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第二百一十四章 战

    4ooo1341第三卷西林的征途第二百一十四章战场上的烟与爷

    上磁暴与暴风雪似平约定好了一般。同时消失夭踪。眺么讣极北端的冰川,将自己壮丽庄穆的真实容颜,展露在人们的面前。几处星星点点的孤寒黑岩峰侧面。点缀着亿万年沉积的冰雪世界,在蓝到令人心动的天穹背景中,十分美丽。

    爆炸声隐隐从远处传来。这片高地上的战斗已经结束,藏匿于冰雪之中的帝国残兵顽抗到底,终究也只变成了无数冰冷的尸体,两台白色,机甲嗡鸣着从战斗模式中退出,巨大的金属身躯缓缓沉降。安静地看着自己的部队沉默打扫战场。

    联邦出动了两个全机械化的王牌整编师,还有更多的兵团,在这样的攻势之下,帝国远征军残存的力量,即便想用悲壮的自杀式反击来向皇帝陛下证明自己的忠诚,却也难以支撑更长的时间,短短七天之内,战线已经向北方突进了几百公里的距离。

    最先起进攻的新十七师一团,如今却拖在了最后方,联邦指挥部用这种方式来向各支部队宣告。哪怕你立下再大的战功,可如果敢不遵守军队纪律”就像赫雷中校这般,那么前方再丰美的果实,指挥部却偏不给你吃。

    眼前这支负责清剿帝国残余的部队,是一团和青龙山集团的混编队伍,有些不甘心与恼火地缀着联邦大部队的屁股,在冰川雪原间冻些剩饭无味地咀嚼,赫雷团长难以忍受这种郁闷,一直躲在指挥装甲车中睡大觉,根本没有出来。

    白色,机甲座舱门缓缓打开,头凌乱的许乐揉着眼睛,站在舱门固件上,看了一眼四周的战场残景,沉默片刻后,从军装里摸出皱巴巴的淡蓝色烟盒,掏出一根干瘪的烟卷塞进唇里,用抖的燃火机,凑了过去。

    天气依然十分寒冷,重病初愈的他穿的又是单薄的机师军装,所以手有些抖,香烟根本没有点燃,然而他的唇与肺似乎都被冰川间的寒意冻的麻木了。根本没有察觉到这一点,用力地吸着,看着眼前自己吐出来的白雾,还以为是喷出来的香烟。

    直到十几秒后,他才感觉到异样,尴尬地看了看根本没有火光的烟头,然后有些焦虑地现,打火机此时竟也坏了。

    纯粹是下意识里的动作,许乐将手伸入舱内,握住操作杆快地做了几个动作。

    随着这个动作,他身下巨大的,机甲动了起来,沉重的合金机械臂伴随清晰的金属摩擦声。快向上翻举,扇动空中几抹粉雪,然后就在快要砸到机甲座舱门前十厘米处嘎然而止。

    ,机甲看上去比树干还要粗壮的黑色枪管,对准了舱门,对准了他的脑袋。

    雪地里的战士们抬头望去,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因为看上去,站在高大机甲中的那名机师似乎是想要自杀。当然。没有人相信这名名机师会自杀,所以很好奇他究竟想做些什么。

    许乐很自然地叼着烟卷,向面前的空气里漆了过去,那里是一根粗壮而恐怖的枪管。

    机械臂前端的特制分离态达林机炮,刚刚停止射击旋转。看上去平静如常,泛射着淡淡的金属光泽,实际上温度高的可怕。

    嗤的一声轻响,烟卷与枪管处的金属冈一接触,便燃了起来。

    许乐眯着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感觉非常愉快。

    用巨大的机甲武器点烟。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用战舰主炮炸鱼。四面八方的联邦士兵看着这一幕,心里涌起复杂而又敬畏的情绪,这幕看似玄意扮酷的画面,需要这名机师拥有怎样精确的微操作能力?如果他操控稍有差池,那根滚烫如烙铁的粗大枪管,只怕会马上要了他的命。

    “影帝,给冉掩我也点一下

    施清海在地面上大声喊道,脸上毫不遮掩地挂着嘲讽神情,在他看来,许乐这小子越来越喜欢沉默装酷,不知道是受了杜少卿的刺激,而是那位国民少女的黄陶。实在是更像一名演员,令人恼火。

    听到他的话,有些反应极快的青龙山官兵哈哈笑出声来,而新十七师的战士们则是对施清海怒目而视。作为新十七师的王牌或者说是最新一代的开山招牌,许乐在普通官兵心中地位极高。

