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九十一章 谁的师长我的师

    次房内的七组队员们表情僵硬片刻似乎被墙外震亮外的欢呼声惊醒再也顾不得微低着头的许乐主管也没空去理会不远处的大人物们高高举起手中的枪械兴奋地大声嘶吼起来嗷嗷叫着胡乱跳着没有人疯狂到对天鸣枪却有无数顶军帽飞上了今日阴沉的天空。

    墙外那支装备先进的部队来自港都警备区和第一军区各部队听到迈尔斯上将宣布联邦正式重组传奇的十七师知道自己将成为联邦传奇部队里的一分子当然无比亢奋而这上万名官兵相比墙内的七组似乎更有激动骄傲的理由。

    果壳第七战斗小组老队员基本上都出自当年的十七师少年入伍的白玉兰曾经亲身体会过十七师解散前的最后荣耀与悲伤。而七组的新队员们本来就是港都警备区的纨绔公子兵他们来自B匆娜队无论这支部队在这些年里是怎样令十七师前辈感到屈辱与恼火但他们的身上血液里依然保留着这支传奇雄师的因素身上烙着十七师的印迹。

    十七师是联邦军神李匹夫此生唯一服役的野战部队关于这支曾经杀入前后三次强突加里走廊强攻帝国腹地前后百余血战未尝一败的雄师拥有联邦军队最显赫光荣的历史为联邦立下过无数不世战;b。

    不需要旁人提醒许乐也能像无数联邦男性公民那般对这支传奇部队的战史倒背如流然而他的骨子里依然是那个冷静的工程师加之半途入伍没有接受过部队的融炉锤炼又不是十七师的老人所以有些难以体会墙内墙外无数战士台上台下无数将军激动的情绪。

    他看着老少军人们眼眸里的湿意与亢奋之意能够理解却难以全情投入其中心头反而生出淡淡惘然联邦重组十七师一方面是对老爷子的交待更多的只怕是要向整个宇宙传递一个强烈的信息那就是在这场波澜壮阔的宇宙战争中联邦部队必将像当年的十七师那样取得最终的胜利!

    可这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呢三这个念头一朝生出瞬旬碎灭许乐的唇角泛起一丝若笑。

    像雪山般高峻险奇的军神大人亲自把他从倾城监狱捞出来让他进作壬基地当教官兰晓龙离开港都警备区七组重新组建并且火线急召甥接口队里的士兵所有的这一切其实早有预兆他的战地生涯必将与联邦最出名的十七师紧密联系在一起。

    许乐在思考没有人笑也没有户~注意。

    营房内的队员们激动切脸庞微红联邦军队的大佬们满怀感慨众人全神贯注于台上生的一切。

    布林主任宣读了帕布尔总统亲笔写的贺信。总统阁下在信中热情洋溢地回顾了十七机械师在过往战争中的辉煌战绩用一种诚挚真切的语气以十七个气势逼人的排比句展望浩翰宇宙中将会生的伟大未来勉励新十七师全体官兵及联邦所有参战部队继承军神大人当年在联邦艰厄时期力挽狂懈英勇善战的精神最后一个上台表讲话的是果壳总裁先生联邦最大的企业家参与联邦最传奇的部队重建已然显得有些出人意料他热情的演讲里更是合人不解的将重心放在了果壳七组的身上他表彰了七组队员们在乡幼行星和脑行星上的优异表现坚定地认为他们没有给十七师和果壳丢脸并表示将一如既往地支持联邦军队的正义事业”联邦最主要的几家电视台的摄制组早已进入营房他们要用最快的度将这件必将大幅提升联邦士气的大事转播出去。

    这些新闻触觉异常敏锐的记者们在目睹历史生的兴奋之后冷静地从联邦选择的宣布地点以及果壳总裁的谈话中捕捉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线索。

    随着那部纪录片在联邦新闻频道播出三集果壳七组已经成为联邦民众心中最出名的战斗小组因为人数不多队负们面容鲜明他们甚至获得了比铁七师更大的欢迎程度。

    但在记者们的眼中最具有新闻价值能够把十七师和七组两个层级相差太大的存在联系在一起的自然只能是那位许乐中校。

    随着果壳总裁先生讲话的结束无数摄像机的镜头快离开台上在营地里的密集军人中快地寻找着那位年轻中楼的身影而记者们则是拿着手中的话筒时刻准备冲过去。

    此时的许乐心情依然有些迷惘不定他在分析总统阁下或者说费城那位老爷子会让自己在新的十七师中扮演怎样的角色完全没有注意到场间生的切。

    忽然间身旁有个人递了一副墨镜过来。

    许乐微怔马上做出了反应将宽幅墨镜架到了鼻粱工遮住自己一半面容诚恳说道“谢谢。”

