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四十九章 梨花园里做门房

    ……

    ……

    必须承认,当年构建了联邦社会基础的五人小组,确实拥有后代们难以企及的智慧和远见,那些闪烁着文明光辉的文字和日趋完善的社会架构,都证明了这一点。环境优美、四季分明的都星圈三个行政区,偏从久远之前就将大学城设在北纬度地区的,更是体现了联邦先祖们的良苦用心。大约也只有每年七十天左右的严寒季节,才能让联邦的青年在富庶和平的环境中仍然能够体会到大自然的残酷和生命存活的艰辛。

    大学城其实并不是一座城市,而是沿着玫瑰河两侧平原零星建造的大学校园。都行政星球的绝大部分大学,都设立在此,随着联邦社会的达程度日益提高,教育水平日益提高,各个学院的面积越来越大,在第三十四宪历时期,便逐渐地连接在了一起,成为了一片大型的社区,联邦的人们习惯性地称这一大片区域为大学城。只是如今的联邦似乎早已经忘记了当初联邦祖辈们将学园设立在此地的良好意愿,建筑内的暖气二十四小时供,空气调节系统让人们呼吸的空气保持着绝对的新鲜,一旦入冬便龟缩建筑内不肯外出的学子们,天天对着晶屏消磨着无聊的时光,哪里还能体会到所谓大自然的严酷?

    大学城东南区域有一所并不起眼,却极为美丽的二级学院,叫做梨花大学。在这所大学校园宿舍的后方,通向联邦生活区的道路上,有一间更不起眼的灰色平房,很别扭地杵在梨花大学的后门处,生生地让这满园雪花若梨花的景色,变得生硬起来。

    就是这样一个远离校园主体建筑的小平房,却依然享受着中央供暖,室内温暖如春,没有涂抹防霜液的玻璃上布满了令人心喜的雾气。一只手掌抹去玻璃上的湿雾,透过窗户看着园子里梨树上的雪花霜枝,许乐快活地笑了起来,心想这里真是个不错的地方,在这样严寒的冬天里,依然这样美丽,自己在东林的时候哪里看过这样的景致?故乡的天都是灰蒙蒙的,令人压抑,哪里可能会生出比梨花更白的雪花来。

    他已经来到梨花大学十几天了,这是依照老板封余临终前在光屏里留下的建议,而且他毕竟是一个体内装着伪装芯片的逃犯,当然也不愿意真按照芯片上的资料,去国防部退役安置办公室寻找工作,干脆自己来了这里,向学校方面递交了一份应聘书还有背包里原本就有的奇怪推荐信,便很轻松地获得了目前的工作。他原本还有些奇怪,为什么工作这么容易找,但后来他才现,原来这个工作除了看守梨花大学后门之外,便只需要负责清扫十米内的路面,美其名曰是后勤部成员,实际上也就是个门房,毫无疑问属于社会的最底层,薪水实在是低的有些可怜……好在那张三林联合银行卡里还有很多钱,许乐也不是为了钱才来到上林,他更没有什么不甘居人下的强烈意愿,很开心地接受了这个工作,拥有了这个专属于自己的灰色小平房。

    如果换成一般的联邦公民,哪怕梨花大学的雪景再如何美丽,连着看了十几日的素白,也早会腻了,可许乐不一样,他这一生未曾见过雪,这十几日看雪,也不过是将将过了一下小瘾。现在的时间段还是在寒假期间,整个梨花大学没有几个学生留守,所以他的工作也还没有正式开始,每天除了清扫一下积雪外,便别无它事,十分清闲。

    通过后勤部原本就安置在门房处的光屏电脑,许乐每天空闲的时候也会上网,把梨花大学的资料认真地看了一遍,这才知道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学院,却是除了国防部直属学校之外,在自行机动装甲三大系统和战舰装置标准修理方面最突出的大学之一。当然,国防部直属的三大军事学院和西林军校都不可能在大学城中,也不是许乐能够随意混进去的地方,所以许乐如果想满足自己的兴趣,不起眼的梨花大学倒真是最好的选择。他这才明白老板的安排里,还是在考虑自己的理想,心情不禁也如室内的空气一般温暖起来。

    刚到大学城的时候,许乐曾经试图申请一个旁听生的证件,毕竟他现在卡里还有不少钱,应该能够支付足够的赞助额,只是可惜,学校负责审核新生事宜的校长及教务处主任都和学生们一样,回到了都星的各大城市去休假了。而更令许乐感到遗憾的是,梨花大学图书馆这些日子也因为更新系统及放假的原因关闭了大门,这样他根本无法接触到他最感兴趣的m系列机甲构造以及修理方面的知识,也没有办法去寻找古旧典籍里有没有关于体内那股神奇颤抖力量的只言片语。

