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五十一章 朋友

    ……

    ……

    许乐心里一惊,表情却没有变化。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人的眼光如此尖锐,竟然能够看清自己古怪的坐姿。

    他不是专业的特工间谍,甚至都算不上一个职业的逃犯,他只是一个在某些方面有些天赋的普通年轻人,因为某个原因,迫不得已走上了流亡和隐藏的道路。从东林大区离开后,他一直提醒自己,应该低调一些,不起眼一些,可毕竟没有受过专业训练,总会在不合适的地方出现一些问题。好在有伪装芯片的帮助,他不需要太过担心自己在联邦社会里的安全,通过航空机场的扫描后,他的信心便已经十足,知道只要不被人现自己与老板大叔的关系,谁也不会怀疑自己什么。

    可是今天只不过是大学开学的第一天,便被一个路人现了自己的古怪,许乐羞愧到有去面壁的冲动。

    其实许乐还是低估了自己,高估了联邦里的所有路人——联邦社会中,像施清海这样的人并不多,在第一军事学院精修观察学,又接受了整整三年的间谍培训,自然会培养出完全不一样的目光。

    “不要乱扔烟头。”许乐心头微慌,声音却是一丝不颤,对施清海认真说道。

    施清海笑了起来,拣起了烟头,对这个小门房生出了强烈的兴趣,觉得对方身上有一种很妙的感觉,和自己极为相像,似乎彼此心里都保存着一个大秘密。施清海不愿意自己的秘密让任何人知道,所以他也不想去探究任何人的秘密,反正对方和自己也没有什么关系。

    “现在进修身馆的人已经不多了,你年纪应该还小,没想到喜欢这些东西。”施清海看着许乐,打了个呵欠,斜倚在铁门上,懒洋洋问道。

    许乐本可以不回答他的任何问题,但是一来那样太怪,他并不清楚这个穿着皱西报的人是做什么的,二来他那一双并不大的眼睛,一直以来都很有识人的本事,在他看来,这个皱西服的眉宇间充满了厌倦和疲惫,而且没有什么恶意。

    “我没去过修身馆。”许乐摇头说道:“马步是什么东西?”

    “噢,马步就是你刚才那个**不着地的姿式,不过你那样可比一般的马步要难多,不要奇怪为什么我知道这些,要知道当年我也在修身馆里混过一段时间。”施清海笑了起来,然后伸过了一只手,点头示意:“施清海,政府工作人员。”

    然后他加重语气说道:“替政府看大门算工作人员吗?”

    许乐愣了愣,也笑了起来,伸出手与对方握住,自我介绍道:“许乐,学校工作人员……如果看大门真的算正经工作的话。”

    两个人的手穿过铁门的栅栏握在了一起,片刻之后松开。施清海挑挑眉梢说道:“有点儿像是在监狱里探访朋友。”

    “看样子我是被关在牢里的那个。”

    “为什么不是我呢?我先走了,以后有机会再来找你聊天。”施清海看着不远处走来的那个女子身影,向着许乐微微点头,左手夹着熄灭的烟蒂,离开了校门。

    关上沉重的车门,施清海坐到了行军床上,盯着光屏上那个正在通过校门的女学生,用食指指着因为像素原因而有些模糊的脸,开口说道:“盯死她,我不管这个叫张小萌的女人为什么回来,也不在乎她究竟想从梨花大学里获得什么,你们只需要拦在她的四周,阻隔她与一切疑点间的联系。”

    “不钓鱼?”一名组员好奇问道:“如果这个女学生真的有问题,这可是个好机会。”

    “我没有那个兴趣。”施清海整理一下身上皱巴巴的西装,低头说道:“要钓鱼就要接近她,才能够保证不遗漏线索,但问题是咱们这一组除了我之外,都长的这么沧桑,怎么去假扮学生?”

    “假扮教师怎么样?”另一名组员出主意。

    施清海抬起头来,怜惜地看了他一眼,说道:“如果你们认为自己的知识储备足以令你们不被学生从讲台上哄下去……那就可以试一下。”

    小组的分时监控和社会关系梳理工作,一条条命令被有条不紊地布了下去,调查局这个例行工作便进行到了尾声,黑色的6航车里也只剩下施清海与一名下属二人,他忽然压低声音说道:“帮我查一个人,他叫许乐。”

    “嗯?要备案吗?”

