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九十二章 第三集

    深夜的营房内房间甲的办公灯平静地亮着一闪不闪。许乐沉默地坐在桌前一动不动。他盯着不停滚动的工作台光屏认真地记录着数量繁多的装备型号和相关技术数据。

    虽然直到此时他还不清楚所谓技术总监是什么意思但傍晚拿到新十七师所有装备数据后他毫不犹豫地投入到了工作之中。

    很久之后营房外偶尔响起一阵低沉的轰鸣声将他从辛苦的工作中惊醒。他用指尖用力地揉了揉眉心感受着指腹传来的眉毛触感不由想到了当年在梨花大学天天剃眉毛的举动。

    关上工作台许乐摇了摇头知道自己那颗坚硬的大心脏确实被那长长的装备名录震撼的不轻。

    新组建的十七师拥有整个联邦或者说整个宇宙最先进的技术装备无论是电子设备还是火力系统都先进的令人指其中有些最新型号在他的记忆中两年前似乎还只是果壳工程部的图纸。

    最令许乐感到震惊的是新十七师配备的机甲数量一个整编机械师居然配备了六十台最新式的mx机甲!

    许乐想到在前线第一次遇到的帝国月狼机甲大队眉尖微皱。

    看来联邦真的准备向帝国学习邹应星部长去年在基地里的话语也真成了联邦军队改革的目标新十七师极有可能在战争中被改造成全机甲师这支雄师将成为联邦军事改革的先行者在明后年便会打响的进攻帝国本土军事计划中新十七师或为先驱。

    带着对联邦军事改革的沉重思考许乐走出房间来到操场上却有些无措地现今夜的七组营房已经不是他熟悉的模样。

    新十七师的师部设置在七公里外的缓坡区域七组队员去往了各自的战斗单位整片营房人去房空“四周一片安静再也听不到打牌和吵闹的声音让他有些难以适应。

    登上房顶他安静地坐在了自控液压炮的旁边右手轻轻抚摩着冰凉的金属管壁目光落在了院墙之外。

    夜穹之下漫山遍野的营房遮住了往日里黑漆一片的田野。远处依然在工作的大型工程机甲不时出的轰鸣取代了往日里的蛙鸣阵阵。仅仅十几个小时的时间桑田没有变成沧海却已经变成了一片充满是严肃气息的广阔军营。

    许乐的眼睛微眯脸上浮现出一丝感慨的笑容这真像是造物主的奇迹实际上却是联邦宏伟力量的展现。

    新十七师的临时营地基本已经建设完毕只有给排水系统还在进行最后的施工联邦准备的十分充分而目睹这一切的许乐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当初国防部会把七组的营房安排在这么偏僻的地区原来从最初联邦就在计划一个师的到来。

    身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许乐没有回头因为他知道是谁。

    白玉兰在他的身边坐下掀起额前于夜风间飘拂的细认真地看着手中那本简陋的纸本轻声说道“师长于澄海后勤出身但和部部长没有什么关系很多年前他就是老十七师的司务长后来才转成军事官员……听说军神大人最喜欢吃他做的饭菜。”

    “按照他的资历再加上是十七师嫡系按道理早就应该升少将当然肯定是闲职。因为一些运气方面的原因他一直没有升上去按照国防部那边的说法他的能力不足以担当最高级别的军事长官顶多就当今师长。刚好这次十七师重组几番考虑总统官邸和参谋联席会议最后挑中了他。”

    “联邦少将师长非常少铁七师的杜少卿算一个新十七师的师长肯定要配少将军衔联邦这种安排也算是很合适。”

    白玉兰很认真地看着许乐说道“最关键的是于澄海师长性情温和是一军区出了名的老好人向来不会争权很多人都相信他能担任新十七师师长运气是一方面另外就是……他很甘心做这种过渡人物。”

    “接下来是副师长和参谋长的履历我向你汇报一下。”

    白玉兰十六岁入伍虽然外表沉默宁柔却是真正的老兵油子不然也不可能有玉兰油这个外号。凭着与新十七师上下官兵间的关系他很简单地便查清楚了师部所有高级长官的来历背景履历。

    许乐打断了他的汇报用一种复杂的眼神望着他说道“查这些做什么?我们是下级只需要服从命令难道你还准备在部队里面搞出什么夺权之类的事?”

