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且避

    和戏剧里经常采用的手法不同听到这句话后许乐并有愕然沉默继而反省最后羞愧的得出某种结论而是蹙着那双浓如重墨直如静刀的眉毛非常认真地说道“我有位兄弟已经拿到了麦德林参与恐怖袭击的证据而且我们交给了联邦方面但是联邦的法律在那时已经失去了效果我才会亲自出手。”

    “而且我杀麦德林之前亲口问过他他也承认了。”

    钟瘦虎的冷漠问话本想直指许乐本心揭开这名年青人心脏里隐着的厉杀情绪反驳对方向自己质询证据的话语但他怎样也没有想到桌对面的许乐竟然会像一名法律系的学生像一个执着认真的孩子般很严肃地做出回应。

    这是一个很妙的小家伙钟瘦虎安静地望着许乐内心更加坚定了这种看法自嘲说道“你说的对我没有证据。事实上如果有证据的话我早就派人去把杜少卿给毙了。”

    西林司令花眉一挑带着三分冷峻说道“我尊重你在某些方面用来自丨慰或者自我催眠的想法不过还是想提醒你你的那位帕布尔总统将来被军官们赶下台时……记着今天我们的谈话。”

    你的总统从上次大选始许乐似乎总能在很多场合听到这种说法只不过因为场合的不同这种说法代表的含义也大不相同。施公子这般说是他得意于自己影响了联邦的总统大选钟瘦虎这般说却代表着联邦上层很多大人物的一致看法。

    在他们看来总统阁下特赦许乐与军方一道不惜余力地栽培此人自然是有所期望。在联邦未来的政治版图中总统阁下与七大家、官僚政客们毫无疑问会不停生诸多利益方面的纠葛而许乐此人必然是会站在帕布尔总统一面。

    过往多年间对总统先生的绝佳印象特赦及麦德林事件中这位联邦政治家所展现的卓绝政治操守和决断能力这两年次数极少但印象极为深刻的交流听其言观其行吃第丨一夫人亲手煮的土豆熬青角许乐明知道自己的身上已经打下官邸方面淡淡烙印却并不排斥反而感到荣幸。

    听着钟司令嘲讽的话语他脑海里浮现出总统先生被无数枪管准的疯狂的画面不禁有些恼火挑眉说道“没有任何证据甚至是迹象就因为当年在学校里一个片段您就要将少卿师长归入狂热军官的行列……虽然我也很讨厌这个家伙可这未免也太荒唐了些。”

    钟瘦虎皱着眉头挥手说道“也有道理难道是因为他当年想抢我老婆的关系?”

    许乐怔然无语既然对方掌掌联邦总司令已然将话题转至当年第一军事学院里的风云情事他自然不方便再说什么。

    钟瘦虎微抬下颌不驯说道“我很厌惮杜少卿所以我会压死他一辈子。区区一个少将师长居然用中校当随侍官我就要用上校只要我不死前线总司令便永远只可能是我我压了他十年即便我死了他也要熬很久才能熬到我现在的位置上。”

    “最关键的一点联邦想让他的铁七师在前线展露出生径的一面我必然会让整个联邦明白谁才是战场上真正的生猛者。”

    “这算是小孩子赌气?“许乐睁着不大的双眼用认真而戏涛的语气问道。

    “这个在我看来有趣但在你看来有些无聊幼稚的问题到此为止。”

    钟瘦虎不再理会许乐难得丰富起来的面部表情将桌上第三瓶白酒拧开自斟自饮一杯若有所思问道“最后一个问题你认为联邦与帝国间的战争要进入到什么时期才能真正结束?”

    听到这个问题许乐缓缓坐直满是汗水的身体有些惊讶地望着对方。

    持续近百年的战争怎样才能结束?这是一个看上去比宇宙星河更加宏观而复杂的问题面对着亿万计凶恶而残忍的帝国侵略者面对着那位疯狂好战的帝国皇帝陛下即便联邦一直掌握着战略上的主动可没有任何人敢说这场战争何时能够结束会以怎样的方式结束。

    他师从沈教授对量子物理有所学习也曾经接触过天文物理学的知识对这个唯物的世界了解不少然而听到这个问题依然觉得钟司令大约是喝多了才会和自己这样一个中校讨论本应是联邦参谋联席会议上讨论的内容。

