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不欲渡,冰塞

    那近西海畔的一座高纬度火山,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开始猛烈的喷,四周积存了亿万年的冰川开始以一种肉眼可见的度融化,火山方圆数百平方公里之内的冰雪混着融浆,向着低洼处蔓延。

    融浆所过之处,本来就寸草不生的雪原之上,更是被涂抹的一塌糊涂,炽热红火的岩奖与寒冷的冰块亲密接触着,出嗤嗤烧烤的声音,水蒸气带着黑灰,疯狂地向着天空喷去。

    随之而来的,是一场高达九级的强烈地震,幸亏此次地震震源极深,传至地表后的烈度有了非常大的衰竭,而且这颗战斗了数十年的星球表面,除了行走在旷野间的军车机甲外,没有太多的人工建筑,所以并未造成太多的人员损失。

    火山爆与地震的到来,只是自然界向这颗星球上忙于战斗的双方出的善意警告,546o北半球的整体温度开始慢慢升高,就在这种令人骇异的天象之中,联邦地面部队总计七个整编师,高向南方撤移。

    k22冰峰畔,有一支驻守巷道的帝国小型部队,最先现了敌人的异动,早已习惯了日夜不眠不休战斗的他们,愕然现长达四个小时的时再中,虽然联邦的炮弹还在不停轰炸,可那些难缠的联邦部队,却再也没有攻上来过。

    那名连长沉默思考了很久,用手重重地捶打了一下耐寒水泥工事墙壁,提着机枪向巷道外爬去,污泥混在破损的军装上,粘体阴寒,让他总觉得事情有些古怪,战地四周安静的有些可怕。

    艰难地攀爬过巷道口用来阻截联邦子弹的厚重冰块,这名连长用枪枝拉着地面站了起来。他看着面前空旷无比的雪原、对面悄无声息的联邦军营,吃惊地不知如何言语。

    联邦人撤走了?

    被连日来的惨烈战斗和被抛弃的绝望感压榨的快要疯的他,沉默了很久很久,才确认了这个事实,他抓了一把雪用力地搓*揉着满是泥土的脸,直到将铁青的胡须根部擦的将要流血,才冻的清醒了过来,满脸狂喜地转身跑进巷道,用沙哑的声音大声吼道:“联邦人撤了!联邦人撤了!”

    工事深处的帝国士兵们愣了愣,有些不可思议地互相看了很久,才相信了连长的说法,艰难地搀扶着彼此站了起来,纵情大声地欢笑哭泣,捶打着彼此,拥抱着彼此。

    巷道里的死里逃生的幸运欢庆声并没有持续很久,人们的欢笑声绊渐小了起来,因为他们隐隐听到一个从来没有听到的奇怪声音,正从巷道最深处的黑暗里传来。

    那名连长侧耳听了片刻,忽然脸色剧变,一把抓起身边的枪械,向着地底深处的巷道边门冲去,大声吼道:“准备战斗!点!墨中文。”

    巷道深处隐隐传来轰隆隆的声音,极为沉重有力,开始极远并不清晰,然而在很短的时间内,便变得如战鼓般洪亮。

    帝国士兵们卧倒在地,紧张而又凶残地盯着幽黑一片的巷道下口,他们不知道这些恐怖的声音是什么,下意识里以为是联邦人的新型机甲武器,只有沉重的合金装备,才能出这么大的声音,如此似乎才能解释冰川对面联邦军队的忽然撤离。

    来的不是能够深入冰川内部的联邦新型机甲,而是比机甲群更恐怖的存在。

    守在最前后的帝国连长听着如雷声般的巨响,眼瞳猛缩,凭着一丝幽暗的光绊,看清楚究竟是什么后,身体因为恐惧而剧烈的颤抖起来,只是他根本来不及转身,也来不及呼喊,便被狠狠地击打到了墙壁上,变成了血肉模糊的尸体。

    成千上万吨的寒水携裹着沉重而又尖利的冰凌,在冰川顶部及裂缝处汇积,顺着大自然造就的地下河道,以极快的度在冰川内部肆虐,然后终于进入帝国人修了数十年的地下坑道网络,在巨大的压力下化作一道势不可挡的冰凌满流,喷涌而出!

    轰的一声巨响,凌流瞬间冲进入了帝**队的巷道,在坚硬的水泥墙壁上狂哮着撞击,出雷一般的轰鸣,然后再肆无忌惮地奔了出去,在冰川陡峭崖面上化作了一道喷泉,射向晨光中的碧蓝天空,直至数十米高才不甘心地落下。

    极短的时间内,水量惊人的流凌便摧毁了巷道里的所有攻势,至于那些帝国士兵更是不知道被冲到了何方,巷道里连一丝血迹都很难看到。

    几分钟后,冰川内部缝隙的压力逐渐平衡,这道流凌平息了下来。被冲垮了的巷道中灌满了冰冷的水,幽蓝一片如深湖不知底,上面飘着密密麻麻的冰凌与偶尔几个支离破碎的空箱子。

