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九十五章 看看天上,于是我去

    因为颈后论片的缘故联邦与帝国都很难向对方境内派味顾罐但在这近百年的历史中双方的军队都曾经打到过对方的本土某年帝国皇室甚至还派出过正式的使团双方对彼此的社会制度风俗人情早已有了一定了解二过往许乐对帝国方面并不关心因为东林距离前线太过遥远矿工孤儿距离宇宙可的战争太过遥远但如今他已经是联邦的高级军官必然要对这些事情有所了解。

    只是听到大师范这三个字他还是觉得一头雾水这好像是帝国某种很重要的官职可是在他曾经阅读过的材料中没有更多的细节。

    许乐紧接着注意到老东西请求里隐藏的意思脸色变得有些诧异恼怒“让我去帝国京都找线索?不要忘记我是联邦人不是神这已经不是找死的问题而是荒唐的请求。除非联邦军队那时候已经把帝国全部打败俘虏了那个疯狂的皇帝…可事实工我一直认为联邦很难在我活着的时候就把帝国打下来。”

    不等宪章电脑做出回答他面无表情地挥了挥手说道“明后年进攻帝国本土的时候如果我还侥幸活着我会替你去找找线索我对这件事情也有极大的兴趣。”

    这是许乐的真心话就在洗澡之前他刚刚收到新十七师师部转过来的秘密卷宗国防部已经确定刚刚组建的新十七师将在整合之后迅调往凹的星球打响属于这支部队的第一场战争。

    联邦的胜利军事行动进展至今一切非常顺利尤其是以铁七师为锋芒的部队在哦。行星工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安布里老将军率领的帝国远征军已然奄奄一息随时可能崩溃于冰川之中联邦将这颗行星选择为新十七师的新战场自然有这方面的综合考虑。

    然而战场终究是战场战场上总是要死人的而且永远没有人能知道下一个死的会是谁。如今的许乐可以操控呼啸于山林之间难透敌手又或者可以带着技术总监的军职深居于师部之中淡看烟花起落可他依然没有信心像大叔在地下水道里那般狂妄地大喝老子当然不会死永远不死!

    想起大叔许乐心生伤感思念。

    他总以为那个无所不能像宪章电脑一般可以分身万千的天才人物不可能就这般简单的死去可是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他的那丝隐隐寄望似乎渐渐变成了炮影。

    带着低落的情绪他说道“以后能不能不要随时监控我?就像今天晚土那样突然进入我的大脑这有些令人难以接受。”

    只能响应朋友的召唤当我孤单寂宾时却不能主动寻求你的温暖这不公平二”老东西用白色字符学习着幽怨的情绪。

    “我要上厕所拉屋我要打手机有时候我可能还会全身**和一名漂亮女孩儿躺在床土过过性生活!”许乐愤怒地说道e一想到这些时候你都在我的身体里感觉非常不对!”

    “几年来你只有一次全身**和一名漂亮女孩儿躺在床工而且那次你们的性生活并没有完成。”

    宪章电脑很冷静地回答道“当然人类的生理缺陷并不应该受到任何人或机器的嘲弄但在我看来以繁衍为目的的**如果需要隔着一层塑料薄膜从而根本无法完成繁衍那便没有任何意义。”

    许乐低头藏于膝盖之间。

    “如果是想获取这种大脑皮层快感我可以为你调制副作用极小的神经兴奋剂我保证那种快感程度一定会过**所得。”

    “我要怎样才能让你明白做*爱并不是仅仅为了快感?更关键的是我应该享有第一宪章所规定的**权不对吗?”

    “我一直很好奇**不是为了快感又是为了什么户难道人类把这种活动改名叫做*爱就真的能做出爱情?”

    许乐恼火回答道“你又不知道什么是爱情。”

    “四加毗崛北。…这是一句来自席勒未表著作的优秀台词相信你能听懂。”

    “至于**权当你接受了主动联系的请求之后第一宪章便不再保护你的**权。

    但依据第一宪章的规定做为一台服务人类的机器一切从你大脑皮层中所获取的信息将会做为第一序列资料被严格保密没有任何公民能够通过我的渠道获知你的任何**从这个意义工说你的**权和你的**一样都是安全的。”

    “一个无法观察、并且它的存在对我们所处的宇宙没有任何影响的宇宙对我们来说就是不存在的宇宙是这个物理学概念的意思?”

    “虽然你的叙述十分的不准确不符合你的学术水平不过就是这个意思。”

    许乐忽然开口问道“席勒大师真的是五人小组里的某人吗?那无数的剧本都真是他写的吗?”

