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二十五章 求亲不顺

    宽敞的客厅里没有什么装点用的绿煮植物,只有淡褐刨知丁“曲铁树,角落白墙平架上放置着齿轮状的工艺品,和浅色沙边角圆桌上的弹壳小雕像,为建筑内部空间带来了清晰的军人气息,与此间主人的身份十分相宜,刚正强硬兼沉默有力。

    部部长坐在沙中开始重新阅读文件,宁静客厅里的沉默渐趋不吉的死寂,有某种强硬的味道开始弥漫。这种味道对站在他面前的施清海或站在门口的许乐来说,都是一种折磨。整个客厅中没有谁敢开口说话,绝对的安静中,呼吸声渐渐可闻,墙上老式挂钟指针嘀嗒行走音符也越来越清晰,甚至能够隐隐听到楼上似乎有孩童正在哭闹。

    施清海依然保持着恭谨的微笑。然而宁静平伏着的眉毛里已有湿意开始蕴积,一片沉默中,他深深吸气,再次深深鞠躬,然后保持着这个。姿式,不动分毫。

    在这个过程里,他就如同安坐椅中的部部长那般沉默,因为彼此都很清楚,一言不是因为一切尽在不言中。

    然而部部长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表化,安静阅读着文件,眼镜片上反射着淡淡光点,根本没有面前这个人的存在。

    十几分钟之后,他终于看完了今天需要抓紧审阅的文件,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站起身来沉默片刻。望着许乐说道:“你是想说,这个人才是我孙子的父亲?”

    沉默终于被打破,许乐大松了一口气,默然无语点点头。施清海此时极有眼色的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和多余的话语,只是安静地在一旁等待。

    部部长没有给他等待出结果的机会,这位军方大佬眼睛微眯,将双手负在身后,逞直向楼上走去,目光根本没有落在他身上一眼。

    “到书房来。”向楼梯上走去的部部长没有回头,沉声说道。

    许乐应了声,低头跟了过去去。眼光敏锐地查觉到部长先生衣袖里的手臂似乎在微微颤抖,这是因为愤怒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施清海的眉尖微微蹙起,他若有所思望着消失于楼梯间的二人背影,摇摇头后准备跟着进入书房小然后当他的脚距离第一道木阶还有十厘米时,焦秘书和两名目光平静的特勤卑拦住了他的去路。

    脸上泛起一丝自嘲的苦笑,施清海望着面前的人们,叹息着说道:“本来是挺美好的事情,我们何必把他弄的如此复杂?”

    “请坐,请坐在沙上,请不要让我们难做。”焦秘书微笑着将他请回沙,亲手泡上一杯热茶,然后便不再理他。

    堡垒总是被从内部攻破,焦秘书和军方精锐充当的勤务官,可以把施清海留在楼下,却无法阻止楼上那位大小姐走下来。

    部郁今天穿着一件正红色的短边风衣,黑中夹金的可可风腰带在她平坦的小腹部会合,将身材勾勒的异常曼妙。她蹙着眉尖望着沙中的男人,厌恶说道:“你在信中答应过我,不会来打扰我们的生活。”

    这里的我们指的是部郁和她最宝贝的孩子,惯常一脸清扬掩饰内心散漫无所敬畏的施公子,在听到这两个字后,表情顿时变得认真严谨,甚至有些神圣起来。

    他从沙上站了起来,望着面前漂亮的女孩儿,非常认真地说道:“就像我在信中说的那样,经过长时间认真的思考,以及从理性感性方面的全盘考量,我认为我有必要加入到你们的生活之中。”

    “换一个解释方式就是:我们在一起,那才是我们的生活。”

    部郁明媚的眼眸里闪过一丝不解与恼怒,坐在单人位沙上,漂亮的脸蛋儿闪过浓重的讥讽,问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看来刚才的解释方式还是显得过于文艺了一些。”施清海取下军帽,胡乱地揉了揉头,露出阳光而英俊的笑脸,说道:“我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想娶你当老婆。”

    部郁脸上的嘲讽瞬间消失,怔怔地僵硬背后是震动与莫名其妙的难堪。她微微低头一味冷笑以掩饰心中的情绪,片刻后说道:“这玩笑并不好笑。”

    “这不是玩笑,就在刚才,我已经向你父亲正式求婚。因为我已经没有家人,所以带来了最好的朋友做见证,以代表我的诚意。”

    施清海和声说道,这位英俊至极的花样男子,一旦如此诚挚的展现居家般的温柔,而不是夜店里的魅惑,竟显得那般亲切和温暖。

    部郁被这抹笑容闪着了眼,她眯着眼睛,怔怔地看着对方,想到先前许乐亲眼目睹了这一幕,想到这一年来面前这个男子的纠缠,诸般复杂情绪涌上心头,竟有些淡淡悲伤与无措、羞怒以及厌帐,或者是某种她所陌生的温暖情感。

