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九十九章 雪宿之睡袋夜话

    酬示准时四点十分天空只是片漆黑q行旱极北篇就宇幂羔是比别的地方来的更早一此。呼啸的暴风雪如同无数柳絮狂舞于空气之中加土头顶遮住星光的厚云让绵延无尽的冰川四周寻找不到一丝光线只有黑暗。

    冰“里本就没有道路只有碾压出来的一块狭窄平地二新十七师负责测试的三台白色T机甲如沉就的巨人安静地伫立在这片平地之上。

    它们的脚下是承载物资与仪器的装甲车及牵引车这些人类的工业成果被弥漫天地间的风雪瞬间掩盖如铺上了一层极厚的雪绒毯再也看不到清晰的结构线条与金属光芒与四周的环境融为一体化为万年的冰崖根本无法被分辩出来。

    联邦军人们的宿营地就在万年冰崖般的机甲身躯之间二他们迷路闯进的这片冰扑雪山中不知道隐藏着多少帝国士兵所以营地保持着远程无线电静就声音静就只有静就幻光也处于管制之中黑洞洞一片。

    营地四周的巨大机甲及装甲车密密匝画将凛烈的风雪挡在了外面特制的隔寒简易棚却无法完全抵御此地极低的气温。在简单的进食之后所有人都钻进了睡袋睁着眼睛看着棚顶苦苦熬至或许是深意的时分才沉沉睡去。

    许乐的眼睛一直睁着目光从他那双不大的眼睛里射出来穿过漆黑的周遭透过转藉作响的棚顶似要一直望过头顶千米之上的厚厚雪云看见那片灿烂的星空二他睡不着觉因为每当闭上双眼地下空间那张小女孩尸体青灰色的脸便会在眼前浮现尤其是那双被冻凝住却依然泛着幽光的瞳子。

    十二岁他就杀过人了算到今天至少有上百条生命死在他的手上从某种意义上可以算是杀人如麻至于人类的尸体在前线更是看到快要麻木再也很难生出最初时紧张恐惧想要呕吐的情绪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情绪有些异样。

    大概是因为地下那名小女孩儿死时的年龄和小西瓜差不多大小。许乐眼睛微眯想到如果小西瓜这般悲惨的死去自己将会有多么的悲伤和绝望?

    小女孩儿的家人呢?或许也在这场屠乐中死去或许就在她的身边如果真是这样小女孩儿的离去会不会安乐一些?

    对平民的屠杀真的是种族战争中必然伴生的罪恶吗?这场波懈壮阔的战争自然是一场无比伟大的系统工程但作为其中不显眼个体的自己能够做些什么?自己能够为这些不应该死去的人不应该生的事情…做些什么?

    帝国远征军并恭完全占领这颗星球便有如此多的联邦公民被屠杀那在另外两颗沦陷星上究竟有多少平民死去?许乐觉得自己的嗓子有些干涩生痛想到钟司令在食肆里的讲到的某些事情那些令西林军民感到悲愤的事情。

    如果联邦没有一直放弃甚至刻意遗忘这两颗半星球如果国防部这些年不是按照军神李匹夫留下的指示进行西林轮战。不再为了进攻帝国本土而练兵而是提前起反攻是不是有可能挽救一些被屠杀的司胞比如不远处地下那些生命。

    在想什么呢?”他身旁传来商秋的声音。

    负责测试侦察任务的这支部队中只有商秋一名女性她理所当然地把自己的睡袋安排在了许乐的身旁似乎所有的女性都对许乐的品德有充分的信任。

    许乐压低声音回答道“在想战争这个东西我现这东西是个怪物很难想明白。”

    四周的联邦战士早已熟睡四周一片漆黑营地外有清晰的呼啸声在宣告着寒冷暴风雪的试探性侵袭。

    商秋呵了口气轻声回答道“听说浩劫前的人类历史就是一场战争史。联邦遇见了帝国只不过是古老历史的一种重复。”

    “联邦没有战争的那几万年是多么幸福的几万年。”许乐微笑回答道。

    大概是白天受到了地下联邦平民尸体群的剌激商秋沉就了几秒钟后忽然问道“如果战争结束了你打算做些什么?”