    “不用,我只是个人感兴趣。”

    “私人兴趣?没有备案的话,可没办法取得密级,估计找不到什么好玩的东西。”这名组员明显认为他要查的是个女人。

    许乐此时并不知道刚刚见面的皱西服已经开始暗中查自己的底细,他只是平静地看着面前走过的那名女生,心里有些希望对方能够转过头来看自己一眼。很可惜,戴着黑框眼镜的张小萌似乎有些心事重重,低着头抱着书本出了校门,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

    ……

    夜渐渐深了,联邦调查局临海州外勤办事处大楼依然***通明,忙碌的工作人员穿行于楼层之中。临海州是都星圈s1行政区的一处大州,尤其是在大学城区域划归临海管辖之后,临海州的地域范围和公务人员的工作量都大大增加。办事处四科负责防止方面的渗透工作,如今联邦局势稳定,军早已放弃了武力斗争的方针,在帝国压力下与政府方面正在谈判合作以及正式参选一事,四科反而成为了整个联邦调查局里最清闲的部门。

    最清闲部门里最清闲的官员施清海,这时候却没有如同事们想像的那般,出入于城市的各大夜店中泡美女饮烈酒,而是坐在了自己的办公室里,盯着面前的光屏呆。

    施清海确实不想去探究那个小门房的秘密,只是他下意识里很想接近那个年轻人,而他心里又有不能被人触碰的秘密,所以必须弄清楚会蹲马步的小门房,到底有没有什么背景。

    安排下属调查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是一份很干净的档案,一个刚刚退伍的坑道修复兵,回到了都,从事着一份很普通的工作,这看上去没有任何异常。

    “原来是个蹲坑的地老鼠,还是个很干净的地老鼠。”施清海微笑看着光屏:“可惜啊可惜,不能知道这个叫许乐的小子更具体的资料,不过……怎么又这么巧和张小萌同路来的大学城?这么明显的漏洞,看来不是同行,只是个有趣的家伙。”

    联邦公民从出生开始的所有信息,都存储在浩翰的联邦电脑监控网络之中,经由他们颈后的芯片,便能获取最全面的资料。然而联邦的第一宪章以最严格的程度保护每个公民的个人,除非由相关部门出申请,这些属于公民的个人,严禁被任何方面知晓。

    第一宪章精神在这无数年里,早已深入人心,施清海也没觉得奇怪。他也没有继续调查许乐周边的关系,那张漂亮而委顿的脸上忽然出一丝哀愁,沉默片刻后,他将所查到的关于许乐的资料全部扔进了文件处理机中,相信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再也没有人会对许乐进行调查。

    “小爷我终于能找到一张白纸去画画了,娘的,孤单了这么久,总得找个玩伴不是?”

    施清海说着他自己也不怎么相信的话,将汽车遥控钥匙**了电脑标准接口之中,一个不起眼的小程序开始在内部网络里潜伏,依据许乐这个过滤词,从此刻开始,联邦调查局外勤办事处如果要查那个小门房,都瞒不过他。

    ……

    ……

    阳光下,许乐抱着合金钢球状铸件,气喘吁吁地从高高的台阶上走了下来,一面走一面在心里抱怨那位教授对旁听生的歧视,每次构件课结束之后,总要自己负责归还课件。

    距离他来到梨花大学已经过去了三个月,在缴纳了一笔赞助费后,他终于获得了学校的旁听生证。学校并不介意这个似乎还有点儿积蓄的退伍士兵成为课堂里的一员。联邦实行五小时工作制,许乐懒得再去临海里找房子,便干脆继续从事门房这个很没有前途的工作。他每日里除了饥渴地系统学习自己感兴趣的机修知识外,也没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做,晚上在门房里睡一觉就好。至于其他几位负责看大门工作的半老头儿和他也没有什么接触……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回到东林大区那种平凡而充实的生活,唯一不同的是,如今的许乐身边少了一个懒洋洋躺在沙上的老板。噢,他错了,还有一个不同便是眼前这个同样懒洋洋的政府官员。

    “你怎么……又来了?”许乐看到教学楼石阶下那个将贴身名贵西服穿出破落感觉的家伙,脑中一乱,险些把铸件砸到了自己的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