    “一是的。二从联邦著作权法的概念上来说是的。”

    许乐轻轻地吹了声口哨开心地笑了起来“忽然想到你知道联邦从古至今所有的历史细节我又可以问你这样问下去我肯定能成为联邦最优秀的历史学家。”

    “这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事情这也是席勒的台词。联邦中央电脑回复的文字里居然带工了一丝俏皮的味道。

    “我很好奇如果你一直拥有某种人类智能那你究竟是男的还是女的?”许乐很认真地问道。

    “很明显我是一台没有任何人类第一第二性征的机器所以我没有性别。你是不是对我现在的忠诚管家形象有所意见?需要我扮演一名穿丝袜和高跟鞋的女秘书吗?”

    “虽然我认为这种形象并不适合心我高级的州算能力和逻辑分析水准但根据州算在狐狸堡监狱黑房中你所观看的三百三十七部色*情片也就是你辩称的爱情动作片中有百分之三十以上女性主角都是这种形象。”

    许乐张大了嘴一口整齐的牙齿在夜色中显得无比洁白且尴尬半晌之后他像食肆里的钟司令那般简洁有力不容拒绝地说道这个话题就说到这里了。”

    老东西的回复马工就来了似乎它有火兴奋“那接下来我们聊些什么?你的求偶分析?根据我的计算简水儿应该要被排除在这个名单之外因为……”

    “晚安。”

    许乐站起身来拍了抱屁股对着漆黑的西林夜空微笑挥手告别。

    联邦中央电脑沉就然后在他的左眼瞳中留下最后的回复那是一串无比**伤感的省略号一个人站在营房外身后是高墙及墙后若黑石巨人般的大树影子许乐望着夜空眉梢缓缓挑了起来化作一丝温和的笑容。

    他相信老东西此时没有看着自己虽然没有任何办法确认这点但他必须相信不然被永远窥视永远提心吊胆的人生将会没有任何意义仅仅是为了能够活的愉快些他就必须逼迫自己相信这大梭便是席勒未表著作集里那篇精神胜利法的意思。

    轻轻抚摩着左乎腕上的普通金属手镯带着老虽的指腹缓缓体会着那行字迹的浅浅痕迹许乐的眼睛眯了起来他已经很久没有打开过手镯甚至没有去想它然而这根手镯里却似乎藏着某个宇宙的秘密那个秘密竟有可能在帝国之中。

    并不长的整合之后承载着无数军方大佬感慨追忆和荣耀历史的新十七师登工战舰前往丑的星球L联邦打响反攻第一枪的地方。

    前线三颗沦陷星中5慨星球的形势看工去最好由易显司令指挥的臼总攻也进行的十分顺利只有驻守着帝国远征军大部分主力的强力星球上打的异常惨烈血腥二经过参谋联席会议和前敌指挥部的紧急磋商依据宪章局的推算结果帕布尔总统强悍地压下议会山方面的声潮如军方所愿没有继续向前线增派兵力以保证明后年进入帝国本土的军力储备而是按照钟瘦虎的部署直接从g酌和溺抽调了十四个机械师投放到强凸星球上。

    许乐和新十七师就是这种背景下回到驿的这颗已经接近全面胜利的星球。

    这颗行星如今只留下来了不多的部队承担最后清刹主攻任务的是两个师一个是铁七师另一个是新十七师。

    但正如许乐那天夜里平静阑述的那样战场永远不是一个能够轻松取得最终胜利的天堂二被围困在严寒冰川之中的帝国远征军残余在安布里这位老而弥坚的将军指挥下凭借着他们对极北半球地势的熟悉凭借着极端的天气凭借着他们自杀式的悍勇作战爆出了惊人的战斗力硬生生将这两个联邦名师拖进了山地零星战的深渊。

    映着碧蓝天穹泛着幽蓝光茫的冰川气势逼人山脚下的原始森林神秘而幽暗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每时每刻都有联邦战士牺牲于帝国野战小队的子弹之下就是那些性能强悍的机甲也经常性地陷入帝国人布置的陷井之中然后在一群蚂蚁般的步兵肩炮密集轰炸中变成焦黑的残躯。

    “又陷进去了?联邦最先进的机甲居然会被远古猎人用的陷井给困住!是我脑子出了问题还是设计这玩意儿的工程师脑子被雪冻住了!”

    满是白雪的联邦营地之中一位满脸大胡子的中校军官瞪圆了双眼拿着手中的战损报告盯着面前的机师愤怒地挥手吼道机械腿踩进去陷井就拨不出来这***还叫机甲?如果是机械老二插进去老子还能承认你是在试图强*奸躲在冰洞里的帝国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