    担心吵醒营地里的士兵又因为空气有些寒冷所以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如果有那么一天我很想回果壳工程部当一名普通的工程师。”许乐此时的脑海中还在反复钟司令的那番谈话自嘲笑道

    “可我估计很难活着看到那一天了。”

    黑暗中商秋的眸子亮了亮唇角刚刚翘起却又因为他后半句话而平伏下去二又是一段长时旬的沉就然后响起一阵悉悉索索的拉动拉链声音商秋沉就地挤进了许乐的睡袋里。

    “冷挤一起暖和一下。”

    许乐愣了愣挪动了一药昨谁帮助机挤T讲来然后将睡袋的梭锋审新拉好左药嘶炭自然地环过她的腰身搂住了她现她身上虽然穿着整套贴身细绒衣但体温果然有些微凉并不火热。

    “我们不会死在这里吧?”商秋顶着他的下巴紧靠在他的怀中显得有些无助问道。

    “不会二”许乐很认真地给出自己的承诺紧紧抱着她低头嗅了嗅现这位天才女工程师虽然好些天没有洗头了但气味并不难闻。

    商秋的唇角终于翘了起来似乎就因为许乐的一句话便放下了心很舒服地扭了扭身体寻找到一个合适的角度小脸微仰轻轻在许乐微干的嘴唇上亲了一口。

    许乐嘴唇微抿现她的嘴唇就像她的身体一样弹软而且很湿润冰凉甜蜜似望都市场里卖的冰柿子。

    两个人的嘴唇轻轻地贴在了一处没有多余的动作许乐清晰地感觉到商秋丰盈的胸部正顶着自己的腹部但不知道是因为天气太寒冷还是死亡太清晰的缘故他竟没有什么欲念二商秋掀起了自己的绒衣下摆轻轻握住许乐的手让他伸了进去感受到那丝温暖与掌上的厚茧不由微微嗯了一声。

    许乐的手握住了她的胸部却根本无法握住手指陷了下去然后弹了起来再次轻轻握下有软肉溢出指缝滑软一片极为冰润感觉就像是在松软的雪丘上打滚十分舒服。

    商秋将手放在绒衣外面放在衣服里面那只手上声音平静说道

    “你知道我从来不把工程部的那些男人当男人所以也很难把自己当女人。”

    “嗯。”

    许乐看着她那双明亮的眼睛用鼻音回答道左手下意识里揉弄像个好奇的小小孩儿一般揉弄那两团夸张的雪肉指尖时不时地摁下然后滑动直至触及弹嫩导肉最上方的小尖中指与无名指轻轻夹住威觉那颗黄豆般的突起很细小很冰凉。

    所以很硬。

    “机甲标准确定之后在都大学旁的夜店里我曾经问过你是不是处男。”

    商秋睁着那双明亮的眼睛大概是因为太过黑暗根本无法看清面前人容颜的关系所以并不像平日不戴眼镜时那样总喜欢眯着眼睛。

    许乐的视力比一般人好的多看着这双明亮平静的眼左手轻轻抚弄着她的胸部有些疑惑她为什么能如此平静正准备回答时却听到她继续微笑说道“其实我是处*女。”

    许乐伸进她衣内的手微微一僵马上继续活动起来就像是这只手根本不相信这句话不相信一个身材如此蔓妙的清秀女工程师居然还是处*女。

    “你不觉得这种事情很没有意思吗?我是说和解决那些工程学上的难题比较起来。”商秋的脸畔有些微红说话的声音却依然平静。

    “嗯那是两种不同的快感。”许乐思考了一会儿后回答道然后又沉就了一阵看着她的脸极其认真说道“我们恋爱吧也许你会知道这件事情还真有点儿意思。”

    淡淡的暖暖的**感觉在拥挤的睡袋里升腾年青男女的身体拥抱在一起互相摩娑挤压却因为两个人惯常的冷静思维模式而无法冲破某条界线二“邹部长的千金怎么办?”商秋看着他的眼睛问道。

    “请你保密我和她并没有男女方面的关系二”许乐回答道“但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故事。”

    ……那国民少女你也不要?”

    “绯闻绝对的绯闻我承认我和她在一起确实挺开心亲近但绝对没有谈到感情这种东西。”

    “薇小萌?

    “过去了。”

    “落日州公密里的那位女性?”

    “如果说我和她只是当年的老牌友你信不信?”

    ……我不信二”商秋睁着明亮的眼睛说道“不要忘记我也是一名优秀的工程师我的眼睛很毒我知道你喜欢很多人、只不过我凑巧这时候出现在你面前而已。”

    ……世界上的事情本来都是由无数偶然构成的作为一名优秀工程师你应该明白这一点。”

    “可你年龄比我小这是必然。”商秋轻轻吻了他一下叹息一声然后低下头去舒服地靠在他胸上说道“所以睡吧。”

    这个姿式让许乐抚弄她的胸部有些不方便他默然抽出手将她整个抱在怀里想道“只小很少而且我经验比你多虽然多的不多。

    (这是去年拟大纲时就想好芯写的内容可惜没有完全写出那种感觉来接近也就满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