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九十七章 雪中坑

    “吊然武办是T程师但看着那此被轰成黑炭的机甲继碰锋活蔫死的联邦机师真的很难体会古典物理的简洁之美二”

    他们身处的这台白色机甲动力系猛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座舱维生系统被限制在极低的水平值上空气略显有些阴冷转为行进模式的机甲被牵引车在冰雪中拖动颤抖的有些厉害。

    许乐此时的声音也有些微微颤抖和阴冷这几年间他与商秋保持着高密度的联络、虽然哪件中基本上都是在枯燥地进行设计沟通但就在这些往复的符号公式结构图中两个人已经变得极为亲近熟悉。

    他清楚商秋是一个痴狂于工程设计的怪胎天才只是身为一名联邦军人听到这些节奏稳定没有情绪的话听到对帝国人所挖冰坑的赞美依然有些难以接受。

    商秋并没有注意到他的情绪变化继续平静说道:“不过你的应对措施也很强大。在加装了那套系统之后即便暂时还是不能解决机甲踩坑的问题但至少可以提前做出预判。只要能够精确地判断冰雪覆盖下的雪坑联邦的机甲总不至于愚蠢到自己踏进去。”

    她的目光离开光幕用指尖顶了顶锋粱上方正眼镜认真地望向许乐说道:“那套系统很简单却能够解决大问题你的设计思路也很有简洁之美。我一直很想把你的脑袋撬开看看里面究竟藏了些什么。”

    头盖骨下面藏着无数块坚硬的小石头和不合时宜再加上联邦中央电脑储存的海量概念结构图纸或许还要加上很多部色*情电影许乐在心里这样回答道。

    “一般的军事机修工程师很难想到会用这种简单的民用技术因为我们本身就非常不熟悉、你是怎么想到这样做的?”

    我自幼在机修方面所受的教育靠是再精密复杂的机器也可以把它们当成最简单的家用电器来看待比如电吹风。”

    许乐想到矿垃边的操作间大叔黄染入骨的机修风格传袭眯起眼睛说道:“那十回波方位定准系纹用的是高频音波测井技术东林那边采矿经常会用到你知道我本来就是东林…那边的蹲坑兵出身。”

    “嗯看乘工程师确实需要开阔眼界而不能老像我这样藏在港都地下的工程部里。”商秋点丁点头拿起电敏笔挠了把痒的眉心说道:“既然战场上的问题基本解决你应该把全部精力投放到机甲测试这边了关于T的试运行状态你本应该给出更多的意见。”

    “我现在是十七师的技术总监并不是果壳的技术主管。”许乐有些恼火回答道:“而且你不要忘记作为你的实脸人员我这时候已经受了伤流血过多的情况下会抑止流丘滕体的分泌造成空间认知障硬这种情况下我给出的意见只能让这台破机甲爆的更加壮观。”

    “程韦实是你介绍给果壳工程部的他的涡轮增压技术经过改造后也在邮件里得到了你的确认。但毕竟是第一代原型机双引擎与增压器的配合不稳定出问题不是很正常?”

    许乐想到三天前那场生在冰J中间的爆机事件想到那些溅射的合金碎片和满天洁白间的冲天黑烟便不禁有些心悸如果不是防护措施做的好他或许没有死在与帝国人战斗的战场上却要死在联邦新机甲的试机之中。

    “但听说果壳工程部送到刃的那台T并没有爆机我并不认为李疯子对机甲的了解要胜过我。

    “可能是他的人品比你要好一些。”商秋冷静回答道没有化妆却依然漂亮清嫩的脸上闪过一丝不甘之意幽幽说道:“从目前的数据反皓来看两边的试验其实都失败了。”

    许乐的眉尖微蹙不解地看着她。

    商秋抬起头来很认真地说道:“动力总不成不稳定可以通过调校来解决但T比真正突破的瞬间频状态下除了你和李封中校之外没有人能够承受这种负荷就算有人能够承受也没有办法拥有如此迅的神经反应度。”

    “我设计机甲的目的不是为了打造你们这两个级战士而是要对整个)联邦的军备水平有所提升。”

