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三十三章 别有路(上)

    第二天火车抵达了南科州,许乐三人走出车站时,那辆没有标识的黑色汽车已经安静地等待了很长时间。

    当年的他,想必会对这种灵异般的画面感到不寒而栗,然而在都星圈生活多年,身周往来多是邰之源、利孝通这样的人物,自然清楚很多在寻常公民看来不可理喻的事情,对于社会顶层的人们来说,或许只是一个眼神示意的问题。

    南科州拥有引最大的一片湿地保护区,漫漫青草尽头,则是以风光优美而著称的静海。他们今天要去的地方,是静海之畔、密林草甸交错间的一片安静庄园。

    黑车驶入没有任何招牌的庄园大门,事先进行过繁琐权限代码确认的他们,没有受到任何查询。

    这片庄园占地面积极大,西侧是静海,北面则正对着一片缓慢升起的山坡,山间有林,海畔有沙,青林白沙之间弥漫着湿地方向吹拂来的水泽气息,更有无数白鸟飞翔其间。

    长到似乎没有尽头的公路,畔着浅水而行,绕过某道山坳后,视线豁然开朗,一片浩翰平静的碧蓝海洋与空旷天地间孤独观海的那处山坡,顿现眼前,令人无由精神为之一振,心阔气爽。

    邰之源懒扬扬地倚靠在后座上,这个姿式与他自幼所受的严苛家世教育完全不符,就连声音都变得有些松活:“别有……林半山取的名字,向来有些格调,将后面的江山两个字隐去,却让进来的人能够从眼前补足这四个字。”

    别有江山,正是这片庄园的隐名。林半山这位出身贵不可言的七大家子弟,当年大笑破门而出,不知在联邦及百慕大里弄出多少惊天泣地的大事,然而闲暇时的意趣却始终停留在整治园宅上,林园如此,这片庄园也是如此。

    哪怕只是业余时间的小爱好,却也是林家本族那些长辈们刻意模仿的木谷庄园怎样也比拟不了的格局。

    “七大家难得出了他这么一个人才,结果却尽把心思放在这些小事情上。”邰之源点评看着此间的主人,摇头叹息。

    他口中所说的小事情,不仅仅是指这些园林憩所,也包括了林半山身下那些浩荡的地下产业。在他看来,相对于联邦或宇宙的格局,这些事情永远只能是歧途小道,登不上真正的大舞台,所以他并不怎么赞同,或者说有些可惜林半山将精力消耗于此间。

    别有庄园地处偏远,做为林半山的产业,整个联邦也没有多少人能够在这里消费的起,所以向来清幽宁静,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长长林间道路左手方海滩建筑群中,隐隐有笑声与音乐声传来。

    许乐眯着眼睛往那边望了一眼,没有回答邰之源的感慨,继续平稳地开着车,车顺着平坦的道路,掠海畔直上草甸山坡林间,再也听不到那些杂声,只有初鸣的蝉与晚起的鸟,与车胎低沉绵软的磨擦声做着合声。

    山坡顶处是一片人工修剪却依然自然的草坪,再往前去,便是静海最美丽的天然礁石湾。阔大的落地玻璃下方,他们三个人安静地吃着美味佳肴,偶尔聊上几句,间或望向窗外,让海湾的风光映入眸中。”老爷子的声明没有,并不代表他不支持总统先生进攻帝国本土的计划,我想他应该是觉得现在还不到他出面的时刻。”

    简水儿看着玻璃杯清水中不停旋转的三梗金菊花,微笑着说道:“事实上,官邸和国防部安排了昨天晚上那场表演,对于这件事情已经有了很大的帮助。你出面了,我也唱歌了,总统先生应该会满意了。

    白枫实木的淡淡清香,弥漫在落地窗包围的别居小楼内,这里只有他们三个人,所有的侍者都早已退了出去,所以说话不需要太多的忌讳口只是当着邰家太子爷的面,简水儿虽然没有遮掩自己与费城家中的关系,却也没有用老头子来称呼伟大的联邦军神。

    联邦最上层的人们,比如七大家的核心层,比如议会山或军方的大佬们,都非常清楚国民少女简水儿与费城李家之间的亲密关系,只是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一直无法弄清楚这种关系到底是什么。

    邰之源却不同,莫愁后山与费城之间的关系起始于数十年前,关系复杂而纠结,那位夫人很早就知道了简水儿的存在,他自然也清楚,只是此时看这位美丽的大明星不肯明言,他自然也懒得说破。

    “帕布尔总统把你和你的部属全部推上了前台,这种手法相信就算政治嗅觉迟钝如你,也会明白其中的意思。”他轻轻擦拭了一下唇角,喝了口清水后平静说道:“如果此后联邦中真出现了反战的潮流,不论是哪个阶层掀起的潮流,你的意见都会变得非常重要。”

