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一十章 东北偏北(十)

    “本次战役结束之后,我会向国防部建议中止东方沛的权限。”杜少卿面无表情说道:“你不用替他说情。”

    西门瑾没有替东方沛求情,因为很清楚自己立志追随的师长拥有怎样坚忍冷厉的性情,一旦他做出了某个决定,除非更高级别的将军直接用军令压制,那么他便不会做出任何更改。

    “明白。”西门谨很干净利落地转了话题,“根据推算,青龙山先遣团在地磁暴区很难撑过这几天,就算十七师的三个团全部赶到,恐怕也是晚了。毕竟那边的气候条件太恶劣,帝国人又集结所有的残部,力量差异有些大。”

    “战争是人打的,但绝对不能忽视装备的作用。”杜少卿沉声说道:“帝国残部的弹药基数能不能维系高强度的续波攻击,这本身就是一个问题,如果……,许乐中校能够修好青龙山该团的指挥系统,或许能够撑下去。”

    二人间的一问一答,像极了军事学院里教师与学生的对话,事实上在杜少卿的从军经历中,他向来对下属的指挥水准不吝指教。西门谨认真地听看师长的分析,心情却与往年不一般,淡然生出一丝疑惑之意。

    联邦部队的作战理念,一直隐隐分为两种,一者重装备,一者重指挥与日常的训练,园防部在作训基地展开的毕业日军演,正是为了向军队的高级军官们展示,革命性的mx机甲,会对这场战争带来怎样的改变,然而见效似乎并不显著。

    在这扣分歧中,杜少卿毫无疑问是后者的代言人,然而现在看来,似乎……他自己做出了某种改变,在铁七师中大量部署新式mx机甲,在战斗中创造一切条件以挥mx机甲群的强攻击力,这种指挥理念的转变,在先前那句话中一览无遗。

    “遵守纪律,东方沛没有做错,这个问题我不想再谈。”杜少卿低头望向电子地图,淡漠说道:“但既然一开始没有动,接下来就不要动的太快,十七师比我们抢先一步,这种功劳不用去抢。”

    “明白。”西门谨点头应下,接着表情微凝,低声说道:“我接到了s1那边的消息,可能最近要回去一趟。”

    杜少卿握着纪录笔的手微微一顿,沉默片刻,却没有说话,继续着自己的战术推演工作,似乎表示了默许。

    西门谨微微一笑,向桌后的他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转身走出房间。

    杜少卿抬起头来,看着空无一人的门口,思想不知道飘去了何方,往常冷冽如冰海的双眸中浮现出一丝难得见到的疑惑与自省的黯然。

    如同西门谨,东方沛立志追随他那般,少卿师长在联邦里也有欣赏的对象。他此时并不知道西门瑾回都星圈去做什么,因为是那人的意思,所以他并不想过问,只是隐隐觉得似乎有些什么不好的事情正在生,然而他却默许了这种事情的生,

    在某些时刻,不表态本身就是最真实的表态,杜少卿双眼微眯,看到了自己内心深处的那抹阴影,生出一丝相复杂的情绪,右手下意识用力,喀嘣一声捏断了记录笔,黑色的电解液溅射而出,落在电子地图上,将东北方向的暴雪区域涂抹出一片大大的污迹。

    ……

    ……

    雪原冰川中的交战区域,依然暴雪狂舞,在战场深腹部,靠近帝国人阵线的一片雪丘上,积雪被风吹压的近手坚硬如冰,缭乱雪花污染的视界中,看不到任何异样,只有一块黑色石砾般的东西,浅浅浮在雪丘前方,似乎是被异地的狂风席卷而来,无奈搬家至此。

    只有凑近这块黑色石砾眼前看,大概才能看出石纹伪装的下方,是一个联邦特制的高清晰度瞄准仪探头,然而早已疲惫不堪,全凭着疯狂气息在坚持的帝国远征军们,根本没有谁会在暴风雪中仔细搜巡自己的阵地前沿,在他们看来,那支被包围的联邦部队比自己更加奄奄一息,根本没有可能靠近自己的营房。

    黑石探头下方是一根细细的白线,白线采用的材料是耐低温线,在这样的严寒空气中,依然能够保证足够的曲度。白线一直向厚雪地面下延伸,直至地下数米处。

    地下深处的雪洞一片幽暗,头顶的天光艰难地漏下几丝,根本照不出四周雪壁的真实颜色。

    雪洞空间极小,穿着极厚防寒服的施清海闭着双眼,像虾米一样缩子身体正在休息。他的怀中抱着那把金属光泽十足的ac大枪,此时却根本没有理会那根白线传输到光屏上的外界数据,就如同一只冬眠的熊一般,不知道何时才会醒来。

