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三十二章 怀草诗及许乐的报复行动

    “那边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怀草诗将目光从机甲哑月了回来,向身旁的叔父轻声问道;“一年以前,陛下就允许我跟着过去,我希望您不要再试图阻止我

    帝**务大臣拍乌亲王的表情有些怪异,望着他无言地叹息了声,说道:“一切按照原定计划进行,皇家情报署和军部的分析,应该没有任何问题,现在的关键是,我们必须等那位勇敢的英雄血脉,从联邦传回情报

    “还是二号目标?。怀草诗眉头微蹙问道。

    “不错,目标正在,述职,按照过往惯例,大概一个,月后就会启程回西林。”拍乌亲王缓声说道:“李匹夫一直躲在费城湖边,不可能在那个时间段出现。而且如果选择这个老不死为目标。我真担心卡顿的那支中级舰队能不能完成使命。

    “宇宙中并没有真正的神。听到那位联邦军神的姓名,怀草诗的眉毛陡然一竖。旋即平伏,淡然说道。

    拍乌亲王表情阴冷,难得地提出了自己的反对意见:“不是近神之人,又怎么可能将父皇从现实中抹去?”

    怀草诗沉默不语。帝国先帝在战场熟个皇家机甲师护卫中,被李匹对着铁一般的事实。哪怕恨其人入骨,也必须承认对方恐怖的实力。

    沉默片刻后。怀草诗冷声说道:“陛下要求军部和皇家情报署,确保那位英雄的人身安全,哪怕放弃此次任务,也在所不惜

    拍乌亲王的眉头一皱,军部准备了一年多的报复计划,如果要放弃是谁都不愿看到的事实。然而他也明白陛下的心情,随着德林亲王的暴露,联邦宪章局的血腥清洗,已经将大师范当年撒下的种子摧毁殆尽,那位隐藏在联邦军方情报部门的英雄,或许是最后一人了”

    “陛下说的是预备方案,计划,照常执行,请电让卡顿郡王准备好他的舰队。”怀草诗眼睛微眯说道:“让联邦人流血痛苦的时刻,马上就要到来了。

    半个小时后。这位面容普通的年轻帝**官,在军部秘密基地登上了一艘式样普通的飞船,被停机坪上大风舌至凌乱的短,被塞入军帽中。正如他寻常外表所掩盖的尊贵身份,这艘不起眼的飞船,事实上是帝国皇室特制的巡最新式飞船,这艘飞船将以最快的安,向充满了扭率空洞溢出乱流的边陲星域飞去,到达时,他将成为一个最普通的小兵,跟随帝国准备很长时间的复仇舰队,去执行一个原本显得有些异想天开,如今却异常清晰真尖的血腥任务。

    怀草诗取下肩章与一切可能显露身份的小物件,端起一杯香浓的咖啡,坐在舷窗边。看着窗外沉默永存的星辰,双眼微眯。

    对于联邦那边的星空,他看过一次星圈资料,却依然陌生,所以好奇而向往,这种感觉。就像是在皇宫光幕中看到那位国民少女时一样。在这一刻,年轻的帝**官忽然想起简水儿身后那个没有给他太深印象的年轻联邦军官。

    听说此人和李匹夫的孙子,被称为联邦年轻一代最强大的机甲战士?怀草诗的眼睛再次眯了起来。有些可惜地想到,这次的任务大概碰不到此人,无法击杀联邦的战斗英雄,真是一种遗憾。

    星云奖颁奖礼网网结束,舞台上的许乐和简水儿便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中。有很多人注意到了这一点,并且试图寻找他们的身影,但在这样兴奋近乎***的夜晚,人们的注意力马上被转移到稍后连续数场的盛大庆功晚宴中。

    有联邦中央电脑的帮助,许乐对乔治卡林基金会中心大楼的建筑格局,以及今夜的安保措施了然于心,就像是在自己家阁楼里藏猫猫般,他带着简水儿。轻松自如地在黑暗中行走,避开所有人的目光,穿越一层层安保线,来到建筑侧方阴影中一扇废门前。

    简水儿的手一直被他牵着,她一直好奇地看着他的后背。这个家伙的手上全是老茧,后背很结实,带着自己偷溜时的姿态竟是如此从容自信,就像是前面那些黑暗阶梯、旧式门锁全部都不存在。

    牵着的两双手掌心里有微温的湿意,许乐现在面对她,自然不像以往那般有面对偶像的慌乱无措感,可是牵她的手依然紧张。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并不是年轻男女的情思在任由小暧昧在黑暗间酵,相反。是一种大抵只有家人才能有的亲近感,让两个人越来越习惯对方的存在。