    许乐点菜的时候,很没有品味地点了一大盘自主创意菜一一里海鱼子酱拌贡米饭,外加一大壶加塔咖啡,这时候正在哗啦哗啦吃着,忽然听到两位友人瞬间将话题牵引到了如此大的层面上,不由被噎了一下,咳了咳后鼓着腮帮说道:“我的意见很重要?””因为你和七组现在已经是民众心目中的偶像级人物。”邰之源微讽说道:“虽然你们是被偶像,但这已经事实。最关键的是,在很多人的眼中,你的意见在某种程度上就代表着费城老爷子的意见……要知道直到今天,连我都不知道你和老爷子间的真正关系,更何况是其他人。””这个话题打住。”许乐灌了一杯咖啡,说道:“以前就说过,这是秘密,我不能告诉你。”

    简水儿听着这话,淡淡一笑,妍丽无比,落地窗内外的天海清光瞬间都似乎被她的身体吸引了过去。

    邰之源的眼眸里闪过一丝赞叹,旋即望着许乐平静说道:“你为什么要帮总统先生?”

    “因为他是你们家的合作伙伴?”许乐耸耸肩说道:“不是所有的事情都需要一个利益上的理由,这件事情和谁都没关系,我只是按照我的看法做事。在我看来,联邦如果想要获得真正的和平,必须进攻帝国本土,打到对方痛的不敢再启战端。”

    他望着桌旁二人很认真地说道:“这一点认识是从钟司令那里学来的。”

    邰之源沉默了片刻,不再继续这个无趣的问题,他看着银叉上的极品杏仁小圆饼,眉尖微皱说道:“我还是觉得以前你买的那种葱油饼更好吃一些。”

    简水儿在一旁轻声加了一句:“我跟桐姐溜出去吃过几次夜市,那种葱油饼确实很好吃,就是味道大了些。”

    那时候在梨花大学,“机甲对战室中,很多个夜晚,许乐都会用葱油饼及清粥换取邰之源的加塔咖啡和里海鱼子饼,这些有趣的往事,固然见证了两个人友谊的开端,却也说明了两个人成长经历的差异。此时听着邰之源和简水儿十分认真地赞美,他忍不住愁眉难开看了一眼面前黑糊糊的鱼子拌饭,不曾矫情地同情两位娇子娇女没有普通人的幸福生活,只是感慨原来自己骨子里还是一个穷小子。”郁子现在过的怎么样?你们到底什么时候结婚?”邰之源忽煞间眉尖微挑,意趣古怪地问了一句。

    听到这句话,简水儿的眼眸微亮,静静地看着许乐,她明知道这位太子爷是想打趣自己和许乐,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很想从许乐的嘴里听到答案。

    许乐抬起头来,盯着邰之源说道:“她现在可不是你的候选太子妃,自然有旁的人关系。至于别的事情,我可懒得向你交待。”

    人世间的事情说来很奇妙,临海州初相遇时,红衣邹郁对于许乐来说,绝对是一个令人恼怒而不耻的存在,然而这些年过去,关系早已变化,现如今想到当年邰之源的态度、高公路上拦住自己黑车纵情哭泣任妆容化为墨雨的女子容颜,他竟隐隐有些替邹郁不值,替她抱不平,对邰之源有怨气生出。”她可是我小时候唯一的普通朋友。”邰之源摊开双手说道:“这世界看来是越来越复杂了,你就当我没问过。”

    一夜火车,一路海风,一席便饭,一场闲聊,朋友间的难得相聚便到了尾声,邰之源看着许乐,平静说道:“你想向那些老家伙们表达的态度,其实并不需要由我见证,稍后那场戏我不就不看了,家里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我坐坐就走。””你跟着我出现过,这就已经是具证。”许乐微笑回答道,没有说谢谢这两个字。

    邰之源很生活化地耸了耸肩,将湿巾放在桌上,提醒道:“别把人弄死了。”

    西林落日州那场针对钟司令和许乐的叠加暗杀,邰之源事后自然知道的非常清楚,只是自临海州体育场那次暗杀之后,这位年轻的太子爷对许乐一直保有某种盲目的信任,他根本不椎信那些愚蠢的家伙能够伤到许乐,既然如此,又何必在意。

    简水儿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有些无奈地学男子们耸耸肩,可爱地用掌缘正了正帽檐,甜甜笑着说道:“我呆会儿也要先走,学校明天在新月基地有一场模拟考试。”

    许乐用左手固定了一下耳孔里的通话芯片,露齿笑道:“我得比你们先走,那边已经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