    在这寒风寒雪的十几日里,无所事事的许乐,除了夜夜看23频道以及上网搜寻感兴趣的机修知识外,剩余的时间大部分都是窝在了温暖的被褥中,闭着眼睛停会着体内那股颤抖的细微变化,并且试图象在古钟号上所想的那般,将这种看上去有些眼晕的颤抖藏起来……外面风雪大,那一套十个姿式的动作已经有些天没练了,他也担心被别人看到,可是肌肉里的颤抖却是随着他天天的蒙被大睡而日渐熟练起来,竟似有了几分随着心意便能涌出来的感觉。

    这****,伴随着身体肌肉关节最深处的那种熟悉酸痛,许乐在风雪呼啸声音的陪伴下沉沉入睡,在睡梦中,他似乎看到了一个满头紫的可爱女生嫁给自己当了老婆,而他在都一家大公司里成为了席机修师,每天都能修各式各样好玩的东西,而电视上面似乎隐隐听到什么大人物在宣布,一个关于大爆炸背后黑幕的揭穿……很多高兴的事情啊,熟睡中的许乐唇角泛起一丝甜甜的笑容,笑的身体都颤抖起来,这种颤抖一直未停,直到皮肤下的肌肉开始微微抽搐,似乎每抽搐一丝,他的身体便强大一分。

    ……

    ……

    春光明媚,彩旗招展,上林s1行政区,也就是都星球的风雪严寒总是来的快,去的更快。不过刚刚进入二月,玫瑰河畔的积雪便融化干净,汇入向南流淌的清净河水之中,再也觅不到一丝踪影,留给人们的只是一大片无边无际的绿色原野和葱葱春林,还有草地树林间一幢幢与环境十分和谐的学院建筑。

    今天是开学的日子,无数的学生搭乘着各式各样的交通工具回到了大城学,清静了两个月的校园再次变得热闹起来,不时有汽车驶进安静的梨花大学,更多的青春女学生们则是相伴着走了进来,一股令人向往的青春气息随着她们荡漾在校园之中。因为要去联邦生活区购物的学生太多,所以一向有些冷清的后门也变得热闹起来,叽叽喳喳的声音响个不停,甚至将在喷泉处正慷慨激昴批判政府的男学生声音也压了下去。

    忽然间,校园门口传出了一声议论,紧接着议论声嗡然而起,戛然而止,学校的年轻人们被某件事情吸引了注意力,下意识里停下了脚步,向着门口处投去了神情复杂的目光。喷泉处那几名深受卡林主义影响的男学生,也停止了喷吐满腔的热血,向着这边走了过来,却没有靠近后门,而是用一种很怪异的目光望着。

    一个留着披肩长、戴着黑框眼镜的女生,抱着一叠书,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平静而略显冷冽地从梨花大学后门走了进来。四周的目光里包含着太多的情绪,怜惜,同情,厌恶,鄙夷,羡慕,嫉妒……

    梨花大学的学生们很轻松地便认出了这个女生是谁,因为她一年前是梨花大学新生里的风云人物,或者说是叛逆之子——张小萌,出身于良好家**的张小萌,进入大学一年级之后,开始接触到卡林主义,出乎所有人意料,这名少女毅然放弃了优渥的生活,放弃了学业,远赴s2行政区,投入到了**派势力最强大的新泽州,开始为那些处于社会底层的民众呐喊,参与到一次又一次的示威游行里。

    张小萌离开梨花大学之后做了什么,她的同学们并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但他们清楚那个流言原来是真的,这个曾经让无数人感到震惊的女生,果然厌倦了所谓正义的浪漫,弃暗投明,重新回归了联邦的怀抱……梨花大学后门处一片尴尬的沉默,没有人上前与这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女生打招呼,没有欢迎,只有隐隐的敌意与那些复杂的目光,是啊,一年前她离开这座校园的时候,便应该知道她早就没有回来的可能了。

    ——如果说她以前的理想是幼稚可笑的,可是为了平凡安逸的生活,便轻易地放弃了所谓理想,那当初何必离开?离开了又何必再回来?岂不荒唐可笑?这大概是大部分学生心里的想法,他们平静而充满压力地看着张小萌。张小萌却没有丝毫不安,微仰着脸,平静之中带着骄傲,向着自己的寝室楼走去。

    便在这时,那几个在喷泉处宣扬卡林主义的男学生,忽然拦住了她的去路,生气地说道:“你出卖了你的理想!”

    “我的理想就是好好过生活。”张小萌推了推黑框眼镜,没有理会这几个人,与他们擦身而过。四周的学生们用那种怪异而嘲讽的神情看着张小萌的背影,演讲的男学生愣了愣后,恨恨地往她的身后吐了一口厌弃的唾沫。

    “这位同学,请你把这些污迹擦掉。”一个戴着红袖箍的年轻人走到了那名男生的身旁,递过去了一块抹布,认真说道:“另外依据条例,我会建议学生处扣除你三个学分。”

    那名男生大怒问道:“你是谁?”

    年轻人拉了拉红袖箍,回答道:“我是一个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