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一十二章 雪战到底

    帝国狼式机甲如冻僵的巨人尸般倒卧千雪原?片刻后便便被风雪掩盖了三分之一,看上去凄惨不堪。

    这是帝国远征军最先进的机甲,里面的机师是帝**队中最强大的四级机动战士,然而却是败的如此彻底难堪。

    然而一直沉默观战的帝国高级军官们,脸上的冷漠并没有因为这一幕而稍有松动,或是现出惊惧。通过这几天的战斗,他们已经初步确认那台联邦白色机甲里的机师是谁,今天的挑战,只是做一次最后的确定,以统一部队指挥层的思想。

    诺曼军官淡蓝色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嘲弄,语气寒冷说道:“诸位,我不管你们以前是哪支部队的少将或军事主官,不要忘记,你们的部队已经没有了,现在我受权指挥这一场战役……这有可能是我们最后的战役,所以希望你们能够听从我的指挥。”

    做为帝国远征军司令安布里中将最信任的下属,诺曼军官此时已经全面接手部队的指挥,他没有回头,用幽蓝的眼眸望着远方根本看不清的联邦阵地,淡声说道:“我想你们现在应该明白,这支联邦部队所有的电磁束炸弹都已经打完,而不是在故意引诱我们的机动战士去冲锋……”

    他身后名帝国大校皱眉说道:“机甲混编冲锋已经做过几次,他们确实没有动用电磁束炸弹,但这和今天有什么区别,为什么能够确认?”

    “因为那个机师叫许乐,参谋部做过计算,三天时间,他已经连续出战口次,他再如何厉害,也应该快不行了。联邦的指挥官如果还有别的方法,绝对不敢冒险让他再次出战。”

    “机战的风格可以判断机师当前的身体状态,你们不觉得他今天表现的过于凌厉着急?”

    “至于为什么联邦指挥官不应该让这个联邦机师冒险…………如果你们当初多看一下联邦的电视节目,或许会了解的更清楚些。”

    诺曼军官想道老将军当初让自己学习联邦语言时的情景,不由神情微,不知道返回冰川下方基地的老将军身体可曾好些,可有从昏迷中醒过来。

    如果不是因为安布里将军重病昏迷,无法指挥,这a场伏击仗又怎么会打的如此艰难?

    诺曼有些郁闷地想道,幽蓝色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绝然,说道:“按照原定计划。雪区里的第一临时整编大队,于今晚标准时十二点起进攻。后备的第二临时整编大队…………”

    话语至此而止,这位帝国优秀的青年军官,早就断了回归家乡的念头,他只想在指挥一场漂亮的伏击战后,轰轰烈烈地战死雪疆,然而很可惜,一颗自天外飞来的子弹击中了他,中止了他美好的计刮。

    迸的一声闷响,一道血花从他的眼窝里飙了出来,将幽蓝色的眸子击散为融入白云的青天碎块,几乎同时,一蓬更大的血花从他的后脑处喷出

    头颅缺了一大块的诺曼军官,狠狠摔倒在雪地之中,连一丝挣扎抽丨插都没有,就此死去。

    帝国远征军营房前的官兵们瞪大了眼睛,片刻后才醒过神来,惊恐愤怒的呼叫声与示警声此起彼伏,开始愤怒地搜寻营地四周联邦狙击手的身影。

    三公里外的一片雪丘,先前雪面微微震动了一丝,肉眼无法看到一枚高狙击专用子弹,从松软的雪中飞出,让一名帝国高级军官就此长眠。雪上那颗黑色石砾如灵异事件般悄无声息地陷了下去,暴风卷着雪片在地面上四处翻滚,瞬间之间,便将所有的痕迹掩埋掉,只留下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地底雪洞中,施清海擦掉胡须上的冰花,微微喘息着关闭了弹道计算程序,然后抱冷冰冻的ac大枪开始了又一次的休整。

    他并不担心帝国人能够通过弹道计算出自己的方位,从而找到自己开始穷凶极恶的追杀。ac是联邦军方威力最大的单兵远程武器,因为昂贵到了极点,总共只生产了三把,从来没有配备到一线部队之中,帝国人绝对无法想像,这颗星球上居然存在一把隔着三公里还能准确爆头的狙击枪,所以他们的搜寻范围很难延展到他的藏身之所。

    没有用钨合金尾翼弹,没有附加磁振杀伤效果,更没有用短距离内能击穿机甲合金护板的高转复合破甲硬墨弹,施清海只用了ac最普通的标配狙击子弹,便完成了这场隐匿数日,艰险沉默枯燥却又惊天泣地的狙杀任务。

