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五十章 咱们都是有故事的人

    ……

    ……

    梨花大学后门外的公路转角处,停着一辆全黑色的6航车,车身显得格外厚重,窗上的贴膜反射着美丽的天光,将车厢内的一切都遮掩了起来。这辆全黑色的6航车内部,很奇妙的没有座椅,而是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电子仪器和……一张行军床。更奇妙的是,有几个穿着灰色制服的工作人员正警惕地注视着电子仪器,而那张行军床上,却躺着一个懒洋洋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约摸二十四五岁年纪,耳朵里塞着一个高保真的耳机,不知道是在监听什么内容,只是看他眯着的眼睛,总让人觉得他似乎早已经睡着了。

    如果让许乐看到这个年轻人的作派,一定会想到那个同样在任何境况霞显得懒洋洋的老板大叔,能在这样紧张忙碌的工作环境里,依然保持着如此的状态,如果不是有些厌世,那便是把什么事情都看的有些淡。

    一名工作人员摘下那名年轻人的耳机,苦笑着说道:“组长,就算你懒得监听,可是也不要用公家的东西来听音乐好不好?不然让主任知道了,你又要挨一顿骂。”

    年轻人睁开眼睛打了个呵欠,漂亮的脸上带着一丝宿后的疲惫,喃喃说道:“这么好的东西,不用来听音乐真是可惜了。”紧接着,他看了一眼电子仪器的小光屏,无聊问道:“怎么了?那个热血女青年没出什么戍吧?”

    “没什么戍。从s2回来的年轻人很多,局里为什么要我们盯着她?”工作人员耸耸肩,指着梨花大学的方向问道:“一个女学生,能有多大的问题?”

    “张小萌,就这样大咧咧地回来了,如果没问题,那我就是个白痴。”年轻人又打了一个呵欠。他叫施清海,毕业于第一军事学院,如今在联邦调查局任职,这辆全黑色6航车内的工作人员,全部是他的下属。他无聊地看着梨花大学后门的方向,看似随意说道:“一只迷途知返的小羔羊?……她父母都是联邦政府公务员,如果真的没有问题,这只小羔羊应该在都机场就哭着扑进了父母的怀里,而不应该是一个人估地转机直接回了大学城,辛苦跑了十几天,才重新获得了学籍。看书”

    “她为什么不和她父母见面?还在叛逆啊,还没有长大啊,怎么可能是一个被撞破了头的可怜姑娘。”施清海漂亮的脸庞上闪过一丝嘲弄之色,“局里虽然没用的废物一大堆,但是挑选这个监视目标倒没有太大的问题。”

    随着他说话的声音,黑色6航车前后两排共计六个人都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听着组长的分析,赞同地点了点头。一个人看着施清海笑着说道:“组长,我们当然知道你不是白痴。”

    施清海当然不是白痴,以最高分毕业于第一军事学院,在进入联邦调查局的第一年,便成功地破获了几件间谍案,能力有目共睹,如果他沿循着这条道路稳妥地走下去,调查局上霞认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副局级干部可能就此产生。但谁也没有想到,这样一位年青才俊的堕落竟是如此之快——一个整日沉迷在酒精和女人间的调查局官员,便等于是放弃了自己的前途。

    “以后别再喝这么多酒了,那些女人关了灯有啥区别?用得着每天换一个?”施清海的下属头痛说道:“别总得罪上司,不然您不早升上去了,咱们也能跟着落个好。”

    “少跟小爷我扯淡,跟着我的人现在谁没升?小爷我是懒得挪窝,这大学城不是挺好的,美女多啊……尤其是年轻的美女多……”施清海啪嗒啪嗒薄薄的嘴唇皮,眼神迷离而陶,“青春鲜活的**气息包围着我,怎舍离去?”

    他从单人床上爬了起来,揉了揉早晨忘记洗的脸,含糊不清说道:“什么事业上升都是狗屁,老子恨不得调去宪章局,那帮孙子,天天伺候一台电脑,什么戍都不用管,真***是养老的好地方。”

    话虽如此说,但该做的工作依然得做,哪怕是表面功夫。施清海似模似样的拿起监听耳朵放在耳边听了半晌,开始一切如常,渐渐地他的面部表情却变得精彩起来,最后变成了难以抑止的大笑声音。

    “门房?笑死小爷了……他知不知道那个被他要求擦掉口水的学生是议员的儿子?”施清海笑的前仰后合,拍着大腿说道:“这个小门房有意思,有意思,现在这***社会,难得看到这么认真的人了。”

    “嘘,组长你声音小点儿!”一名组员愤怒地盯着不自觉的施清海,压低声音吼道:“我们是在监控状态!不是在电影院!”

