直延至海畔,是设计师最得意的杰作。

    然而随着许乐步入庭园,背景音乐就像是受到了他脚步的干扰,依次沉默,他走到哪里,哪里的音乐便沉默,只有脚步声越来越清。

    数幢别居里响起了一些疑惑的声音,几名衣着华贵的年轻男子揉着欢后的倦脸,走到了窗边和露台边,往庭园中望去。然后他们看到了一个穿着军服的男人正在向海边的躺椅走去,音乐随此人脚步而停,此情此景别有震摄感。

    “顾惜风。把音乐停了。”身处庭园正中间的许乐,对系统说道:“今天不是拍电影。你也不是白泽明,我也不需要这种出场仪

    随着这声话,海畔的音乐全部停止,微咸的风与欢愉嘶鸣的水鸟下方,别居里的人们吃惊地观看着这一幕。

    许乐走到了躺椅前十米,停住了脚步,不知何时,有四名持枪的保镖出现在躺椅的四周,正警惕地盯着他。

    躺椅上的林斗海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人物。震惊地无法言语,想要坐起来,却现腰腿有些乏力,握着杯脚的手指关节。因为紧张而现出苍白的颜色。试图杀死自己的世家子弟。眼睛微眯说道:“我真的很佩服你。你家的长辈都知道要避着我的报复,结果你却还敢跑出来玩。”

    林斗海波有说话。缓慢地将水晶杯放到身旁的矮几上,做了很大的努力,才没有让杯底的那些特酿酒水洒出来。

    “你想做什么?。看着面前不远处的许乐,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惧盛,他觉得自己的咽喉无比疼痛,声音都沙哑起来。

    四名保镖警惕地盯着他,小心翼翼地将手探向枪套。他们相信自己的实力,本不应该忌惮面前这个赤手空拳的人,但是外围的安静和少爷此时的神情,向他们充分证明了此人的危险性。

    “把枪收起来吧庄园名义上的主人,李飞绒女士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平静说道:“就算是帝国人的机甲,面对着许乐中校也没有任何办法,更何况是几把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