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八十三章 红汤白饭见瘦虎

    猛暗烟尘笼罩的犬楼娴道里,七组队员与西林特种兵小施雅眸共别,却没有真的分开。虽然白玉兰手里拿着钟家老宅核发的特别文件证明,但在城市闹事区里轰出如此暴烈的一轮射击,霸蛮杀人,总不能就」此离去,需要等待西林方面的信息确认二那名西林特种兵小队长官看着身旁的七组队员们,忍不住摇了摇头,驱散心头那抹震惊情绪,走到军车旁边,对车内的最高工级进行具体情况回报。

    西林特种大队最高长官莱克工校面无表情坐在车中,只是在听到许乐和七组这两个名字时,眉头皱了皱。

    在更早一些的时候,穿着无肩章军装的许乐,在红艳的暮色下走入了红意十足的路口食肆。

    食肆之中早已是一片著腾热闹,无数汤锅正在翻滚出生活辛辣而刺激的味道,然而他一眼扫过去,便落在了右手斜向方窗边的一方小桌L一。

    小桌旁坐着一位穿着白色普通衬衫的中年男人,一件深色的军服胡乱搭在身后的椅背工,从皱起的军装缝隙中,隐约能够看到有金星藏匿其中。

    纵使是在数十万人集会的广场工,许乐大概也会一眼看到对方,然后再难挪开目光口和内年前在基地里看到杜少卿时的感觉不司”小桌旁那名正在埋头吃饭的中年人,看不出有什么傲然立于灰世的感觉,一味沉就寻常,唯有那双如静卧夏虎般的花白双眉,总给人一种感觉,这眉若是挑将起来,他的身周便会有无数人流血。

    临窗小桌下方还有几桌,坐的全部是西林军官,表情平静沉就,看似寻常地吃着饭,唯眼中偶尔露出的坚狠警惧光芒,才能让目光敏镜…

    的人发现他们随时可能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小桌旁的那位中年男人二中年男人未曾抬义,花眉静伏,却自然流露出某种强大的压迫感,这犬梭是滔天的权势和不二的威严多年融炼而成的气势。

    许乐受电话邀请而至,知道他是谁,所以并不意外,却依然有些吃惊,暗自评估对方大概是整个联邦除了那位军神大人之外,最强悍的男人。

    但他此时的绝太部分心思,都放在两名百慕大的专家和执行任务的队员们身上,所以并未有太多机会去感受什么。

    就在他向窗口方向踏出第一步时,食肆上空忽然骤然响起内阵激烈到恐怖的枪声与爆破声,他的脚步顿时嘎然而止,目光透过玻璃向着声间来自望去。

    食肆很多被惊动的客人都看不到,约两公里外的一幢普通大楼中部,忽然喷吐出无数艳丽的枪火,无数烟尘火光击碎玻璃,喷涌而出,如战机的尾焰,汹涌着喷入西林干净的傍晚天空。

    巨犬的爆破声在食肆里依然听的如此清楚,可以想见大楼那场枪战的暴烈恐怖,许乐的目力极好,甚至能够看见那幢大楼十三层的窗户外,有无数似黑点一般的子弹穿梭而出,最后被万恶的引力消磨了犀利的锐气,失去速度后化为无数金属雨点,落向了街道,击打在汽车顶蓬与建筑顶板之工,啪啪作响。

    西林大区最多的便是军人和弹药,但社会治安向来良好,在闹市区发生如此激烈的枪战,已是多耸未见的震惊画面,食肆里的食吞们惊恐万分,纷纷结帐离去。

    而就在此时,食肆后方靠近厨房的某个房间内,又响起了一阵急促清脆若炸豆般的枪声,这一阵枪声响的极近极真切,食客们脸色苍白,尖叫连连一涌而出出。

    枪声响起,环绕在窗旁的那些西林军官猛然一震,手掌迅速地握住了各自的枪械。

    许乐知道兰晓龙带的人也动手了,心脏骤然紧张一缩,身体紧绷起来。

    窗旁小桌边的那位中年男人,却像是没有听到任何枪声,没有看见任何枪火,握着汤匙的右手没有一丝颤抖,稳稳地盛起一匙艳若鲜血的红油汤,轻轻淋在黑木碗中的白米饭上二许乐目光微垂,做了两次深呼吸,强行将心情平静下来,向小桌走丁过去二那些西林军官没有拦他,反而让出了一条通道。

    许乐桌旁,看着正在低头拌饭的中年男人,恰好只能看到他那双夹杂着银毫的浓眉,这个姿式没有给许乐任何俯视的感觉,反而觉得对方若大刀与巨斧般一坐,便似坐在一座荒山之上,凌高而远二中年男人依然没有抬头,认真仔细地将黑木碗中的白米饭拌成一团红艳艳的杂经,放下银汤匙,拿起长筷于红油汤锅中准确夹出一块鼠肉置于饭上,然后端起饭碗,开始呼啦啦地进食,同时含糊不清说了一个字,

