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八十一章 走道

    涛厢甲的十组队员们听到白玉兰的话后同时怔住不动些

    职业专家每次执行任务时绝对不会留下有迹可循的强烈个人风格

    和刺杀设计而大楼里那位在多年杀人档案中只留下背影近乎传奇的

    专家也完全没有类似的行事手法。队员们想不明白为什么老白如

    此坚定地认为对方一定藏在楼上的房间里。

    就在此时负责整理信息监控的顾惜风眉头一皱捂着耳朵认真

    地听了几秒钟然后抬起头望着白玉兰用一种古怪的语气说道“正

    面监控回来消息红外远距离遥感没现…力里有人光学检查也没

    现窗口处有枪。”

    一直低着头的白玉兰迎着车中队员们的奇异目光伸出舌尖舔了

    舔嘴唇低声说道“不要这么看我我不是妖怪头儿才是。”

    众人交流拟定计划的时候他的余光其实一直没有离开过远处那

    几辆西林军车心里那抹紧张总是挥之不去某种直觉让他决定直接

    从地下停车场进入大楼内部而不要与那些西林军人生任何接触二

    地下停车场电梯间旁七组队员们已经乔装打扮成了路人他们沉

    就地整理着枪械只有熊临炎依然一脸冷峻地提着大提琴箱没有什

    么动作。顾惜风在调动电梯运行程序和监控白玉兰叼着一根烟卷在计

    算稍后的突袭似乎他们没有人注意到两个目标中的一个人早已经

    离开了这幢大楼。

    大楼…匆…房间的结构封泪双重复合门最关键的是里面那名专家

    是位很厉害犀利的人物要想在对方察觉之前完成突袭是很困难的

    事情真要冲进去谁也不知道七组队员会在对方的临死反扑下会有多

    少死伤。

    到底怎么整?”熊临泉阶沉着脸摊开满是厚虽的手问道面对

    着百慕大最优秀的专家尤其是在这种狭小的空间内连他都觉得有些

    棘手。

    白玉兰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细长宁顺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狠色喉

    旬吐出一道若冰线般寒冷却又显得有些疯狂的声音“往死里

    整。”

    已经准备登上楼梯的刻员们听到这句话后身体又是微微一僵他

    们很清楚这句往死里整代表着怎样的攻击态度。顾惜风担忧地望着

    白玉兰说道“整错人了咋办?”

