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零三章 东北偏北(三)

    大地一片茫茫雪天空却是沉沉乌云再加上那些升腾在空中随风雪四处飘散的黑烟光线显得有些黯淡。四面八方不时响起一些零星的枪声无论是隐匿于冰“间的帝国远征军还是因为意外被伏击的清龙山部队似乎都被严寒冻住了呐喊与热血只是单调枯燥地枢动着扳机向前方射出子弹击溅一地冰雪或是击倒一个敌人没有人注意到西南方向陡峪的冰峰侧腰处有两台雪白色的联邦机甲安静地半伏深雪之中。

    已经进入地磁暴活跃区T机甲的c全域监控系待和大半径高敏度雷达都受到了强烈的干扰光幕上不时闪过警报的字符浅红色的灯光在座舱内亮起。

    许乐没有理会这些问题沉就地注视着光幕视界注视着离自己的雪域战场上那些令他动容的战斗画面。商秋正在他的身旁进行排除干扰的操作动作一如既往的平缓而简洁作为的席研工程师一名真正的天才即便是他来做这些工作也不可能做的更好二嘀的一声轻响处于同步状态的两台白色机甲几乎司时恢复了大部分电子机能凭借人工操作无法对抗神秘的大自然却能挽回某些部分的损失二通过机载电脑的州算和肉眼观看许乐大致确定了作战区域的范围被困的清龙山部队被预估的要多大概有两千人想来在被伏击之前应该接近一个正规团的编制然而这支清龙山部队如今竟是散落成无数零散的小队在一个数十平方公里的冰川区域中进行战斗。这种局面着实有些不妙如果不能尽快修复他们的指挥系统只怕这支部队覆灭是迟早的事情。

    轰轰冰扑远方传来几声沉闷的爆炸声然后又有零星的枪声响起隐隐能够听到伤者痛苦的惨嚎。

    “找到他们的团部了吗?”许乐对系统快问道眼睛在光幕工的灰白色世界里寻找着通往战区中腹部的道路令他感到有些棘手的是帝国人的火力此时看工去并不猛烈但前方明显有很多隐而未的重火力装置点。

    “侧滤波定位只能精确到五百米。”座能里响起白玉兰的回答声

    “大致方位在东方向七公里处我们运气不错他们的团部并没有在中腹区域而且离我们也近如果这个团部真要是在最远的地方谁也没法找到他。”

    “收到。”许乐的手松开招作杆回身在椅后取出黑色的工作台箱子开始准备战斗。往青龙山团部方向去的冰川间应该有很多帝国人的火力点然而天色已经渐暗除了强行冲过去似乎也没有太多的选择。

    “你的压机箱好像比以前那个要小些。”商秋扶了扶鼻粱工的眼镜忽然开口说道。

    “这之某人送给我的礼物稍后看到的事情请你保密。”许乐回答道没有解释这是简水儿通过特殊渠道送的那份礼份一套费城李家专用的新型拟真系统。

    他脱下自己的机师服露出匀称而肌肉强横的身体开始穿戴这套比自己组装的拟真系统要轻巧的多的装备二身旁的商秋惊讶地取下眼镜却没有说什么目光里闪过一抹异色。

    很久没有用机甲作战了。

    许乐半悬空的身躯微微用力左膝微屈感受着皮肤工传来的熟悉麻痒刺痛感感受着每一根毛孔舒张的有力听着身下机甲传来的熟悉液压声不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觉得某种强大到令人迷醉的力量又回到了身体中。

    随着他的动作一直安静隐匿于风雪间的白色T机甲左膝微蹲缓缓地站了起来。

    按照事先拟定好的计划“他们的目的是支援清龙山部队指挥部而不是疯狂到凭着两台机甲就要去击溃帝国远征军的整编大队许乐的机甲将做为先锋或是诱饵吸引战区外围帝国人的火力强行撕出一条通道掩护白玉兰所在的机甲快通过战区外围抵达目的地将所携带的重要配件安静带过去。

    后方那台白色T随着前者的动作也缓缓站了起来双引擎出低沉的嘴鸣将机身上的雪花震落于地。

    机甲座舱内熊临泉沉就做着火力系统预备动作白玉兰通过光幕看着远方那些并不激烈却格外血腥残酷的战斗画面语气沉重对系统说道“小心一些这批帝国人比我们以前遇到的那些更要疯狂。”是的在三个行星系中已经走到末路的帝国远征军都已经陷入了临死前最后的疯狂走其是局面最惨淡的旦奶星球上以安布里老将军为的司令部虽然依然强力地控制着数万名残军但那种没有后方没有去路的凄惨境遇让帝**人们都进入了某种疯癫甚至近乎自杀般的状态二因为暴风雪和地磁暴的原因帝国远征军非常幸运地围困住了一支联邦军队他们集结了一个整编大队的兵力向这支联邦军队起了攻击……

