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三十一章 帝国的狼牙

    在这个夜晚,需要值夜班的人们没有办法看星云奖颁奖仪式,自然是一种不幸。病房外走廊中一位中年女护士脸上为难的表情,却与这件事情无关,她看着门缝里散的烟雾,眉头深皱,似乎在犹豫要不要推门而入去阻止对方。

    陆军总医院是个怎样的地方,她们这些医护人员最清楚。在树荫里散步的穿蓝白病号服的寻常老头儿,从前是战功赫赫的老军长,在妇严科里待产的是新月基地司令的儿媳,政界的大人物们也时常来总医院治病或休养,在这个地方,随便一个不起眼的人物,都可能是她们绝对招惹不起的存在。

    病房里正在抽烟的那名军官好像没有什么背景,但他能长年包下特护病房,请了六个特级看护,这种拥有雄厚财力的怪人,她也不敢去随意得罪。

    就在这时,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女护士走了过来,看见病房里的烟雾,眉尖骤然一蹙,不愉快地问道:“他又在抽烟?”

    电视光幕中,一身笔挺军装的兰晓龙,正以非官方新闻言人的非身份,向台下的宾客及镜头外的观众,代表整化组表得奖感言,说着那些令人热血澎湃到身体麻鸡皮疙瘩直冒的金(语)句。

    坐在病床边的白玉兰叼着烟卷,回头望了一眼沉睡中形容木然而消瘦的老父亲,忽然取下烟卷,对着老父的脸吐了一口香烟,神情怪异地微笑想着,也不知道昏迷中的你能不能嗅到这抹子微焦的香味。

    白玉兰身上的闺秀味道本来就是有些怪异性情的真实体现,他从来都不怎么在意外界的眼光,自然也没有想向,向昏迷重病的老人脸上吐烟圈,会显得有些古怪和不敬。

    年轻护士推开病房时,正好看到这一幕,清丽的柳眉倒竖,压低声音玉斥道:“不准吸烟!”

    白玉兰目光微寒,若一把锋利的刀出鞘,然后回头看见说话的人是她,藏在目光中的锋锐之意渐渐敛去。

    年轻护士负责这片病区已经有三年多了,三年多的时间里,他一直没有问过她的姓名,甚至都没有想过去问这些,他懒得和这个社会里的普通人打交道,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晚上心情不错的缘故,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他忽然开口说道:“你是不是一直都这么凶?”

    年轻的护士愣住了,整个医院都知道,这个看上去秀气无比却又令人感到害怕的男人,除了交钱和询问医生病情之外,从来不会和任何人说话,她从来没有听过他的声音,结果对方今天居然开口了。

    “我哪……哪……哪里凶了?”年轻护士忽然紧张起来,有些口吃。

    白玉兰笑了笑,继续自己的观看,电视光幕上那些熟悉的同伴们,扭捏不安地站在舞台上,站在聚光灯下,许乐如往常那样沉默地而站在人群中,只是今天没有戴墨镜,那双小眼睛显得很精神,诚恳可亲。

    此时的联邦想必有无数人正在盯着这张朴实普通的面容,白玉兰默然想道,或许那些人也像自己一样,看着他身后那位如演唱时一样戴着连衣白纱帽遮住了大半容颜的国民少女。

    “三年前我第一次带这个家伙来这间医院,你吼着让他把烟掐了。”白玉兰指着光幕上的许乐,说道:“在联邦里,敢这么对付他的人已经越来越少,所以我认为你天性就是个很凶悍的女人。”

    年轻的女护士怔了怔,回头看向电视光幕,疑惑地说道:“这个人我见过,两年前来看过你家人好几次。”

    白玉兰听到这句话,骤然沉默,捏着烟卷的手指僵了僵。

    “他叫许乐,是我现在的长官。”年轻女护士看着光幕上的颁奖现场,终于明白身旁的男人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不可置信地捂住了嘴,以免出惊呼。

    紧接着,病房里响起的一句话,让朝气清丽的她变得更加震惊。

    白玉兰用夹着烟卷的手将眼前的黑掀起,看着她微笑说道:“你叫什么名字?愿不愿意嫁给我?”

