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八十二章 往死里整

    毗射谅爆枪没有弹廊只有块琥长形的极厚的储弹就碎迪种大枪每次只能击一次但每一次击却能司时射出多达三百余粒微小爆弹丸三百多粒弹丸同时轰在匆!房门工集体爆炸那是一种怎样的场景?

    只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无数烟尘碎屑和弹火在走道间炸开大楼双层复合门就像是松软至极的硬片糕般被轻易地撕扯成无数片游离于空中的片段再也无法聚拢。

    一枪轰出白玉兰直接被恐怖的巨大反作用力狠狠推向墙壁砸出一声闷响唇角震出血丝而几乎同时熊临泉早已占据了他原先的位置像猛兽一般狂吼着抠动了达林旋转机炮的扳机!

    事实工当白玉兰轰出暴烈一枪的同时熊临泉已经抠动了扳机只是达林机炮要达到初必须有个启动旋转过程如果他事先抠动扳机短短零点几秒钟的时间绝对会惊动房间里的专家所以他强悍地站在白玉兰的身旁任由那些危险的爆弹在身前炸开提前抠动了扳机。

    六根枪管嗡嗡恐怖地高旋转着比暴雨更加密集的子弹化作了六道流火穿越已经被轰开的房间门凌厉而狂暴地向…驯房间里轰了过去无数的水泥碎砾和家俱碎片如司被飓风搓*揉成粉末的山崖般四处溅飞而且尚在飘落之时又被充斥整个空间的弹片击飞画面极其震撼。

    达林机炮暴射之余其余的七组队员们也端着手中的重火力枪械向看烟雾碎砾一片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的房间内开火。

    他们沉就没有声音单兵头盔土反射着眼眸里的峻杀之色手中的枪械剧烈震动弹火狂喷沉重的轰鸣爆炸声连绵不停地响起震耳欲聋。

    同时开始行动的西林特种兵被七组这一通蛮不讲理野蛮异常的爆射震的有些傻眼在如此狭小的民用建筑之内居然有队伍敢用这种方式开火!

    那十几名西林特种兵本想砸开房门后活捉室内的目标人物此刻却被整仁空间弥漫的枪火及液体火药刺鼻味道激的有些难以控制最关键的让这些恐怖的家伙如此扫射下去只怕水泥墙体都会被打穿谁知道会生什么?

    所以仅仅一秒钟之后西林方面放弃了原定计刮瞪着眼睛开始向屋内开火刹那间子弹喷吐之声响彻整座大楼。

    二十种钟之后所有枪声戛然而止只有达林旋转机炮还在出嗡嗡低鸣的声音。有一片被弹雨削碎的壁纸缓缓落下落在极更的枪管之工嗤的一声烧成焦片。

    双方分头进入自己的房间。

    没有任何意外没有遇到任何阻挡…巫房间里那名来自百慕大的专家在无数凄惨巨大创口作用下血都已经流尽再也觅不到一点生命的气息。

    白玉兰看着窗台边那具惨不忍睹的尸体摇了摇头抹掉唇边的血迹蹲了下来将这名专家满是血水的右手拉离电控闻门然后小心翼翼地割断控制楼下狙击步枪的数据线。

    做为半个司行的专业人士他们都知道一句老话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然而这名来自百慕大的杀人专家今日连抠动扳机的机会都没有便以这种窝囊无比的方式死去却与猪一样的队友无关纯是因为他的对手拥有一双神目如电。

    白玉兰神情复杂地看着地上的已然零散的尸体躯块默然想到在小老板那种强悍到令人震撼的情报能力之下你若不死那才真是见鬼了。

    进入纽房间的西林特种兵们面带警怯地走了过来。

    进八房间后西林军人们第一眼便看到七组队员们一边在失拉地下的血肉碎块一边在抽烟联想到先前对着此房间那通恐怖的暴射他们不禁感到浑身寒心想这些家伙到底是哪支部队的崽儿们太凶了“…白玉兰与那名西林军官低声快交谈几句再次重新认真审看彼此证件处理后续的相关事宜。

    “果壳的七组?”西林军官听到这个名字终于接受了先前看到的震撼一幕轻轻吐了口气带着一丝感慨说道“许乐中校带出来的队伍果然生猛的厉害口”

    白玉兰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七组这些年来一直在替联邦政府做黑活儿养就了剩悍快冷静的战斗风格与许乐的到来并没有太大关系。

