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二十六章 总统官邸的晚宴-

    ,亍驶中的黑葳汽车两边车窗玻璃落只弄伸了出来刚夹着一根三七牌香烟,烟卷网网燃生些许烟灰,便被道路正面迎来的风刮散不见,明亮红润。

    施清海收回手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用舌尖轻舔一下微涩的牙齿,摇头说道:“说起来,关于部郁怀孕后的那段日子,我一直没有对你说谢谢

    “不客气,说是我应该做的”可能味道有些怪,不过真没有花什么精神。只是没有让你老施家断子绝孙。值不得一谢。”许乐嘲弄说道,夹烟的手搭在车窗上,空着的尾指与无名指不停敲打着车身。

    施清海将烟头扔到窗外,回答道:“如果你能把我结婚的事情搞定。我就正经谢你一次

    “虽然我也信奉婚姻自由,但你要清楚,我并不是何英**官,可以连费城的面子都不给。”许乐有些恼火回答道:“她父亲是联邦国防部长,我能做什么?”

    “这个问题得你自己去想,我的青龙山身份太敏感,如果弄的动静太大。我担心会有反效果施清海无耻地回答道。

    许乐一口吸尽末截烟,将烟头摁到专载烟灰缸上用力地拧了拧,说道:“在临海酒吧里,你重复过无数次,你是个单身主义者。为什么这次如此执着?不要告诉我,这是你们组织给你安排的新任务

    “放心,我从来不会把工作和生活混淆在一起施清海看了他一眼。嘲讽说道:“不是所有四科出来的人,都像你的张小萌那样

    这一记明箭射的许乐鲜血淋漓,尴尬目光左右乱闪,似在看路面交通情况,实际上却是在看空气。

    “这一年时间,我和张小萌女士在工作上有过几次接触,这个女人似乎改变了不少施清海微笑望着他被窗外风吹起的黑,说道:“如果你想重温旧梦,我可以为你从中搭桥过去了如果我想和她再在一起。并不需要你做什么。我知道议会山怎么走。三,这个事情的难度和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并不对等。”

    “好吧,我给你解释一下,我为什么要娶部郁不多三十岁,只有这一个儿子她长的很漂亮。真的很漂亮,我喜欢有一个漂亮的妻子。另外从择优遗传上来讲,我和她结婚,将来可以为联邦演艺界提供无数偶像,就像你的简水儿那样“不要总说我的我的!不论是张小萌还是简水儿,那都是她们自己的许乐伸出右手认真警告道,“不过你的理由虽然荒谬,但确实很有道理

    部郁那张妩而不媚、妍而不静的脸蛋儿与那身凛意的红衣相配,非常迷人。不然不可能让利家七少爷和费城李疯子都将心意系于其身。

    和她相处亲厚的许乐承认,不去理会国防部长千金的身份,她也是自己所认识的女子最美丽的。

    没有之一,只有之二,与简水儿并列。

    “说回最开始的感谢,我不止感谢你在那段日子里替我照顾她们母子。其实我更感谢你改变了她某些性情。

    施清海又点燃一根香烟,英俊的脸上闪过一丝愉悦,说道:“如果她还是当叭门前的权贵千金模样,我真的很难现她可爱的一面。然后生出就此了却单身生涯的冲动,哪怕我们生了个儿子。”

    “其实她的内心深处一直都有很精彩的一面,只可惜自幼定了太子妃的角色,没了自尊,却多了自傲。现在只是将真实可取的那面展露出来而已,和我没有什么关系,说起来,或许还是孩子的影响更大一些

    “和孩子有关,但没有和你的关系大

    “这话听着有些醋意?”许乐皱着眉头,故意冉道。

    “不。”施清海大声笑了起来。拍拍他的肩膀。“这就是你的性格魅力了,你很难让人产生负面的情绪,而所有和你相处久了的人,似乎都会像部郁那样,变得比较可爱一些

    自己拥有传说中的性格魅力,可以影响身边的人?许乐想着施公子在车中做出的评论,有些自惭与小的意。这种情绪甚至一直维系到他坐在总统官邸的餐桌前,依然让他的墨眉线条比平日挑的更高。

    “许乐中校,想到什么开心的事情?能和我们分享一下吗?还是说你愿意这时候先和我们分享这盘土豆泥?那位先生看样子要迟到很长时间,我可不希望亲手做的食物稍后会变成一盘冰块儿。”

