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一十一章 温甲犹斩无名者

    “搞定。”商秋看着工作台光幕上的曲线图,憔悴的面容上浮现出一丝开怀的笑容,将近三十个小时没有睡觉,让她的身体疲惫到了极点,但此刻精神似乎又回到她体内丝毫,让声音显得清亮起来。

    听到她的声音,营房内的人们暴出一阵压抑下来的喝彩声,忙碌修复指挥系统的大家,纷纷用力握紧了拳头,心头生出沉甸甸的成就感。

    许乐将成串工具挂回腰带,任由这些金属工具若风铃一般拍打臀部,微笑说道:“换成短波收纳器,没想到还……咳咳……真的管用。”

    剧烈的咳嗽让他弯下了腰,用拳头使劲地捂着嘴唇也无法止住,反而让咳嗽声变得像打闷鼓一般难听。白玉兰担忧地看着他,将手中的水杯和药片递了过去。

    许乐低头看着掌心里的淡蓝色药片,忍不住摇了摇头,自从跟随封余大叔学习那十个古怪的姿式,体内产生那种奇妙的力量以来,自己是多久未曾生病了?谁能想到一旦病毒袭身,反应竟是如此剧烈。

    喝完药后,他一边咳一边说道:“调试工作还要继续做下去,现在地磁暴太厉害,这样零乱凑起来的仪器,不知道能不能有足够的功率覆盖半径,最关键的是……咳……已经过去了好几天,雪峰那边的两个营也许早就没有全时连接,所以你们这边扫描持续的时间要久一些。”

    短短的一段话,被咳嗽打断了好几次,商秋担心问道:“你还顶不顶得住?”

    房间里的众人沉默而担忧地望着许乐,大家都知道他已经好几天没有睡觉,而且在修复工作的间隙,他甚至还要和白玉兰熊临泉二人,分别操控机甲去拦截帝国人越来越疯狂的进攻,如此高强度甚至是恐怖的消耗,即便是铁人大概也会倾倒在地。

    “还行。”许乐简单地回答道,旋即痛苦咳地弓起身体,脸上涨的通红,眼光里却满是忧虑,他不是在担心自己的身体,而是担心当前的战局,帝国人的进攻越来越疯狂了,谁也不知道青龙山团部所在的高地还能守多久。

    旁边的指挥部房间里,传来急促的命令布声、咒骂声,参谋军官们嘶哑的信息传递声,战斗一直在激烈的持续状态中,局面异常紧张,清晨时分,帝国人派出敢死队,靠着略显寒酸的装备,居然生生突破了联邦方面的第二道防线,青龙山先遣团布置在外围的五百名战士被迫做出极深的回收,迫不得已把最好的平射雪原地带,让给了敌人。

    在这种局面下,帝国远征军余部,只要再集结两千人的力量,在残存的机甲协助下起一次集团冲锋,青龙山最后的高地便会极其危险。

    但很奇怪,帝**队的指挥层似乎生了某种分歧,也许正是栗明团长那天所推算的局面,也许是因为某些偶事件,清晨之后,帝国方面的攻击迟缓了下来。

    “如果能联系让(上)那两个营,马上标清方位,按照战前拟定的387方案进行战场集结,向535.1122方向靠拢,执行时间初步定在夜晚标准时十点。”

    满脸胡碴儿的栗明团长,刚刚知道指挥系统即将修好的好消息,精神微振,一面分析着帝**队接下来可能采取的战术,一方面为整支部队的会合做准备。

    “团长,有一台帝国机甲单独前来,要求进行机甲对战。”一名参谋军官表情怪异地走进房间,向栗明报告。

    栗明的眉毛挑了起来,眼瞳里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他倒是听说过,当年在帝国本土之上,双方部队死战难解之时,确实有过这种颇具古意的机甲挑战出现,然而眼下的局面是帝国人占据绝对优势,对方居然嚣张或愚蠢地来做机甲挑战,这是在什么疯?

    “确认是一台?而不是像前几次那样机甲混编分队的进攻?“他皱着眉头确认道,这几天时间里,已经有些焦虑的帝国人终于将机甲投入到正面进攻,已经打完了全部电磁炸弹基数的己方过的异常艰难,如果没有十七师支援的两台白色mx,只怕阵地早就被破。

    “帝国人也舍不得死太多人,想打压我们的士气?”副团长犹疑猜测道:“或者说,他们始终无法确定我们还有没有电磁炸弹,怕我们使诈,所以派一台帝国机甲前来送死?”

