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零一章 东北偏北(一)

    许乐盯着光幕沉就不语他非常清楚一如果今日被困风雪之中的部队是政府军哪怕是与铁七师宿怨极深又孤峰对看互不喜的新十七师被困那位东方团长也必然会豪不犹豫前去救援而不会等待什么军令。

    被困部队最急需的是指挥系统的备用固件铁七师一团与那片战区极近救援的难度并不太大以一支机械小队突进换取上千人的脱困和见死不救相比这个选择非常简单。

    然而被困在风雪中的是特一军某部这是来自青龙止反*政*府军的部队所以东方团长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前去支援的请求如果说联邦军方内部各有山头那么因为联邦和解协议而调来前线的青龙山部队则毫无疑问是政府军最厌恃的对象。

    去年在南方的黄山岭战斗中杜少卿让许乐杀人他便转身而杀他很少会去考虑除了事物本身之外的问题所以他此时的心情非常糟糕眯着眼睛看着电子地图上的推算演示确认东北方困住清龙山部队的帝国远征军即便真的是一个整编大队也必然是疲乏之师。

    如果是杜少卿在此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前去支援不应该是借机起一场凌厉而冒险的攻击将那个帝国远征军大队埋莽在冰川与地磁线之中许乐这般想道。

    似乎看出许乐在想火什么白玉兰轻声说道“如果这时候再通过师部向铁七师求援甚至是通过指挥部下命令少卿师长也不会出动自己的部队因为他护短东方沛已经做出了决定哪怕这种决定冷血而机械他也不会更改。”

    “嗯。”许乐点了点头心想以杜少卿其人的性格必然会如此行事心头不禁闪过一丝悔意先前应该让指挥部直接与铁七师交涉也许情况会好很多。

    通过暂时能保持畅通的远程系统许乐向师部汇报了东北方向的情况对着通话器低声的说了几句。

    通话器那头沉就片刻后传来新十七师师长于澄海温和而不容置疑的声音这位以老好人著称的少将明显对许乐的性情了解的非常透彻根本不等营地这方提出任何建议直接命令他们马上向基地撤回严禁前去支援。

    师部做函这种决断很正常营地这支小部队所处的地理位置并不适合前去支援被困的青龙山部队他们也缺少足够的火力关键的是这支部队的任务是测试联邦最新式”T机甲如果让这三台机甲落到了帝国人的手中谁知道会惹出什么麻烦来?

    这三台”T机甲很宝贵而在新十七师师部看来更宝贵的是许乐中校的安全问题。

    听到于师长难得严厉的军令许乐的表情微凝双手撑在桌面上盯着光幕上东北方向的阴云和红色线条代表的密集地磁线。

    白玉兰又兰晓龙等一批军官放松了下来他们是英勇的军人却依然不愿意去东北阴云间冒险因为从内心深处讲他们从来没有把青龙山的人们真正看成自己的战友。

    许乐缓缓站直了身体在这一刻”他也许想到了不远处地下几千名联邦平民的尸体也许他想起小女孩儿那张青灰色的冰颜想起昨夜他曾自问能为这场战争做些什么。

    但事实上他什么都没有想只是本能里下了决定回头看了顾惜风一眼。

    下属们收到了他想传达的讯息顾惜风表情微僵然后泛起一丝自嘲的苦笑右手五根粗短的手指快在工作台触键上扫过十几条电控命令流水般进入系统光幕上代表与师部联络信号强度的线柱开始不停闪动最终归为湮灭。

    ……报告地础暴异变通讯又断了。”顾惜风耸耸肩说道。

    包括许乐在内众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些联邦军人虽然不是非常愿意为青龙山冒险但既然头儿已经做出了决定他们便在极短的时间内调整好了情绪开始做出的准备。

    “最安全也是损失可能最小的支援方式走出动两台机甲当运输车。”

    兰晓龙一边整理着数据一边指着外面巨大的白色机甲说道“可问题是这三台mpT都是测试原型机已经爆了一台谁也不知道如果强度跃进会不会再次生这私情况。”

    许乐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他的疑问商秋在一旁平静说道“既然没爆说明这两台调校完美测试成功可以用。”、