    许乐却只是笑了笑,坐在了舱门连接处,右手握住操作杆摇了两下。

    呼啸声中,,沉重的机械臂凛冽破空而下,似小山压顶一般,向施清海”穴顶压了下安。那片阴影瞬间放大。然后不再变小

    恐怖巨大的枪管,在施清海面前几厘米前戛然而止

    施清海表情有些僵硬,叼着烟卷的嘴唇抖了抖。即便是生猛如他,也被这一幕震的有些心神微动。片刻后,他低下头点燃了唇间的烟卷,深吸一口后用手指掐着过滤嘴,对着上面大声吼道:“想把小爷吓垮,门都没有。”

    数米高的空中,许乐坐在舱门边缘,穿着防滑军靴的两只脚在微风中轻轻弹踢,脸上尽是开心的笑容,那口整齐的白牙在没有温度的阳光下,显得那样刺眼,就如同一个心思干净简单的孩子。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那台白色的,机甲舱门也打开了,白玉兰一脚踩在坚固的舱门之上。从烟盒里掏出一根香烟叼在唇上,然后望着那边笑了笑。

    两台机甲下方正在清理战场的联邦士兵们,此时也都兴奋地挤了过来,纷纷从怀里掏出香烟,然后满脸期盼地抬头望天。

    看着这一幕,许乐的笑容瞬间消失,就像赫雷那样回身躲进了座舱,任凭舱外千呼万唤亦不肯再次冒头。

    在此后的清剿作战中。许乐和施清海这一对很久未见的生死兄弟,终于有机会长时间的并肩作战。那种与生俱来,阳光中隔铁门递烟而开端的默契,再次出现。

    接受了联邦正规军校教育和青龙山特工培的施公子,向联邦军官们展示他优秀而骄傲的一面。无论是繁复的战术推演,还是具体的作战计划安排,他都能够轻而易举地通过小小的笔记本和电子地图上的专业再格线,给出最好的答案。

    许乐则是率领着装备优良的部队,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池完成那些具体的作战任务,甚至往往战场相隔遥远时,他也能事先出现在施清海需要他出现的地方。执行力强悍到令人无话可讲。

    个是新十七师的技术总监,又是赫雷团长尊敬的教官。对部队的指挥有相当大的言权。一个是帕布尔总统和南水领袖共同挑选的联络官,青龙山部队的军事长官也极为重视他的意见。混编在一起的双方部队,因为这两个人的存在,渐渐习惯了一起战斗的感觉,在过去数十年间势不两立,染着彼此鲜血的政府军和反*政*府军,竟然配合的越来越熟练,而起始的那些敌意与冷漠,也在不知不觉中减少了很多。

    “去年在基地里,有人提到过杜少卿师长是三一协会的会员,当时老板说他认识两名三一协会的家伙,一个在当秘书,一个,,在坐牢。当时你们几个有些不以为然,觉得老板是在说笑话

    雪地火堆之旁,白玉兰轻声细语地身边的战友们说道:“当秘书的那个人,是在替七大家中某个家族主持具体事务,能够随意出入总统府的角色。而这位施公子就是其中坐牢的那个”现在你们总该相信了,他被特赦的那天,大熊你也在宪章广场上

    “嗯。”熊临泉抱着枪械,摇头感慨说道:“够资格进入三一协会的家伙,果然了不得。他应该是和头儿一起被关进军事监狱的。有些小道消息说,当年麦德林议员在被刺杀,就是他和头儿一起干的”说实话,我现在最疑惑的是。他究竟从哪里搞到的这把旺

    “你就没想那把大枪了。听说是总统阁下特批的,你见过总统吗?。兰晓龙望着感慨中的熊临泉嘲讽说道。

    “当然见过,上次陪头儿去官邸吃晚宴,总统专门到休息室看过我们,你忘了?”熊临泉恼怒地反驳道。

    兰晓龙不理他,眼眸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枪打的比你准,近身战比老白猛,电控水平不比顾惜风差,甚至战地急救的本事都比东子还要生猛,开车还比刘佼厉害,在军校里的成绩比我还高

    “我以前总觉得许乐这个家伙,就已经猛的有些离谱。像个妖怪,结果现在却忽然现身边又多了一个全能怪物,如果这样的人再多几个,咱们还怎么混?。

    兰晓龙难得没有尖酸刻薄,感慨说道:“这位小爷确实有资格当

    删到羽凹左右,补偿昨天误订的诸群。今天心情不好,呼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