    “坐。”

    许乐拉开靠背椅,坐了下来。

    “吃。”

    一名戴着上校肩章的西林军官在许乐面前摆上一瞪略俎,又姚速端来一碗白饭。

    许乐只是中校,马工起立敬礼致谢,然后再次坐下,没有开口说话,没有丝毫犹豫,拿起碗筷,若风卷残云一般地开始就着红汤吃白饭,就似要和桌子对面那位中年男人比拼速度一般。

    很短的时司之内,…小桌旁的两个人都吃完了四碗白米饭。穿着普通白衬衫的中年男人终于放下了手中的长筷,从身旁那名工校手中接过湿毛巾,解开衬衫的领口,用力地擦拭着因为辣遥而流涛的满头大汗二“当兵的就得能吃饭。”中年男人抬起头来,望着许乐说道,

    “胃够强劲,吃的再快也不会得胃炎。如果总是要记着自己得像一株梅花般漂亮,那就一辈子也不要吃饭,因为吃了饭总是要拉屎的二”

    许乐不确定这句话是不是在针对那位声震联邦的少卿师长,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微涩一笑,沉就不语。

    “你那批手下不错。……中年男人用余光秀了一眼幕光中的那幢大楼,望着那些漆黑的暴烈突袭痕迹,洒然一笑说道,“我喜欢办事简单直接的家伙。”

    七组按照自己的安排,在西林落日州闹市区暴烈出击,许乐一直担忧会不会让西林方面有所意见,此刻听到对方竟表示出一丝赞叹之意,不由微感诧异,很认真地回答道“谢谢司令夸奖。”

    听到司令二字,刚刚从前线丑刃沦陷星回到后方的钟瘦虎沉就了刹那,这位控制着整个西林大区军政大权的联邦前方总司令,带着一丝复杂的神情转过头去,隔着食肆透亮的玻璃,望向街畔的青树,以及树梢外更远处的城市廓影。

    这是他的城市,他的星球,他的大区二钟疫虎花眉微微挑起,《下眼眸里毫不掩饰透出一股寒涮与霸道之意,没有看着许乐,沉声说道,“我要开始抓人了,你有没有什么人要抓的?”

    与这位大人物相约于食肆**餐,是那位夫人姐姐从中安排,许乐此时还不知道今天在针对自己的谋杀之点,也有一场针对钟瘦虎的暗杀正在发生,所以他一时间没有想明白,对方语气里的阴沉究竟因何而生。

    西林区域内,参与此次暗杀事件的人有很多,而且大部分都是政府系统甚至军方内部的职员。

    许乐的性情开朗沉毅,但绝对不是好好先生,他若被人打落了牙,只会把牙塞进对方的腹中。他在前线舍生忘死的杀敌,联邦内部却有人冷血地试图杀死自己,他怎能放过对方?

    只是这件事情处理起来确实有些棘手,他本打算让七组暗中出手去做收尾工作,以黑暗和冷血还赠黑暗与冷血,七组下属这一帮子黑暗专家确实也拥有这种能力…………

    但让七组因为自己的缘故,加入对抗世家们的无前途战役之中,实在不是他愿意看到的画面,队员们个人战斗能力再强大,终究只是普通人,七组只是果壳机动公司的一支普通战斗小组,而这里是充满了权力秋序与黑暗迷雾的联邦。

    “我有很多人想抓。”

    许乐很快地做了决定,认真地望着桌对着的钟瘦虎,不去思考对方所说的抓究竟是逮捕还是暗杀,因为无论哪一种,都是他能够接受的报复方式。最关键的是,只要对面的中年男人想抓的人在西林大区里,就没有任何人能够逃出去,因为他是,西林第一人。

    他将早已整理好的电子记事本向桌对面递了过去。

    钟瘦虎打开电子记事本,沉就了看了许久,唇角渐渐泛起内丝微讽的笑容,说道,“老爷子为了裁培你,还真是不遗余力。”

    电子记事本上很多人,是西林军区情报部门都未曾掌握的情况,看着那些翔尽的通话记录和证据,钟瘦虎非常清楚,除了宪章局,没有任何人能够搞到这些绝密的东西。既然莫愁后山那位夫人的态度一直是沉就观看,那除了费城的军神大人,谁能说服宪章局提前介入这场针对内位中校军官的谋杀计划?

    许乐没有解经什么,因为他永远无法解碎清楚自己和宪章光辉之旬的古怪联系。

    全部逮捕。”钟瘦虎将电子记事本扔给身旁的上校军官,淡然说道,“有敢跑的,全部毙了。”

    许乐低头沉就片刻后,忽然抬起头来,认真问道,“您那位侄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