    稍后的猛攻会不会杀错人完全取决于小老板的判断是否正确

    白玉兰始终不明白许乐的情报来源于何处但心里总有些莫名其妙的信

    心尤其是想到某些联邦大人物冷血地试图暗杀许乐许乐的生命处于

    危险之中这副闺秀身躯里隐藏着的疯瘾意味便自然奔涌而出。

    所以他没有回客顾惜风的问题伸出两根手指比了一十战术动作

    然后往喷气雾剂去除烟味和别的身体异味二队员们同样如此同时

    将无声胶垫仔细地安装在了鞋底。

    无数食肆的招牌上写着红通通的红油二字将整个路口都染了一层

    辛辣的感觉虽都在街畔然后落地玻璃和青树阴影营出的清丽感

    觉却让这些食肆与街边摊扯不上什么关系。

    黑车停在幕色中的红色街畔许乐走了下来看着不远处的那家食

    肆目光不易人察觉地掠过居顶投向远处那幢大楼此时只能看到

    大楼上面的一些吸光层檐想必对方也很难在瞄准镜中找到自己的身

    影。

    先前黑车行驶入路口才真的是最佳的狙击位置许乐那时候以为

    对方会开枪甚至盼望着对方开枪因为他清楚这十世界上能打透部家

    黑车的远程武器基本没有什么这是当年临海州体育馆一台军用机甲证

    明过的事情。

    令他有些失望的是大楼里的杀人专家比他想像的更有耐心更加

    谨慎。

    举步向食肆走去许乐后颈处的寒毛微微直立不是因为恐惧害

    怕而是因为某种隐隐兴奋兴奋于未知的片刻时间之后不安于这

    种职业扮演。

    诱旭毫无疑问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工作钓鱼的蚯蚓诱公牛的

    少年激帝国人的简水儿都是如此。

    许乐愿意做诱饵是自己的主动选择他有无所不能的联邦电脑帮

    助对方也有联邦里的大人物帮助许乐如果消失于对方的眼前对方

    肯定会马上消失而他无法像一个古代剑客那般骑着马儿满宇宙的去追

    对方。

    像这种极度危险的人物尤其是联邦上层那种敢杀自己的势头如

    果不狠狠地掐死他无法安心更无法甘心所以必诱杀之。

    站在路口他环视城市一圈左眸里的落日州府这座城市里安

    静地闪烁着三十七个光点有的在建筑之中有的在军事基地之中十

    分刺眼这正是联邦中央电脑在此次谋杀事件中找出的三十七个关联

    者数月以来正是这些人在暗中帮助着来自百慕大的杀意。

    四顾并不惘然许噪辉略朴实的脸庞F闪现一抖归狠带着一丝狠劲儿往食肆些怎牛军

    靴嗒嗒脆响。

    …刃…房间内中年男人躺在地毯上因为没有风衣的遮蔽室内的

    温度调的有些高。

    他的上臂贴着侧脸身体放松若将安然入睡的君王。

    然而他的眼睛一直盯着不远处的光屏盯着将要狙杀的目标若

    一只鹰隼自然空着的双手旁边是电控装置和处于准激状态的随身枪

    械保持着随时射击的最佳姿式和状态时不时他的耳朵会微微一动

    倾听着房间外走道里的声音令他安心的是外界一直安静。

    阴暗的通道里自感应节能灯一直没有亮然而八名七组队员如

    司幽灵一般悄无声息地摸了过来渐渐靠近…驯房间门口。

    黑色的大提琴箱安静地躺在走道尽头戴着步兵头盔的熊临起提着

    沉重的达林旋转机炮若深渊里走出的死亡巨人在他的身旁白玉兰

    沉就地端着一把威力强悍的刻射爆枪。

    队员们的呼吸保持的极为平缓轻柔防止惊动房间里的杀人专

    家若让对方提前做出准备变成狭小空间里的乱战谁也不知道会

    生什么二

    就在此时白玉兰若风吹柳叶般的悠长呼吸忽然屏住若刀锋般眯

    着的眼睛望向了走道另一边手中的枪械早已无声抬起冷冷地指了过

    去。

    有微光自大楼后方透来洒在…坠和…经涛旬中队员们震惊现

    从走道那边的黑暗中走出了一群全副武装的特种兵!

    这一群穿着西林军装的特种兵明显也没有预料到居然有人从走

    道那头悄无声息地出现。

    几乎问时双方毫不犹豫地举起了手中的枪械瞄准了对方瞄准

    了微光之中突然出现的身体很奇妙的是或许双方都不愿意惊动什

    么哪怕是如此整齐快的动作依然没有出任何声音。

    没有人抠动扳机。

    昏暗的狭窄走道里两群全副武装的人们持枪对峙只要有人开

    枪必然是全体死亡的下场都是久经战火的职业军人彼此都非常明

    白所以用强悍的铁般神经控制着自己哪怕最微小的动作…

    整个空间里充满着压抑紧张的气氛无论是七组还是穿着西林军服

    的人们都无法确定对方的真实身份士其是忽然出现在此地的意图。

    冰冷的汗水从双方众人的后背渗了出来打湿了硬陶防弹衣下方

    的丝质夹层幸亏事先喷涂了夫量的气雾剂才没有让汗味弥漫开

    来。

    昏暗走道那头的西林军人们其实比七组队员们更紧张他们看着

    这些像普通路人般的汉子目光盯着他们手中的枪械尤其是排头熊临

    炎和白玉兰手中的大枪心中无比震惊暗想这种火力也太***暴

    了一一

    令人窒息的气氛中白玉兰屏息住的呼吸终于再次平缓开始他向

    着对面的军人们比了一个手式盯着他们深青色的军风衣试探性质

    地用目光出了疑问。

    西林特种兵最头前那人微微点头然后看了一眼身侧的!鲤房间

    用目光表示自己的意图。

    白玉兰没有放松一丝警惧他像一只笨拙的鱼向对面的阴暗中强

    悍地前进几步缓慢地取出许乐从西林钟家搞到的特殊证件亮给对

    :;那名军人借着微光看了一眼脸色的情绪稍微松动一丝同样缓慢

    取出一份证件交给白玉兰检查。

    白玉兰马上想到先前在大楼下方看到的那几辆西林军车心里大致

    明白生了什么彼此都有绝密的任务结果任务目的房间竟是相邻

    结果引了此时恐怖的危险。

    那名西林军官向他点了点头左手端着卡宴右手平摊示意对

    方先请。白玉兰微微耸肩示意对方先请这一幕看上去有些滑稽

    如同要进酒店享受一般。

    事实上在当前情况下不能允许任何一方提前起进攻白玉兰与

    那名西林军官互视一眼极有就契地点了点头。

    西林军官伸出右手五指于微光之中然后开始一根指头一根指

    头地屈起。

    最后的小拇指收回戴着手套的拳头紧紧一握双方行动正式开

    始。

    一名西林特种尖兵毫不犹豫地端起轻型破门器狠狠向…聊房门上

    砸去然而余光所见却令他的心脏剧烈的颤动起来。

    七组那边白玉兰端着那把恐怖的霰射爆弹枪蛮不讲理地朝着

    …巫!房门…直接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