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一十六章 谁能无视流棱

    严寒的极北雪原之上,湛蓝天空里的太阳光线没有任何温度,似是假的。夜晚营房内假意生起的火堆,热气都被低温凝住般全无暖意,也似是假的,许乐将脖子上那条赫雷私下送来的白狐皮系的紧了些,拿起身边的军用水壶灌了一大口烈酒,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他和施清海一样,用不同的方式进行着自己的坚持,却不是那种烂好人般的性格,如今知道有那些野心家,正隐藏在联邦之中窥视自己,或是图谋更大1,日后若能将这些人物挖出来,必定不会客气。

    寒冷的夜晚,因为那些不知道具体貌相和来历的敌人,而显得有些压抑。就在此时,已然醉眼迷离更显魅惑的施清海,忽然向这边靠了靠,似乎准备说些什么话,左手却悄无声息地伸到他屁股下,猛地抽出那把椅子。

    许乐没有倒下,他拿着军用水壶,保持着身体悬空的马步姿式,愕然看了施清海一眼,摇头感慨说道:“你还是喜欢玩这种幼稚的游戏。”

    从梨花大学铁门内外一根烟起,他们两个人已经认识近四年,从开始的时候,施清海就最喜欢时不时偷袭许乐身体下的坐椅,就像是一个成绩过于优秀的小学生,因为课堂间的无聊,而愿意逗弄一个性格开朗可喜的同学。

    “可你依然如此无趣,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忘记锻炼自己,哪怕我们正在进行喝酒这样有意思的活动?”

    施清海又打了一个酒嗝,用同情气愤兼有之的目光望着他空无一物的身下,摇头说道:“你知道马步这个词是怎么来的?这是前皇朝权贵们不顾宪章精神,擅自私蓄野马后,大腿被磨皮的丑陋姿式,满是奢华溢油皮的味道,和你可截然不同:我实在是弄不明白,你为什么还是这么拼命,何必呢?”

    “不努力提高自己,很容易死,没上战场前我就知道这个道理,上了战场,才现这是真理了。”许乐站起身将椅子拖回臀下,放松地实在坐下,笑着说道:“我想你当年在联邦调查局和四科里受的训练,也不会比我轻松。””但我不会因此把自己的人生弄成机器一样枯燥乏味心。“施清海嘲讽说道:“再说现在政丨府一直要把你打造成战斗英雄、偶像人物,只要你自己不经常愚蠢疯狂地热血冲动,危险绝对不会主动找到你的身上。”说到此处,他眉头微皱,认真问道:“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你和费城李家间究竟有什么关系了。”

    答案涉及到很多事情,涉及到许乐的真实过去,联邦逃犯的身份,甚至是颈后那块伪装芯片,然而他没有任何犹豫,轻声说道:“军神老爷子的亲弟弟,是我的老师。”

    施清海沉默了很久,喝了一大口酒,感慨说道:“嗯,果然是裙带关系,不过你不是李匹夫的私生子,这让我能接受一些。”

    他接着微笑说道:虽然可能不需要交待,但我还是要说一声,我会保密的.

    许乐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心想以后是不是要找机会,把自己更多的秘密说出来,吓吓这家伙?

    朋友分成很多种,酒肉朋友可以有精神共鸣,白头之交也可能瞬间背离,他和施清海则是共过生死,换过生死,有深刻入合金般坚硬的互相信任,彼此之间并不需要保留太多秘密。

    “有费城李家当靠山,只要那位老爷子一天不死,你在联邦里就没有人敢惹。”施清海若有所思,望着他警告说道:”但你不能太过信任这种关系,做出不正确的判断。”

    联邦军神毫无疑问是宇宙间最了不起的大人物,除了惊世骇俗的军事才能之外,这位老人的政治智慧也深不可测,但他最为亿万公民所狂热崇拜敬仰的一点,却是他为了守护联邦可以牺牲一切的操守。

    许乐很明白这个道理口李匹夫如今看重自己,栽培自己,除了补偿封余大叔的心理之外,有很大程度是为了联邦考虑。老爷子非常希望他将来能够像自己一样,做为一根燃料,为联邦继续燃烧下去,如果没有了这个前提,一切欣赏栽培都会变为泡影。

    就如同上次生在落日州的暗杀事件,许乐曾经认真地想过,如果自己被那两名百慕大的杀手杀死,军神李匹夫有没有可能替自己出头报仇?想来想去,他不得不有些不爽地推算出,如果自己真的死了,老爷子绝对不会因为一个死人而对七大家出手,因为那样会直接冲毁联邦存续的根基。