    至少对于简水儿来说就是这样,除了费城家中的亲人外,她还是第一次对别人产生如此的信任亲近甚至是某种天然的熟悉感觉,这种感觉当年在医院里便曾有过

    “废弃的铁门依然有极为复杂的电子锁。然而在许乐的月“口川随身携带的小工具下,电子锁只抵抗了不到十秒钟,便咯嗒一声宽衣解带,无奈让开了阵地。

    门外停着一辆黑色的汽车,车门自动打开,许乐和简水儿坐上了去,暗沉的后排座椅上忽然响起一道声音,这个声音平静异常,却因为这种平静而显露着某种千万年气息才能养成的气度与骄傲。

    “就算是帕布尔先生,我也不会等这么长时间。”

    许乐看着后视光屏中友人那张微瘦的脸颊,笑着说道:“这很正常,在我看来,你比总统先生也要更重要些。当然,前提是你不要再用这种欠揍的腔调说话

    部之源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唇角微翘,缓声说道:“我都已经把副驾驶位让了出来,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简水儿没有说话,只是饶有兴致地看着两个年轻男人斗嘴。

    联邦最上层的***里,一直在流传着部家太子爷与许乐中校之间的友情,很多人并不相信这是真的,包括简水儿在内,她虽然不是世家千金,却是战神家的小姐,非常清楚像部之源这种人想获得普通人的友谊是何其困难的事情。

    然而今天她亲眼见到。才现这两个男人之间的情谊,原来比很多人想像的更要深厚。这种友情想必维系起来极为艰难,简水儿微微眯眼,对他们二人不禁感到有些佩服。

    “利家的飞船遇到了宇雷风暴,度会慢一些,我们不用等他。许乐双手稳定地放在方向盘上,驾驶着黑色汽车向火车站方向驶去。

    “见这位七少爷,是你的面子。”部之源睁开双眼,借着车窗外的路灯,看着前排的这对绯闻男女,微微一笑后,现果然还是只有在这种时玄,自己才能完全的放松。

    许乐听明白他想说什么。笑着点点头作为回答,心里却有些怪异的感觉:他一直不明白七大家之间的关系,但很明白,部之源的存在与其它家族子弟完全不一样,无论是别的家族看似显赫的接班人,甚至是部之源自己,都默认了他的与众不同,高高在上。

    黑色汽车平稳地行驶在春风之中,差不多相同的时间,白玉兰拿着一张写着护士电话号码的卡片,安静地离开了陆军总医院,上了一辆出租车,对司机轻声说道:“老火车站。”

    十几分钟之后,星云奖颁奖仪式庆功晚宴现场,七组队员们网网进入晚宴现场,他们拘谨地没有端盘夹菜,却试图挺起胸膛与那些漂亮的女明星搭讪,这时候却感觉到腰间微微一麻。

    队员们表情微敛,同时抬起手腕,看着军用手表上显示的战地指挥系统通讯,几乎同时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在女明星期待灼热目光中坚决撤退,快步离开了晚宴现场,集合后向机场快驶去。

    这是一条旧式的观光火车线路,使用的是古董级的轨道车厢,内部的装潢却是异常豪奢,铁路公司主打的便是皇朝怀旧风格,希望能够以舒适冲抵度上的劣势。然而在如今时间与金钱完全划等号的联邦中,唇意乘坐这种火车的人并不多。

    许乐、邸之源、简水儿。这三个性情背景截然不同,但在联邦某些领域里最出色的年轻人,此时就像是普通的旅客一般,坐在微微起伏摇晃的车厢里。

    窗外的电路向后掠去,夜灯下能够隐隐看到几只鸟儿似睡着般歇在电线上,部之源表情平静望着窗外,并没有遮掩自己眼瞳里的兴致与放松,普通的交通工具对于他来说都是一种奢望,更何况这种落后的老式火车。

    他没有回头,说道:“我本来以为你会选在林园吃饭,听沈离提过,你好像很喜欢那里的饭菜。”

    “我更喜欢林园的风景。”许乐回答道,林园虽好,可惜能够认出他们身份的人太多,他们三人同行实在是太过显眼,所以他选择了一个别的地方。

    部之源回过头来,皱眉说道:“你选的怡水湾是林半山最新打理的去处,最近这些天听说很热闹。你知道,我并不喜欢热闹。

    “让焦秘书帮忙订的后湾独居,应该很清静。”许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眼睛微微眯起。知道白玉兰已经到了。

    此去怡水湾,老友相聚是主题,他还想顺便办一件事情:两名百慕大的专家死了,却有些后续没有清理干净。这是在西林前线时便想好的事情,事实上就算他不弄。那些因为他被暗杀而阴郁暴怒的队员们,只怕也要弄上一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