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零四章 东北偏北(四)

    再激烈疯狂的战斗在持续了两天一夜之后都会逐步进入小范围的交战模式。尤其是在这么大面积的冰川雪原间联邦帝国双方更多是在为了一个极小的战术地点而展开的反复争夺。

    指挥系统受损严重的青龙山部队在没有任何明确上级命令的情况下顽强地固守着自己所站立的阵地而已经不再需要指挥的绝望帝国人则走向着自己能看到的每一处阵地起进攻。

    阵地失去了再夺回来强悍而坚忍的双方没有谁会在意战损在意能不能活下来红着双眼只盯着白茫茫的雪原大地。

    到处都是小型战斗而这些没有重火力支援的小队绞杀实际上比装甲铁流的碰撞高性能机甲的对战要显得更**血腥。没有全金属的外壳来自不同星域的人类凭着自己的身躯和手中的枪械上演了一幕幕充满本能残酷感的画面。

    冰川腰际线上的两台白色机甲中光幕上清晰捕捉荐战斗的画面。这些画面让许乐四人心寒帝国人临死疯狂的同时对这支了不起的青龙山部队生出无尽敬意正因如此他们没有时间再去思考更完美的方案而是选择了最直接的双线突击战术。

    于是就在下一刻雪原战区外围正在沉默拼杀的双方数百名战士看到了一个令他们难以忘怀的画面。

    低沉而强劲的双引擎嗡鸣声瞬间从冰川上方传来雪原四周骤然响起擂鼓一般的沉重声响那处凝结了亿万年的冰雪猛然炸开!

    此地有暴风雪然而冰雪忽然炸开激出的无数雪块碎砾却将天空中的雪花全部荡了开去一台雪白色的机甲在没有任何人预见到的情况下骤然从这暴散的雪团中轰鸣射出!

    白色的mxT机甲如同一位冰雪巨人挟着身周的风雪以一种令人震惊的度冲下了陡啃的雪坡。

    沉重机身踩踏在雪面上每一步都要压出一个深约半米的深坑每一抬膝便瞬间掠过五十米呜鸣尖啸之中只是片刻时间这台白色机甲便冲到了雪原边缘一处帝国人阵地旁。

    喀喀喀喀清晰而令人胆尘的金属撞击声穿透了沉闷而窒息的战场压住了远方的爆炸声和近处零散的枪炮声刺入双方战士的耳膜之中白色机甲在高的突击中平端起了沉重的机械臂那粗大的枪管此刻竟是显得如此恐怖。

    双方战士怔然望着那台如天神降临的机甲终于做出了反应尖叫着用彼此语言骂着风格不同的脏话拼命地向自己的阵地撤去。

    白色mxT骤然开火机身微微一震并没有减缓度机械臂上的六道枪火轰啸而出绞成一道亮丽的火线凶猛地射击到了本国人的阵地之上。

    迸!迸!迸!迸!

    携带看高动量的达林特制子弹狠狠地射击而至无数的白雪黑土被掀翻溅射瞬间便有十几名常国士兵被子弹射成了满地残尸简陋的阵地被狂暴的弹线击打的如洪水后的滩涂狼籍一片了

    伴随着射击白色mxT机甲依然保持着夸张到极点的度在白色雪原的背景下已经变成了一道令人眼晕的线条。

    白色机甲就在这根线条前端雪阻雪散冰阻冰破人阻人死势可不挡。

    白色机甲直如斧削一般向战场间冲去声势惊人不间断凶狂开火的达林机炮就像是这柄破雪巨斧的那道亮光沾之则死十余秒的时间机甲已然踏破冰阙在青龙山战士愕然注视、眼眸里尚来不及生出惊喜情绪时让最边缘的那处帝国阵地化为一片火海。

    也许是许乐操控的白色”灯如天神般降临找场向双方宣告自己来到的方式过于嚣张所以在此钊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还有一台雪白色的联邦机甲一直沉默跟随着它右后方一千五百米左右的距离。

    白玉兰操控的机甲为了跟上许乐的度从冰川腰际线上开始突击时便提前进入了频状态伴随着双引擎的低沉嗡鸣声这台承载着青龙山部队急需配件的机甲强悍地挥了极致的高机动性凭借着漫天风雪和硝烟冰块的掩护快向青龙山团部所在高地驶去。

    青龙山的战士们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两天一夜的残酷战斗虽然他们是拥有极高觉悟和纪律性的青龙山部队依然开始感到疲惫和最可怕的麻木以至于当那台白色机甲如巨斧般劈入帝国部队中时竟没有一个人想明白生了什么事情。

    当他们反应过来时白色机甲已经冲锋到了战区边缘第二个本国阵地处。青龙山数十名战士狂喜地大吼着抓着手中弹药也已经不多的枪械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厚雪向著那边冲了过去。