    距离引无数光年极遥远的地方,早已越了联邦的范围,比百慕大更难抵达的地方,被无数颗恒星做了条漫长星河的尽头,常常被人们用七年这个时间段来形容的所在,便是帝国所处的左天星域。

    天京星球最高的建筑中,一整面墙的光幕上正在播放着联邦新闻频道的画面,此时正是那场星云奖颁奖典礼的**部分,舞台上站满了兴奋而自抑的七组队员和旁的一些人。

    谁都无法想到,联邦的电视信号能够穿越如此遥远的星河,出现在帝国皇宫之中,更不会想到,坐在向日葵油画屏风前的那位中年人,居然会如此沉默地观看这一切。

    普通制式电视信号通过加里走廊空间通道延漫至帝国星域,虽然借此越过了漫长的宇宙旅程,但信号衰减也极为严重,帝国方面花费了极大的心力,才能够成功地将这些信号做了数据还原,然后送入军部、皇家情报署,以及这幢被巨大合金柱高抬于云霄之中的皇宫中。

    但这种数据还原依然不够完整,为了不让那些马赛克损伤那位伟大中年人的视力,技术部门利用渲染技术,进行了色块填充,只是如此一来,那此电视画面就像是涂了一层光晕般,显得有此朦胧,如另一个世界般虚无缥缈,似不可伸手触及……

    夸张而金艳的向日葵油画屏风前,那位帝国的最高主宰依然只留给低贱的侍者与跪在地面的年轻军官一个背影,这个背影依然强悍而充满令人家冷的压迫感。

    帝国皇帝陛下盯着光幕墙上的颁奖仪式现场,盯着人群后方那名将秀容颜全部藏在帽子阴影中的国民少女,盯着她左手的手腕,沉默很久后,忽然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他的左手搭在柔软椅背上,缓慢无声地敲击着名贵的利达意小牛皮,指尖下方是一条带着陈年血迹的藤条。

    “我一直在想,远征军没有能够抓住这位小姑娘,那在我有生之年,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她出现在我面前,当然,无论生死。”

    帝国皇帝用平静的语调说道,但话语里却充斥着某种强烈的不甘与嘲讽。

    单膝跪在屏风后的怀草诗只有沉默,他不需要像别的臣子将军那般,时刻逢迎陛下的感慨。联邦有宪章光辉照拂,即便军部的研究早已经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可他依然不敢承诺,自己能深入联邦将这个女子抓住或杀死,并且带回那串手链。

    “你们的计划,我允了。”屏风前的中年人平静说道:“远征军全军覆没,联邦人总要为此付出相应的代价,我不向他们索取利息,但一定要让他们痛。”

    “是,陛下。”怀草诗想到军部和皇家情报署联合拟定的那项计划,纵使冷静强势如他,也不禁感到心脏的跳动快了几分。

    走出皇宫,军靴踩在通往军部的自行履带上,身材瘦削甚至显得有些矮小的他一路沉默,在通过安检门接受严苛检查时,脸上也没有丝毫表情,因为他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在思考某个问题,在思考陛下当初做出决断时的真实原因是什么。

    那名叫做简水儿的联邦女明星,有什么值得特别注意的地方?她手腕上那根手链又有什么意义?关于这一点,皇帝陛下从来没有谈论过,也没有任何人敢去问他。

    成千上万的帝国战士就因为这个难以猜透的原因,而血洒异乡,怀草诗的情绪并不像表面这般平静。

    先前他也看了那场联邦颁奖仪式的转播,对于这种充满了联邦特有虚伪气息和宣教味道的仪式,他没有任何兴趣,注意力全部放在了简水儿的身上。

    他也注意到了简水儿身前那名年轻的联邦中校,在皇家情报署的情报中,此人应该是联邦军方重点培养的战斗英雄,与费城那位帝国最大的敌人有很多复杂的关系……然而帝国皇帝和他,并没有对许乐投以太多关注,对于地位崇高的他们来说,这种人物实在是太不起眼。

    帝**部地下深处。

    “很荣幸向您报告,新型机甲的测试已经全部结束,关于这一点,非常感谢您亲自试机。”一位科学家表情谦卑却激动万分地汇报道。

    听到这个非常重要的好消息,表情冷漠的怀草诗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军务大臣拍乌亲王望着他微笑说道:“关节微引擎技术现实化的成功,你有大功。陛下将命名权交给了你,如此看来,在出之前,你可得赶紧想个好听些的名字。”

    皇帝陛下对这名年轻军官的恩宠,整个宇宙都清楚无比,柏乌亲王的心里没有任何嫉妒,事实上为帝国最先进的机甲命名,除了这名年轻军官,再也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

    “狼牙。”怀草诗没有经过太多思考,直接回答道。

    兴奋的研究人员们愣了愣,那位机甲研席科学家颤声谄笑说道:“虽然……比较常见,不过和新型机甲的作战风格极为贴切,您……”

    “不用解释,我知道这个名字很俗。”怀草诗的眼睛眯了起来,说道:“但在我看来,机甲是用来战斗的,名字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