    不过像今天这种程度的强火力暴击即便对于七组来说也是破天荒的头一遭因为他们非常清楚房间里这名百慕大专家的专业程度更不会让许乐受到丝毫伤害。

    在信息处于绝对优势的局面下要用最快的度解决那位专家让对方所有的手段没有丝毫挥的余地七组队员们选择了最不讲道理、却也是在战术推演中最有效的方式以强阴怎震嵩以简单粗暴对细腻洋慎古接用飞舞的子弹结束宋知的可能。

    在接梯间里熊临鬼问怎么整白玉兰说往死里整这…就是往死…

    里整。

    似乎被七组遗忘了的那位穿花衣的旅行者早在十分钟之前已经暗自进入了食肆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式穿工了侍者的黑白制服成功地瞒过食肆工作人员的眼睛轻松自如地来自于厨房与街畔之盯无论是他的刚表还是他矜持得体的笑容还是那些规范的服务手法都找不到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

    隔着两层玻璃他能远远地看见目标已经走下了黑色汽车向着食肆里走来他在心头暗自一笑平静至极地走回厨房之中在撞到领班之间闪入了酒窖。

    酒窖里满是好酒目标人物并不好酒但也有喝酒的习惯尤其是三号。

    他的眉头微微一挑手中出现一根细长的合金针针工没有闪烁任何诡异的光芒但上面的毒素足以毒死一头大象他所需要做的只是将这根斜插入酒瓶木塞然后重新整理好漆封。

    点酒进餐有很多下毒的机会男子并不着急闭目靠在墙壁工休息左手轻轻按着衣服里那把改装短弹匣”计算着稍后开枪时的距离。

    大接内的狙击其实只是备用手段做为百慕大优秀的专家他和楼中那位伙伴其实更习惯近距离的杀人下毒然后对准头颅射击这样才能确保杀死目标。

    然而就在此时几个男人很理所当然理直气壮地推开酒窖门走了进来。伪装成侍者的专家微微皱眉没有隐藏身体因为对方理直气壮的表现而迎了上去微笑说道“客人很抱歉”

    “不用抱歉。”兰晓龙很自然地将手伸进衣服里然后掏出一把枪来微笑对准对方说道“你不要动就好。”

    兰晓挂伸手的时候这名百慕大专家没有动而当兰晓龙抽出手时他注意到对方衣服下的硬物痕迹于是很快地动了起来左手一探握住枪柄便准备射击二在这一刻他百忽不得其解对方究竟是通过什么方法现了自己而且对方凭什么就敢这样理直气壮地走了进来?在这刹那时间里他阴沉地想着把面前这几个人杀死然后尽快离开这座古怪的城市。

    很可惜他没能拨出枪来虽然明明兰晓龙拨枪的动作比他要慢几个程次他也没能继续思考因为右手腕藏着的那根带毒的合金刺刺中了他的腹股沟。

    酒窖阴影之中两名七组队员像幽灵一样闪了出来一人死死握住他的左手一人格住他的右手用力地向里一拗他的背后还有一名队员狠狠一膝顶在他的辜丸卫。

    他急促地呼吸着拼命地挣扎眼睛瞪的极大没有出声只想将忍着双腿间的剧痛将两边的人推开然而偷袭他的这三个人力量是那样的大涛其是在三对一的状况下挣扎显得是那样的徒劳。

    感受着腹股沟处冰冷合金锋缓缓一厘米一厘米地刺入他的心中生起无比绝望的情绪临死前的刹那他将最后的力量爆了出来抠动了扳机。

    迸!””迸!……迸!

    一连串密集清脆的枪声回荡在幽静的酒窖之内子弹顺着他的衣服无力地击打在地面击穿了他的左脚也击碎了他最后的希望。

    他觉得自己的听力越来越弱竟觉得枪声还没有自己急促呼吸声大更不如自己右手腕骨折断的声音响亮。

    第二名专家就这样死了死之前他生生折断了自己的腕骨却依然没能从对手们手中挣离瞪着布满血水的眼睛身体瘫软无力地滑下摇晃两下靠在一只橡木酒桶旁再也无法动弹。

    七组医疗师侯显东走上前去接过那枚合金针嗅了嗅对兰晓龙点头说道剧毒这个人死透了。”

    在半路下车然后莫名其妙跟着兰晓龙折回食肆的达文西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早已被震惊的脸色煞白虽然是一场无声无息的搏斗但总觉得比在前线的任何一次战斗都更加激烈紧张。

    那三名负责偷袭的队员也早已浑身是汗浑身肌肉都有撕裂的感觉看着地工的尸体忍不住微讽地摇了摇头。

    兰晓龙像拿玩具一样拿着枪看着死不瞑目的这位专家耸了耸肩说道“我知道你是专家不该死的这么没品。不过这和我可没关系我是新来的。要知道七组里像你这样的专家有十八个所以……还是闭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