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八十章 专家

    西十分钟之前一涛二冈兰十六号建筑内部生了一次阴怎翟际的联络这一次联络看上去极为普通但用的是军方内部信号所以民用通讯系统根本无法监测到更无法进行窃听。

    落日州四号公路旁有一座废弃仓库仓库地下实际上西林军区一处继波分析站继波分析站捕捉到这些信息片段然后进行外壳加密将这些片段加赋军事密符串射至大气层夕经由联邦军方信号中转站进入星际通讯系统之中。

    这是常规流程看上去有些复杂的系统反应极短暂地生在Q幼…

    秒时间片段之内全部由地下的自动设备完成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自然也没有人注意到分析站口室一名少尉军官眉梢流下了滴汗取下了戴在脑袋上的耳机握拳咳了两声轻轻摁下某个按钮。

    于是一份内容简单而清晰完整的信息通报悄无声息地离开这个分析站通过某个隐蔽的备用通道传进长风军事基地一十密闭的房旬内。

    房间内一名穿着白色工作服的工程师舔了舔嘴唇摇着头将这份情报进行算法加密再经由军方教空指挥系统与民用航空系统间的共司通道了出去。

    整个西林主星每日要起降无数艘战舰和民用飞船两个系统间的共司通道密级并不高冗余信息繁复这份被伪装成冗余信号的情报很轻松地穿过了系统过涛进入了落日此民用空港的内部若蛛丝一般的管线。

    落日州空港抵达区最右手方的洗手间内在隔板的方后一名面容寻常的中年男子沉就地坐在抽水马桶之上盯着面前的微型工作台光屏看到光屏上的显示后唇角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

    情报已经到手这位巾舞男子毫不犹豫地扯出与身后管线相连的数据线用力按下抽水按钮。

    在短暂的哗啦啦冲水声中他清除干净洗手间内所有的痕迹穿上挂在墙上的那件风衣面无表情地走了出去。

    空港到达区富丽堂皇的夫厅通道处一名穿着花格子衣衫的旅行者正在与蓝衣女服务员笑着聊天。

    现在正在打仗所以e…过来的旅行团已经很少了。”女服务员笑着说道“你又是自由行要找打折酒店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

    穿花格子衣衫的旅行者正准备说些什么余光注意到穿灰色风衣的中年人走了出来。两个人没有说话旅行者心里却明白笑着与女服务员告别不远不近跟着风衣男向外走去。

    穿风衣的中年人在行李到达处等了约十秒钟一个将帽子压的极低的工作人员递过来一个箱子上面很标准地粘着行李托运标签。

    中年人提着箱子走到机场大巴候车点眼光微垂扫了一眼行李标签标签上的日期是今天但他清楚箱子实际上在空港已经等了自己很多天而他其实也在这座城市里等了很多天。

    大巴来了他很随意地将行李箱扔进客车下方的行李舱然后坐在了前排那名穿着花衣的旅行者则是远远地坐在后排。

    五分钟后穿风衣的中年男人走下大巴取了行李箱上了一辆样式普通的汽车汽车前挡风玻璃上却贴着一张很难搞到的特别通行证。

    几百米之后穿花衣衫的旅行者也坐上了这辆汽车两个人极有就契地同时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确认时间应该还来得及。

    在这座城市里联邦调杳局和国防部的强力部门一直在追索这两个人的踪迹。汽车一路上经过的路口时不时还能看到联邦调查局的黑色公务车两个人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紧张的表情在很多预先设定好的配合下他们换乘了三种交通工具轻松地穿越政府设置的检查站来到了落日州府某幢大楼下面。

    从脚垫下摸出备好的钥匙两个人推开…刃…房间的房门二十移后穿花衣衫的旅行者却悄无声息地离开二中年男人将风衣放在椅边打开行李箱神情平静地望着箱中被漆成哑光色的金属配件几秒钟两只手开始平稳地进行组合工作仅仅一分钟时间一具威力强大的非制式狙击枪便出现在他的手中。

    拉过椅子掏出电动挫刀中年男人很细腻地快磨出一个搁放枪管的豁口却没有急着调整射击地点而是来到窗前拉起窗帘一角往外望去二只见大楼下方建筑角檐过处是是一处热闹至极的路口那些挂着红油招牌的食肆清晰无比那些路边青树下翻滚的锅中红汤如果出现在光学瞄准镜当中想必会清晰地能够看见青色的葱花。

