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零二章 东北偏北(二)

    这是个秋意浓的季节茂密到甚至有些拥挤的原始森林里满是金黄的颜色在树枝上快穿行的松鼠们呵着热气与松塔亲密忙殊以准备最后也是最丰富的晚餐二森林的边缘已积了雪从此处往北望去谷口远方雄奇瑰丽的雪山与那些泛着淡蓝色彩的冰川层清晰可见。

    新十七师师部的临时营地就在森林边缘的圆形基地之中。这座帝国人经营了数十年的基地在联邦军队的反攻中惨遭重创却依然有很多建筑区块保存完好。

    基地第三层的一个房间里十几名联邦军官盯着那台忽然失去了所有声音的通讯台面容有些僵硬然后集体转头望向正看着宽幅电子地图呆的师长。

    他们很清楚谁也管不了那位副师级别的年轻技术总监但这毕竟是联邦军队许乐中校居然就这样主动掐断了师部的通讯实在是很不像话更关键的是军官们猜到那个远在北方的机甲测试小队这时候开始准备做什么所以表情愈沉重很想知道师长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新十七师师长联邦军方著名的老好人于澄海少将在众多下属的目光环绕下沉就了片刻然后出乎所有人意料地笑了起来笑容里没有自嘲“许乐中校连宪章局的通道都敢掐所以我并不意外。”

    看到于师长的反应终部的军官们微感异样旋即想明白有些不自然地低下头去心想自己异就应该猜到这位微胖温和的师长不可能有足够的魄力去做些什么。

    然而就在此时于澄海师长却出乎所有人意料温和笑着说道“通知赫雷团长让他的一团进入战斗状态四个小时内做好向北方机动的准备。参谋小伏子们向太空要地磁暴之前青龙特一军那支部队的方位二团三团从破凌犹方向向西北方向缓慢靠近注意离铁七师那帮家伙远些如果碰到东方油那个团不用理会。”

    房间内的军官们怔怔地望着师长无法在短时间内消化听到的这些话语师长这是准备全师出击去支援?这还是大家眼中那个只知饱食终日对上级对下属都是温言细语傻笑连连毫无魄力的没用师长吗三

    早已年过半百的于澄海师长挠了话头上的花白头望着面面相觑的下属们温和笑道“沫愣在这里做什么呢?难道你们真不把我当师长?”

    军官们这才醒了过乘带着一丝兴奋三分不解六分疑虑集体敬礼准备开始执行师长的军令只走动作依然显得有些迟疑。

    副参谋长宁和也想不明白于师长今天忽然了什么疯在他身旁压低声音提醒道“情况已经通报太空但关于特一军某部被圈之事司令部一直没有回音而且那边地磁暴和暴风雪都还在持续情况不明…””

    于淡海师长挥挥手打断宁和的话语微胖的面庞上闪过一代了悟的微笑望着室内的下属们说道“其实我们都清楚我来做新十七师的师长看上去确实有些怪异。要知道我在部队里最了不起的上作其实也不过是给老师长煮饭二”

    师长有兴趣讲笑话身为下属的军官们自然要应景笑只是笑容别有情绪因为于师长说的是真话虽然替军神大人只肯吃他煮的饭看上去也算是某种光荣可在部队里绝对谈不上是什么过硬的资格。在铁血的战场之上老好人等于是窝囊废的同义词。

    事实上联邦军方内部有很多高级将领都看不起于澄海对于他出任象征意义极浓的新十七师师长一职意见极大关于新十七师师长一职不知道有多少强势野战军的军长甚至是军区参谋长都愿意自降几个序列前来出任结果争来争去最后这个职务竟落到了一个厨师的头上谁能服气?

    新十七师所有的中高层军官全部是联邦重点培养的对象对于这样一个“老好人来当师长很难说他们内心深处没有失望与恼怒。

    “可谁说厨师就不会打仗?”

