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单7496不曾喜孤寒

    4ooo3341第三卷西林的征途单7496不曾喜孤寒

    书国远征军花了数十年的时间,在星的冰”地带兄四1丹数密若蛛网的地下工事,工事管线的联接处则是被挖掘成了空旷的地下基地,这些基地深在岩体之中,加上覆盖极厚的坚硬冰层,即便是联邦不惜一切代价从太空起能量主炮攻击,也可以保证安然无恙。

    去年秋意浓时,联邦军方利用国民少女简水儿胜利演唱会,成功地诱使帝国远征军倾巢而出,精确地掌握了几乎所有帝国冰层基地的方位,在此后的激烈大战中,绝大部分帝国冰川基地被摧毁,只有极北方的两三处隐秘基地幸存的保存下来。

    编号为蔷薇三的地下基地深处,帝国远征军司令安布里中将小终于从昏迷中醒来,此地完备的医疗设备和大剂量的激素注射,保住了这位老人的性命。

    安布里放下了手中的卷宗,沉默不语。

    他耗尽心血才保存下来的两个。整编大队,居然没有能够吃掉联邦一个团,这真是一个令人感到淡淡悲哀的消息。双方固然在装备军械上有极大的差距,而且忽然到来的重病,对于帝国部队的指挥也带来了极坏的影响,可是仗怎么会打成这样?

    本应情绪低落或暴燥,这位老将军有些虚弱的面容上却没有流露丝毫,事实上,他在很多年以前,就已经看清楚了帝国远征军的结果。只要帝国本土一天不能突破那两个该死的空间通道,那么自己这些看似强大的部队,在源源不断的联邦进攻之下,总会有崩溃失败的一天。

    只是看那一天是早是晚而已。

    安布里表情平静地拿起床边的笔记本,掏出陛下辗转送来的皇家用笔,开始书写今天的日记,就在这一瞬间,他想到了那个有一双漂亮幽蓝眼瞳的年轻军官刚刚死,去,笔锋在洁白的纸上重重顿挫了一下。

    “帝国与联邦之间的差距。在于装备,在于科技,在于经济。但这并不是不能修正的问题。今次伏击作战,能够将敌方一团困于绝地,有赖天公作美,地砌暴异变,这一点却恰好证明了我以往的某些猜想。”

    “联邦人科技领先,装备先进,而且有那台高效率的中央电脑作为运算核心,他们已经习惯了自动化程度极高的作战方式,一旦陷入当前局面,他们却难以改变这种习惯。无法使用帝国朴素甚至有些简陋的作战方法,所以在地磁暴环境中,我们的部队可以熟练地使用老式电码联系,他们那些无法工作的设备和习惯,却成为一种难以承载的负担。

    “很不幸,被我方围困的联邦集团,属于青龙山反*政*府军序列,这支部队在青龙山里打了几十年游击,很擅长于面对这种低自动作作战局面。小。

    “如果这次围困的是联邦政府军,或许战斗会结束的更快一。

    安布里疲惫地喘了几口气。然后微佝着身子,继续自己的书写。

    “联邦的主力政府军,很不适应离开他们的中央电脑进行作战。这一点在过往的本土保卫战中。已经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而我所思考的是,一旦联邦军队再次入侵帝国本土,我方是否应该采取焦土战略,有意识地将局部战场转移到环境恶劣之星球

    帝**官向来有写日记的习惯,尤其是远征军部队,因为没有日记,很难开解远离故土枯燥乏味的军旅生涯,安布里也是如此,只是今天写到此处,他的落笔却显得凝重了起来。

    思考片刻后,他严肃地在日记本中写道:“远征军败亡之日不远,但在我看来,我方本可以再支撑三到五年,也许到那时,军部方面已经研成功突破空间通道的方法。然而很可惜,皇帝陛下一封乱命,打乱了我部所有部署,大部分冰川下层基地被联邦定点摧毁或占领小我部失去战略纵深,败亡难免。”

    “我的生命或许即将结束。临死之前,我之疑惑所在,尽归陛下那封乱命。怀夫差,虽然有些神经质,但作为一名皇帝,应该不至于疯到这种程度。那么,我很想知道1这名叫简水儿的联邦女性,究竟与我帝国皇室有何关系?”

    带着从来没有宣诸于口,却像石头一样压在心头的疑问,安布里缓缓合上日记本,按动了身旁的小铃。

    几名留守的帝**官快步走了过来,其中一人快汇报一下战场上的情况,脸色难看说道:“敌新十七师,最后两个团也于昨天凌晨赶至战场,我部装备大半破损,弹药严重不足,第一临时大队连续后撤,却始终无法摆脱对方追击o”