    钟瘦虎颇有趣看着他等待着他的答案在这种目光的逼视下许乐不得已进行了极认真的思考给出一个绝对诚恳的答案。

    “把帝国人赶出西林然后联邦部队进入帝国星域歼灭其基数部队群打的帝国痛入骨髓从此再也不敢轻启战端联邦才能获得真正的和平。”

    “天真。”钟司令毫不客气地马上做出评价。

    许乐挠了挠头他知道这种想法有些天真然而自浩劫之后联邦一直和平地在这片宇宙间生存展除了百慕大方面的海盗之外根本没有遇过任何真正的战争。

    “在席勒的剧本中所有的战争总是有结束的那一刻那些神话中的王国为一朵玫瑰花荒唐地战斗了六百多年但战争最终还是要结束。”

    “那是戏剧。”钟瘦虎毫不客气地纠正道继而说道“即便席勒的描绘是历史上真实生过的事情也无法拿来做为范本不要忘记那些可笑的骑士战争中双方被俘的贵族只需要花些金币便能回到自己的家乡死的都是下层的农夫猎人。”

    “而联邦与帝国间的战争是种族之战连战俘都极少出现从上到下双方死了多少人流了多少血?最关键的是我们那位伟大的联邦军神……曾经亲手杀死他们的皇帝陛下。”

    “这又如何?”许乐疑惑地看着他。

    “帝国皇帝维系他的统治先便在于血统的纯正和所谓权力延续正统性。无论是现在这位疯子皇帝还是以后的帝国皇帝因为这些因素他们必然要替那位死在李匹夫手中的前任皇帝复仇。”

    “这就是所谓血仇你也可以称它为不世之仇。如今的帝国内部一样有许多问题皇族和贵族们在太空时代还能催眠那些贱民战士不要命地向西林扑来正是依靠着复仇火焰所代表的绝对正确性。”

    “再然后?”许乐认真地倾听着。

    “这场战争要结束除非联邦把帝国灭了但我们的制度又不可能学习帝国人将他们的子民一样如猪狗般圈养因为我们这个社会里总是存在着不分敌我的所谓泛宇宙人道主义狗屎……所以帝国人会造反我们会继续杀帝国人直到杀光。又或者帝国把联邦灭了把我们当鱼一样溺死在温水缸里。”

    “除了这两种情况就没有别的可能?“许乐挠着头问道。

    “有。”

    钟瘦虎看着他脸上现出的期望之色嘲笑说道“联邦马上认输称臣然后把军神大人脱光了五花大绑送到帝国天京星上让帝国皇帝千刀万剐。”

    许乐恼火地挥挥手表示这个冷酷的笑话并不好笑。

    “以你的智商应该能听出来这是个笑话。”

    钟瘦虎继续自己不客气的嘲弄“联邦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笑话政府和军方比谁都明白要结束这场战争何其困难他们清楚虽然联邦在经济科技实力上胜过帝国不少但要真正彻底击垮帝国为联邦带来和平非常需要一个更强有力更有效率的政府。”

    “只是因为政府和军人所处的位置立场不同把解决这个问题的思路投向了两个不同的方向。”

    “军队里有些人认为联邦需要战时管制成立军政府让议会媒体和民众还有那些唯利是图的巨型企业们都老实一点说话的声音小一点儿。”

    “您又绕回来了。”许乐耸肩说道。

    钟瘦虎没有理他继续说道“而政府里面的强硬派则认为一个强势的有效率足以打赢这场战争的政府必须从根基里挖出联郏躯体中的胳来……那那就是一直站在阴影里冷眼旁观的七大家。”

    “尤其是西林方面联邦政府必须将这片星域处于绝对控制之中要控制钟家则必须清除掉我所以才会有今天这场谋杀。”

    “我承认您的分析很有道理但我想提醒您一点先前暗杀的对象是我即便我只是他们的一个幌子可我依然无法相信如果幕后主使是联邦政府他们的出手怎会像今天这样小家子气?这与您西林老虎的威名远远不符。”许乐认真地分析道。

    “我有同样的感觉。”钟瘦虎微笑着说道“在这片宇宙中真要杀死我除非联邦政府派一支军队过来可我真的很好奇在这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有谁敢派一支军队来杀我这个前线总司令。”

    酒尽锅残桌旁二人于醉意间议论宇宙大势被落日州的夜风一吹有了几分快然之意许乐沉默思考的时候钟瘦虎已然站起将将军制服从椅背上拿起胡乱披在肩上有些脚步踉跄地准备离开。

    许乐站起身来相送认真问道“您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

    钟瘦虎侧转身盯着年轻人朴实诚挚的面容说道“因为你是许乐。”