    餐桌对面,一位窗着淡青色衣服的夫人小正端着手中的大碗土豆泥。在往名贵的古董瓷盘里盛放。她望着若有所思的许乐,微笑着问道

    许乐猛然惊醒。有些紧张地将瓷盘递了过去,说道:“夫人,只是想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回到都特区的他,拒绝了包括果壳公司在内所有的庆功晚宴和餐会,但今天这场宴请。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推掉,因为这是联邦总统家庭的私人晚宴,他对面的夫人是联邦第一夫人。

    “我想我和帕黛儿都很愿意听前线有趣的事情,不过还是先吃饭吧。”第一夫人微笑着说道。

    许乐看了一眼身边沉默不语的总统千金,忽然间心头微动小想到西山大院里的那猎难事,清了清喉咙,微笑着接过瓷盘,准备寻找机会和这位和善而又致力于女性权利及婚姻自由的第一夫人好好聊聊。虽然总统官邸在固定的日期内,都会开放给民妾参观,但对于第一家庭的生活,民众们依然保有强烈的好奇心与窥探欲,只是由于第一宪章对于公民**的强烈保护,以及官邸方面的隐晦要求,没有任何一家媒体胆敢做出详细地描写,要知道总统先生本人是律师出身,以他的性格。说不定真能做出以总统身份起诉媒体的事情。

    所以联邦民众对于第一家庭的日常生活只有猜测,总统先生每天会不会都吃林园的夏日特肴?第一千金养的那条狗用的防虫圈难道真是绿方公司专门研的?第一夫人做菜用的锅是不是永远都不会沾?“在东林时,在以前,许乐也曾经有过这样的猜测,当然如今他非常清楚,总统官邸的晚宴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第一夫人的厨艺,似乎还不如自己,至少从明显过焦的薯粉圈上,可以看到她所使用的厨具,绝对不是人们想像的那般高科技。

    柔和的灯光笼罩着安静的餐桌,许乐压制着进食的度以配合总统家人,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单独受邀进入总统官邸享用第一夫人亲手烹煮的晚宴,然而他依然紧张。

    哪怕他的神经再粗,可骨子里依然只是个普通人,这里可是总统安邸,这里偻着整个联邦,不,应该说是整个宇宙最有权力的人。

    紧张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不明白为什么总统先生对待自己如此亲密和善,无论是基金会大楼事件,特赦事宜,还有很多很多细节,比如此时的晚宴。

    这和费城李家无关,总统先生意图特赦自己的时候,那位老爷子还没有进入倾城军事监狱。这也和莫愁后山无关,要知道部夫人早已经放弃了自己。这更和自己立下的功劳无关,联邦总统嘉奖战斗英雄时,向来一握手便是数排,哪有这种私人宴请”令人感到温暖和吃惊的待遇?

    “很抱歉,我来晚了。”总统先生卷着衣袖,快步从门外走了进来,黝黑的脸上浮现着朴实的笑容,大声说道:“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工作每年可以挣比我当律师时更多的钱,因为当总统比当律师更需要加班

    许乐站起相迎。餐桌旁的三人都笑了起来。

    帕布尔总统宠溺地摸了摸女儿的头顶,然后示意许乐坐下,转身对妻子笑着说道:“谢谢你准备了我最爱吃的抹香土豆泥,可是我们的年轻英雄网网从前线回来,应该最需要来几份油煎高脂肉块。”

    第一夫人笑着准备说什么时,许乐急忙回答道:“总统先生,”

    他想到那些从小吃到大的,纤维感糟糕透顶的蛋白合成肉,眉头微耷片刻后,犹豫着说道:“在坠的上,,部队的给养很好,而且我们在森林里吃了不少野味,味道很好。”

    帕布尔总统愣了愣,然后大笑着说道:“我没有听见这句话,因为我不想让”凹局的人来控诉我们英勇的战士。”

    坐在许乐身边的总统女儿好奇看着他,语非常缓慢地问道:“好,,吃吗?”

    “还可以,你也知道那里属于敌占区,从法律意义上来讲,属于暂时空白地带。”许乐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道。

    帕布尔总统用带着皇朝标识的银匙挑一了抹香酱混在土豆泥中,吃了一大口后满意地摇了摇头,然后抬起头来,望着他微笑说道:“已餐没有敌占区了。”

    许乐笑着回答道:“是的,总统先生。”

    帕布尔总统微笑说道:“网网洪予良上将传来了另一个好消息,联邦舰队在西林外围的荒芜星域设伏成功,帝国六年前出的一批远征舰队全体覆灭。小,

    许乐惊喜地望着总统先生,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那么联邦在西林的军事行动,真正画上了一个圆满无比的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