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八十五章 烟花一地肮脏

    落地破破畔的小桌红锅办在翻滚细缘顺滑的肉块与青多盛滴的鲜菜混着红油再与随意的几盘小菜一拢便是下酒的无上佳品。一瓶高度白酒并没有用多长时旬便被钟瘦虎和许乐二人吞入腹中。他们二人喝酒的气势并不豪迈没有长鲸吞海的威风但一杯接着一杯缓缓啜着不停翻腕倾倒度却是快到了极点。

    未至酣处热意上涌钟瘦虎拣起湿毛巾用力地擦拭掉脸上和颈处处的汗水将寻常白衬衫的扣子解了三颗却似乎还是觉得空气有些憋闷花眉微挑看了一眼身旁的上校军官又看了一眼桌畔的落地玻璃窗和窗外街道上的青树夜荫说道“我想透透气。”上校军官啪的一声立正行礼挥手召来几名军人走出食肆之外取出各式各样的上具毫不犹豫干净利落地将那一整块落地玻璃给拆了下来。

    晚风轻拂围炉地微湿扑面正在脱军服的许乐手指顿僵感受着一涌而入的清凉气息望着这一幕不由愕然无语心底深处不知怎的想起了两年前在港高铁上林半山半途下车时的嚣张背影。

    “舒服多了。”钟瘦虎轻轻嘘了一口气拎起衬衫领口扇了身畔不停涌来的夜风瞧见许乐眉宇间那抹并未刻意遮掩的情绪唇角微翘嘲讽说道“我在这家店吃了几十年的饭自然不会让老板亏钱。

    小家伙难道就连这种小事情你也要表现一下你那可爱的正义感?”许乐端起杯中酒一饮而尽辣的微微咧嘴然后耸了耸肩表示不予置评这些年他看过太多特权出现在联邦之中暂时还没有麻木却也不怎么会惊奇。

    “在联邦很多人的眼中我是最黑暗嚣张的军阔是实际上窖据联邦令政府威严受损的西林土皇帝。”钟瘦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说道“我钟家替联邦固守西陲千世最后却要落个千世骂名。既然要担骂名我凭什么不好好享受权力带来的感受?”“联邦要派驻官员芯须经过我的可意国防部要拟定作战计划…必须和我商量我就是这片星域的皇帝我才是西林民众的救世主。”许乐不明白桌对面这位成熟的大人物为什么会当着自己面说这些已经过嚣张近乎狂妄愚蠢的自我评价余光里注意到酒店里所有人那些保护对方的西林职业军人们都已经退了出去此地只余下他们二人。

    本着二十余载坚定的三观理念他下意识里快反驳道“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也对联邦已经松脱帝制几万年了。”钟瘦虎用一种略显感慨的神情望着他微嘲说道“然而谁都知道皇帝从来没有消失他们只不过换了几身衣服。”“齐治卡林秋初茶话会后的谈话录。”许乐抬起头来说出这句名言的出处心头生出一丝很怪异的感觉总觉得钟司令这句话并不是在自指而是另有所指。

    “听说你当年是东林的蹲坑兵?”钟瘦虎望着他微笑说道“如此说来你和我们钟家倒确实有些缘份。”联邦真正的大人物们似乎都很擅长这种通过突兀转换交谈重心的方式来掌控场地里的气氛许乐与莫愁后山那位夫人几次不多的谈话中便曾经深切体会过这种令人头痛的交流方式所以并没有太多的不适应平静回答道“两年矿坑维护什么缘份?”东林…那个复古钟的仿制品还挂在钟楼街上吗?”钟瘦虎又饮了一杯酒那烈如火纯若水的液体进入躯体内竟在此刻化作了某种追忆和极为久遥远的沉重感。

    听到钟楼街这三个字许乐的心脏微微一缩怔然望着对方片刻现中年男人只是一味感慨追忆似乎并不是抓住自己最隐秘的过往有些讷然应道“听说放博物馆去了。”嗯这么多年过去了确实只能变成博物馆里堆放阴暗角落里的垃圾这个联邦还有多少人记得当年的事情呢?”钟瘦虎目光微垂说道“当年第四军区被派往东林开拓矿星指挥舰坠落东林主星摔成满天烟花偏偏当时四军区司令所携带的复古风大钟却没有毁。”许乐听到这段话想起纬二区三十六号钟家老宅门口广场的那口钟想到自幼生活的钟楼街那段古老的故事身体不由微僵想起了一些什么明白了一些什么不由觉得世事真的太难预料。

    钟瘦虎花眉微挑再饮一杯带着丝凛刻气息悠悠说道“这是联部历史上的一个大笑话。

    因为根据后来联邦政府的调查…噢那时候的联邦政府好像叫什么狗屎合众邦也有个狗屎的管理委员会说战舰坠毁地面是因为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重力测算错误。”他盯着许乐的双眼目光凛然“你觉得我的祖宗会犯这种弱智到令人心碎的错误?”许乐想到自己童年时似乎经常和孤儿伙伴们嘲笑这个故事的主角那位留下一句关于烟花的名言便夹着尾巴离开的司令不由感到唇舌有些涩。

