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章 东方有事不能安

    许乐醒过来时已经是清晨时分营地四周却没有什么太明亮的光线。他挪动了一下身体才现自己的左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伸进了商秋的绒衣贪恋地握或是托住了那一团夸张的美妙不知道是睡袋里太热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汗水打湿了他的身体将内衣粘在了一处很有些不舒服。

    他慢慢抽出手来安静地看着身边熟睡中的商秋没有戴眼镜紧闭着双眼的她有些讶然地现了她与平日里冷静智慧潦草不拘小节男孩气不同的另一面——睡梦中的姑娘脸蛋微鼓像含了两个馒头一般时不时叭嗒一下嘴唇十分可爱。

    有些不舍地爬出睡袋整理好防寒服走出营房踢开积雪蹲在了机甲下面眯着眼睛望了一眼雄伟冰川那头开始反射的第一道光他开始漱口。

    往嘴里喷了效综合清洁剂牙龈处顿时传来一阵剧烈的麻痒感觉这种非常不愉快的体验让他用力地闭上了双眼眉头挤在了一处。

    这好像是某种哲学家用力思考问题时的表情又或者是纯洁的小男生拼命回忆少年时光的模样许乐闭着眼睛这般安慰自己。

    “你这样子很像便秘。”

    刚刚穿好衣服的商秋呵着雾气、缩着肩膀走了过来蹲在了他的身边。

    许乐没有回答她的话直到嘴里的麻感渐渐消褪才睁开双眼从身旁的机甲表面挖了一坨雪狠狠塞进嘴里用力的咀嚼了很多下吐了出来。

    也许真的是因为两个人在睡袋里太挤的缘故他们两个是醒的最早的人。商秋接过他递过来的清洁剂开始进行同样的漱口程序姑娘清爽的直眉被刺激地弯了三道弯就像是女初中生第一次喝白酒的模样忍不住张着嘴巴不停地吸着无比寒冷的凉气。

    “当心把肺冻僵了。”许乐提醒到。

    “木事。”商秋像接受医生检查一般张着嘴望着极远处的天边冰川峰顶含糊不清说道:“呃看阿边好漂亮。”

    女人都喜欢漂亮所以漂亮两个字的音此时还是如此准确许乐笑了笑站起身来顺着商秋的视线望去看见一片难得一见的美景。

    西方最高的那座雄奇冰川正在朝阳下泛射着白金一般的瑰丽光芒它的后方是一片如圆镜般的碧蓝天空相映澄清绝美如梦如幻如想像中的离世天堂。

    如斯美景在前许乐唇角的微笑却迅即敛去在心里恼火地骂了一句脏话。看来昨天夜里暴风雪就停了厚重的云层已经远离西方的碧蓝即便地磁暴还在继续可联系上宪章网络的可能总要大很多负责监控的顾惜风和他的下属究竟在做什么?

    “早上好”许乐下意识里快说道。

    蹲在地上愁眉苦脸的商秋并不知道他是在对空气或者别的事物说话愣了愣后莫名回答道:“袄。”

    许乐的左眼瞳里快地浮现出一行白色的字符:“感谢你的呼唤早上好许乐中校看来你昨晚过的很愉快男女清晨同时起床并且一起打理个人卫生这应该是生性行为后的情侣行为虽然这里是条件特殊的战场可我依然想恭喜你。”

    许乐难得地没有阻止联邦中央电脑的无聊推测和看似冷静机械实则荒唐啰嗦的分析陈述脸上浮现出一丝快乐的笑容。

    他马上解开袖口处的锁扣从腕表上调出军用的电子地图马上开始进行远程定位三秒钟后通过联邦中央电脑的帮助他确定了自己这支部队所处的方位有些庆幸地现自己这些人并没有迷路进最危险的区域如果昨天暴风雪中在往西面移动三十公里此时的他们便极有可能已经陷入帝国远征军的包围之中。

    他转头对营地的家伙们大声喊了几句将电子地图传到了顾惜风的手中紧接着快步走到昨天现的那个地洞旁边将上面的浮雪踢走一把抓住滑索准备往下跳去。

    “你在做什么?”商秋用衣袖胡乱地擦去唇边的雪惊讶问道。

    “我在与万能的造物主联系。”许乐笑了笑然后顺着滑索跳进了地洞中。

    商秋怔怔的看着这一幕心想你是一名天才的工程师又不是迷信的百慕大人怎么可能相信宇宙有什么造物主而且所有宗教的造物主都应该是在天上你为什么要跳进地里?