    “噢,也对。”施清海醒过神来,嘿嘿一笑,哗的一声拉开了车门,往车下走去,说道:“梨花大学至少要盯一学期,太无聊了,我去看看那个好玩的小门房去。”

    被袒在阳光下的调查局职员面面相觑,实在拿这个疯狂而荒唐的组长没有办法。看着阳光下,年轻小组长懒若无骨,状若小流氓的走路姿式,职员们忍不住尴尬地遮住了眼睛,其中一人喃喃说道:“又违反条例了……不过你们说组长他怎么这么像个小流氓?”

    “组长在农村长大,他爸是个农夫。”

    “是吗?这真是一个稀有的职业啊,可是,这和组长流氓又有什么关系呢?”

    “乔治卡林不是曾经说过?流氓产生的根源在于财富的分配不公。”

    ……

    ……

    梨花大学校园后门,并没有出现富家学生和贫穷小门房之间的阶级斗争。那名宣扬卡林主义的男学生怒气值满溢而走,许乐也没有把对方拉回来,强行要求对方跪在地上把唾沫擦了——如果真那样做,许乐都会怀疑自己的智商。他只是依照学校条例,将今天的事情写了一个备注,通过电脑传到学生处的专用信箱,然后拉出水管,将早晨刚打扫干净的人行道再次冲洗了一遍。

    先前他会走出来,是因为他现了那名男学生似乎有对那个女生继续纠缠的意思,所以才会想个法子阻止一下。如果不是看到了那副黑框的眼镜,许乐还真一时间没办法想起来那个女生就是在大巴上偷吃自己饼干的人。许乐根本不清楚什么是卡林主义,也不会关心政府和**之间的谈判博奕,他只是觉得这么多学生冷漠地注视着一个女生,那个女生显得太过估,更让他觉得有些不舒服的是,那个男学生竟然会拦住女生的路。

    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他认识那个女孩子……虽然那个女孩子可能并不记得他了,虽然那个女孩子当时对他并不客气。

    清扫完路面,许乐端了一张椅子,坐到了大门的旁边,忠实地执行起了自己的工作,在温暖的阳光下眯着眼睛,听着身旁的监控仪时不时响起芯片审核通过的嘀嘀响声,舒服地似乎快要睡着了,其实心里依然想着自己的旁听证究竟什么时候能够办下来,什么时候能进图书馆,什么时候又能去那些实验场参观一下?

    施清海身为调查局官员,当然不是真的想结识这个不起眼的小门房,他只是昨天晚上和那个金美女折腾了一宿,又喝了太多的酒,精神实在是太过委顿,在6航车的行军床上睡的又不够舒服,所以干脆行车走动走动。他在校门旁边的便利商店里买了一包香烟,点了一根抽着,走到了路边蹲下,余光很随意地瞥了一眼那个年轻的小门房。

    便是这一瞥,施清海的眼瞳微微一缩,许久未曾移开眼光。他站起身来,向着坐在椅上的许乐走去,沉默片刻后笑着说道:“真羡慕你这工作,可以天天正大光明地晒太阳。”

    许乐有些意外地抬起头来,他没有想到在这个陌生的星球,陌生的地方,居然会有人主动找毫不起眼的自己说话。一抬头,只见满街青树,满天清光,一个长相英俊,身上的黑色正装却皱巴巴的年轻人正含笑看着自己。

    “呃……或许是挺舒服吧。”许乐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眯着眼睛,挡着阳光,小心说道。

    “要来一根儿吗?”施清海微笑着递过一枝加长过滤嘴的香烟。许乐本来想拒绝,但忽然想到老板大叔从来不离手的烟卷,忽然心头一动,接了过来,凑到打火机上点燃,说了一声谢谢。

    隔着梨花大学的大铁门,两个人有些不知滋味地抽起了香烟,就在这满天阳光之中,似乎都有无穷的心事。施清海将烟头扔到地上踩熄,用手指拔拉了一下潦乱的头,忽然盯着许乐开口说道:“坐在椅子上,身体却悬空着,马步练成你这样,还真是勤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