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二十九章 星云奖(中)

    斤着宽大会场里的轻悠歌声。许乐紧张的身体渐渐放松巾小,消握着墨镜的手指松开,在军裤上悄悄擦了擦汗。

    这时他正坐在舞台下方观众席最好的位置上,身周范围内全部是往日里只能在电视光幕上才能看到的名流明星,如今的他不至于因为这些而紧张,但第一次出席这种场合,难免有非常不适应的感觉。

    军官或工程师与这个灿烂的文艺世界并不相搭,他从来没有想过出席星云奖文化艺术类奖项的颁奖典礼,然而作为联邦政府刻意宣传的战斗英雄。总要附带着进行某些角色扮演,即便那位冷傲若雪梅的少卿师长,也接受了联邦电视台的独家专访,被问了一大堆近似音乐与战术推演之间关系,,这种愚蠢而无聊的问题。

    在访谈中,杜少卿皱眉回答道。音乐只是个人爱好,与生死攸关的战术推演连个。屁的关系都没有,然后主持人愣了整整三秒钟。

    许乐不是杜少卿,对于军旅生涯并没有太过真切的追求,所以不用在意战斗英雄养成游戏的规则,依他的性格,今天晚上根本就不应该来,然而总统官邸布林主任亲自打电话,国防部明确指示”想到那天夜晚在官邸中总统先生的隐忧,他隐隐明白了一些什么,所以终究还是

    了。

    舞台上的歌声还在持续,那些简单而动人心魄的歌词就像是流水一样淌进所有观众的耳朵,许乐认真倾听,暗自想着七组那些家伙应该也被国防部接过来了,只是颁奖仪式现场太过昏暗,观众如海,他怎样也找不到那些家伙被安排坐在哪里。

    右前方是白泽明,这位金星纪录片厂偶然选中的掌镜者及制片人,因为纪录片《七组》的大获成功而声名大震,在今天的联邦文艺界占据了极重要的位置,就如他此时的位置一般。

    右后方是位熟人,很久未见的桐姐,而右手边的座位却一直是空着的,许乐从这些细节中已经猜到了些什么,所以对简水儿令人吃惊地出现在舞台上献声,并没有感到太过意外。

    一曲罢了。

    如宇宙泛光背景的蓝色光幕中,穿着软麻垂地裙的简水儿悄无声息地离去,没有与台下的宾客电视机光幕前的观众打招呼,就像是她的声音在片尾曲中的感觉一般,完美和谐轻柔地进入,然后默然湮没,如同未曾出现过一般。

    颁奖仪式现场灯光渐明,观众席中的许乐终于感觉到身旁那些贵宾们投来的好奇及猜忖目光,微微低头将那副墨镜戴到了鼻梁上。

    在室内戴墨镜。是只有那些自我施压必要特立独行之文艺中年才会做出来的事情,即便是那些文艺中年在这样盛大的颁奖礼现场,大抵也会微笑或平静地露出本来面目。

    所以他戴上墨镜反而吸引了更多人的目光,身旁的宾客们开始窃窃私语,几位女明星脸上浮现出兴奋之色,大抵猜出了他的身份,毕竟无论是新闻还是那部纪录片中,人们都只看过他戴墨镜的样子,对他这副装扮无比眼熟。

    舞台上颁奖礼女主持人的出场。让观众席此间的骚动平息下来,毕竟是现场直播。宾客们总要注意自己的风度。

    颁奖礼的女主持人叫柯以宁。前年联邦秋季文艺大赏的最佳女主角,正是在那次大赏中,她激动流泪之余依然不失幽默的致词,赢得了联邦很多观众的赞许喜爱,也赢的了联邦新闻频道主管的欣赏,新闻频道为她量身打造了一个全新的深夜谈话类节目,成功地将她推到了主持人的位置上。

    “诸位,我是柯以宁,欢迎大家来到星云奖文化艺术类奖项的颁奖现场。”

    “颁奖礼是令我们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兴奋苦恼甚至煎熬的过程。诸位,欢迎来到没有枪炮声的战场。”

    台下一阵了然的笑声。

    “但在我看来。今天晚上真正的枪炮声武许将赢得最大的胜利”

    柯以宁穿着一身淡黑色的低胸礼服,魅力十足,轻拂端作无意状说道,点出了今天颁奖礼最大的焦点,那部纪录片。

    她继续向整个联邦的观众们说道:“我拿到人生唯一一座女演员奖项时,曾经对着空气呼喊。简水儿小姐,快回来吧,因为人们需要。

    “结果,似乎上天听到了我的呼喊,所以,,她真的回来了。”柯以宁转向后方空无一人的电束波幕墙,夸张地耸耸肩:“可惜她又离开了。”

    台下一片笑声。

    “当然,我们都知道简水儿小姐,不可菲是因为听到我的呼唤而再次站上舞台。”柯以宁转向舞台下方,笑着说道:“我们都知道她今天晚上为什么会出现,那是因为一部让很多人欢笑流泪的纪录片,这部纪录片的导演白泽明先生,就坐在下方。”

