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二十二章 荣归

    电视光幕上快的镜头拉花处理之后,出现了熊临泉那张满是污泥的大脸,正在埋头吃饭的他惊愕地盯着镜头,说道:“为什么而战?当然,是嘀嘀嘀为了保卫联邦。”紧接着他看似憨厚实则无耻地坦承:“不过这是你教我说的答紊。”

    很妙的是,无论是金星制片厂还是联邦新闻频道,都没有把这一段画面掐掉,掇像机的镜头做了一次长时间延续拍掇,从营地后方的大村绕到了师部的大门口,已经被任命为新十七师电控营营长的顾惜风,人畜无害地回答了这个问题:“为什么战斗?我说导演,这是谁嘀嘀想出来的弱智问题?”

    “因为老兵们冲的太猛,如果战斗的时候我们不跟上,会觉得很丢脸。”肌肉达的颜丙燕思考了片刻后,叼着粗烟草认真回答道。

    “我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最开始的时候,我们莫名其妙被送到了西林,很凄惨地被丨操练了十来天,就被扔进了前线。”从家征皱紧了眉头,想到了那位离开了部队的友人,摇了摇头,叹息说道:“在这种地方,不战斗你就要死,那我们自然只有战斗下去。”

    在纪录片这段采访的最后、以七组兼新十七师新闻言人自居的兰晓龙少校,穿着一身笔捉的新军服,狂着所有的勋章与色块勋表,向镜头背后的亿万联邦民众,做了一个总结性的回答。

    他的答案随着纪录片的播放迅地在联邦杜会里广为流传,今无数年轻男性公民激动热血不已,以至于半年后的新兵招募海报上也用了这句台词,至于说出这旬台词的兰晓龙少校,则成为了联邦优秀男演员必修的装酷课程模板。

    “为什么战斗?”兰晓龙少校表情坚毅,墨眉如夕,目光极为旷远深沉,一字一旬回答道:“因为敌人就在那里。”

    电视光幕画面渐渐变得黑沉,上面出现联邦参谋联席会议主席迈尔斯上将亲笔书写的一段文宇,这段文字想必来自痛官邸与园防部文官们连续数夜拟定的宣传文稿,出现在这部纪录片的末尾,显得非常合适。

    “七组是一支优秀的战斗部队,更是英勇的联邦军队的缩影,他们坚守纪律感与荣誉感,内心却极富珍贵的自由意志,更英键的是,他们知道自己为何而战。这,便是我们与帝园侵略者之间最大的不同,这是联邦必将取得最终胜利的最有力理由。”

    “我,做为一名参加过两次大战的老兵,向所有看到这段话的联邦民众宣告,你们的部队就像七组一样,正走在胜利的道路上,而且必将为你们带来更多的胜利。愿这浩瀚的宇宙,能够见证伟大的历史。”

    电视画面上,这段文字像被风拂过的沙子般逐渐消失,成为一片黑暗,黑暗之中有一点白光亮起,那是一颗星辰,紧接着则是更多的星辰,最后化为满天繁星,恢宏宇宙,出现在人们的眼前。

    画外有轻扬的小提琴声响起,琴声之中清亮若泉水的女声逐渐清晰,缓缓冷唱。

    伴着悠扬感伤却又充满了坚强乐观意味的歌声,全黑的电视画面上出现了无数张图片,这些图片由小放大拉远,占满全景,然后纷纷逝去,换作下一张:

    546o这颗色彩侬艳分明的星球;一辆军车沾满红色泥土的轮胎近景;抱着达林机炮恕吼的熊临泉和他身前那六道火线:正拿着小刀割树取下,神情专注而宁静的白玉兰和他额前几络秀;快闪过的丘陵间黑压压的墓碑群和它们上方飞舞的白鸽。

    从高空俯拍的上百名联邦战士正在山谷里沉默前行,保持着俯身的姿式,前方的一名军官正回头呼喊,嘴唇微张却不知道在说什么;激烈战斗后鲜血渐涸的阵地与闭着眼睛似深睡的年轻士兵灰灰的脸。

    密集爆炸凝成的烟云在澄净的天空中画着难懂的色块;几名年轻的战士欢笑着交谈,露出满口白牙,近景中有两名战士站在高大机甲合金腿的阴影中,低头用香烟接吻。

    最后的画面是许乐坐在高大机甲的肩上,这一次他终于没有戳那副墨镜,但他当时正在看初升的朝阳,占据大半个镜头的红暖新鲜阳光,让所有观众只能看到一个背影。

    电视光幕至此归于黑暗,那道空灵温暖的女声缓缓结柬,光幕的下方出现一异白色的小字:纪录片《七组》完结或者待续,谢谢收看。

    许乐从黑色的画面上收回眼睛,想到最后那个画面,忍不住下意识里攘了攘军装上衣袋里的墨镜,强行压抑戴上它的冲动,拿起眼药水往干涩的眼中滴了几滴。以前在东抹矿坑里完成机修工作后,他就养成了保护眼睛的良好习惯,今天连看了四集纪录片更是需要保养。