    “因为地磁暴的关系,我们无法对联邦投入兵力做出精确计算,甚至连估算都做不出来,只知道敌七师应该也在赶来的途中。小,

    这名军官语气沉重说道:“司令,第二整编大队必须投进去了,不然第一大队只怕一个人都撤不回来

    这一场伏击战,联邦上下都以为帝国方面只能够组建一支整编大队,谁也没有想到,帝

    “;军还藏着最后的本钱。听到七师这两个字,安布里老将军脸上的黄斑骤然一亮,想到那位叫杜少卿的联邦将领,想到这一年来,生在这颗星球上的惨烈攻防,眼睛微微眯起,毫不犹豫说道:“命令第二整编大队立即回撤,分散进入坑道,不得接应。”

    床畔的几名军官面容震惊。他们知道自己的部队必然失败,他们就像前线的普通战士一样绝不怕死。可是很难接受就这样放弃苦战了数日数夜的部队。

    “敌人既然动了,一定是全军压上,只有四北一甚至是五比一的军力对比,我们这些联邦的同行,才敢让自己的王牌师进入地碰暴区。”

    安布里闭上眼睛,心里芒出一丝老者的不甘失落,在他的计算中,被围困的既然是青龙山反*政*府军,联邦的政府军想必不肯冒大风险前来支援,他的部队完全有机会借助联邦内部的政治问题,一口一口地吃掉这个团,然后再用预备的第二个大队狠狠敲掉联邦可能派出以应对政治压力的杂牌师,可是他没有料道,联邦居然没有放弃这个团,明明他们在联邦内部已经打了很多年,

    “第二临时大队必须马上撤回来。”他睁开双眼,冷峻说道:“让我们在地下洞中与联邦人进行最后的血战吧。

    我很好奇,在这种地方,他们的新式机甲还能够有什么用?”

    “告诉所有的部队,每一名英勇的帝国战士。我们要守住每一条巷道1每一扇门,哪怕用自己的死亡去换取敌人的死亡,不管是用石头砸还是拳头咬,我们必须让联邦人每进一步,都要付出无数死人的代

    安布里的声音苍老而狠厉:“告诉他们,为陛下尽忠的时刻到了。”

    冰川雪原西侧有连绵不尽的山峰,其中偶有几座被高空的劲风吹拂掉了雪面,露出下方生硬的黑灰岩面,为这单调的白色世界添了几丝色彩,虽然同样是冷色。

    联邦新十七师全部进入了战场,本割,已经疲惫不堪的帝国整编大队顿时崩溃,虽然帝国人依然顽强狠辣地战斗着,但兵力与装备上的巨大差距1让战场上的势态产生了一面到的趋势。

    地磁暴正在逐渐平息,但电子设备受的干扰还是很大,帝国残兵分散避入了雪峰之中。新十七师随后追击而出,整个作战区域瞬间扩大了十倍之多,看似平静的雪原冰峰之中,随时可能爆小型的遭遇战。

    打到天昏地暗,守到伤亡惨重的青龙山先遣团,按照联邦军令缓慢南撤1脱离了战区,然而却有一支小分队留了下来,此刻正在岩峰下方的雪地上缓慢行走,似乎在拨寻什么。

    百战之余,破烂不堪的白色,机甲,经过初步修复,再次投入战斗之中,沉重的机身在雪原上碾压出深深的痕迹,带着后面几辆履带装甲车缓慢前行。

    前方忽然传来了清脆的枪声,白色,瞬间蹦弹而起,从行进模式转为作战模式,两根粗长的合金机械腿重重落到地面,呼啸着向前奔去。

    装甲车上的熊临泉,在听到枪声的瞬间,眉头猛地皱起。他身边那些满脸忧虑的青龙山战士则是紧张了起来。

    又有一声别具格调的沉闷枪响。

    “…!”

    熊临泉震惊无比,抓着身边的青龙山战士衣领大声吼道:“听见没有?是…!”

    三辆装甲车轰鸣着赶过去时。那场小型战斗已经结束,七八名军服破烂的帝国士兵尸体到伏于地,白色瞅,机甲沉默地站在雪原之上,似乎在认真倾听着什么声音,在寻找着什么重要的事情。

    可白茫茫一片大地真的干净。除了这些死去的帝国士兵外,熊临泉和装甲车上的士兵用心搜寻,找不到丝毫异样踪影。

    就在这时,机甲在雪地中的淡淡影子间忽然突起来了一部分,熊临泉警惧地把枪口对准了那方。

    个瘦削的男人从雪地里钻了出来,根本无视熊临泉的枪口,眯着眼睛看着空中高大的机甲身躯。忽然开口笑着说道:“给小爷我滚下来,不然我直接毙了你。”

    机甲座舱打开,面容依然有些憔悴的许乐直接跳了下来,沙哑说道:“就算是比…配硬墨弹,也打不穿,座舱的合金是我订制加厚的。”

    他走到那个消瘦男子身前。小眼睛极为明亮,说道:“我以为你死

    施清海微笑说道:小爷,差点儿死了,不过我知道你死不了。”

    兄弟二人拥抱,用力捶打彼此的后背,纵情大笑,然而连场大战重病未愈,漫长雪洞枯守单枪踏寒原,都是最虚弱的时刻,被这蕴着情意的几拳捶的剧烈咳嗽起来,直至咳的眼睛都湿了。

    可以往后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