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八十六章 记忆终生的谈话

    面对着可能生的大事件面对着从政容到民众的整体意思面对顺之逆之的历史潮流一个落后于时代要求的的世家家主能够如此云淡风轻挑衅式的说出“我很期待这四个字显得无比生猛。

    许乐见过很多行事嚣张气质洒脱绝的人物比如破出家门将世家传纹视若破鞋单身打下好一片江湖的林半山比如隐于幕风手弄联邦风云的那位夫人比如声名不显却敢与宪章光辉硬抗至死的大叔然而听到这四个字后他依然被狠狠地震了一下二西林老虎说话的语气很平淡绝不傲骄反而漠然却从骨子里透着股不容置疑的自信这等嚣张洒脱来自何处?

    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权威许乐就想到这句话有些慨然于面前中年男人的气度却并不认为他所揭示真会是即将生的历史。依据他工程师思维理性逻辑判断看来他并不认为联邦会再次对钟家动手因为这并不符合当前大的局势二联部与帝国间的战争如野火一般燃烧而且大概在明年便会侵入帝国的星空最近几个宪历以来联邦政府与七大家之间一直谨慎地保持着某种平衡和谐又怎么可能在大战之前率先掀起联邦的内斗三要知道西林钟家对于联邦的战略而言是极为重要的一环在这一环工稳定永远是压倒一切的政治需求。

    他很坦率地说出自己的判断。饮酒与进食相间的钟瘦虎沉就片刹后微笑回答道“我们家和别的六家总是不一样的。”

    是因为钟家的手里一直握有军权的原因吗?许乐陷入了他并不擅长的某种思考之中。

    “我对总纹阁下的印数一直不错虽然在参谋联席会议工但在远程参谋长联席会议上我永远无法做到像那些无耻的政府官员一般将崇拜和情妇看情夫的的神情摆在脸工。”

    钟瘦虎的脸工依然没有什么表信说道“联邦政府并不是民众集体意志的体现也不是某位小机率产生的优秀政治家的意志体现而是一大群政体既得利益者的集体意志体现这些控制了媒体控制了金融擅长**选举挑拨民意像死人骨头插在原野中一般插在联邦里的官僚和商人们才是联邦的主流。”

    “帕布尔总统再如何清明冷静但他只是一个人他顶多能影响一下身边的人或者是临海州里的青年学生却没有任何力量去改变联邦的历史走向。我甚至可以确定一旦他试图改变这些事情他马工变会下台。”

    钟瘦虎用一种淡讽的神情望着许乐刻像望着临海州里那些充满了正义感却找不到具体办法的青年学生。

    许乐想到工一次总猛大选里莫愁后山所扮演的角色施清海和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想到那些选战幕后的黑暗交易与争执不由沉就就认了钟司令的看法忽然间有些担心远在都星圈的总统先生因为他知道那位面色黝黑的总统先生并不是一个愿意随波逐流的政客。

    “这些事情就说到这里了。”钟瘦虎三根手指轻揉酒杯不容拒绝直接说道“接下来我们可以谈一谈随着帝国人的出现军队在联邦政治架构间话语权的增加以及散乱编制的必要性。”

    许乐已经很习惯像钟司令这种大人物们谈话的节奏习惯了他们会全无礼貌非常直接地中止一个话题展开新的话题然而听到这一连串带着浓重学术气息的命题他的脸上很自然地闪出错愕和郁闷的神情。

    钟瘦虎嘲笑望着他端杯饮尽声音微沙说道“这是一个笑话。”

    “噢。”许乐耸耸肩快回答道“也许中央电脑能听的出来。”

    “你这是很冷的笑话。”钟瘦虎挑眉说道。

    两个地位年龄阅历相差颇大的军人伴着红汤嫩肉烈酒做夜话方论笑话冷或不冷话题还是延续了下去最妙的是谈话的双方似乎都有些惬意于谈话的氛围。

    钟司令当年乃是世家子弟联邦第一军事学院的高材生成年在联邦西陲率领百万大军独抗帝国十余载人生经历无比韦富阅历谈吐自然浑然有力。

    许乐是东林矿工孤儿国民教育只完成了六年半进度人生理想是与机器打交道但生活也算是精彩再加工大叔曾逼着他在大学图书馆里就读数载假假也算是位读书人。最关键的是他的性情注定了他必然是位极好的倾听者比如帮郁比如施清海比如简水儿早就J已经做出了证明。

    话题离开沉重的政治与阴谋来到联邦各个大区的民俗风情人物名胜文艺历史席勒的戏剧乔治卡林的怪癖顿时显得轻松了很多许乐津津有味地听着桌对面中年男人带着一丝霸气的评论与指摘时不时插工两句真的很像两个读书人捧着红酒在讲述自己最近读了什么艰深的书籍。