    ……

    ……

    死于帝国人的屠杀被冰葬在地下空间里的联邦平民人数大概在九千至一万一千人这是联邦中央电脑通过许乐的双眼快扫过后给出的答案因为所有的尸骸都被冰块堆砌在一处即便以联邦中央电脑的图画计算能力也无法给出更准确的数字。

    许乐被这个沉重的数字压的胸口有些沉闷沉默地爬回地面走进营地看着正在忙碌的队员们他拍了拍胸口想压抑一下情绪却现手掌拍到一个硬硬的东西才想起来口袋里一直放着那本帝**官亚瑟写的日记。

    暴风雪停了不知何时卷寒重来地磁暴暂时弱化不知何时重新狂暴所以营地里的人们无比快的进行着工作他们已经联系上了新十七师的师部对四周的环境及敌我双方势态有了更明晰的掌握。

    “帝国人控制的区域在这个方向。”白玉兰指着光幕上的东北方说道:“基地在这里铁七师友一个团在这里我们昨天运气很好擦着帝国人的常规埋伏区域走了出来。”

    “相关的方位座标和实景路线图顾惜风已经搞定我们现在回基地没有任何危险一路安全。”

    许乐点了点头想到了不久前的暴风雪感到非常满足忽然想到一件事情问道:“其余的部队呢?”

    “地磁风暴前大部份的部队都撤了回去不过东边可能有部队受困。那边依然处于高强度暴风雪区云层太厚而且地磁密度没有任何弱化的趋势宪章网络无法进行探索。”

    白玉兰回答道:“不过联邦部队的给养和防寒肯定没问题帝国人再疯狂绝望也不在这种天气下起战斗所以他们的安全应该有保障。”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营地里的全波段监测仪里却响起了联邦语的紧急呼救信号喘息声里的沙哑呼喊伴随着清晰而密集的枪声。

    包括许乐在内所有人身体微震快走了过去听到监测仪里清楚地响起某支部队的紧急召唤支援信号这个信号有些微弱时断时续却足以证明在某些地方生了些什么事情。

    “……空中支援。”

    “我们失……方位。”

    “帝国人疯了他们……一个大队。”

    “指挥系统受损需要修复。”

    ……

    ……

    营地里有了一秒钟的沉寂顾惜风低头快查阅电子记录汇报道:“是测滤B段频道。”

    一支联邦部队正在受到一个整编帝国大队的疯狂进攻?众人的表现有点凝重谁也想不到仗打到这个时候苟延残喘的帝国远征军居然还有魄力集结一个大队的兵力顶着如此恶劣的天气起了疯狂的反扑。

    如今的战争形式下战地指挥系统受损基本上可以宣告这支部队无限接近失败可以想见那边的情况何其紧张。

    许乐却想到另一件事情即使是地磁暴和暴风雪的双重情况下联邦部队也很受(少)会使用这种难以保密的测滤波通讯模式除非这支部队指挥系统受损也附带着所有远程联络方式全部断掉然而联邦部队像新十七师或铁七师这般每名战士的手腕上都会带着与宪章网络联通的芯片……

    除了一支部队。

    顾惜风也想到了这点抬起头来犹疑说道:“应该是青龙山反政|府军。”

    “不是联邦特一军。”

    许乐简洁明了下达命令:“联络师部将东边部队受伏击的情况传回去请求快支援。”

    “空中支援根本进不去。”白玉兰摇头说道:“修复指挥系统也不是简单的事情就算他们有自己的机修工程师可是到哪里去找配件?”

    许乐盯着面前的电子地图视线渐渐移向被厚云遮住的阴影地区看到了边缘地带的那个醒目标志沉默片刻后说道:“马上联络铁七师他们的位置最好而且肯定有备用件请他们前去支援。”

    “是头儿。”

    ……

    ……

    “我是新十七师技术总监许乐中校。”

    “我是铁七师一团团长东方沛中校。我部已得知你的请求我部拒绝你的请求。”

    营地里清晰地响起一个冰冷而充满纪律感的声音铁七师的团长东方沛似乎根本未加思索也未加任何感情|色彩的同情简单直接地拒绝了前去支援的请求。

    许乐沉默地看着通话器开口说道:“那里估计应该有上千名士兵而且根据计算支援难度并不大。”

    “我依然拒绝。”

    “为什么?”

    “一我没有收到任何军令。二你没有资格给我军令。三在没有任何战场情报的信息支持下因为冲动而盲目支援不是一名合格的指挥官应该下的决断。四我不会用我的人去冒险。”

    许乐知道这位东方团长与西门瑾二人是最受杜少卿赏识的忠诚下属此刻终于感受到此人的指挥风格果然一丝不苟然而不知道变通于是一味冷酷机械没有学到那位少卿师长的真正气质。

    所以他说道:“那你可以滚了。”

    ……

    ……

    (其实几章自认为写得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