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零九章 东北偏北(九)

    凛冽的寒风透过纤维夹层软塑门的缝隙吹了进来,然后徒劳无功地在液氢燃料炉边转了几圈,便懒洋洋地暖和了起来,弥散于温暖的空气之中。

    周玉低着头坐在椅子上,盯着自己有些脱皮的手指沉默不语,脸色郁落而僵硬,被这恼人的冷暖空气扰的心神难宁,下意识里抬起头来,顺着门缝向外望去,现四天前就开始变小的风雪,在今天的暖日中已经消失的彻底无比。

    他是第一军事学院的高材生,在毕业日军演中成功地扮演了军官生一方的大脑角色,也正是因为当日的优异表现,他成为了杜少卿难得惜才的对象,在年初被强行征调入铁七师。

    能够得到联邦名将杜少卿的赏识厚爱,能够进入联邦最风光的部队铁七师,眼看看前途一片光明,周玉却并不像外人以为的那样幸福。

    他是西林人,他是修束基金会资助的学生,他和许乐的关系亲近,而西林人眼中帝王般的钟司令与少卿师长之间积怨极深,莫愁后山也不愿意看着他被军方某些派系强行抢走,更关键的是,许乐……,和他现在所在的新十七师,因为某些历史和现在的原因,与杜少卿的铁七师一直有些水火不容的感觉。

    作训基地里的同学军官们,七组那些熟悉的汉子们,周玉所熟悉的人们大多都进了新十七师,却只有他一个进了铁七师,虽谈不上四顾惘然无故旧,但终是落落寡欢难自安,这种情绪因为最近的那椿事情而酵起来,令惯常温润如玉的他,也感到了一丝难以抑止的郁闷愤怒。

    沉默了很久很久,直至将指间的白色皮泡(?)和门外的白色雪地看到双眼生痛,他面容上的恼意渐敛,霍然起身,穿过低矮的雪地通道,快步走入了团部所在的房间。

    铁七师一团团长东方沛,此时正坐在兽皮椅上端着咖啡闭目养神,看上去十分憩意。

    在s1的时候,杜少卿师长便习惯戴着那双小羊皮的黑色手套,所谓上行下效,他手下这些高级军官也都染上了这等作派,更何况此地乃是546o冰川边缘的森林中充斥着没有电子围墙保护的野兽……

    周玉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暗自想着面前这位上司,即便戴上一百幅墨镜,却也永远只能学到少卿师长的皮毛。

    略一停顿后,他沉声问道:“我很想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你知不知道,就在距你不到四百公里的雪原上,有几千名联邦战士正在被帝国人伏击?”

    东方沛睁开双眼,看着他淡漠说道:“被围的是青龙山的崽子,我可没把他们当成是战友。”

    “东方团长,我想请你注意,他们现在的番号是联邦特一军了如果你不想这种言论被国防部内务处知道的话,我劝你最好端正一下认识,而不是端着咖啡摆姿式。”周玉毫不客气地说道。

    “我也想请你端正一下认识。”东方沛脸色微变,站起身来指着周玉的鼻子说道:“我是你的团长,你这是什么态度?如果你不想逼看我用军法处置你,我劝你把刚才的话收回去。”

    铁七师的军官们,都知道自家师长极为赏识周玉:基于某种原因,东方沛对师部派周玉到一团进行锻炼非常不满,此刻听到他指责自己,怒意一下涌了上来。

    “我向你道歉,东方团长。”周玉平静地说道,盯着他的目光平静中却夹着不肯让步的执着,“但是见死不救,我想不应该是铁七师的作风。”

    “**先是纪律的部队,在没有收到命令的情况下,我要为一团负责。”东方沛盯着他,毫不客气地训斥道:“你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

    “纪律不是机械,更不是冷血,在最需要缩短反应时间的时候,前线指挥官却固执地等待着几个序列之外的远程命令,我从来不知道仗是这样打的。我很怀疑你这样做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东方沛眼眸里狠意渐起,走到周玉的身前,寒声说道:“那你说我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我怀疑你在刻意进行一场惨无人道的谋杀。”周玉表情平静说道:“四天前,许乐中校出支援请求,你未予理会,而且还强行拖延了情况上传时间,这是为什么?你究竟是想借帝国人的手杀死青龙山的人,还是想干脆让许乐中校也死在那里?”

    “我警告你,你正在对一名中校团长做出非常严重的刑事指控。”东方沛沉默片咧后,脸色冷峻地说道:“不错,我确实瞧不起这位**军出身的许乐中校,因为身为纪律部队的一员,我痛恨这种无畏更无脑的个人英雄主义狗血表现j但谋杀他?我需要这样做吗?”