    白玉兰听到这句话似乎想耸耸肩终究没有动轻声细语说道“也对确实不需要在乎这些谁都看的出来指挥权本来就是你的。”

    许乐想到白天那位同样姓白的纪录片狂热爱好者说的话不由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

    遍布基层连队的七组队员出任重要的中层军官、作战参谋甚至是团长的军官学员无论许乐承不承认新的十七师从重建之初便已经打上了他清晰的烙印。虽然名义上他只是享受副师待遇却没有级别的技术总监……

    白玉兰离开了屋顶。许乐安静望着墙外绵延不知多少公里的营房想到过万名联邦官兵无数沉重的装备远处若石头巨人般休憩的机甲黑影心情变得有些沉重不安起来力

    “这么大的动静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他在心里对某个存在说道。

    中央电脑有几秒钟时间没有任何回应然后在他的左眼瞳里显现很简单的两个字“惊喜。”

    “噢噢。”许乐无比嘲弄说道“真丨***惊受精的精。”

    中央电脑冷静地回应道“你很少说脏话。”

    许乐在心里回答道“看来你并不是全部了解我。当我受了大刺激的时候一定会骂脏话只不过绝对没有这次心里骂的响亮。”

    中央电脑又沉默了片刻然后用白色光符问道“难道你没有产生得意的情绪?就是那种事物的展乎自己想像却能满足自己生理及心理上期望感或被承认感或被尊重感的十分满意感受?”

    夜风轻拂许乐的脸他被占据整个左眼视界的密密麻麻的白字弄的有些微微眩晕沉默片刻后他挠了挠头咧开嘴露出满口白牙笑道“有点儿呵呵。”

    ………………

    ………………

    “看来真是受了刺激许乐中校也会傻笑我真后悔没有带微型摄像机来偷录。”梯子上露出白泽明的惊愕的面容。

    和这名纪录片制片人兼导演兼旁白兼记者相处久了七组队员们不再讨厌他许乐也接受了此人的存在但想到自己的傻笑被对方瞧了去不免有些尴尬问道“有事?”

    “嗯.”白泽明并没有爬上来带着一丝不甘说道“上次新闻频道放第三集的时候所有的队员都没看。这时候是深夜重播我想提醒你按照金星厂和新闻频道签订的合同他们只有两轮播映权如果你这时候还不看那就只有等着半年后去电影院看加长特映版。”

    许乐脸上的笑容敛去说道“我只是很好奇那些素材明明已经被我销毁了。”

    “我做了修复因为我认为那一幕被值得记录下来。”白泽明轻声说道“就算是为了纪念我也很希望你们能看一下。”

    许乐沉默了一会儿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说道“我相信你肯定把他们拍的很好但再看一遍他们离开真的不好。”

    夜风挺凉的

    ………………

    …………………

    很奇妙的是当落日州的营房正处深夜之时遥远的引星球都特区也恰好夜正深沉。

    庄严巍峨的议会山大厦侧裙楼中有一间办公室宽阔的落地窗中透出灯光和微微闪烁的荧光。

    张小萌如今表面上是青龙山派驻都特区负责正面宣传及与联邦管理委员会联络的事务官员暗底里却正在接手青龙山四科的全面工作。又很奇妙反政丨府军的情报组织是四科联邦调查局用来打击青龙山间谍的部门也叫四科。

    日与夜的连续工作让她显得有些疲惫那副只剩下纪念警醒意味的黑框眼镜也无法掩去她眉宇间的憔悴。此时她的神情很放松很平静因为她正在看电视但镜片之下似乎有层蒙蒙湿意。

    新闻频道正在重播纪录片《七组》的第三集名为生存与死亡的这一集在联邦内造成了比前两集更加轰动的反响据国防部的相关统计在某些州的征兵工作甚至都因此而得到了极大的改进。

    电视光幕上的纪录片已经播放到了尾声进入了死亡的部分。

    金星厂的摄像组没有能够跟住七组执行的最后一次铺网任务所以镜头采用了倒回的方式一张张鲜活的脸渐渐变得黑白平鼻然后消失在画面之中。

    黑白的画面拉的有些远看见一辆军车挟着尘土来到营房大门面容模糊的年轻中校疲惫不堪拖着受伤的身躯走了下来活下来的队员们围了上去。

    然后那名年轻中校开始向队员们烟所有人开始沉默的抽烟营房里升腾的青烟似乎是在祭奠某些人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