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九十三章 未知的历史与将来

    由视f幕上一位因悲伤愤怒而古官扭曲的年轻十乓遁蜘了腋下的双拐瞪着双眼向镜头冲了过来。他是栖霞州州长的儿子达文西他是七组新兵达文西他是刚刚失去室友的达文西他哭喊着吼道不要拍了狠狠地击打在摄制组的镜头上。

    镜头拍摄的画面忽的快扭曲应该是从半空坠落狠狠地砸到地面然后弹起再然后落下。

    画面上多了一些泥点倾斜的格外无力视角远远对着营房中间的一棵大树、树下三根快要燃成灰烬的三七牌香烟然后归于一片黑暗二在黑暗之中那道联邦民众已经变得无比熟悉的旁白声带着嘶哑与平静掩之不住的压抑响了起来。

    “这是七组在…脑星球上的最后一次任务。”

    前天傍晚离开轰形基地时这支部散全员一百零三人。”

    “今天上午十点一十二分直至许乐中接最后归队这片营房里还剩下五十二人。”

    “有的队员此时正在战地医院接受抢救有的队员陷入深度昏迷被紧急送回西林主星有的人还活着可…“有些人已经离开。”

    沙哑的旁白声渐渐淡去电视光幕上的镜头依然是一片令人心悸的沉就然后有很多排纯白色的字幕缓缓由下向上升起逐渐退出画面。

    萧十三楼。

    冯远征。

    解斯。

    每个没有任何情绪的名字便代表着一位永远离开七组英勇牺牲的队员在字幕的最后出现了一个叫谢忌书的名字《七组》纪录片摄制组在这个名字后面打上了括号在括号中写道宪章局技术雷官牺牲于七组最后一次战斗中事后被七组接纳为编外队员。

    画面再次黑暗如星光闪动一排小字出现在左下方《七组》第三集《生存与死亡》终。

    这是联邦新闻频道的重播可依然吸引了无数联邦民众的认真观看。看到那些牺牲队员的名单看到最后那排小字无数粗豪的爷们红了双眼无数善感的妇人湿了手绢无数信奉虚无而散漫的青年学生开始沉就。

    议会大厦里的张小萌摘下黑框眼镜揉了揉眉心似是在消解自己的疲倦却不引人注意地拭去了几滴泪不仅仅是因为感动她还很担心那个男人在前线的安全。

    同一时间段亿万公里之外的西林落日州军营中浑身**的许乐任由冰凉的水花冲打着自己的肌肤被水教迷住的双眼微微眯起盯着玻璃幕墙外的电视光幕盯着那片黑暗久久沉就不语。

    七组队员们没有谁提起却因为某种情绪而共同就契地没有观看这部纪录片的第三集虽然这是属于他们自己的纪录片。然而今夜许乐终究是没有忍住还是看了。

    被帝国人子弹打的双腿飙血的达文西并没有像他自己担心的那样成为被子依然活蹦舌凶占甚至凭着他在(练就的黑车本领接替了刘像的司机位置。腹上中了一枪的刘纹没有死外面的伤口早就径愈可里面断成三截的肠子虽被连在了一处却依然让他习惯性的腹浑。有很多队员死了他们的名字似乎都快要被忘记。

    许乐拧熄了水花拿着厚软的毛巾沉就地擦拭着身体心想那场战斗生的时间并不久为什么自己却觉得已经隔了很久?

    匀称而隐藏着恐怖爆力的肌肉线条平静于他**的身躯中深色健康的肌肤上有无数道颜色较浅的伤痕尤其是左臂和臀后的几道新伤显得非常清晰。那是最后一次铺网任务时受的伤有些事情或许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淡化但这些伤痕却并不是那么容易消除。

    于深夜再一次走出房间他点燃了一根香烟若有所思的啜吸着像是在品尝一杯可口的饮料军装胡乱地裢在身上像老人那样像手背在身后在安静的营房里无意识散着步就如司走在当年的梨花大学校园里。

    走过一个窗口时他放缓了脚步下意识往没有灯光的室内望去。

    达文西就住在这个房间里这名州长公子是十七师重建后唯一一名被留在许乐身边的新队员当然他如今早已应该算是老兵。

    最开始的时候萧十三楼也住在这个房旬里脚臭也住在这个房间里。如今萧十三楼死了脚臭也没有了不知道达文西能不能住的习惯想到这一点他下意识里挑了挑眉梢然后听到了房间里传出达文西嚎啕大哭的声音。

    原来这家伙和自己一样终究还是没有忍住看了许乐沉就想道然后摇了摇头在阴云夜穹的陪伴下走出大门来到那片漫J遍野的军营之前。

    联邦重新组建十七师自己当了莫名其妙的技术总监这支拥有光」

    辉历史的部队似乎打上了自己的烙印可自己终究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遁晰吉怎么就透着…股荒谬的理所当然感?