    他在这片雪丘里已经藏了两天,颌下的胡须全部被呼吸出的水蒸气凝结成了冰丝,看上去有些滑稽。

    事实上,如果不是这件防寒服将他的尿液自动加温循环于身体边缘,只怕他整个人早就被冻成了一根冰柱。不知何时,施清海醒了过来,睁开双眼扫了一眼光幕画面,旋即再次闭上眼睛,节省自己的体力精力,尽量保证体温不要下降的太厉害。在这片军营外围盯了很久,一直没有现什么值得出手的目标,实在是令他很有些无聊。

    两天前在战区外围,他悄无声息地狙杀了三名帝国基层军官,却总觉得如果就这样干下去,实在是很不过瘾三一协会的成员,抱着一把宇宙中最猛的大枪,连麦德林刺杀过的角色,如果只狙了一些愚蠢的帝国下级军官,便要葬身于这片风雪之中,这种死法实在是太不刻算,不太壮观,太没有美感。

    所以他开始向帝国腹地移动,在头顶交错而过的子弹间,在无数人的眼皮底下,向前向前,蔑视死神及帝国人地再向前,悄无声息地来到这片雪丘之中。

    很难想像这九公里的路途,施清海是怎样潜过来的,又是怎样没有让任何人现自己的行踪,如此生猛,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雪洞中,他忽然又睁开了双眼,蹙着极好看的秀气眉毛骂了一句无声的脏话,从身旁的装备袋中取出一瓶喷霎剂”小心翼翼地喷到雪洞的周围,低温的液氮,瞬间让刚刚有松软迹象的雪壁,骤然坚挺起来。

    这个动作他已经做了很多次,方能小心翼翼地维持这片雪丘外表没有丝毫变化,然而有一件事情令无畏的施公子感到极为恼怒,他在先遣团团部中搜了半夜,居然也没能现一个雪地适用的伪装瞄准探头。

    做完了例行的工作,四周的寒意更深一层,施清海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手表,现已是清晨,强行振作精神,不再休息。

    他腕上的手表石上去是联邦军方标准配置,实际上却是许乐寄过来的改装产品,上面有很多实用的小工具。在雪洞中每当看表时,施清海都会想起那个阳光里透着狠劲儿,大多数时候都愚蠢执拗像块石头的兄弟,有些默然地想到,可能再难见面了。

    但更多的时候,施清海现在想的是别的事情。

    他静静望着腕表上弹出的光幕,看着光幕上那位穿着红色红衣的清媚女子和女子怀中那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儿,英俊的脸上闪过一丝满足的情绪。

    ……

    ……

    二十几台未作伪装的mx机甲夹杂在更多的雪地装甲群中,无数音色不同的引擎轰鸣声混在一处,震的全金属机身表面的积雪簌簌直下。

    这支钢铁丨凝结的部队,根本不在意行踪会不会曝露,沉默开放到甚至显得嚣张狂妄地在雪地里撒欢前进,只是很奇怪地一直保持着匀,并没有这种作战姿态所表现出的那种焦虑。

    联邦新十七师一团,他们的团长赫雷中校这时候很焦虑,坐在指挥电控车中的他,黑沉着脸骂道:“整整一个团,在雪地上绕了两天,最后居然绕回了原地,我要你们这些家伙有什么用?”

    “这片区域的地磁暴太厉害,长波通讯全断,那个侧涛波信号一直没有重新出现。”电控连连长表情郁闷地解释道。

    “向我解锋有什么用?我们是偷偷出来支援的,或者说我们是违抗军令过来的,如果说我们找不到那支被伏的青龙山部队,我们将会成为最大的笑话门

    赫雷并不知道指挥部已经决定支援青龙山先遣团,想到现在自己的处境,想到战场上可能生的情况,暴怒吼道:“说白了!我不关心那些青龙山猴子的死活,但如果因为我们到的晚,而让教官嗝屁了,我在掏枪自杀前,绝对会先毙了你们!”

    履带装甲车在雪地上微微起伏,车厢内的气氛十分压抑,一团的电控兵们十分郁闷,面对着这种大自然的暴虐,人类总是容易显得无能为力,事实上他们根本不相信,技术总监许乐的两台机甲能够在这片雪域中找到青龙山被困部队,除非他们运气好。

    赫雷泄了一番怒意,马上恢复了冷静,作为一名联邦重点培养的军官,他的大脑快转动片刻,便想到了一件事情。

    “回到原点也不错,只有像我们这种白痴,才会在这时候搞什么最先进的电子定位。教官就是从这里进入的地磁暴区,顾惜风说过侧涛波的可能方位……”

    “传我的命令下去。”

    赫雷大声吼道:“全团呈一字形散开,双峰间距维持二十公里宽度,以最高前进,机甲群可以脱离本队,做扇形散开。”

    “你们给我盯着天上的太阳,晚上的月亮,就这么扫过去!”

    “谁***运气好,听到第一声枪响,我给他请功。”

    “方向:东北偏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