    看着沉默的许乐,施清海知道他心里自有打算,微微一笑不再多说什么,借着渐入大脑的酒意,轻轻荡着军用水壶里不多的烈酒,轻轻地哼唱一极为耳熟的歌谣。

    二十七杯酒唱至第三杯酒时,许乐的声音也轻轻跟着合了进来,然后一路陪伴至结尾,如同过往在临海州酒吧里无数个夜晚那般。

    惯常醉中的施清海,唱至最后一杯酒想起父亲时,便会沉默不语很久,满饮一杯烈酒,以作祭奠,或是纵情嚎啕大哭一场。

    许乐知道那个让施清海毅然投身青龙山反政丨府军的悲伤故事,所以此时现他一曲唱完并未结束,而是再次从头,不免有些意外。

    施清海略显沙哑却磁性迷人的嗓音,唱到了姑娘那一句,便开始像复古唱片跳针一般,开始了令人头痛的重复。

    “第六杯酒,石径弯弯,尽头有位姑娘:石径尽头有位姑娘!姑娘姑娘!那是我的小小姑娘!这些都是我的姑娘!我只要我的姑……”

    许乐敏锋地听出这段二人自编骚词里的小变化,眼睛渐渐眯起,盯者施清海似笑非笑说道:“如果是一个姑娘,难道是那邹郁?”

    施请海醉眼如星,挑眉说道:“那又如何?小爷上前线前,连续在西山大院门口弹了三天古琴,以情挑之。从临海回来度假的她,从墙内赠我以手帕,内裹石块,情意何其沉甸?”

    许乐一怔,一福花花公子站在联邦军队大院门口以欠扁的姿式骚扰部长千金的画面……瞬间在大脑中成形,不由微惊问道:“你是认真的?我可警告你,郁子这丫头可不像表面那么冷酷傲气,她真要动了情,可就是个死心眼。”

    “郁子?”施清海皱着眉头,不屑说道:“我可不是南明秀,她是我的女人,她要找什么样的男人,可不需要经过你同意心。”

    “话可不能这么说。”许乐耸耸涛说道:“在法律意义上,我是她儿子的父亲,作为监护人,为了儿童的合法权益,我有权利对她的交往对象提出异议。

    施清海愣住了,深深地吐了一口酒气,骂了一句脏话。

    片刻后他英俊的面容上重新浮现迷人的微笑,说道:“其实这一年,我和她一直有通信。最开始的时候,她回的极少,而且基本是像个漂亮的泼妇,现在虽然还是回的少,但却像个漂亮的温和小娘们儿了。”

    “居然背着我偷情,真是好一对奸夫淫丨妇。”

    许乐一本正经地说道,心情却是异常愉忧高兴,当年他是自私地想为以为必死的施公子留个血脉,更重要的是不想让无辜的小生命就此陨落,而眼下似乎却有一个童话般的结局将要产生,与那郁在望都公寓里共同生活了那么多天,早已有了家人般的感受,也很希望她能有个极好的感情归宿,施清海若是不再风流,自然是最顶尖的男子。

    “你是怎么想通的?”他好奇问道。

    “我不感谢你,但确实是因为你讲的那些故事,让我喜欢上了这样一个脆爽冷厉性格的女人,最关键的是,她长的确实很漂亮。”

    施清海表情平静地回答道:“我以前在中学时,最喜欢的是天文地理方面的东西,知道宇宙长存而人命短暂,所以日后再男女方面看的极淡,只爱尽欢,而不喜欢承诺厮守。”

    “但现在才明白,生命和宇宙这种东西,本来就不能对待看待。就像这颗星球上无比壮观的流凌,三千年才会出现一次,下次流凌要等到三百七十一年之后,我这辈子是怎么样都看不到了,既然如此,我这辈子应该去看一些相对长久,值得拥有的存在。”

    许乐此时的思绪忽然间飘了起来,说道:“天文地理,邰之源对探索宇宙也有极大的兴趣,在我看来,你和他应该能成为好朋友。”

    施清海说道:“在我看来,我很愿意让这位太子爷去屎。”

    ……

    ……

    施公子在雪夜中感慨流凌难得一见时,星球大气层外的战舰上,联邦中央电脑的驻留程序,正在进行着相关的计算。546o行星上深入岩体地道,遍布每寸土地的探测元件,忠实地记录各种波动,传回战舰,就像是一张极大的蜘蛛网,敏锐地感受四周的动静,然后判断出真实的情况。

    地磁暴突异常,越来越密集的岩体变形,联邦中央电脑正在计算或者说推算这颗星球内部生的异动,这需要无数庞杂的数据和高运算能力,即便是看似万能的它,也显得有些吃力。

    终于在某一刻,它得出了一个令人吃惊的结论:546o行星壮丽却又格外恐怖的流凌,似乎要提前三百多年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