    “但数府偏偏这样认为媒体这样认为刚刚脱离皇权政治欢天喜地向着民主自由这些词语扑过去的愚蠢民众也这样认为。”钟瘦虎面无表情说道“所以联邦管理委员借机动一场军内整风运动。第四军区被强行调离已经现无数晶矿的东林大区来到了这片当时还是一片蛮荒的西林。

    许乐低着头手里的筷子拿的有些僵硬别扭猜测到这位大人物想要说明的是什么只是内心深处一时半会有些无法接受自己自幼便知道的关于家乡街道名称的由来竟然只是联邦黑暗政治附增的果实。

    “什么重力测算错误?不过是场无数人参与的阴谋罢了。~钟瘦虎没有丝毫情绪波动的话语最终证明了他的猜测。

    历史以一种当事人后代亲述的方式以另一种截然相反的面目出现在许乐的身前原来当年第一支进驻东林家乡的军队是钟家的第四军区也刻是这次事故之后钟家被迫来到联邦的西陲然后才有了如今西林钟家的大名。

    原来这次事故只是联邦政府的阴谋筹戈原来天并不真是蓝的云也并不总是白的和平推翻帝制在历史上享有大名的那批民主先贤原来也并不如何干净再这样推论下去难道乔治卡真是大叔李匹夫该有可能是个女人?席勒真是五人小组中某人的马甲?引头顶那两颗月亮真是外星人实验的失败产品?

    许乐如是想到沉就很久连饮三杯酒然后问了一个自己都觉得愚蠢的问题。

    “为什么?”

    或许这一代钟家的家主钟瘦虎已经很多年没有机会讲述这些无数年前生的故事讲述被联邦民众视为军调的家族曾经遭受的羞辱及阴谋所以听到这个愚蠢的问题后钟司令的回答很平静

    “因为刚刚获得选举胜利成功迫使皇帝辚下下台的民选政府迫切地需要一个削猿七大家的机会最关键的是政府需要获得前任皇族们的支持。”

    “联邦晶矿联合体便是这种支持的代价。”

    联邦晶矿联合体控制着星际旅行的最基础的命脉是整十联邦最核心最关键的巨型企业许乐生活在东林矿区换句话说他家祖祖辈辈都在为这个巨型企业上作然而直到几年前他依然如东林民众那般都以为自己是在为联邦上作直到他认识了某位身份尊贵的友人。

    道“是郎家的。”他沉声回答道。

    形“联邦政府能够让部氏皇族和严交出手中的权力我从来不相信没有什么台下的内幕交易。东林矿星上那些比黄金更加珍贵的晶矿毫无疑问属于交易中的这一部分。”

    情钟瘦虎面无表情说道“那时的东林尚未全面开我钟家率先进驻自然成为汰须被牺牲的对象。”

    许乐对政治圈向来没有任何好感但作为一名出身联邦底层的孤儿他总是习惯性地站在民选政府一方而对那七个隐于历史背后的千世家族没有太多好感。

    他沉就片刻后有些不自然地说道“可是像钟家这样的特权阶层对于联邦来说本来就不是好事。”

    “难道那一帮子只知道安协与利益交换只会挥着手臂演讲用些漂亮却虚无缥缈的词汇去煽动愚蠢的民众拍着桌子痛骂我们背后却收我们的钱玩我们送的女人的猪头政客对这个联邦就是好事?”

    这是制度和监杳缺失问题但这个制度本身总比七大家或更远一些的皇朝政治制度要好很多。哪怕愚蠢的民众做选择本身就很弱智甚系他们所选择的对象很可悲的只是他们被允许选择的但终究他们有了一些选择的权利。

    许乐想这样反驳对方然而想到自己逃至都星圈后的遭遇还有大叔所经历的那些莫名其妙至今没有官方答案的故事却又失去了反驳对方的意愿。

    “如今您是联邦前线最高指挥官帕布尔总侥一直给予您最无私的支持承担着来自议会和政界的强大压力据我所知国防部也从来没有对您的指挥进行过任何细节上的干涉。”他说道“那些都是历史二”

    “忘记历史意味着背叛更何况历史就是现在。”

    “皇朝结束联邦政府与七大家利益均分只有我钟家被赶出富庶的都星圈进驻鸟不拉屎的东林当他们现东林有宝我们又被如此低劣恶心的阴谋赶出东林来到鸟拉不出屎的西林。

    “如今将要进攻帝国西林将是联邦最重要的本土大区联邦又准备把我们钟家赶到哪里去?”我给丫头取名钟烟花就是要让她记住多年以前这个初生的联邦曾经对钟家做过一些什么二孩子要警醒这个联邦未来还必将继续对我们做这样的事情。”

    许乐想到可爱的小西瓜想到她瘦弱肩膀上将来可能要承载的重量想到她名字的来历不由默然说出家乡流传的那句钟家先祖在战舰坠毁后的叹息。

    “老子此时的心情比烟花还要寂寞二”

    “联邦想毁掉钟家而且他们正在试图毁掉钟家就像当年那艘炸成烟花的战舰一样。”

    钟瘦虎双眉微挑平静说道“我很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