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七十九章 春风里的老宅,牢笼

    效第朵一位联邦现役巾校军官对干隐藏在权力阴影巾的楼黎辉弟尤其是那七个千世家族的子弟而言或许确实有些棘手但绝对谈不上真正的麻烦。

    当初在虎山道上许乐手中刀光一闪前途无量的朴志铁这位国防部重点培养的军官铁七师预定好了的准营长顿时化为一缕幽魂再、无亮的机会然而莫愁后山那位夫人一句话不曾说只是沈离打了几个电话一应调查便分崩离析最终悄无声息即便宪章局都没办法找出其间的错漏。

    再往历史的远处望去前后有几名联邦总统被剌杀在那些历史的阴影中清晰地可以看到七大家的身影二虽说在政府的强力打击和民众集体意志的反制之下如今的七大家再也未曾采用过如此玉石俱焚的血腥举措可谁也不会怀疑占据宇宙极大资源的他们拥有这种恐怖的能力。

    可如果他们想谋杀的中校叫许乐这件事情便会变得有些麻烦以致于在西林向乘横行的钟家二少爷都变得有些紧张。

    电话那头的声音继续说道“放心吧已经查清楚了莫愁后山那位夫人并不喜欢他他也不是老爷子的私生子。”

    很简单的两句对话之后钟子期便挂断了电话至于具体的事情自然有双方下属的下属的下属去具体联络安排事实上这种安排已经持续了很久只是等待着一个具体的时间点爆出来。

    之所以先前在电话中他依然显得有些犹豫问了那几句纯粹是有些担心许乐的背景。

    其余的具体事情钟丁期这些世家子弟并不担心那两位来自百慕大的专家都不清楚谁是任务的布者无论是资金流动还是联络都由最专业的人士进行处理专家进入联邦境内后的枪械配备则是乘自青龙山部队如今特一师的军械库。

    而那两名百慕大的专家能在落日州沉就等待这么长的时间还没有被军方和联邦调查局抓住则依赖于他们在政府和西林大区间的隐藏力量。

    从表面上看这棒筹划已久的冷血谋杀事件与他们这些世家子弟牵扯不上任何关系。

    钟子期望向露台处透进来的灿烂阳光想到不久后横卧于大街上的许乐尸体露出极为愉悦的一丝笑容。

    他不知道稍后具体的暗杀计划但都星圈那些家伏既然敢动手一定是得到了某些老人的就认想必不会给许乐留下任何机会。

    映在脸上的阳光让他联想到无所不能的宪章光辉钟子期脸上愉悦的笑容化作了一丝嘲讽他们这些世家子弟很清楚宪章局的上作流程因为这大概是宇宙中唯一让他们感到敬畏的存在。

    联邦中央电脑严格恪守第一宪章法则除了像帝国入侵这种第一序列事件外被严禁做出任何犯罪预判和预警只能在事后的调查中挥作用然而执行调杳的是人宪章局里的上作人员也是人。

    只要是人要在联邦里生活对联邦高高在上的犬人物们来说那都是可以玩弄于手掌间的对象二

    “明明知道我们要杀他却不能提前出警告感觉是不是很郁闷?”

    钟子期愉快地看着露台处的阳光举起茶杯敬道紧接着想到对方是一台冰冷的电脑不由觉得自己好无聊。

    听到许乐说的话上作人员的脸色微变沉就许久后有些感伤地叹了口气“小姐离开的时候她养的兔子已经十二岁如今过了五年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也没能让它活下来只好换了一只。”

    “不过我想小姐应该分辩不出来司令为了挑一只一模一样的兔子可没少花心思大区人化总局甚辜还从巧调了一批过来。”、

    许乐默然想到那时节西林犬区的寻免行动(电脑阅读)深切地体会到那只老虎对小西瓜的宠爱这宠爱之中犬概还有那么一丝丝歉疚?

    这便是西林钟家与联邦之间的关系许乐很清楚小西瓜留在引栖霞州就等若是一个人质的身份父女相别难得相见一次这何尝不是人生的一种大悲哀一念及此他的心情也变得有些落靠清晰地感受到钟家这个众人眼中的西林霸主的无奈。

    他站在空旷的笼子前看着那只肥肥白白的免子沉就许久

    “我想…她应该早就知道她养的那只免子已经不在了。”

    许乐想到那个聪慧可爱面对着稀奇事总爱说酷的小丫头心情有些微酸低声说道“只不过她不想忘记小时候的事情而已。”

    他安慰那名上作人员说道“既然如此大家都不要揭穿为好。”

    白苍苍的上作人员老眼微湿轻笑说道“是啊其实老宅里很多人也都很想念小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才能回来。”

    许乐没有回答也无法回答都星圈与西林钟家之间的历史惯例并不是随便出个英雄人物便能打破的怪圈…小西瓜那位不可一世的父亲都做不到谁能做到?