    以她在机甲研界的地位。说出这样一句话越是平静越是显得自信十足所以队员们再也没有异议。

    “特一军的装备就算再差总要比帝国乞丐们强些应该能支撑足够的时间许乐穿戴着机师服低头去拎黑色的工作台说道“只要度够快帝国人根本不可能威胁到我们。”

    “最大的问题是地磁暴和暴风雪而且不要忘记帝国人总还有机甲。”

    白玉兰靠着熊临泉的厚背开始更换装备认真提醒道“既然只是靠去支援老板你千万不要再玩什么个人英雄主义不然做报告的时候会被批评的更惨。”

    许乐回答道“在作“基地里少卿师长已经严厉批评过我你不用再重复。”

    营地里的官兵都从七组队员或是那些受壬军官口中知道了那一段往事那一段许乐中校与少卿师长对飙的嚣张往事。此时听他这般说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仅仅通过先前那段测涛波宽频呼救无法精确定位清龙山被困位置只能做出大概的判断他们自行掐断了与师部的通讯自然也无法奢望能够通过师部拿到地磁暴前的兵力布署。不过这些对于许乐来说并不是问题他站在茫茫冰雪之中戴上墨镜沉就两秒老东西便将这些数据传八了大脑之中。

    嗡啧电机声响起熟练的军人们在蒂秋的安排下快将一台白色”T机甲进行改装空出其中大部分的空间以装载青龙山部队急需的备用配件。

    “我们只是测试分队量级不对等根本找不到足够的配件。”顾惜风站在机甲下对上面大声喊道“如果就这么去根本没把握修好他们的脑袋。”

    “不怕我是非常非常高级的机修师。”讣乐爬到了座舱旁笑着向地面说道然后面容一僵因为他看到商秋正在向上攀爬。

    不要用登种眼光看我。”商秋气喘吁吁地站上了沉重的机甲座舱门说道“我不是电影里那私爱凑热闹最能坏事儿的漂亮花瓶。”

    她望着许乐加重语气说道“我是非常非常非常高级的机修师田型战地指挥系统是工程部研制的你找一个我不去的理由?”

    提蔫黑色工作台的许乐微微一愣他不想让别人现自己操控机甲的秘密但昨夜自己已经摸索清楚这女孩儿所有的秘密事已至此他想不出任何理由拒绝。

    机甲脚下的官兵们则是再次被商秋的这句话震了震他们仰看着机甲腹部那对年轻男女心想这真是联邦最牛的一对年轻人。

    “看来以后自己光热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顾惜风看着这一幕有些悲哀地想道转身往营地里走去一边走一边不停地摇头极为感慨。

    “出。”

    并不宽阔的雪川平台之上两台雪白色的机甲就像是忽然松动的巨型冰块一般缓缓脱离了冰崖向着东北偏北的方向驶去。许乐和商秋坐在全负荷火力的第一台机甲中白玉兰和熊临泉操控着满载配件的机甲跟随其后两台雪白机甲避开前方那道漆黑一线的洞口渐渐消失于轻柔的雪花与微弱却寒冷的北风之中。

    昏暗的座舱内部商秋目光微垂看着身前的触式光屏系带早已经自动弹出将她牢牢地系在了座位上却没有影响她的操作她输入指令的度并不快指令语句也格外简单然而仅仅十一秒之后”T机甲的行进自检与调姿适应工作已经完成。

    ……真了不起。”许乐看着她的捧作非常认真地说道。

    商秋头也没抬平静说道“不要忘记mp不止是你一个人研的。”

    “我从来都认为你才是”研的席功臣。”

    “不错我就是他妈不过有种说法说你是”之父?”商秋忽然抬起头来笑着望了他一眼。”T机甲在光滑陡峭的冰川地带根本无法使用行进模式只能凭借粗重的合金机械腿不停趋避跃进再好的减震系统也无法完全消灭震动感许乐似乎被震的哽了一下准备说的话被生生吞了回去。

    他把黑色的工作台放进座椅后方的容纳室自动束缚带马土弹出。商秋眼中闪过一抹深意问道“这就是你的压机箱?”

    许乐没有来得及回答便听到了系统中传来白玉兰的声音“请求同步模式。”

    模式通过。”他摁下了捧作杆旁的第三个按钮。

    两台雪白机甲用肉眼保持着彼此间的距离在崎岖难行的冰川间快前行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