    但她儿足若瓷片般冰冷清丽的红衣帮郁,所以她没有动容,更敌,入。只是陷入了沉默,然后端起茶几上的水壶,替施清海冲了第二泡茶。

    八十八度的净水混入洁净的长玻璃杯中,将那些青翠至极的新茶冲的旋转不停,若落叶入溪般翻滚伸展,又如此时沙上沉默二人的心情。

    焦秘书安静地看着这一幕。轻轻招手,将建筑里的保安人员全部带走,以免打扰客厅里与先前意味完全不同的沉默。

    书房中。

    部部长不停地拉开各个的方的抽屉,似乎在寻找什么,最后他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了一个蒙着灰尘的雪松木盒。

    他打开木盒取出一根灰山粗烟草,用三根手指笨拙的拿着,却又找不到打火机放在了哪里。

    因为夫人的关系,部长先生已经很多年没有吸过烟了。

    许乐看到这一幕”情有些复杂,快步走上前去,恭敬地双燃火机,替他把烟草点燃。

    部部长咳了两声后,静静望着粗烟草前端的红光沉默许久,终究还是没有吸,将烟草放到石片上,任由那些淡青色的烟缓慢地释入于宴气之中。

    “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是在星河公墓沈老教授的葬礼上。那天下着雨,在大树底下,我对你说,既然你主动要背这个锅,就要把这个锅背好。”

    部部长抬起头来,目光平静却充满压迫感:“雨天树下,是很容易遭雷劈,如此看来,从一开始我对你的信任本身就不怎么可靠。”

    “我明白,所以只要郁子愿意,我可以一直背下去。但是部长您应该清楚,我只能负责背锅。和锅本身却没有什么关系许乐低声解释道。

    “可问题就在于,这个锅不是我喜欢的样式。”部应星想到楼下沙中的那个人,目光变得冷漠起来,说道:“而且莽撞勇敢的近乎白痴

    “施清海是我的朋友。虽然他以前有些花心,但我可以向您保证,他这种人只要定下心来。绝对会是最好的丈夫。”许乐回望着他的双眼,极为认真说道:“而且他毕竟是流火的亲生父亲,这一点谁也改变不了。”

    部部长没有马上回答。脸上浮起一丝浓郁的讽刺,说道:“青龙山最成功的间谍之一,敢和你一起去刺杀麦德林,这种人”有可能会定下来?联邦政府国防部长的女儿,能和这种人结婚?”

    “国防部长听到施清海这个名字,就能知道很多情报,这一点我并不意外。”许乐试图缓解书房中的紧张气氛,干涩笑了笑,说道:“不过这至少从另一个方面证实。他确实是个优秀的人。”

    “不是国防部长在调查他。而是一位父亲在调查他。”部应星的声音显得有些感慨淡然,“一个**军的间谍,天天在西山大院的墙外拉小提琴,如果这样还弄不明白究竟生了什么,只能说这名父亲太失职。”

    许乐一惊之后默然,此时他才知道,原来部长早就已经确定流火的亲生父亲是谁。说来也是。虽然临海州雪夜那一场酒后的突事故,除了当事人双方和许乐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然而以国防部长的滴天权势,在动疑之后查出那些微细痕迹,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

    “这件事情我不会同意。因为我不想我的女儿嫁给一个花花公子,一个间谍,一个随时可能死翘翘的花花公子间谍!”郗部长沉声斥道1不容任何质疑。

    许再来不及替施公子说更多的好话,便听到部长先生冷漠而简洁明了的最后一个字。

    “滚。许乐默然,低头向书房外走去。他终于明白部郁的凛烈性情来自何处,部长平日里那副极受尊重的学者将军形象,只是外表而已。

    部应星看着走出书房的许乐背影,怒意稍减,心情不禁有些复杂,脑海里出现一个少年背锅笑着前行的画面,暗自遗憾非常。

    分钟后,许乐和施清海被一群士兵扫地出门,穿着红色风衣的部郁倚门而笑,手里端着那杯绿茶。

    就在这个时候,许乐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没好气喊道:“说

    打电话来的是顾惜风。然后电话那头在痛哭的却是达文西,他们被萧十三楼的父亲直接用合金花洒挨出了家门,而令达文西痛并快乐的是,高楼的妹妹居然生的极为秀气。

    许乐挂断了电话,看了一眼身边表情落落的施公子,心情不由郁闷到了极点,两边的求亲都非常的不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