    “你本来想问的应该是为什么要这样做了”周玉抬起头来,直视他的眼睛,说道:“在我看来,那是因为常二常三兄弟,本来都是一团军官的原因,而且因为毕业日军演,许乐中校和师长之间的冲突,你怎么会不想他死?”

    “不要忘记你现在是铁七师的军官,应该知道自己的**该坐在哪里。”东方沛的眼神愈冷峻,缓声说道:“而且你太低估我了,我们铁七师的人,向来没有在战场上往同胞后背开枪的习惯。”

    “我只想问一句,你到底是救还是不救。”周玉感受到对方身上传来的某种危险感觉,东方沛是部队的最高长官,他虽是杜少卿亲自送来实践的军官,可如果对方真要用军法处置自己,自己也没有任何办法,然而想到几百公里外没有丝毫音讯传回的战场,他必须要把这话问消楚。

    “我不是莽夫。“东方沛眼皮微垂,说道:“来人,关他单独禁闭十天。”

    就在这个时候,通讯兵快步走了过来,用紧张的语气说道:“师长来电。”

    铁七师师部所在地,西门谨拿着毛巾安静地站在角落里,他看着师长脸色阴沉地挂断了电话,联想到刚刚收到的联邦司令部军令,心情也不由微沉,走上前去,将滚烫的毛巾递到了杜少卿的手中。

    杜少卿拿起滚烫的毛巾用力地**着麻涩的面部肌肤,恢复了一些精神之后,才重新坐回了椅中,盯着面前光幕上的数据电子地图,继续先前被打断的战术推演。

    十年之前,他自话调入已然沉沦的联邦第二军区第七装甲师,从那之后,这支部队获得了无数次军演的胜利,赢取了无数敬畏乃至崇拜的目光,而这支部队却始终没有机会在战势上展现自己真正的胜利,换取真正的功勋,他也被某位身跨军政两界的大人物强行压制了十年。

    十年之后,他终于来到了真正的前线。他和他的部队确实也没有让整个联邦失望,从在黄山岭打响胜利军事行动的第一枪,化为狂飙突进北伐,把帝国主力部队打的节节溃败,直至如今将帝国残兵逐入冰川雪域之中,找不到丝毫逃遁的机会,无数场漂亮惨烈的大仗苦仗,铁七师都完美地实现了战略任务,挑不出一点毛病。

    很多人对杜少卿有相同的评价:思维缜密的如同一个妖怪,冷酷严肃地如同一棵雪松。从帕布尔总统、联邦军方内部以至百亿计的普通公民,都将他看成联邦中生代最出名的指挥者,认为他极有可能成为军神大人的接班人。

    然而宇宙中没有任何成功是偶然的,外人只看到这位少卿师长冷酷潇洒的外表,似妙手偶得般的精妙指挥,却只有他身边最忠诚的下属军官们,才知道自己的师长在面对无论大小的战役时,都会花多长的时间去进行战术推演和战前准备,用弹精竭虑这种远古词汇来形容,也绝对不显过分。

    “赫雷的一团,三天前就已经向东北方向出,二田三团昨天晚上也通过了东方沛的阵地,他们已经抢在了我们前面。”西门谨先汇报了一下当前的情况,然后试探着解释道:“东方第一时间察知了这叮,消息,而且也已经通知了师部,只是那时候您在睡觉……”

    杜少卿低着看着电子地图,手中的记录笔不时在地图上写上一些只有他才明白的符号,听到西门谨的话后,他举起右手挥了挥。

    西门谨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知道师长此时对东方沛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只是他和东方自十年前起,便是师长的亲兵,感情亲厚,此时必须要解释几句,祈求能够冲缓一下师长的怒意。

    几十分钟之后,杜少卿终于完成了手头的工作,疲惫地揉了揉眉心,却依然保持着坐姿的端正,不肯靠到椅上。

    “纪律**是部队最重要的东西。哪怕十七师这次抢在了我们前面,我也不会因为这个而生气。”杜少卿面色阴沉说道:“但他居然有胆子把许乐曾经求援的消息压下来,这一点不可原谅。”

    西门谨有些艰难地说道:“师长,我相信东方不会如此愚蠢。”

    “是吗?”杜少卿的反问句在此咧显得是那样的压迫感十足,他盯着西门谨的双眼,自嘲笑道:“或者,他是想用自己的愚蠢,来替我除掉一个将来的对手?什么时候我在你们的眼中,堕落到可以被许乐威胁的地步?更关键的是……”

    “难道我没有教过你们,战场之上,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脑子里除了胜负之外,还有别的杂念。”

    杜少卿冷声训道:“更不能有私心。”

    (累的快顶不住了,祝大家周末愉快,看来必须明天要十了,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