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八十九章 狂欢后的意外

    国防部一直没有新的任务下来七组一直枯守营房埋头训练日复一日的相司生活就连浑身充满了激素和虐待因子的熊临鬼都开始感觉无聊。

    除了在阵地前杀红了眼被战友们凄惨的死状震竖了头又或者是在战前动员时喝了太多的壮行酒不然没有谁会愿意再次前往充满死亡的前线只是这种等待实在有些折磨队员们日渐粗硬的神经二所以当落日咐难得的迎来了一个阴天时七组营房里残酷铁血的“练也难得的迎来了一个假日。

    有的队员开始凑堆打牌小赌有的队员则躺在树下吊床上听歌兰晓龙少校则是带着从象征颜雨燕等几十条汉子嗷嗷叫着杀向神往已久的海边沙滩准备用火辣若达林机炮的目光去杀晕那些青春**留着泳衣痕的西林少女。

    四十分钟后这批人垂头丧气地回到了营房开始寻找自己能勉强接受的休闲活动原因很简单今天是落日州难得的阴天海边阴风劲吹湿冷入骨所有的漂亮泳衣姑娘们大概都留在了自己的家中二兰晓龙操着那口文艺尖酸腔调不德地碎声唠叨着恼火地走到白玉“兰的身边摸了一颗烟叼嘴上点燃眉头忽然一皱望着门口坐在行军凳上呆的许乐向白玉兰问道“咱家的头儿怎么又变成雕像了难道他以为自己的小眼睛很有古典魅力?”队员们对许乐的称呼很多有的喊长官大部分喊头儿只有白玉兰一直坚持着多年前的做法称呼他为老板或小老板大概是他总记得那一千万的银行卡。

    “老板收了一封很古三的贺电所以有些头疼。”白玉兰轻声细语说道二贺电?这是好事儿…隔指挥舰还是总司令部过来的?你不要告诉我是国防部。”兰晓龙惊讶说道。

    “都不是。”白玉兰挑起额前荡淡的细轻声说道“青龙止。”烟卷在兰晓龙的唇间抖了抖幸亏没有跌下地去落入尘埃他震惊地半晌后才能说出话来“关***反*政*府军屁事?青龙山难道以为咱们头和他们那位漂亮女游击队员有过几腿咱们就算他们的部队?这***也太荒谬了吧?”白玉兰学他的碎子耸耸肩说道“确实荒谬。”哪儿来的那么多怪话?”许乐挠着胀的眉心面带烦闷之色站了起来对兰晓龙说道“我必须声明这封来自青龙山中央委员会的贺电并不是给我个人的而是给我们这个呃。”他低头看了一眼军用手机上的贺电内容念道“英勇的英雄集体?果壳七组。”“听到这种话剧腔调我终于确认这封贺电来自青龙山。~兰晓龙严肃地做出判断。

    “不管怎么说也算是一份荣耀。”许乐把手机递给白玉兰说道“既然是给咱们七组的贺电你给大家伙念一遍。”“这种事情我比较擅长当年在学校里我是话剧社的主力。”兰晓龙从白玉兰手中抢过手机耸耸肩说道“如此无聊的日子念些无聊的话也算是个打时间的无聊方法。”“全体集合!”他将几十打牌的队员赶开站上桌子对四周大声喊道“不要慌张这不是演习但也不要你们去打仗只是有封怪怪的贺电要读给你们听。”营地里的队员们集体哄笑然后围了过来。

    许乐没有过去他一个人坐在行军凳上叼着一根烟眯着眼睛看着难得一见的灰濛濛的天不由想起了家乡东林万年不变的天穹。

    那边传来兰晓龙极为夸张的吟诵贺电声音和队员们快活笑着的声音他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然而紧接着却不知道思绪飘向了哪里。

    来到前线已经很久了他收到过很多来自都星圈关心的邮件部郁简水儿…小西瓜商秋利孝通还有那位秀丽的南相美小姐甚至望都公寓业主委员会都来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件然而他却一直没有收到张小萌的信件二这已经不能让他感到失落或是郁闷只是不知为何心里总有些淡淡不爽难得今天收到了她来的邮件结果却是一封来自青龙让中央委员会的怪异贺电想到这一点他的唇角不由泛起一丝苦笑。

    笑容忽僵他霍然回头听着那边的声音恼火地站起身来大声喝斥道“不准念我的私人邮件!”“许乐你好这是我给你写的第七封信在前一材信里、我提到自己正在Q和平重建基金会里工作当然你不要误会这个基金会与麦德林那个并没有任何关系。我大学念的是教育学如今正在橡树射邻近青龙山的村落里当老师我只是想把与那些孩子们安静相伴的快乐与你分享一些。”“我知道这些信都能到你的邮箱中所以请不要假装没有收到虽然我知道你在前线可能生活很紧张很忙碰但我想哪怕你设置一个邮箱自动返回我或许就会喜悦几分。”营房间一片欢呼与几声口哨夹杂着窃窃私语。

