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八十七章 西风里唱着悲伤的歌摇

    贾城湖畔有位老人家联邦上至总统下至街角摊贩所有人都习惯带着无比尊敬和亲切称呼他为老爷子矿坑上那位伴着红酒大嚼野牛肉的大叔不屑地喊他老头儿。许乐也曾经喊过但这并不代表他有大叔那样的底气资格无视此人的光辉。

    老家伙!这片宇宙里居然还有人敢如此冷漠嘲讽地称呼一代军神?

    许乐没有掩饰眼眸里的震惊怔怔望着酒桌对面的钟瘦虎。

    钟瘦虎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西林第一人而他先前冷漠提到的军神李匹夫则毫无疑问是联邦第一人这与政治体制无关纯是民众狂热崇拜和军队意志的凝合体现即便在西林这片土地上亦是如此可钟瘦虎偏偏带着一丝不甘一丝冷恚地这般说了。

    联邦军神李匹夫为了筹谋时间跨度必将跨越数个宪历的宇宙战争不惜以西林为操练场刹意保留残存的帝国远征军以西林轮战的方式让处于暂时和平年代里的联邦军队不停地嗅到血腥硝烟的味道习惯战争的残酷提升部队的战斗力“这是很容易猜忖出来的战略布置甚至是联邦上层很多人心知肚明就认的一种状态但令人有此寒冷的是这十几年来整个联邦没有人对此出过任何声音哪怕明知道这种战略布置对沦陷星上的公民对整个西林大区是怎样的不公平和冷血。

    许乐同样如此直到听到桌对面的巾年男人不屑说出老家伙三个字他的脑中哦的一声记起了这个自己早就应该明白的事实接受了像他这样的联邦青年一直削意遗忘的联邦战略生出几丝真挚的羞愧然后沉就。

    他的人生观并不是那些世家老人不层却又痛恨的那般只有黑与白、昼与夜光明与黑暗旗帜鲜明坚韧生冷。事实上他非常清楚人世间总有各种各样的不得已必然有灰色地带的存在只是当灰灰的影泽蔓过他的底线时他才会做出激烈的反应。

    军神李匹夫和联邦蛟府牺牲整个西林大区的和平以此不停消耗帝国源源不断花费巨大的远征和意志以此保持整个联邦的警醒与全体联邦部队的战斗力这是一种冷血但在战略上绝对正确的计划为了整个联邦的未来和在这片宇宙中的族群可持续展这样的战略计划除了英明似乎找不到别的词语来形容。

    许乐曾经也是这般想的他并不认为老爷子的考虑有什么错只是此刹身在西林土地身周尽是在延绵数十载战争中疲惫甚至有此麻木的西林军民州从充满血腥味道满原野沦陷星早期居民荒坟的前线归来…………才现西林人肯定不会这样认为。

    “从宪历初开始西林便一起在打仗战火从来没有一天真正平息过却也从来没有一天烧进过都星圈人们的田野庄园。”

    “所有的西林男人这一辈子总要去战场上经历生命最严酷的考验我钟家三代以内已经有一百多名直系旁系子弟因此死亡普通的西林百姓更不用多说这间食肆老板本来是四兄弟可能从战场上活着回来的却只有他一个。”

    钟瘦虎的声音变得格外淡就像冲了无数杯水的咖啡透着股细微却令人无法愉悦的味觉“你我是职业军人守土护民报效联邦战死疆场理所应当可是我西林人为什么要一代一代地承受白人送黑人的痛苦?”

    “最可耻的是如果真打倒也罢了凭我西林儿朗的铁骨悍勇难道还无法将那些帝国崽子们赶出星域?可是都星圈的人们却不愿意。”

    钟瘦虎的唇角泛起一丝极深的嘲弄却不知道是不是在嘲弄自己当年的退让说道“打仗需要后勤需要资源而不仅仅是上林人捐助的钞票和爱心那些可以买来好的生活却买不来真正的胜利。联邦政府不给这些能量配额严重不足我们怎么打?”

    他望着许乐微垂的双眼沉声说道“说到底政府还不是担心以战养匪不停地援助会把我钟家这个宇宙最大最嚣张最无耻的军间给养肥了。”

    走其是那个狗屎轮战。”钟瘦虎的双眼微眯寒光渐透“真正打硬仗要死人的时候就是我们西林人工都星圈的人像是看戏的观众偶尔上台客串一些角色最后落幕时却要站在演员的正中央接受总统先生的握手与亲切奖赏这对西林公平吗?”

    沉就很久的许乐微微握紧双拳声音微哑不自信说道“可是老爷子的战略计划并没有错这毕竟是为了联邦…”

    “为了联邦那谁来管西林的死活?”

