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八十四章 七斤半

    许乐悬经纣认真的思舞最终现再如何舞虑一依然没遁法强行压抑住那个念头才会勇敢如斯地说出这句话。然而钟司令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就如根本没有听到一般一双卧虎花眉平坦如常招手唤来一瓶澄静若水的酒倒在双方的口杯之中。

    钟瘦虎举杯一饮而尽若水的白酒辛辣其实如刀入喉便化作一道火线割的伤痕累累他的眉头皱起享受着这种痛并快乐的感觉深吸一口气嘶声说道“不要执着于谁想杀你关键在于你现在是不是还活着。”

    这句话不知道算不算是某个答案许乐不解沉就地端起杯中白酒凝视片刻缓缓啜下只觉得苦涩难受致极。

    “我父亲活着的时候联邦里没有任何人敢动我因为他活着若我死了他必将愤怒怒火在联邦的土地上燃烧没有几个人能承受得住。”

    钟瘦虎继续淡然说道“就如我若活着便没有人敢动我的女儿这是一个道理。

    “现在很多人想尝试着杀我因为我此刻若死了没有人有能力把我死后幽魂的怒火燃烧至联邦的每一处。”钟瘦虎放下酒杯微抬下颌说道“但我曾经亲手称过头颅的重量不过七斤牛帝国人和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所以你我的头也不过是七斤半。”

    “我很想看看这个宇宙里有谁能把我的七斤半砍下来。”

    许乐安静地听着大裂明白面前的夫人物想说什么可是安静终难持久他忍不住蹙着眉尖说道“木谷里好像出过问题。”

    在都南郊的木谷庄园中曾经生过一次斜对钟烟花小朋友的暗杀事件。

    钟司令微微眯眼端起杯中烈酒一饮而尽没有开口说什么唇角泛起一丝微笑这笑容落在人们眼中却是那样的冰冷。

    食肆少的大街安静空无一人天色早已浸入蓝黑墨水般的颜色便在此时远处的落日州胜利广场方向忽然传来无数声巨响美丽的烟花冲天而起在夜穹里绽开似一朵朵艳丽的花。

    西林落日州为了庆祝前线某次战役的胜利依照很多年来的历史习惯慷慨地施放着烟花。然而在照耀夜空的烟花背景下没有多少人注意到有些零碎的枪声响起在这些繁琐的声响中在落日州府街道工穿掠的尖锐警报声竟变得有些落寞。

    联邦西林军区定兵总部法务处大楼司令部直属警备师营地跟随这些尖锐的警报涌出无数辆军车牟工面全部是荷枪实弹的西林战士。

    数千名西林军人分作无数支飘伍涌入了长风军事基地强行进入郊区某间仓库地下空间进入联邦调查局驻西林总部完全控制了国防部的金星大酒店只不过短短的牛个小时便有无数的单位陷入了西林军区的绝对控制之下。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时有政府官员和军官因为涉及某棒尚未公开的绝密调查被带离各个建筑。他们再也不复往日的风光淡然双手被死死地缚在身后表情惨淡在西林官兵的严密看押下狼狈地钻进军车被逮捕往黑夜之中的西林军事监狱。

    这是一场由西林老虎悍然动的清洗从总统办公室驻西林联络处到国防部驻西林办事处再到联邦调查局驻西林总署无数隶属于联邦政治架构的政府机构全部被悍冷的西林军人肃然清洗了一遍任何有嫌疑参与到某些事情或者说被嫌疑参与到某些事情之中的政府官员及军官全部被打落尘埃难以再起。

    钟瘦虎沉就望着窗外看着街道工呼啸而过的军车面无表情。

    他不在乎星空圈数治界的愤怒反应不在乎帕布尔刻统的严厉斥青峰缎灌乎军方那些大佬们颇具深意的劝说更不会在乎媒体的报道和所谓民众的反应因为他才是这片星域的真正主人。

    就在你走进来的那一刻也有人想要杀我。你有没有想过一个)

    可能也许那两名来百慕大的专门表面工是想杀你也许真正的目标是我?”

    钟瘦虎端起酒杯手腕微顿左手扔了一颗花生入唇中轻轻嚼着微笑说道。

    许乐一怔脑子里开始快地思考从几个月前开始的这次谋杀事件现确实找不到太多的证据说明钟司令的看法属于荒谬。

    “也许只是笑话。”钟瘦虎爽了一筷青菜狠狠地摁入翻腾的红汤锅底平静说道“联邦里想我死的人很多你清楚我只是需要一个借口不过你给我的那个名单确实令我有些惊喜能把这颗星球工的那些老鼠全部挖出来是你的功劳。”

    许乐无言以对只能学兰晓龙的模群坐了耸肩目光落在红油锅中那些细腻的鼠肉块上感觉有些怪异。

    这个时候全权负责此次落日州整肃行动的莱克上校走入了食肆来到钟瘦虎身旁低身快报告了一番今夜行动的具体成果然后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走出门外继续必将持续一夜的行动。

    在这个过程中莱克匕校没有看许乐一眼因为许乐一直低着头因为从他走进食肆之后记忆力很好的许乐马工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一天在东林的那些遭遇那些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遭遇以及拳头和暴力所以他低头饮酒沉就不语。

    莱克上校走出食肆然后在路灯与大树交汇的阴影下忽然停住了脚步眉头微皱他觉得与司令吃饭的那名青年有些脸熟而且应该是人生记忆中很难忘怀的一段。

    “那个人是谁?没有看见他的肩章。”他对身旁的下属问道。

    背着e宴机枪的周谨往食肆落地玻璃处望了一眼回答道“是许乐中校。”

    “那个许乐?”莱克神情凝重问道。

    是啊当年他是名东林的蹲坑兵还是坐古钟号回的引。”周箭耸磐肩带着一丝感慨将以前的故事讲了一遍说道“就是那次的关系他和小姐的关系好像挺亲密的听说还去过一次栖霞州。”

    莱克上校若有所思缓缓戴上墨镜沉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