    于澄海笑的眼睛都眯了起乘房间内的军官们却第一次从他身上感受到了某种强悍的意味二

    “当年老师长在西林在帝国本土无数次战役中他都习惯在吃饭时做最重要的决定很荣幸那时候我都站在他的身边。这也就是说我旁观了无数次联邦军神的战术推演过程。整个联邦军队谁也不能在这一点上与我相比。”

    于澄海师长的脸上忽然泛起一抹自得的光泽说道“联邦诗语说过熟读一万本书籍你自然能成为一名优秀的作家。我看过并且记住了老师长无数次战例哪怕再无能也能记住一些指挥者需要记住的事情。

    “二次大战后期老师长曾经用一次战例教育过我。如果战场上出现个出敌我双方控制的变量。那我们所需要做的便是积极做出应对乘主动迎接这个变量可能带来的改变无论这种改变是好是坏。”

    谁也不知道许乐中校能不能修好特一军娘的青龙山那些家伙的指挥系统但总有这私可能只要有可能帝国人投入伏击的大队便会被牵制多一天而我们就是需要这个时间等着赫雷一团机动到位。”

    “不要理会七师那些家伙东方沛事后一定会挨骂如此大一块肥肉放在眼前没有吃已经饥饿了这么多天的少卿师长会恢怒成什么模样?”

    “红烧肉最好下饭眼下便有一盘红烧肉正等着我们如果我们还要等着司令部下命令这固然符合宾客进餐的礼仪但也很愚蠢。”

    “帝国人没有预备队那里是磁暴区稍微动动脑子就能知道这场伏击的起始原因是什么。”

    “赫雷的一团距离拟定战区最远但他是许乐中校的学生应该很清楚许乐会怎样做需要多长时间所以要给予该团充分的自主权任其机动追缀而上。

    “二团三团成两锋并进顺着破凌犹过去这里的天空上全部是联邦的眼睛和战机安全没有问题直接插入碰暴区需要的时间最短所以他们要压住度。”

    “一旦进入磁暴区马上脱离顺冰川一线向更北处直插诸位不要在意什么敌我战势不要在意那里究竟有多少帝国人这必然是一场乱战。”

    于澄海师长指着电子地图平静叙竞着就像是在说一道菜应该怎样烹制举重若轻轻描淡写写意至极。

    十七师兰官安静地听着师长的壬话表情十分认真严肃眼眸里渐渐露出敬佩之色。

    于澄海温和一笑结束了自己的战术安排望着下属们说道“如同七师去年在黄山岭向北狂追的战例安排进入磁暴区便化整为零。稍后把最严厉的军令给连一级战斗单位一旦现打不过帝国人就赶紧跑至于往哪里跑自己考虑。不要忘记我们十七师是整编机械师全机动化部队现在国防部又塞了这么多台让我眼晕的机甲进来比起跑步谁能比我们更快?”

    “有许乐中校设计的附加系统我相信这些机甲总不至于再陷到坑里去。”于澄海师长挑了挑眉毛微笑说道“作为师长我本不应该向你们解释这些战术安排。但师里没有多少真正的老人我来当这个师长最大的责任就是要将老师长带领十七师时的战斗风格传承下去。”

    “当然如果是迈尔斯上将亲自来当这个师长或许会做的更称职一些要知道当年在战场上他最以阴险狠辣著称。只是总统阁下想必不会同意。”

    于澄海师长张开双手面容严肃说道“孩子们你们一定要记住伟大的不败的十七师只有一种战斗风格。”

    “那就是吃掉一切能够吃掉的肉心疼自己身上每片肉为了这个目的我们的眼中没有无耻这两个字。”

    许乐并不知道师部生的一切他更不知道费城那位老爷子一手带出来的十七师绝对没有联邦民众心目中那般光明正大纪律森严二事实上虽然他利用一切闲暇时间在学习军事指挥也指挥七组打过一些小型战斗但终究还谈不上是位优秀的指挥官不去讨论那些令年轻人热血沸腾的个人英雄主义身处机甲中的他还是习惯性用自己强的战斗能力去解决所面临的问题。

    雪白的”T机甲双引擎啧鸣作响T区间的微型涡轮没有出任何声音却在沉就地提供更加强大的动力。机甲机械足探出细合金刺就像是猫爪肉垫边缘的细毛有力地磨擦着光滑的冰面让两台机甲化作两道白线虽难静就却格外高的前进。

    暴风雪越来越大同步模式的两台机甲同时显现出地磁强烈干扰的示警声凭借着肉眼未曾分离却依然迷离于风雪冰川黑云之间如两头苍蝇不知道撞了多久。

    然后一头撞入了战场之中。

    两台白色机甲在冰川之上望着下方冒着黑烟的履带装甲车那些倒伏在地的战士尸体听着零星响起的枪声一动不动似乎在寻找一条深入战场中心的道路。

    (于澄海就是个厨子残念今天家里出了点事情所以格外的晚不好意思。一切从后天开始你们懂我的意思微笑病差不多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