    帝国的军人们也呆住了怔怔地望著这一幕眼睁睁看荐白色“灯轻而易举地消灭掉了自己一吓阵地然后又毫不犹豫地向着第二个阵地冲去。Fo

    他们看着战友们的身体被高大的联邦机甲震飞那台机甲的炮火轻而易举地撕碎坚硬的立体防弹盾保护自己生命的防弹盾瞬间变成一朵危险的金属花向四面八方炸开手掌大小的锋利金属碎片将很多战友的身体削成凄惨的肉团而他们的反击却显得那样虚弱无力。

    阵地上仓促组织起来的火力反击毫无效果普通的枪械子弹根本无法击中高移动的白色机甲即便有几颗流弹击中也只能出几声悲凉的轻啾而不能给对方留下任何伤害即便是从冰崖间斜刺里射出的几枚刺式反机甲火箭弹也完全无法跟上那台联邦机甲恐怖的度和无法想像的趋避动作。

    帝国远征军最后的战士本就是抱着一种自杀以效忠陛下的疯狂态度在作战他们不怕死但此刻这台联邦的白色机甲却像是一个恶魔般冲到了他们中间似予被赋予了某种力量让他们产生了一种根本无法将其击侧的绝望感觉。

    这就是一台被诅咒的联邦机甲不然它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快的度如此不可思议的趋避动作这宇宙中再优秀的机师也无法做出这种操控!

    与被惊呆了的帝国普通士兵相比他们的指挥官拥有更强悍的神经虽然是最基层的军官但此刻却展现了帝**方优秀的训练水准他们躺在雪坑和冰陷之中于满天枪声风雪声里延缓着死亡的到来用似要滴血的目光死死盯着正在起舞杀人的联邦白色机甲通过指挥系统呼叫着支援帮助重火力部队锁定这台该死的机甲务求给其致命一击。

    雪原七满是帝国语的痛骂与怒嚎帝国人的重火力部队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了准确的反应西北四十二度角方向的一个预备平射榴弹密集阵未加任何犹豫向着自己的阵地喷涌出了无数枚弹体。

    帝国指挥官明明知道在这种密集的平射槽弹轰炸之下那台联邦机甲固然会爆机而亡而自己以及所有还未死去的下属也会随之陨命可他的定位呼号声始终没有丝毫停顿冷静冷酷无比。

    密集的榴弹射穿风雪瞬间覆盖了整个阵地向着那台在阵地上沉默趋避强悍无比的白色机甲射去。

    同时帝**官终于现了后方另一台联邦白色机甲出于战场上的某种危险直觉和敏锐感一批机械部队开始高向那个方向机动务求要将那台一直沉默的白色机甲围困。

    “去死吧魔鬼!”

    那名藏在冰缝中冒死定位联邦机甲方位的帝**官根本没有感受到自己的小腿已经被一块金属碎片刻断他死死盯着那台白色的联邦机甲听到空气中传来“竹根”榴弹群密集的凄厉啸声咬牙切齿地诅咒道。

    轰!轰!轰!整片雪原开始颤抖无数平射炮弹尖啸着穿过阵地轰击到更远处的雪原之上三批立体施射的炮体依次高爆炸由远及近将这雪原用金属弹片与高温火苗狠狠地犁了一遍。

    那名帝**官被落在身旁不远处的爆炸震了起来巨烈的气浪吹拂荐他的身体脱离了冰缝向看天空抛去)他在雪花中翻滚睁着的褐色眼瞳里却没有太多悲伤的情绪反而带若一丝临死前的疯狂兴奋他似乎能够看到那台联邦白色机甲像自己一样被炸飞爆体化作满天烟花。

    然而上天给这名帝**官开了生命最后一个玩笑他看到了那台白色机甲像自己一样在空中翻滚却没有看到对方爆机。他重重地摔在雪原之上口鼻处全是被震出来的哪血他不甘心地睁着红的眼睛在停止最后一次呼吸之前褐色眼瞳里满是不可置信与痛苦了

    如这名帝**官一样在阵地火海中的帝国士兵更远处负责观察榴弹密集射击效果的军官们都被看到的一幕震慑住了心神感到浑身寒冷比这冷酷的天地更加寒冷了

    面对着密集的似乎避无可避的榴弹群那台联邦白色机甲做出了一个谁都无法想到的动作。

    在那一刻笨重高大的白色机甲开始旋转翻滚令人窒息地在相对狭小的空间里用这种诡异的趋避动作避开了身周所有的弹体。

    无数的冰雪随着高的趋避动作而席卷而起变作了一蓬四散的雪花圈四散的雪花之中爆炸升腾的硝烟火苗闪闪光。

    这个画面十分美丽。

    (昨天本以为今天白天不用去办事所以说写三章结果谁也没想到今天下牛忙的像条狗主要是接电话了所以这时候才写出第一章。不过放心后面两章正在写只是可能会更的晚些。再就是由于时间紧张所以只是粗略地看了一遍修改了一点如果错别字多了些大家请多见谅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