    为了满足风光漂亮一把或几把再死去的执念,他在雪洞中藏到不知天日,看到双眼流出冰泪,才终于找到机会,选中了那名明显是重要角色,骄傲站在最前方的帝**官。

    可惜了那双幽蓝迷人的眸子。

    幽暗雪洞中,施清海放松闭着双眼,因为消瘦而深陷的唇角,渐渐泛起一丝得意的笑容,十分迷人。

    联邦方面没有电磁束炸弹的情报,因为诺曼军官错误的判断却得出了相似的结果,基于这点,帝国整编大队的攻击,并没有因为战地最高指挥官的暴毙而停歇,甚至都没有显得慌乱一分。

    多达五千人的帝国步兵,在数量不多的装甲车和机甲掩护下,沉默而快地分成三个方向,在夜色的陪伴下,向青龙山营地起了最后疯狂的进攻。

    呼啸的子弹密集的划破天空,爆炸的艳光照亮整片雪原,青龙山部队射的照明弹,如同s3流火节上的高空灯笼一般,静幽地悬空于字中,然而片刻后便被暴风雪吹的四处游离,迅熄灭,幽则幽怨至极,却再找不到静静落下的感觉。

    “东三十度阵地被突破!”

    “二道反步兵地雷阵引爆预备,3!2!1!起爆!”

    “给我顶住!,给我顶住!“

    青龙山先遣团的指挥部里,充斥着诸如此类焦急沙哑的呼喊声。幸亏白天的时候,指挥系统已经修复完毕,被隔绝于雪峰之外,音讯全无数日的两个加强营,终于踏上了全军会合的路途,刚好在战区边缘牵制了帝国主力部队极大的精力,不然这片高地也许早就被帝国人攻打了下来。

    饶是如此,战况依然紧张危险到了极点,高地四面八方全部是悍不畏死甚至渴望死亡好魂归故里的帝国士兵,这种不计死亡代价的冲锋,即便是能征善战,纪律严明的青龙山部队,也快要顶不住了。

    机修连投了进去,后勤士兵也投了进去,整个团部绝大部分人都投入到了战斗的第一线,所以营地里显得有些空旷,参谋们焦虑们的传令声,在回音的作用下,显得有些空洞和沉重。

    在这种时刻,具体的指挥已经不能对战局带来太大的作用,房间里焦急沙哑的命令声,更多只能给火线上精神方面的鼓励,告诉那些浴血奋战的战士们,团部依然在,没有离开,没有投降,更没有陷落。

    栗明田长递给身边的商秋最后一杯咖啡,深陷的眼窝里没有悲哀,也没有绝望,他和他的部队已经做到了极致,剩下来的就只有看老天爷会做出怎样的命运安排。

    商秋紧紧握着咖啡杯的把手,方框眼镜里有着极为复杂,难以言说的情绪,她不知道今天晚上自己还能不能活下来,但心里却更担心许乐几人的安全。

    两台破烂的白色mxT机甲守在黑夜战场最危险的地方,如饿狼,如倦虎,机甲的操控虽已凌乱而迟钝,却依然强悍地四处轰杀着扑上来的帝国机甲,座舱里的那两个人已经到了最危险的境地,白玉兰颤抖的双手输入操控指令的度,更是已经慢到了难以想像的地步力

    端着达林旋转机枪,守在高地下缘的熊临泉,依然如天神一般威猛开火,将密密麻麻的帝国人扫射倒地,却是杀之不尽”…………今夜,他的身边没有七组老队员们的掩护,身上的硬陶防弹衣早已被击溃数处,也许下一颗子弹便会终结他的怒吼。

    就在最危险的时刻,困守的青龙山部队出了最后的怒吼,硬生生将帝国人前仆后继的凶猛攻势压的顿了一顿,所有人都还没有绝望,因为他们相信自己的部队,联邦的部队一定会来支援自己,只有自己再顶一个小时,哪怕一分钟,也许就有奇迹生。

    轰轰轰,密集的爆炸在高地下方炸响,亮光大作……却没有瞬间消失,因为西南方向的雪谷平坳之处,有一颗明亮的照明弹正在袅袅升起。

    亮光下方,一辆联邦mx机甲的身影赫然其中。

    紧接着,在这辆联邦mx机甲的左右方向,近三十公里的雪原高地边缘黑线上,出现了第二辆、第三辆……十几辆联邦mx机甲依次排开,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然后毫不犹豫地高向战场里冲去。

    更后方,不知道有多少台联邦履带重装甲战车,正在全赶来,引擎沉重的嗡鸣声汇在一处,直透天穹,竟将轰鸣之声隐隐传来。

    宪历六十九年深冬,驰援青龙山被伏部队的新十七师一团,在赫雷中校的带领下,用死板辛苦而有效的拉网方式,终于赶到了战场,无数机甲与战车,就像是无数把锦利的军刺,保持着漫野的疏网态式,狠狠地向雪原中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