    许乐说道“我还是不明白。”

    钟瘦虎提着将军制服沉默片刻花眉微挑微笑说道“因为我欣赏你……联邦里难得的四有青年一块沉默的石头。我虽然是联邦前敌总司令可也有闲聊的兴致只是想聊的这些话找不到说话的对象”

    这是一个不错的解释许乐心里这般想道然而总觉得这场窗畔锅旁的谈话隐着一些清秋般的悲凉感觉不知道是西林孤儿的说法还是满布阴影的政治现实让他有此想法。

    “我也很欣赏您。”他想到s1栖霞州里的小姑娘忽然开口压抑问道“可您不会是在托孤吗?”

    钟瘦虎怔了怔旋即嚣张无比地大笑起来“不要过于高估自己也不要低估一个在宇宙里存活了数万年的家族实力尤其是……不要低估我。”

    许乐有些尴尬地揉了揉鼻子忽然抬起头来说道“最开始说过您侄儿参与了这次谋杀事件……”

    钟瘦虎用一种怪异的表情看着他大概这辈子也没见过如此执着如此强硬的年轻人伸出一根手指认真说道“这次是你绕回来了。”

    许乐默认。

    “你和我女儿的关系如何。”钟瘦虎问道。

    许乐的眼前飘过一片随着动作荡漾的西瓜皮黑认真说道“如同兄妹。”

    “家里后辈太多我侄儿如果不是一个王八蛋我女儿将来怎么办?我死了怎么办?难道还真要托孤给你?“

    钟瘦虎平静望着他然后伸手过桌像长辈那般粗鲁地揉了揉许乐的头然后转身离开背影沧桑。

    ………………

    ……………………

    钟子期参与此次谋杀事件以许乐牙被打落定要逼敌人吞下的性情绝对不会就此收手无论是走法律的路子还是官方渠道他总要对方为此付出代价哪怕他是西林老虎最疼爱的侄儿。

    可钟瘦虎离去前问了一句他与小西瓜关系如何又说了两个怎么办如同一桶冰水浇入满是酒意的脑袋许乐顿时清醒无比终于明白为什么西林老虎如此人物会有钟子期这样的二货继承人一丝对世家智谋或册谋的深深寒意占据他的整个身体。

    走出食肆许乐望着消失于纬二区方向的车队忍不住摇了摇头。没有烈酒与红汤锅的相伴落日州的夜风显得有些冷他马上系紧了军服的领扣。

    黑色汽车如幽灵般开了过来许乐打开车门坐了上去安静听着白玉兰讲述了今天任务完成的具体情况认真说了一声谢谢。

    等候已久的七组军车也跟了上来紧密地团结在黑车的四周警慢地动向着营地处驶去。

    隔着玻璃看着自己早已习惯的一幕许乐才诧然明白自己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穷苦的矿工孤儿也不是梨花大学的小门房不是乘坐高铁来往于都和港都间的工程师。虽然只是一名年轻的中校却已经在联邦中拥有了一定的影响力甚至可以与钟司令这种传说中的人物相对饮酒闲话整夜。

    这场谈话对于他来说极为重要更熟悉机器或枪械的他从来都没有足够的敏锐度以看清迷雾般的联邦政治面今夜钟瘦虎看似随心无意的议论却让他豁然开朗明白了很多东西。

    这些以及最后那句话让许乐觉得这头西林老虎果然不是一般人物更不是自己能够比拟的对象。言行能够影响宇宙大势的钟司令思考问题的方式和角度是那样的犀利而且深入。

    他甚至自然生出一个念头。钟瘦虎和杜少卿被很多好事者称为一生宿敌然而以今日观之杜少卿如何能够战胜这样看似学穷酸腐实则冷酷锦利的人物?