    “级战士这名字听上去挺土但又挺带劲儿的。”许乐笑着说道。

    行走在冰雪世界里的联邦部队非常缓慢履带式重装甲破冰车与牵引车及三台白色机甲组成的队伍顶着狂暴的风雪…小心翼翼地在狭窄的空旬里前行二兰晓龙坐在第一辆装甲车中脸色阴沉难看目光凝固一般盯在光屏上左肩打着急救绷带里面不停向外释放着治疗胶水的味道二前方的顾惜风盯着电药噪施安屏的目f比艺晓龙显得更加警怯而白玉!则匙维窘战地指挥系统有条不紊地向整支部队出指令。

    看上去洁白肃穆的冰川世界因为咆哮着的暴风雪而显得狰狞起来对这支联邦部队来说更危险的是不知道藏在何方的帝国远征军在撤退的路上他们已经遇到过几次小规模的追袭有一辆军车被炸毁四名十七师战士阵亡。

    联邦重新铺设的宪章网络总有空缺的地方尤其是在北极冰扑地域残存下来的帝国远征军们在不惜一切代价的破坏联邦监控设备天上的卫星被厚若湿棉被的雪云遮住联邦侦察机也不敢在这种气候条件下深入地形复杂的雪山所以一切只有靠他们自己。

    这支部队隶属于新十七师由新十七师技术总监许乐直接领导他们这次的任务并不是来修复宪章网络的漏洞而是通过一次例行的侦察任务测试联邦最新型的T机甲。

    这种新式机甲虽然只是在机甲上做了一些微调但因为动力系统中合成了微型溺轮增压技术所以被联邦军方寄予厚望但谁也没有料到此次测试中的三台机甲却坏了一台。

    联邦严令不准抛下或自毁部队只刹辛苦的往回带就在艰难的回程之中他们遇到了帝国小股部队的偷袭但更可怕的是从昨天夜里起他们遇到了端。星球并不常见的地磁爆!

    因为地磁暴的缘故他们极难与师部联系上无法无法即时联系宪章网络无法进行准确实时定位再加上狂暴的风雪侵身整支部队竟是……迷路了。

    地域标准时间下午三点已经开始变暗的天空和早已沉下的没有温度的假太阳让这支十七师的部队停下了脚步穿着防寒单兵套服的战士们从装甲车上跳了下来开始准备临时营地在这种鬼天气下的鬼地方如果临时营地的隔温措施不能做好一夜过去明日便会再也没有人醒来。

    许乐从机甲座舱里爬了下来然后对着上方伸出双手然后所有人都看到了一幕令他们感到震惊的画面。

    商秋走出座舱竟是想也没有想没有任何犹豫的感觉双腿一蹬身子保持着坐姿就瑚匕了下来!

    行进状态下的机甲座舱高度依然足以摔死一头牛可她就这么跳了在短暂的时旬之后啪的一声轻响许乐接住了她。

    许乐怀中的女工程师一脸平静没有任何兴奋或恐惧的情绪因为工程师思维和精确的计算还有那种工作伙伴间的就契告诉她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去许乐一定能接住自己。

    “腰还是有点儿疼。”商秋用戴着厚重手套的手顶了顶腰间眉头微皱说道“下次你要把缓冲距离再拉长一半。”

    “那我必须跪下去二”许乐回答道:“这样才能保证缓冲行程可问题是你为什么总坚持跳下来?”

    我不喜欢你设计的机甲艘梯一没有美感二司距太大女生跨下来时姿式很难看。另外果壳人事部心理咨询师建议我要多参加一此户外的拓展壬练。”商秋很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一机甲是用来杀人不是用来选美的。二联邦目前还没有一名女性机师。另外这种拓展“练永远只能“练我的臂部肌肉至于你克服恐惧的心理方面我从来不认为你的脑子里有恐惧这种概念。”

    “那你可以理解为我想让你抱一下。”商秋的眼睛忽然眨了眨。

    许乐的脸有些烫然后就在这时忽然感觉脚底下忽然一空。

    白玉兰几名军官正准备过来进行例行汇报他们清楚地听着这种乏味的对白不由同时如兰晓龙那样无辜地耸了耸肩膀。在他们看来能够在工作台前一坐便是三十几十小时对着无数符号公式图纸不吃不喝的许乐在某种方面已经是一个怪胎可是和商秋这名果壳天才工程师相比却要更加正常一些。

    就在这时他们忽然看到正搂抱在一起的男女工程师忽然间向雪地里陷了下去转瞬旬消失于暴风雪之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