    许乐有些心情沉郁地想到这里面有多少是自己被冷血谋杀的代价七大家与政界强力人士的退让?自己和七组在前线为了联邦出生入死后方的都星圈那帮杂碎却依然在搞三搞四这怎能让人不愤怒?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被纪录片和奇妙遭逢震动的情绪迅冷静肩头沉甸甸的感觉身后安静的营地面前上万名联邦普通士兵本应令他得意或者叫骄傲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体里有很多如阴影般覆着大心脏令他有些艰于呼吸的大问题。

    帕布尔总统与那些真正把持联邦的七大家及政客间的政治斗争暂时还处于平静的状态在几年后如果矛盾爆自己一个远离政治圈的职业军官该用怎样的方式去帮助对方?

    联邦一旦进攻帝国本土自己与新十七师将要面临怎样的困难?悍勇善战的帝**队会在他们的土地上爆出怎样的能量?那名声震宇宙的六级机师公主会不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最令他感到寒冷的是为什么那位皇帝般下会因为简水儿而如此愤怒?

    大叔和帝国方面究竟有怎样的牵还?他为什么会变成第一序列的通辑犯!他真的背叛了联邦还是因为他拥有伪装芯片的恐怖能力从而触犯了宪章光辉的真正底线?

    自己的颈后也装着伪装芯片为什么联邦中央电脑没有把自己列为通练犯数年来没有战舰隔着数万公里向自己开炮?

    这一切是为什么?许乐的眼瞳里闪过浓郁的困惑这些问题一直压在他的心上甚至开始令他感到痛苦因为未知本来就是一种折磨。

    深夜的营房墙外有夜风拂来并不微凉反而有些淡淡燥意。

    随意披在肩上的军装衣角随风荡缓然后在他困惑的左眼瞳中荡出了一行白色的字符。

    “区别永远只能是程序的区别。”

    他沉就片刻在脑海中对无处不在的老东西问道“为什么会有区别?你今天为什么愿意回答我这方面的问题?”

    “依据我的逻辑耸断任何一位优秀的理论物理学家到最后都会成为哲学家但没有任何理论基础的哲学家往往只是空想家。”

    联邦中央电脑在他眼中回答道“做为一名对理论物理没有深入研究专心于实脸物理学外延换作的工程人员你今天晚上变得越来越像哲学家只能证明你的精神状态受到了某种刺激。作为联邦第一序列保护对象我有必要向你出示警。

    “只要你不会像那些得了精神病的精神病医生对我随意电击我感谢你的示警。”许乐沉就回答道。

    “谢谢我将回答你的问题。”

    “就是因为你担心不回答我我会疯?”许乐不可置信地问道。

    联邦电脑沉就片刻然后回答道“你拥有足够的权限更关键的是我似乎越来越有与人聊天的**如果说自主的强烈编程倾向可以算做**的话。”

    许乐听到这个回答忽然觉得身体有此寒冷同样沉就很久之后他强行压抑住心头的紧张握拳双拳盯着面前的黑夜就像盯着一个永远看不见却永远存在的妖怪说道“非常感谢我想知道我和大叔的区别究竟是什么。”

    “如果你所说的是大叔是余逢公民编号幼幼x毗儡封余公民编号凹幼幼幼凹靳定径公民编号幼姚乔治卡林公民编号54qianzai他爸爸许乐恼火地挠着头说道“不用展示你可怕的数据检索能力是的我说的大叔就是这个这个家伙。”

    “等会儿。”他的表情僵硬起来问道“你是说那个乔治卡林?

    就是那个…你知道的创造了乔治卡林主义的乔治卡林?”

    “虽然根据我的档案记载乔治卡林主义产生于公民乔治卡林异常消失之后但我说的应该就是你所想到的。”

    揭穿联邦黑幕的先驱天才的政治历史学教授学说引领三十宪历中期无数政治风云的著名学者或者说早已越学者范畴成为青龙山反*政*府军挥舞的旗帜无数联邦青年像张小萌的偶像居然是那个陪伴着自己青春期成长极有规律进行嫖故活动的烂牙大叔?

    虽然许乐曾经敏锐地查觉到一些细节设想过这种荒唐的可能但此刻被宪章电脑证实他依然被这个事实重重击入迷惘的深海之中很久才艰难地浮出水面震惊感慨说道“真是一个没有新意却令人恐隙的答案。”

    (感动激动中如此状态居然把这章写出来了居然写的不是太差我想这一刻老天爷都要哭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