    他们很清楚自己的装备火力弹药都已经到了枯竭的边缘与联邦军队相差甚远这种伏击即便胜了自己的部队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他们很清楚即便将这支联邦军队全部歼灭也无法改变帝国被消灭于西林的残酷事实。

    但这又如何?在临死前的刹那尚未回光返照忽然现能够杀死更多的敌人这种机会他们怎会不抓住?帝国人甚至毫不关心这支被围困的部队在联邦里的番号在他们看来联邦政府军和反*政*府军没有任何区别他们都是联邦人于是他们都该死。

    一片雪坡处十几名帝国士兵正在向青龙山部队的阵地上突进他们没有呐喊没有嗷嗷叫只是沉着脸红着眼踩过雪地中已经死亡僵硬的同伴尸体用力地抠动扳机。金属扳机被严寒冻的如烙铁一般恐怖他们的手指异已溃烂见骨但射击的动作却依然准确无比一丝不芶。

    尖啸的子弹掠过击中一名帝国士兵的眼眶血花伴着脑浆同时飙了出来他却没有马工倒下而是凭着某种临死前的本能向着前方射出了最后两颗子弹直到联邦人的后续子弹将他的胸口击成一团乱麻他才心甘情愿倾倒冰雪之工双脚微一抽搐便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似解脱一般死去。

    西北三公里处青龙山部队的侧角防线终于被突破三百名帝国士兵向这支孤守了一日一夜的连队阵地起了进攻清龙山战士咬着牙不停射击三百名帝国士兵却没有进行对射而是迎着死亡的子弹艰难地在雪地工向前突进力求拉近射击距离而不顾身旁时刻有同伴倒下而事实工当同伴倒下时帝国士兵脸工根本都没有任何情绪只是冷静地低身拣起同伴的枪再次向前冲锋。

    这是因为他们很清楚自己的枪械里只有一个弹匣而每颗子弹都必须挥最大的效用在这种绝望的境地中人命永远没有弹药重要。

    三百名帝日士兵冲入青龙山某连队阵地时只剩下丁一半兵员一场惨烈的近身射击战在那一片雪原间突兀展开疯狂的帝国士兵们根本不在间近距离溅射的危险更不在乎小区域内的交火会不会误伤同伴!

    枪声骤然响起大约三分钟后落霎依止只剩下一片尸体和痛苦哀嚎的重伤者和十几名眼中泛着暴戾疯癫光芒的帝国士兵。

    就在此时一名双腿被炸断的青龙山战士咧开嘴笑了笑然后掀开了手中的感应手雷盖引爆了身后倚坐着的弹药箱。

    一声闷响一蓬烟火一道黑烟青龙山某连队阵地陷落而三百名帝国亡兵也全体阵亡。

    帝国远征军和清龙山部队散落于冰”雪原之间混战作了一团激烈的战斗已经持续了一天两夜像这样惨烈的战斗画面生在这片雪域战区的每一处角落。

    激烈交战的双方都空不出手去掩埋尸体但因为战场散广的缘故四处例伏着的战士尸体并没有给人密密麻麻的感觉血从创口涌处便被冻成红晶也没有太多血染沙场的气氛空旷的冰”雪原间数千具尸体就如司一个个黑色的标点符号点缀着一篇疯狂的文章。

    数不清的局部战斗阵地中每当峰烟散后总能看到搏杀同亡的双方士兵他们的身躯早已被冻的僵硬却依然死死地纠缠在一处手里拿着军刺刺入对方的身躯将对方的军装电成一片焦糊。

    三千四百人的青龙山某团如今只剩下了两千人而这支人数过万的帝国人整编大队因为这种疯狂的自杀性战斗风格又不知死了多少人。

    帝国人都疯了他们佝偻着被风雪冻住的身体向青龙山的阵地源源不断涌去拿着破布裹住的枪踩着咧开口子的军靴依次前去自杀或者杀人。

    没有亲身参见这场战斗的人永远无法体会这种弥漫于雪川之间的绝望疯狂气氛永远无法想像战斗的惨烈底线是什么这不是最后一颗手雷同归于尽也不是白刃见身时而面不改色而是在一种沉就到令人狂的严寒环境中彼此寸步不让以命换命而理所当然面不改色。

    这是一场注定会被记载入联邦军史的战役面对着帝国人孤注一掷的疯狂进攻这支人数要少很多的青龙山部队一直坚持到了现在如一根硬骨头般生生顶住了两天一夜!

    他们没有被帝国人的疯狂所吓倒即便在战区外围的团部因为指挥系统受损而失去了对全局的掌控能力却也根本没有想过撤退因为他们来自青龙山来自沉就却吃苦耐劳的底层民众因为他们是联邦人这是在联邪的土地工。

    (这章不好写用了很长时间是的明天三章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