    这时候他和新十七师的官兵们,正在向s1飞去的联邦战舰中。

    并不没长却有些枯燥的旅程里,因为穿越空间通道对信号的影响,战舰上的电视画面质量极差,于是战舰方面极为应景地开始播放这部纪录片。

    在联邦里引起极大轰动,甚至可以说是引风潮的纪录片《七组》,一共拍掇了七集,后几集的内容讲述了联邦王牌十七师的重建、部队与青龙山方面的精诚合作,还有先前那些内容。许乐和前线的官兵们,一直忙于作战,竟是没有机会看全,所以今天他们带着好奇虚荣还有些不自在地从头看到了尾。

    “你别说,这纪录片拍的真不错,老白那小子真有一套,尤其是煽情方面。”正在剪胡子的兰晓龙看了白玉兰一眼,紧解释道:“我说的可不是你。”

    “再煽也没你那旬话煽。”白玉兰轻声细语说道:“很肉麻,我很不想承队你是七组的一分子。”

    许乐笑了笑,心里对纪录片制片人白泽明生出几分佩服,作为被拍掇的对家,他和队员们都被这部纪录片所打动,更容易想像普通的观众会生出什么样的情渚,搔着滴过眼药水的双眼,他忽然注意到身边的达文西有些沉默,好奇问道:“在想什么?”

    “我在想,十三楼的妹妹究竟长的是什么模样。”

    达文西的眼睛一直盯着电视画面,先前因为萧十三楼的画面太少他极为愤怒,平静之后却又隔入了沉默,被惊醒后紧回答道:“如果他妹妹长的像他那么难看,我是不是有些吃亏?”

    许乐怔怔地望着他,疑惑问道:“你真决定回去后找他妹妹结婚?高楼确实救过你,你们感情好,可……婚姻这种事情可不是报答的好方式。”

    “十三楼说过,他家的主要收入就是靠他当雇佣兵时的额外津贴,如果要从金钱上帮他家,当然很容易做到。可我总觉得,他家少了一个儿子,如果多我这样一个州长儿子当女婿,应该不会吃太大亏。”达文西队真解释道。

    “问题是你和他妹妹根本没有见过面。”很少表意见的白玉兰也忍不住皱着眉头说道:“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将会是一团槽。””感情是可以培养的。”达文西无比队真说道:“我现在只希望他妹妹不要长的太丑,不如……只要不是丑的太厉害,我还是愿意娶她口。”

    “真他嘀嘀的扯蛋。”许乐摇头说道:“别以为你是州长的儿子,女人就要扑上来嫁你,也许高楼他妹妹根本就看不上你。”

    “头儿,你为什么要说嘀嘀?这时候的我们并不是电视上的我们。”达文西疑惑问道。

    “马上就要回s1了,那里可不是充满汗臭味砧烟味、无法无天的前线。”许乐看着眩窗外逐渐清晰的星球,耸肩无奈说道:“我得先习惯不说脏字怎么说话,不然总统接见的时候,我忽然骂他老娘怎么办?”

    说着笑话,其实他心中一直还在回荡纪录片结尾处的音乐,简单的小捉琴配乐是那般的悠扬,然而真正今他牵狂的是混在琴声中沉静的女声。

    片尾曲居然是简水儿唱的,她不是已经决定消失在公众面前了吗?

    马上就要回到熟悉的引,将要见到很多亲近而久违的人,这一刻,许乐的心情不禁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流火现在的饭量怎么样了,邹郁还是那个臭脾气?利七少和他兄长间的距离拉近了多少?商秋的身材,噢,她才刚刚见过,身材一如厩往的夸张而美妙,那位南相家的千金呢?自己一直没有回信,她可曾过的幸辐?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望都公寓下方卖金餐盒的大婶,究竟有没有与蛋白肉配给站站长勾搭上?

    ……

    s1都军用空港今日戒备森严,警察如临大故般散在各方,穿着黑色制服的持工紧张地巡视所有可疑地点,但其余的人脸上却狂着喜悦的笑容,根本没有一丝紧张的情渚。

    这里是联邦欢迎前线官兵胜利凯旋的仪式现场,总绕帕布尔先生,副总绕兼议长拜纶,副议长锡安,青龙山委员会持派代表,联邦最顶层的大人物们全部云集于此,给予正在缓缓降落的数十艘巨大战舰和战舰里那些普通的联邦年轻战士们以最高的礼遇。

    空港上方的三维静光幕上,正在不停椿放着钦七师黄山岭一役向北进攻的电视画面,以及那部已经很出名的纪录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