    他取出了手机开始对着笼中录影用微沙的声音讲述将要给小西瓜的视频邮件。

    “它现在活的挺快活的”

    “就是看样子需要减减肥而且笼子虽然大但没有伴儿总会太孤单你说要不要给它找几个小朋友一起玩?”

    “不过听说以前钟司令也有找过但它情绪不好所以很凶把别的小朋友兔子都咬伤了。”

    “所以胖就胖点儿吧只要心情好就成。”

    “你说呢?”小西瓜。”

    在老宅古色古香的客厅里许乐捧着古色古香的古纳瓷杯嗅着里面色香清幽的茶味尽可能雅致地做出品茶的风范如此方能说服自己并没有唐突钟家老宅由内而外透着的那股古意。

    然而可惜的是当微涛茶汤沁下咽喉他正准备向身旁的上作人员赞诵几句少年时背下的前人妙文时左眼幢里再次出现了煞风景的警告。

    钟子期林斗海联邦中央电脑轻易地侦听到那个电话的内容通过芯片身份确认对方的身份又因为许乐第一序列保护对象的身份快地将结果传入他的脑海如果这些世家子弟知道事态是在这样展想必无法再安坐于椅看阳光美妙推想许乐死期。

    许乐并不意外看到这两个名字捧着茶杯脸上没有一丝动容的情绪安静地打开手机观看刚刚抵达的视频邮件看到钟夫人建议他离开老宅时去路口的食肆吃一下特产鼠肉不由温和的笑了起来。

    有句老话叫枪口里才能喷出云淡风轻这句话很适合形容现在的他。联邦上层的大人物厉害恐怖的职业专家都是一些很强犬的存在可是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自从身上生了那些奇妙的事件之后许乐和所谓阴谋之间的层次已经拉开了距离他比所有人甚至比整个联邦所想像的更加强大。

    半个小时后他认为给对方留了足够多的时间反应及准备才放下茶杯礼貌地对上作人员说了声谢谢离开了纬二路三十六号钟家老宅。

    黑色汽车驶出街区然后在大道青树阴影之下(电脑阅读)遥望路口食肆之处停了下乘与前来接应自己的七组队员们汇合。

    车窗玻璃落下许乐望着车旁的白玉兰报出一幢大楼的地址然后说道“注意安全。”

    白玉兰点了点头回到墨绿色军车上望了一眼正在进行枪械调试的熊临泉诸人轻声细语说道“做事。”

    临时狈替刘纹的达文西不知道生了什么却能感受到车厢里充满了一种压抑紧张的气氛这种气氛甚至比在前线时更加浓郁冰冷他下意识里吞了一口哑沫熟练地启动军车在路口绕了一个弧线擦着阴影驶入了另一条街巷。

    许乐没有马上启动派车反而点燃了一根烟缭绕的烟雾从车窗处升起汇入西天暮色之中他眯着眼睛望着那处路口食肆后方有一排普通建筑目光若能穿过那些建筑应该刻能看到那幢大楼要杀自己的人就在那幢大楼之中。

    老东西受宪章规则的限制他又不想让联邦政府清楚掌握自己的权限秘密虽然宪章局目前已经掌握了少许一所以关于那两名来自百慕大的专家以及此次谋杀事件的很多案件细索他并没有告诉国防部和联邦调查局。

    几年前他在地检署门前阳光中便已经确认联邦里总有某些阶层凌驾于法律之上这些人向来不惮用藏匿于黑暗中上的手去做出那些令人指愤怒的污秽事。

    因为利益或者是某些光彩的词语有时候甚至仅仅是因为喜怒在这些特定时刻联邦的法律没有能力保护他和很多人的利益。

    故而许乐不再像少年时那般敬畏法律。

    今日他准备自己捍卫自己生存的权利。

    三七牌香烟的烟蒂从车窗处掉落地面砸出几星火花紧握方向盘的双手平静如常他驾驶着汽车向路口的食肆驶去。几乎同时一辆墨绿色的军车驶进了某幢大楼的地下停车场。

    (我不承认自己有无政府主义倾向然而很惭愧的是书评区现在好像蛮方政府的这事儿怪我l小强同学忙于生活自然是生活要紧然而我最近这几个月确实也没时旬打理书评区领导也是一样新单位天天加班还不给加班费

    所以很郑重地呼唤一下有时间的朋友谁愿意当当版主给大家加加精评评分置置顶抚抚特的?烦请联系我非常感谢。

    最后说句很震撼的话当然主要是震撼我自己筒子们我要四月的月票几个月没喊了喊这句竟有些陌生和隐隐兴奋和更新无关纯粹是我莫名其妙的动心想回到江湖里去狗刨一下真真是有趣的事情不解释你们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