    “不用客气二我跟着你上前线洗弹雨熬了好几个月都没能拍到你不戴墨镜的脸准确来说是你不让我拍既然如此我凭什么让这些同行拍到?”金星纪录片厂那名记者主持人望着远处失望的司行们冷嘲热讽说道。

    “新闻界难道都是像你这种狠的家伙?”许乐说道“但白泽明你要记住在我同意之前你依然不能拍我没戴墨镜的脸。”你全家才是新闻界我是纪录片导淡兼旁白!”白泽明恼火的挥挥手然后说道“不过将来你总是要在全联邦面前露脸我只希望你要把第一次的机会留给我。”

    “没问题。”许乐微笑了起来。

    “其实我以前很不喜欢你因为你对所有人都挺和善就是看着我们两个人便会死着一张脸。”

    白泽明耸耸肩说道“不过现在回忆这几个月真的觉得很值虽然很斧苦。”

    他转头望着许乐认真地说道“旧对到我可能跟在一位联邦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师长身边这么久还是十七师的师长我兴奋我骄傲啊!”

    许乐无言以对心想总倒阁下如果真同意自己这个未满二十三岁的家伙出任十七师师长且不说整十联邦会有怎样震惊的反应只怕第一大人会马上建议自己的丈夫去看精神科二重组一事联邦真的做到了雷厉风行新十七师的作战决策机构和军官任命在七组这片不起眼的营房里快展开不停有军官带着激动之色走进营地接过任命状颤着右手向四方敬军礼合许乐心情无比复杂的其中有不少军官他都很熟。

    高级军事主官的任命也正式公布许乐毫不意外地现师长并不是自己而一名没有见过的表情温和的中年少将参谋部和各部长官也迅任命完毕在其中许乐听到了好几个耳熟的名字二赫雷林爱弥塞留花小司当年作壬基地军官生里的四分之一人员被国防部从他们各自的部队里抽出分配到新十七师中这些人都曾经是许乐的学生在金碧辉煌夜总会里曾经司唱军歌以为只能战场上再相见谁知今日便能重逢。

    赫雷中校担任了光荣的一团团长花小司出任新十七师特别组建的机甲大队队长一职学术派的林爱和顾惜风一道全面负责电子反应部险出身联邦舰队的弥塞留有些委屈地出任新十七师空地联络官而其余的军官生也分别担任了重要职务。

    与这些联邦培养的中层军官不同。果壳七组正式归入联邦军方编制除了白玉兰廖廖数名核心队员其余全部队员被打散被分配到新七十师基层担任职务大部分出任本不需要在此时宣布的小班长却也有几名被正式任命为连长。

    连本就在旺星球外太空指挥舰中的宁和这位老七组队员也被调入新十七师参谋部任机要参谋。

    果壳的白水第七组毫无疑问是联邦这几年间最生猛恐怖的雇佣军小队而他们能够做到这些是因为老队员都出自联邦最强悍的十七师无论在哪一个战场上他们所受过的“练所承担的部队荣誉感让他们用冷血的任务报告延续着十七师的光荣传统二而如今十七师由一片空白地重新组建七组则是开始反借为新师提供了无数多的基层军官和他们一直沉就守护的老十七师战斗意志。

    最后许乐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以及自己最新的职位。十七师技术总监?他有些惊讶地抬起头来沉就回忆联邦的军队历史中可曾有过这样一个怪异的职位部队不是果壳工程部技术总监是用来做什么的?

    闪光灯照亮他鼻粱上的黑色墨镜报社的记者们还没有满足便被电视台的摄像师蛮横地挤开无数台摄像机包围住他开始快兴奋地提问心许乐没有听清楚记者们的问题下意识里回头望向白泽明认真说道“我说过我不可能当师长。”xxx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了不要复制了

    白泽明望着他语气古怪说道“但所有人都明白这是你的师。”

    (昨儿说过今天两章还有一章正在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