    气温依然不高,过不了多长时间,巷道中的数千万吨寒水再次缓慢凝结成冰,等待再过些日子温度更高的时候,它们将再次融化,再次咆哮,又或许会再次凝结,如此重复无数次,说不定能找到机会幸运地冲入南方阔别两千多年的草原邻居之中。

    幽暗的巷道中一片安静死寂,偶有水声荡漾,裂声响起,联邦部队血战不能下的地方,帝国远征军最后的阵地,就这样在大自然的威力下,轻描淡写地变成死地。

    ……

    ……

    k区几处藏于冰川之中的小型分基地,全部被流凌摧毁,安布里老将军已经得知了这个不章的消息,他在侍卫官的搀扶下,缓步走出基地的大门,望向东方的天空,看着那道清晰无比的火山黑烟线条,苍老的面容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如果只是火山爆和地震引的小型流凌,应该不会蔓延到自己脚下这个最后的基地,老将军默然想道。

    然而他心情一片冰冷,知道这只是一种自我安慰的说辞——如果真的只是火山爆造成的小型流凌,联邦人为什么要撤?帝国方面没有足够尖端的电脑进行这方面的研究,但联邦有。

    “让剩下的部队金体出动,动用最后的军械储备,不惜一切并价,也要把南撤的联邦军队拖住。”

    “不要试图阻截他们的战斗部队,把攻击的目标放在他们的凝水泥库和工程机甲上。”

    安布里老将军的目光望向南方,语调冷漠说道:“记住,是不惜一切代价,无论什么层级的军官,你至少要给我留住一个联邦军人。”

    “是,将军阁下。”他身旁的侍卫官回答道。

    安布里将军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白雪,脸上的皱纹就像被风吹过的雪层一般,沉默很长时间后加了一句:“我知道你们不怕死……但这次更不能怕死,因为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不怕死的机会了,我会陪着你们。”

    星球冰川区有的地方还是深夜,有的地方已经迎来了清晨。帝国远征军在这颗行星上最后的战士们,纷纷走出或爬出了狭窄的巷道。

    这些给养殆尽,军械装备快要打光的残军疲兵们,还来不及呼吸很久没有接触的新鲜空气,看一眼多日不见的湛蓝青天,便双眼带着幽幽近死般的情绪,沉默而强悍的佝着身体,扶着同伴,向四面八方的战略节点奔去。

    近万名帝国士兵们不知道这颗星球上正在生什么,他们甚至不知道k区有座火山爆,前天那次剧烈的震动是远处的一场大地震,他们只知道这是上级的命令,是自己最后一次替皇帝陛下尽忠的机会,于是他们便拿着枪械走了出来,在光天化日的平坦雪原之中,去阻截或是追击那些装备远胜于己,人数十倍于己的联邦部队。

    这是何等的疯狂?

    远处天穹里的火山灰被高空寒风吹走,清晨的东安天穹中,这颗星球清透到似不真实的大气层外,竟能隐隐看到一条黑线。

    那是外太空的联邦舰队。

    冰峰高海拨处的帝国基地入口,正坚持站在风雪中为战士伙送最后一程的安布里将军,被他的侍卫官猛的扑例,然后强行拖入了坚固的基地之中。

    六十几道乳白色的光柱,从太空中的战舰舰出,瞬间进入清亮而疏淡的大气层,在宪章网络的精确定位帮助下,狠狠地向着雪原四面八方落下。

    没有什么太过猛烈的声音,被调整了攻击覆盖面积的光柱,让无数正在雪原中艰苦前行的帝国士兵化为轻烟,让无数冰雪融化,雪峰倾例而不存,整个过程就像加了的春天,反而显得是那样的恐怖。

    仅仅是这一轮战舰主炮攻击,已经打掉了联邦和平时期两年的能宴配额,然而正在呼喊徒劳躲避甚至是对着天空咒骂的帝国官兵们,有些绝望地现,天穹之上又有数十道乳白色的光柱轰了下来。

    面对帝国人的疯狂,联邦的应对措施也很疯狂。

    联邦七个师的地面部队,在舰队不计代价的掩护下,加向南撤退,在看到那些乳白色光柱后,军营中正在升温的怀疑和愤怒情绪,顿时烟并云散。

    官兵们依然不知道忽然撤退的真实原因,但看到联邦居然多用了如此多的晶矿能量配额,动了多年未见的集群太空攻击,他们很清楚,事情一定是紧张到了某种程度。

    三天之后,联邦全体力量组织的这次大撤退终于成功,所有的地面部队,撤回了南半球的四个军用空港,然后被政府紧急征调的无数军用及民用太空舰载回了太空。

    只有很少的特殊部队和研究人员留在了地表,他们要负责监控这颗星球上生的一切,沉默地观察帝国远征军的末路,许乐也留了下来。

    (劳动节过了,还是说声快乐,领导加班,我也一样要工作,都是伟大的劳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