    今夜烟花散后有云自东方徐来遮住清亮大气层上方的繁星窗外的落日州街景愈黑暗模糊许乐侧头若雕像般望着外方长久的沉默。

    他并不赞同钟司令的某些论断因为没有事实证据然而这两年亲自经历过的一些事情让他隐隐感觉到联邦的青壮派军官中确实正在产生某种危险的思潮这种思潮并未浮出海面只是在酵酝酿。

    想建立军政府?在联邦中没有这种可能性经历了长久的认真思考基于工程师清晰的逻辑思维和对联邦政治架构的了解和那七半几万字的第一宪章许乐做出了自己的判断心里松了一口气心里对钟瘦虎的敬佩却更加浓烈。

    身为联邦最顶峰的特权阶层孤独的西林猛虎此人却忧虑着联邦的将来真心维护着联邦的制度怎不令人敬佩?他想到自己的朋友邸之源似乎也拥有相同的优秀品质看来七大家里并不是没有好人烂泥地中也能长出秀莲只是邯之源这家伙骨子总还有些太子爷的不良气息。

    唉年轻人嘛许乐摇头感慨道。

    ………………

    ………………

    随着落日州大逮捕行动的结束这场谋杀事件正式告一段落。

    西林军区借此机会大肆责洗被都星圈各个派系安插在主星上的人手共计有七十几名嫌疑犯被逮捕等着接受审判这些被逮捕的嫌疑犯中竟有多达五十几人属于政府相关部门。

    西林钟家用这种冷肃蛮横的方式向都星圈的人们出了最强有力的警告必须提到的是联邦中央电脑传给许乐的名单以及相关证据在此次清洗中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

    一切风平浪静许乐没有将钟子期涉案的证据交给政府上级部门也没有带着七组去进行私下的复仇只是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一名叫作锡朋的队员离开了营地乘上了返回都星圈的战舰。

    锡朋离开军营的那一天许乐亲自相送在清晨的大门口处他说道“我知道你并不是恶意。”

    锡朋的脸色有些苍白看了一眼已经十分熟悉的营房想起自己最亲密的战友们此时都还在睡觉沉默片刻后说道“有些消息确实是我放出去的但我不知道他们想杀你。”

    “这不是关键关键在于我们是一支部队我们在战场上必须把后背交给彼此事实上在臼行星上我们也都是这样做的。”许乐说道“但这件事情让我很难再继续绝对信任你。”

    锡朋点点头说道“这个我懂不过你不要指望我因为称这几句话就感动的痛哭流涕然后变成你的小弟。”

    “那是小说里才有的内容。”

    许乐说道然后两个人轻轻握手就此告别。

    西林落日州风平浪静s1都特区的人们却很难保持如此的气度政府官员和管理委员会的议员们被西林方面的激烈反应弄的焦头烂额愤怒地开始调查究竟是谁愚蠢到居然试图用把狙击枪就去暗杀那头老虎。

    如果说这场针对钟司令的暗杀更像是个笑话那么真正的那场针对许乐的暗杀则令无数人感到惴惴不安尤其是知道内情的某些人确认这场筹谋已久的谋杀事件并没有让许乐永远消失之后纷纷做出了最快和准确的反应。

    正在西6草甸马场里骑烈马的林斗海被几名来自家中的大汉粗暴地揪下马来然后在短短的十分钟之内登上了直升飞机换乘家族私人飞船进入s3星球然后被严密地看管于林家占地数千平方公里的私人庄园之中。

    这是林家对这名不成材继承人的严厉惩罚但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说软禁也是家族的长者们非常担心那名年轻中校又会上演一次麦德林恐怖事件。

    而正在议会山大厦里慷慨陈辞以获取议会女工作人员仰慕神秘眼光的南明秀则是被青龙山反*政*府军四科工作人员用最快的度带回了ss悲哀地回到了他极力想摆脱的穷山恶水陋村之中回到他最害怕的父杂领袖身边。

    除此之外青龙山中央委员会还通过驻都星圈的张小萌向远在西林的七组去了一封贺电祝贺他们在许乐中校的率领下在前线立下了耀眼的功勋。这封贺电虽然不伦不类但却代表了某种态度。

    各方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表态大人物们警惕于许乐坚忍执拗的行事风格但更令他们担心的事实上还是费城那边可能会出现的愤怒。

    这个宇宙里有很多人曾经过飙但如果费城湖边那位老爷子起飙来即便是七大家都难以承受。然而出乎很多人意料费城那边没有传来任何声音。

    “那是因为夫人看这场戏也看不下去了谁也没有想到钟老虎居然会借这些小家伙的把戏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说起来我如夫人一般真的很怀疑13o2房间里的杀手是不是老虎知道有人要杀许乐后自己中途加的一幕戏。”

    三林联合银行总部大厦顶楼那位戴着滑稽小帽的干瘦老人坐在他专属的椅子中看着面前的利修竹微笑说道“这次你表现的很好我们是金融家不是杀手要知道杀手这种职业总是危险系数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