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二十三章 典礼

    战舰降落在欢腾的空港在喷叶的与浪中,欢快的军乐也联入了声音。直震云宵。几分钟之后,这一批将要参加欢迎庆典的参战部队,从巨大的战舰下方走了出来,很多战士看着眼前的一幕,脸上流露出惊喜与紧张的神情。

    许乐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但他对于联邦在此刻表现出来的热情并不感到吃惊惶恐,鼻粱上的墨镜反射着正午清丽的阳光,他的左手拖着那个简水儿专程送来的箱子,缓步从战舰下腹部的履带通道处走了出来。远处。施清海混在青龙山的队伍中,挑着眉头、一脸微笑走战舰腹部走了下来。他的手边也拉着一个。箱手,箱子里是总统先生特批的那把

    笔挺的军服,年轻而充满坚毅感觉的容颜,真的可以配上帅气两个字。只是今天空港之中,有无数联邦官兵抵达,他们两个人很自然地湮没在人群之中。

    大部分的参战部队已经回到各自星球之中,西林本土的军人只怕早就已经开始回家享用十豆泥炖肉片的美味小今天能出现在联邦欢迎庆典仪式上的官兵只是少数,但这里的少数是一种比较概念,三万余名联邦官兵拢在一处,仍是黑压压的一片蔓延整片停机坪,感觉壮观非常。

    各全部队的军事主官严厉而肃杀的军令声响起,数万各联邦官兵快地在停机坪上整队,只用了极短的时间小便分成了三个方阵,整齐地排列在主席台前。

    军乐声渐渐停歇,主席台上迈尔斯上将表了一番热情洋溢却又充满了军营卑嘀气息的讲话,然后舁始点名,让参战部队的受嘉奖官兵上台。

    能够在典举现场受到嘉奖的官兵。自然是在前线立下卓越功勋的人物。许乐没有意外地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低头揉了揉有些不适应引枯燥空气的鼻翼,跟在一名不认识的上尉军官身后,向主席台上走去。

    很有纪律感的授勋,除了让停机坪上的官兵们感到兴奋激动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直到帕布尔总统亲自将一枚紫辰勋章挂到了许乐军装的左胸处。

    紫辰是联邦军方最高荣誉,即便是在前线战绩最为显赫的李疯子。直到今天都没有赢得这枚勋章。联邦部队里的人们,很清楚许乐中校在这次胜利军事战役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清楚他在战斗中所展现出来的优良表现。可是看到紫辰勋章挂于其胸前,依然难免感到震惊。

    在授勋之时,帕布尔总统黝黑的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他平静看着许乐,整理他的勋章绶带,厚唇微启压低声音说道:小家伙,联邦欠你的东西,这次都还给你了

    许乐没有回答什么,作为当事人,他当然非常清楚这枚代表最高荣誉的紫辰勋章,主要是奖励自己刺杀麦德林小从而阻止了帝国一格大阴谋的酬劳,总统先生和国防部授勋,只是弥补以前的亏欠罢了。

    沉默少许时间,他望着帕布尔总统,举起右手行了个标准的联邦军礼,说道:“谢谢总统先生。”

    接下来受勋的军官还有不少,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然是那位立于风中若雪梅一般清傲自赏,却又着实惊才绝艳令人钦配的杜少卿师长。

    授勋的仪式一直持续到最后,站在方队最前方的钟瘦虎,才面无表情地走上了主席台小臂缓缓指头,第二拇指尖标准地对齐帽檐。

    做为领导整个联邦反攻行动的最高军事长官,钟司令理所当然要拥有不一样的出场方式。

    帕布尔总统望着这个被联邦政治圈视为仇敌,不共戴天的西林军阀。沉默片刻后,出乎在场数万名官兵的意料,很自然地张开了双手,与对方来了一次温暖而真挚的拥抱。

    “辛苦了。”帕布尔总统将一个方型的沉香木盒递到钟瘦虎的手中。微笑说道:“联邦对你已是赏无可赏,这只是一件我私人的礼物。以表达我那个家庭中的女性角色,对于您指挥艺术的赞叹

    “总统先生谬赞钟司令微笑说道:“不负所托而已

    听到这句话,帕布尔总统以一种完全不符合政治家的姿态,双手扶着腰,哈哈大笑了起来。

    典礼仍然在持续当中,享受副师级待遇的许乐,在主席台无数将星之中,只有老老实实地占据了侧后方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看着前面军方大佬们愉快的交谈,心里不停盘算着稍后回到望都公寓后,自己最先应该做些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主席台最前方那排中。钟瘦虎目视前方,右手却抬了起来,对着身后勾了勾手指

    许乐微怔,他身旁的那些联邦战斗英雄和高阶军官们,则早已带着微羡的目光及了然的微笑让开了道路。

    他挠了挠脑袋。顺着同僚们让开的道路走上前去,站在钟司令的身后压低声音问道:“司令,有什么吩咐?”