    “白泽明先生,你这时候不需要站起来向大家致意,因为我相信你“京宗致谢辞,然后站在台弘谎不出话来。让新闻频道宝凡时间就此白费。”

    柯以宁认真地望着舞台下方说道,自然又引来一片会意的笑声。

    “开场白似乎有些太长,不过新闻频道的长官对我自由挥的允许尺度,其实比你们想像的都要少。”这位言谈可亲而有趣的女主持人耸肩说道:“事实上。我谈到简水儿小姐,谈到纪录片《七组》,是因为我今天要先宣布最佳影视歌曲奖的得主。”

    “得奖的是,嗯。这歌好像一直没有正式的名字,它就是,

    《七组》片尾曲!词曲及演唱者:简水儿小姐!”

    会场里稍微安静了一阵,似乎没有想到颁奖仪的**从一开始就出现,然后一阵如雷般的掌声暴出来,这掌声是送给已经退出这个世界的传奇简水儿小也是送给这部赢得了无数赞美的纪录片。

    “星云奖文化艺术类奖项最佳摄影奖:《七组》,摄影师黄泰恒!”

    “最佳配乐:《七组》,联邦金星乐团,作曲家:郑尔则!”

    “最佳纪录片:《七组》。”

    “最佳剪叭”

    如同所有人预期的那般又仍然令众人震惊,纪录片《七组》以一种横扫的姿态小囊括了它入围的所有奖项。

    虽然《七组》入围的奖项数量,并没有创造历史记录,但如果它能够再获得最后压轴的两个大奖,那么得奖数便将越几年前横空出世的《全金属狂潮》,在星云奖的历史上写下难以复制的辉煌。

    而看前面奖项的颁出,谁还会怀疑最后的结果?在这种惊人声势之前,获得表演奖项的优秀演员及巨星们,都失去了所有光彩。

    “最佳导演,白泽明!”

    颁奖仪式现场响起自开场后最热烈的一波掌声,数千人注视着那个。向台上快步跑去的男人,自内心地达着赞赏。纪录片不好拍,拍摄战地纪录片更难。白泽明和他的团队,顶着猛烈的炮火。在艰苦的前线煎熬了这么长的时间,实在令人尊敬,而且这部战地纪录片,并没有陷入悲壮或英雄主义的固有套路,无数看似寻常的军营生活细节和那些独具目光的画面素材捕捉角度,才构成了这部纪录片独特的魅力,倾倒了联邦众生。

    “我真的很紧张。”白泽明困难地低下头,对准直立话筒哆嗦着说道:“甚至比当时网进七组,就差点儿被许乐中校派人揍成肉饼时更紧张。”

    他说的不是笑话。是真心话,然而颁奖现场的宾客和电视光幕前的亿万观众们,却是大笑了起来。

    “这是我今天第四次上来了,虽然我最看重最佳导演这个奖项,但是前面的剪辑配音这些奖项,就如主持人说的那样,消耗光了我所有的感谢名单,我已经打扰了天上的父亲,总不可能再去打扰我父亲的父亲,以至十八代祖宗。”

    白泽明紧张之后开始兴奋,颤抖着说道:“所以我只准备简单地说一说拍摄这部纪录片的原因和感想。”

    他右手高举着奖座,对着台下黑压压的宾客们说道:“我问他们,你们为什么要战斗?他们说,因为敌人在那里。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冒着危险和七组开始时的敌意及不谅解而拍摄,我的回答是。因为”为了我们每个人能在联邦和平幸福生活而浴血战斗的士兵们,在那里!”

    听到白泽明真情流露的激动话语,颁奖现场安静起来,一股弃穆的氛围笼罩不场小人们动容不已。而就在此时,一个酸刻的声音打搅了此时的气氛,观众席一处不起眼的角落中小有人恼怒不已地大声喊道:“你抢我台词!我正准备上台的时候再说一遍!”

    场间一阵大哗。宾客们吃惊地寻找着声音的来源,有些急性子的人更是从座位中站了起来。

    新闻频道的导播极为迅地调配灯光追寻,将那片暗沉角落照亮,那里整整齐齐坐着数十名联邦官兵,他们穿着深青色的正式军服,胸前挂着标注着联邦第一军区十七机械师番号的杂色勋表,身姿挺拔英武,只是众人的表情,明显因为网才某位同伴的叫喊,而显得有些尴尬。

    “七组!是七组!”

    “原来他们真的来了现场!”

    数千名宾客惊喜地望着的落里的军人们,兴奋地议论不停,然后不知谁起的头小掌声像骤大的雨水一般响了起来,夹杂着欢快的大笑的刺激的口哨声,一时间整个会场暴动了起来。

    两年了啊,愿大家过的幸福。关于片尾曲的歌词。我写了一个觉得太差,所以扔了。这些情节我写的挺幸福,因为喜欢写,我喜欢太平盛世,阳光灿烂而平和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