    “我的援教工作还有六个月便要回都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回引真的很希望到时候能有机会见一面因为我不想永远只能在新闻频道播放的纪录片中看到你的身影虽然你和七组战士们在战场硝烟中的身影总能让我和很多同龄人感动的热泪盈眶可那里面的你戴着墨镜看不到你的眼睛。”

    营房间一阵狼嚎与冲天而起的口哨夹着兴奋的脏话。

    “最后我想说我真的从来没有尝试过如此无理且无礼地要求一位异性给予我只言片语的回应真的有些羞愧然而就像我在前六封信末尾里重复的话那样记得我在木谷庄园林边对你说过的话吗?想念你的南相。”

    别岚别慌!最后还有一个羞红脸的表情符号。”

    营房间顿时炸了锅兰晓龙激动坏笑的声音在队员们鼓噪起哄的声音中依然显得那般清晰。

    能力拼千军的许乐今天无可奈何地被自己的队员们拦在外面他恼怒地大声喊着却根本没有人理他。

    “我靠这些家伙在战场上也没今天凶猛。”再一次被队员们推出来的许乐难堪地望着正在听自己私人信件的队员们愤怒地进行着指责。

    “那是因为战场上的帝国人对他们的吸引力绝对没有这些信件的吸引力大。”身动的白玉兰安慰般拍了拍他的肩膀忽然想起一件事情皱起细眉问道“南相?上次在灰峰顶上你说也喜欢她的她就是这位姑娘?”

    许乐顿了顿后解释道“那是遗言我当时以为自己死定了当然希望死之后能让她心里舒服点儿。”

    “问题是你到底喜不喜欢她。”白玉兰看着他的眼睛像一位情感专栏作家那般轻声问道。

    许乐目光微垂就不作声心想自己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不知道该喜欢谁二注意了!这封邮件的落款是静郁知道这是谁吗?我们伟大的邹应星部长的掌上明珠!”许乐已经失去了阻止这场闹剧的精力他狠狠盯着牌桌上口水乱飞的兰晓龙心想稍后该用哪条军纪去处罚此人好在这些未曾设置权限密级的娜件中并没有涉及他或他人的秘密想想也只好由着队员们去享受难得的狂欢。

    帮郁的信件一如红衣少女妈妈性情般简洁冷辣字数不多却是命中要害“没死就回信说一声如果死了千万不要告诉我记得死远一点儿。”

    兰晓龙和队员们被震住了心想国防部长的千金果然是不落俗流即便是情侣间的小幽怨也能表达的如此壮阔狠辣。

    许乐懒得理会这些家伙刻意的曲解然而忽然想到手机里的下一封邮件眼瞳紧张地一缩准备不惜一切代价阻止这件事情生时却现已经迟了。

    这是一封视频邮件兰晓龙打开了手机的夕置光幕营房里的所有队员下一刻便看到了光幕上的画面集体深吸了一口气。

    那是一张美丽至极的红唇夸张地占据了整幅光幕。

    红唇的主人拉远了与镜头的距离露出一张联邦男人都认识的完美面容国民少女简水儿娇笑如花双眼可爱地眯成两眉弯月清脆说道“许乐这是给你加油早点儿回来。”

    队员们认出这张脸听到这句话集体深吸气的声音顿时变得无比强烈如同果壳工程部的空洞一般声若闷雷。

    七组所有人都知道头儿与国民少女间曾有过一场轰轰烈烈的绯闻然而今日亲眼见到**裸的证据感受自然大不相司。

    视频娜件播放完毕死寂般的沉就之后众人集体转身用震惊羡慕佩服妒嫉的目光将许乐钉死在地面之上。

    许乐强硬地挺直胸膛忽然现人群外围有两个偷偷摸摸的身影双眼危险地眯了起来冷声说道“这段掐了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来自金星纪录片厂的摄制二人组长期和七组生活战斗在一起队员们早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存在。那位传说必将因为纪录片《七组》而荣获无数奖项的记者主持人今天敏锐地现如此大好的素材怎能轻易放过一直在暗中偷偷摄影不料最后依然被许乐现。

    摄制组非常清楚许乐的性格十分悲伤无奈地抽出了数据条二正在此时营地四周顾惜风布置的电子监控设备忽然开始不停地尖锐鸣叫地面开始颤抖空气里出现了诡异的回波。反应迅的队员们立即向枪械库奔去。

    “不可能是帝国人打过来了。”许乐皱眉说道。

    “嗯。”白玉兰的右手揣进裤兜里握住秀气的军刺柄。

    那究竟生了什么?”许乐的眼睛又一次眯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