    “联邦上层集体出动,都特区各界代表前来欢迎,目光所及之处,尽是一片欢腾尊敬。”钟瘦虎没有回头,微笑问道:“感觉是不是很爽?”

    许乐低头思考异刻。旋即笑着回答道:“确实很爽。”

    站在第一排正中央的迈尔斯上将听到了他与钟瘦虎之间的对话,淡漠说道:小子,这是我们当兵的应得的待遇,所以你要习惯。”

    钟瘦虎目视前方。摇头说道:“将军,您抢了我的台词,这今年轻人是我先看中的。”

    迈尔斯匕将身为参谋联席会议主席,乃是军方真正的大佬,面对着西林土皇帝的质疑,挑眉说道:“是吗?问题是这家伙可是被我从倾城监狱里捞出来的。”

    许乐听着两位军方最顶尖的大佬争执如此无聊却与自身关系密切的话题,根本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应对,只好低头望着军靴上的浮尘,紧紧地闭着嘴巴。

    他此时并没有意识到,站在两位大佬身后进行极有私密意义的聊天,这一幕会给在场众人带来怎样的震动,这种震动不仅仅是某些传言的印证,更意味着将来的某些问题。

    “我宣布,胜利军事行动取得了最圆满的胜利!从这一刻起,再也没有帝国侵略者能够站在我们自己的土地上!”

    就在这个时候。伯布尔总统终于开始了他的致辞,律师出身的总统,阁下延续了他无数次竞选中所展现出来的强演讲能力。浑厚的嗓音汇成的语句,就像是无数沉甸甸的果实,砸落在肥沃的土地上,令整个空港都安静下来,令数万名联邦战士都精神集中起来,强烈的热血冲动与荣誉感油然生成,难以忘却。

    演讲的最后,总统阁下有力地挥动着右臂,身体微微向前。用沉着而坚毅的目光俯视着空港中的参战部队和无数记者与闪光灯,说道:“自由的人们永远不会满足于暂时击败**黑暗的成果,今年,或者明年,我以及在座的你们。必将打到帝国人的老家去!”

    “联邦从来不是一个好战的公民集合,战争的目的是和平,还是那个时间段,今年或是明年,我们必将勇往直前。”帕布尔先生盯着黑压压方阵前面的一名年轻战士1沉声说道:“可是我们并不会被胜利冲昏头脑,我只能向你们承诺那一天必将到来,却无法承诺何时到来。”

    “这或许是如今习惯了胜利的联邦中,没有人愿意说的损风景怪话。但我必须说出这一点。”总统先生微笑着说道:“请大家保有相当程度的耐心。”

    仍然没有进入帝国本土的时间表,联邦政界还在犹豫,甚至在这样盛大的典礼现场,总统先生就此坦承此点听到这几句话,站在主席台上的联邦军方很多人目光微垂。这些将军或英雄们,最希望的便是联邦能尽快打到帝国本土去。

    都军用空港宽阔的停机坪上,忽然变得安静了下来,没有一个人鼓掌,官兵们看着主席台上那些模糊的人影,心情有些复杂难明,甚至产生某些不怎么好的预兆,难道满是荣光的欢迎庆典上。居然会出现准场的迹像?

    就在此时,没有任何人能够想到的西林军区司令钟瘦虎。很认真地鼓起掌来,迈尔斯上将面容不变开始鼓掌,然后国防部长部应星以及第一军事学院院长李在道先生,都陆续鼓起掌来。

    掌声似乎是天生具有某种传染性的东西,尤其是当这四名军方巨头做出清晰的反应后。接受检阅的参战部队和政府、议会山的高官们,都用力地鼓起掌来,刹那之间,掌声雷动直冲上天。

    典礼结束,许乐正准备带着离开时,忽然一句话飘进了耳朵:“过两天来家里吃饭。”

    国防部长部应星站在主席台的最前列,头也未回,根本没人能确定这句话是不是他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