    钟瘦虎默然望着他“西林人就像是联邦的孤儿在宇宙里流浪在西风里唱着悲伤的歌谣最后只能得到好心人的一些施舍。”

    许乐忽然想到在163沦陷星学会的那西林民谣心中生出淡淡的惘然和感伤现凭自己的思维能力确实很难将这些复杂的事情整理清楚。

    夜风入窗红汤微凝酒桌旁的气氛也随着沉就而陷入了冻凝之中《》直至钟瘦虎微笑着端起酒杯打破尴尬淡然说道“无趣的话题到此为止换个开心一些的话题。”

    “比如什么?”许乐有些低落的情绪难以跟着对方的说话节奏而马上振奋。

    “比如曾经在你手里吃了大亏的杜少卿他和你一样都是老家伙和联部政府刻意培养的联邦英雄我说他只是一头比较聪明的猪你会不会有意见。”

    许乐笑的有些苦涩说道“我没意见我甚至很赞同田大叔对少卿师长的评价那就是一头冰雪猪妖。”

    “不用讨好我虽然我一直认为田大楼子当年痛揍杜少卿绝对在我这辈子见过最好玩的事情中能够排进前三。”

    钟瘦虎哈哈大笑三声忽然间敛去笑容肃然说道“但杜少卿确实聪明在一院之中我的成绩并不如他我压得他十年不能进入西林前线都星圈和国防部大有看法你会不会也认为我是一个嫉贤妒能之人?”

    “我不知道。”许乐很老公地回答道。

    “其实道理很简单我虽然被称为熙邦最大的军阀但我却是一个生长在民主制度下的联邦公民当然在此之土我更是一个西林人。”钟瘦虎望着他平静说道“所以只要我活着一天我便会不惜一切代价打压杜少卿以及他所代表的那批军人。”

    许乐怔怔地看着他不解此语何意。

    杜少卿喜欢扮雪里寒梅将自己打扮成宇宙中最标准的职业军人他的人生目崩便是成为第二个李匹夫。”钟瘦虎微嘲说道“但不要忘记雪里红梅艳煞似血此人冷酷之下有颗最狂热的心。”

    “我一直记得此户当年在学校中曾经在战略研讨大课上说过句话要战胜举国之力以赴的帝国联邦政府需要更加强势联邦的政治架构必须变得更有效率更为简洁。”

    “如果让这种强硬派的军官登上联邦的舞台西林的日子怎么过?

    但这并不是关键最关键的是从那一刹起我便总觉得联邦内部更准确说是军队内部隐隐有一种非常危险的倾向那就是有些人有强烈的改变政府体制的意愿。”

    许乐很想说你就是军人干政的典型代表赶紧灌了口酒下去险些呛了出来。

    钟瘦虎表情严肃地看着窗外夜树沉声说道“如果联邦出现一个军政府那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模样?”

    听到军政府三个字许乐的眼睛渐渐眯了起来明明这个名词相当陌生可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颈后的汗毛正因为某种寒意在根根竖起他的大脑迅地运转大辞典中关于军政府的介绍以及席勒大师几出戏剧的荒诞演绎逐渐清晰。

    “不可能。”他非常坚决地说道“联邦有宪章局不可能出现军政府这种畸形的怪物!”

    “是吗?”钟瘦虎花眉微挑缓声说道“皇朝时代也有宪章局皇帝就下又是怎样走下的龙椅?宪章光辉似乎从来都不是联邦政治体制的坚定捍卫者我更想认为宪章局在这些方面只会做一个旁观者。”

    “证据这种事情需要证据。”

    许乐感到了某种强烈的危机感他生长在民主社会之中虽然无数次感受过联邦政治体制的虚伪和软弱甚至自己也曾经做过很多与制度精神完全相反的举动但归根结底在内心深处他依然带着某种孩童般的执着与天真他无法接受自己深爱的联邦会出现军人靠着手中枪械控制所有民众意志的可附未来。

    在这一刻他想到了临海州地下体育馆的暗杀事件当年的国防部雷部长杨劲松还有第二军区的那些青壮派军官为了维系所谓部队的光荣而不惜使用军用机甲对一名联邦公民动了可耻的袭击二还有很多画面闪过脑海重叠在一起渐渐沉重然而无论是老东西即时给出的信息反馆还是他所掌握的一些东西都无法说服他给杜少卿加上如此严重的指控哪怕他并不喜欢这位冷漠的少将师长。

    “你杀麦德林之前手里有什么证据?”钟瘦虎开口冷漠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