    “用一个**的少女来看咱们是不是全变成了太监?”栗明微垂目光,说道:“让机步兵连准备肩扛火箭弹,如果那台机甲真想冲过来。”

    “我去吧,如果让帝国人现,真进入近战阶段,我们还没动用电磁束炸弹,他们肯定会明白。”

    许乐掀开门帘走了过来,脸色有些不健康的苍白:“营外那台机甲不是月狼机甲大队的残余,应该是是那位安将军的近卫机甲班级成员。”

    白玉兰微低着头,默然注视着脚尖,团部里所有人都知道许乐的精力损耗太大,身体非常差,按道理他应该主动请战,只是他清楚自己揣在裤兜里的双手,从上次战斗结束之后,便在一直颤抖。

    艰苦的连续战斗,他们几个人幸运的没有受重伤,但身体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栗明神情一肃,正准备说些什么,却现许乐已经带着白玉兰回到了旁边的房间,然后那边传来机甲低沉的轰鸣声和自检的电流声,不由摇了摇头,坐回了椅中,开始沉默着以并不符合他理念般地为即将出战的某人祝福。

    “别愣着,调试和扫描同步进行,不能间断。“许乐一边向机甲上攀爬,一面对着脚下那些目光复杂的青龙山众人说道。

    简单的攀爬动作,此刻竟也显得如此困难,许乐的表情却一如既往般沉默平静,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但知道这一次没有问题,他不想就这样死在冷火秋烟的雪原之上,他很想知道施清海那家伙是否安全,然而战争紧张激烈,没有时间去找那家伙,也没有时间自怨自怜自恋,只有一次次重复枯燥单调的出去。

    ……

    ……

    一台黑青色的帝国机甲肃穆立于雪地之间,这片雪地极为开阔,处于联邦帝国双方的交战中腹带,没有清光洒下,只有风雪轻吹,好一派玉琼带刀觅痛快的气势。

    四周的零星枪声早已停歇,双方的战士趴在雪地上,紧张地注视着眼前一幕,心里充满了紧张亢奋与不安,以至于快要感受不到雪地的冰凉。双方的军官们也走出各自的营地,通过视频光幕沉默地观看这一场难得一见的机甲对战。

    mxT缓缓走出了青龙山部队所在的高地,然后逐渐加,向着雪原中央驶去,充满了节奏感的引擎嗡鸣声,穿透风雪,进入所有人的耳朵。

    与许乐一同工作很长时间的机修连战士们,终于忍不住担心冲出了营房,站成一排紧张地望向远方。

    本来雪白的机甲经过连日来的艰苦战斗,早已显得破烂不堪,尤其是机甲表面的合金护板,更是被帝国人的猛烈炮火薰染成灰黑一片,看上去竟有些丑陋。

    “我是帝国四级机动战士乔加……”

    黑青色的帝国机甲骄傲冷静地站在原地不动,机甲外扩音设备,传来座舱内机师充满强关压迫意味的宣告声。

    丑陋的mxT没有回答,只是沉默着一直加。

    青龙山官兵们再也听不到他们信赖的引擎嗡鸣声,只能看到一道雪线在延伸。

    雪线前端狠狠地撞到那台黑青色机甲身上。

    然后黑青色机甲飞起。

    然后,再也没有然后了。

    暴风雪的世界里,没有人听到金属碰撞撕烈的巨大声响,只能看到如同无声话剧一般的画面出现在眼前,人们瞪大了眼睛,久久难以回神。

    没有过多长时间,白色mxT回到了营地,座舱打开,许乐爬了下来,走到商秋身边,用力地揉了揉涩的眉心,说道:“继续调试。“

    商秋笑了笑,开始继续自己的数据核校工作,事实上,刚才她根本就没有离开椅面。熊临泉抱着一把沉重的枪械,靠着墙壁而坐,看着重新投入工作的头儿,忍不住摇着头笑了起来。

    白玉兰缓慢地爬上了机甲,因为脱力而一直颤抖的双手,开始进行战后保养。片刻后,他那双柳叶一般的细眉忽然一挑,中止了手头的工作,靠着引擎容纳室外面的合金板,点燃了一根三七牌香烟,美美地抽了起来。

    沉默去,沉默回,帝国机甲葬身雪海,mxT机甲的引擎只是微微温,根本没有烫感。

    他们三个人是先前极少数没有离开房间的人,因为他们对许乐有一种绝对甚至是盲目的信心。但青龙山官兵们虽然见过许乐操控机甲战斗,却依然被这一幕激动的难以自己,看着操作台前那个十分普通的背影,心情复杂异样到了极点。

    房间外的暴风雪中,那台帝国狼式机甲无声无息地卧于风雪之中,电火花点燃的液油火苗,瞬间便被暴雪压息,谁也未曾预料到,在此刻,又有另一件事情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