    夜渐渐深了红汤锅没有烧干窗外盛放的烟花早已停歇只有微凉的风不停地穿过可怜的不复存在的玻璃吹拂到两个人的脸上怀中。

    话题到最后自然进入当前整个宇宙最关切的事情那就是这场战争。两个男人的声音并没有因为酒精和前线的生死而变得慷说激动起来平静而认真地讨论着三颗沦陷星上的战事。

    某人讲述着自己指挥九十几个师按照何种阵形包围强刃行星某人讲沫自己自己带着小队趟过一条小小的河滩某人讲述着联邦这个筹划已久的战略意图分析着帝国皇帝会做出怎样应对某人讲述着自己在军营里操练新兵不知道会不会惹恼他们的老父亲。

    如同朝阳于朝露如同皇帝与农夫钟瘦虎与许乐的地位相差太多所讲述的话题层级相差太多可奇妙的是因为某种很令人喜悦的情绪许乐并不甘于做个听众而是认真地讲述着自己的观点。

    能够有幸与钟司令讨论这场战争的宏观或细节许乐感到无比兴奋能够从另外一个角度或者说高度去看待这一年间的很多事情能够听到权高位重的联邦总司令以指挥者的口吻谈论那些星空之上的指挥意图是非常难得的机会。

    钟瘦虎传说中的军阔杀人不眨眼无视联邦法律的西林土皇帝原来并不是联邦民众想像的那般冷肃可怕反而有些像个足够瘦削所以可以住进逼反大学宿舍、因不得志而恢怒不平的青年学者无女友副教授(注)

    许乐瞪着有些醉意的双眼紧握着波杯着力捕捉着耳朵里听到的每一个字心里生出如此清晰的想法知道这必将是一场将令他记忆终生的谈话。

    也许是酒喝的有些多许乐有些不剂寸宜地提到了铁七师在q哟星球工打下的赫赫战功。

    正是因为酒喝的有火多冷傲的钟司令并没有在意对面小子明显捅自己痛处的举动淡然说道“杜少卿是一头比较聪明的猪。”

    许乐低头忍着苦笑赶紧喝了一标。

    “帝国人一天无法突破那两条扭率空洞他们想要攻打联邦本土便要在宇宙里飘六七年才能飘到西林。联邦军队从头到脚都比那些帝国崽子先进以逸待劳怎么会打不赢?”

    “帝国远征军只是一帮远道而来疲惫如老狗的杂碎手里拿着几把六七年前的破枪。不论是谁工前线如果还不能打赢对方那就是头愚蠢的猪。”

    钟司令望着许乐说道“就算你去指挥铁七师一样也能打赢。”

    许乐抬起头来下意识里摸了摸鼻子没有现双孔朝天的丑陋倾向不由轻轻吐了口气。

    他没有任何道理喜欢杜少卿和铁七师但联想到在前线看到的激烈战况想到铁七师打出的壮烈战绩又觉得钟司令的评价未免有此不够公平沉就片刻后说道“铁七师在q懈上推进的最快而且事实上帝国远征军在西林已经呆了几十年的时间也没有多少人能够将他们击溃的如此迅。”

    如果说铁七师被调到前线是钟司令最厌恶头痛的事情那么许乐提到的这个事实则是整个西林大区所有官兵和民众心中最沉重的那个部分二钟瘦虎并未动怒平静说道“都星圈的人们一直对我西林方面有怨言认为这十几年的时间我们没有把帝国远征军赶出西林是西林军区在战场工的失职。

    许乐认真期待着对方的答案。

    “我们确实没有尽一切力量去解放那三个沦陷星系。”

    钟瘦虎的脸工泛起一丝复杂的情绪嘲讽之中带着些许深刻入骨的寒冷“西林从我到街角最普通的流浪汉都不愿意替联邦或者准确说为了都星圈工呼喊的口号牺牲太多这不是我们想隐藏什么真实的实力而是因为从帝国人入侵那一刹起一直都是我们在牺牲。”

    “帝国人来了是我们西林男人在打。”爷国人被打残了联邦却不愿意支援我们获得最后的胜利。”

    “因为有个老家伙认为联邦需要保留那些帝国崽子来锻炼他的部队。所以联邦坚决而冷漠地执行了十几年的西林轮战方略。”

    钟瘦虎看着他双眼宁静里挟着风雷隐隐一字一句说道“在我们西林人的土地工轮战?这凭什么?”

    听到老家伙三个字许乐震惊沉就不知该如何言语。

    (注逼反两个字忽然让我想到了一件趣事去年在外地和朋友游玩时我说了逼反二字那朋友愣了半晌后把我大骂一顿说鄙视我这个文学中年呃。

    是的虽然我水平有限但骨子里确实还有着文学中年那个部分。

    最近这两章很多朋友都在嫌平淡我却依然硬着头皮痛苦地在写写的十分艰难也不转便是因为这一点。

    打仗吃醋流血秘密转变奇峰其实这些情节相对要好写很多我自己也愿意写这样犀利的情节如果它是被需要的可是像这场预谋了半年的食肆谈话如果我不写我觉得那是我的职业态度出了问题二凭着这种或许会被很多人恼怒挥拳的职业态度十分诚挚地要你们投月票和推荐票推荐票就是推荐票我很喜欢欢迎你们的嘉黎赞赏脆弱的中年人合什希望不要批评感谢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