    沉就片刻“他眯着眼睛放弃了窗口作为一名百慕大最优秀的暗杀专家他并不忌讳使用常规的刺杀手法但身处联邦境内他的谨慎过过往的每一次任务。

    他在窗框边的墙上喷上一层气雾这种气雾似乎有强烈的腐蚀性仅仅几秒钟混合墙体便变得有些融烂用工具花了很短的时间便挖出了一个与楼外空气联通的小洞。

    中年男人用桌上的茶杯盖掩住小洞以避免外间的人现异样等到侵蚀气雾剂效果过去阴邵粥非制式狙击步枪伸入洞中然后拉来椅斗稳宝住了枪些同时在搁接处放置一个全角度的微型角度旋转仪。

    特制的电光瞄准镜只有约摸手指粗细很轻巧地同时插入洞中后面拖着的数据线和狙击步枪的电控火数据线则是拉的极长被中年男子很仔细地进行着驳接然后通过房间的空气调节管道往上方穿了过去。

    他将风衣小心翼翼地轻轻搁在椅上将那把长狙全部盖住、然后收掩干净所有的泥沙痕剂又取出箱中的空气清新剂仔细地喷了喷经过这番打理之后任何人推门而入都很难在短时间内现异样二紧接着他提着箱子走出…力…房旬顺着通道的阴影处来到楼梯旬然后走到了十三层楼进入弥…房间快地掀开地板一角破开通风管线拉出那根数据线插入自己的工作台之中。

    楼下电光瞄准镜中的景象清晰地出现在光幕之上中年人安静地观察着路口处的动静沉就地调整着呼吸右手距离电控击装置只有三根手指的距离。

    目权还没有出现但他并不心急做为百慕大最优秀的专家他的耐心与谨慎是他最优秀的禀赋。

    他摸了摸后颈似乎感受到那块芯片正在不停地送些什么信号平静无波的脸上闪过一丝厌恶的情绪然后开始思考一击得手后怎样逃回百慕大。

    他清楚今天自己要刺杀的对象是一个大目标知道这是一件大事但这些天在西林大区的经历让他更清楚那些帮助自己完成任务也就是布任务的人拥有更加恐怖的权力。

    中年男人本来就是联邦公民所以才能通过入境时的严密审杳重新植入芯片所以他清楚这此冷血的联邦大人物们拥有怎样的能力在这些人的帮助就许下要完成任务并不难。

    在楼下做了这么多布置他认为自己的安全有充份的保障稍后开枪之后就算对方能够马上包围凸…房间却也会给他留下充裕的离开时间除非对方是无所不知的神才能知道自己藏在何处。

    光幕上一辆黑色的汽车驶入了路口二中鼻男人的手指稳定地搁在了电控装置的红色按钮上轻轻滑动调整着楼下狙击步枪的射击角度。

    看着光幕上的清晰数据回饰他有些赞叹于青龙止反*政*府军的模仿能力这把长狙比口c山的威力要少很多但在很多设计理念上已经模仿到极致虽然未曾越。

    感受着指腹间滑润的感觉只要自己轻轻一摁联邦一次历史事件将要生在自己手中这位百慕大最冷静的杀人专家唇角微微泛起一丝平静自信的笑容。

    就在此时他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缓缓向右方望去虽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却总觉得一墙之隔的房旬里总有些古怪。

    七组的军车直接开到了那幢大楼之下整十西林满街跑的都是军车他们并不担心会引起某些人的注意。然而隔着涛光玻璃薄膜看着不远处几辆西林军车白玉兰忽然觉得此时的气氛有些怪异默然想到自己并不担心别人会注意自己那几辆军车里的人是不是也有同样的想法?

    熊临泉指着大楼三维结构图皱眉说道“八楼以上左侧所有房间都适合狙击没办法全部布控这个狙击地点选择的很专业或者说头儿吃饭的地方选择的太愚蠢。”

    顾惜风十指如飞般敲击着触式光屏用很短的时间便侵入了大楼内部的监控系统在自行研的某个小软件配合下很快梳理出几个可疑之处微笑拍了拍大熊的肩膀说道“不用你头痛了他们在…刃…

    房间。”

    光屏上的监控录像显示在之前某个时刹有两十人提着箱子进入了刃房间。

    熊临是望着那个风衣男子的背影忽然说道“是专家。~白玉兰拨开额前的细轻声细语说道“没想到是他来了二”

    七组这些年在西林和百慕大不知做了多少如暗杀之类的私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本身就是暗杀界的绝对专家而能够让他们认真对待的专家自然也是真正的专家。

    “来不及了。”熊临急提着身旁的大提琴箱子便准备向大楼里冲去。

    白玉兰想到临行前许乐在自己耳边说的话皱眉片刹略显惘然复而坚决说道“不是刃…。”

    是…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