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四十八章 初相逢的戏剧一幕

    (关于小狗饼干,是很久以前看过的一个故事,当然不是小狗饼干,当时就觉得这个故事特美好,只是很可惜被写成了读者,不是我爱的言情,所以我将言情,从男方的角度来写这个故事。是的,又一次是的,这个偷吃饼干的女生,便会是书中女主角之一。ps:昨儿大风,似是病了,不是以病拉票,只是拉推荐票,因为不拉又被拉开了,残念,新书期总是令人感到无比焦虑,上架一个月后,想必会专心许多。)

    ……

    ……

    小狗饼干很脆,任凭咀嚼的再矜持,也会出咯兹咯兹的声音。小狗饼干很香,二人的身前全部是那种诱人的谷香。许乐目瞪口呆地看着身旁的女孩儿,觉得这画面太荒谬了,这女孩儿为什么要吃自己的饼干,而且吃的如此理所当然?下意识里,当女孩儿的手指离开饼干袋后,许乐赶紧伸手进去拿了一块饼干放进了嘴里,就像是生怕自己吃亏一样。

    女孩儿低着头,正聚精会神的看着一本杂志,只是偶尔闪烁的目光,让许乐知道,对方其实也在注意着自己。深青色的帽子遮住了女孩儿大部分的脸,只出那张秀气的嘴唇和白净的面部肌肤,许乐愣了愣,觉得自己的注视或许会让对方尴尬,便转过头去。

    风雪之中,温暖和春的大巴开动了起来,令许乐感到意外的是,那名女孩儿居然又将手伸进了饼干口袋里开始拿饼干,而且是一块接一块。许乐很喜欢吃小狗饼干,而且这是他第一次吃小狗饼干,心里其实很有些珍惜,虽然他不会将一袋饼干看的如何之重,只是他总觉得,即便你要吃我的饼干,是不是也得先和主人说一声?征询一下自己的同意?难以避免地心中生出一丝恼火。

    很明显那个女孩儿没有这种自觉,看都没有看许乐一眼,只是快地、光明正大地偷着饼干,嚼的卟哧卟哧,毫不客气。许乐目瞪口呆之余,也赶紧伸手去拿饼干,不然如果都让这个抢拼干的姑娘抢走了,他还能吃什么?那岂不是亏大了?于是乎随着大巴在公路上的行进震动,坐在大巴后排的这一对年轻男女彼此互不相视,一人望着窗外,一人低头看着膝上的杂志,你一块我一块的拿着饼干,谁也不肯少拿一块,谁也不肯慢一秒,出手如风,依次而入,看上去倒蛮有默契,可谁又知道其实隐藏着无穷的杀意?

    “真是莫名其妙啊,如果不是遇见了我,这个可恶的偷吃饼干的女贼,一定会被狠狠地骂一顿。”

    看着窗外雪景,嚼着饼干的许乐,难得地翻了一个白眼。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先前心头的恼意早已经消除殆尽,他本来就是一个心胸宽广之人,不可能会在乎这些小事,反而笑着暗中想道,难得碰到一个和自己一样对小狗饼干爱不释手的人,今天这一袋饼干,就当是分享吧。

    许乐不是一个吝啬的人,和他人分享任何美好的东西,是他愿意做的事情,虽然这个戴着帽子的长女孩儿行为有些荒唐古怪,他也不准备再计较什么了,只是觉得这场面稍微有些尴尬,或者说,他担心那个女孩儿尴尬,所以他没有和对方开口说话,甚至连眼光都极注意,没有转向她那一边。

    大巴在积雪的道路上缓慢前行,绕向了郊区外的高架路,向着都西北方的普通机场行去。有一株伸向道路内侧的雪松擦过了大巴车的玻璃窗,出的响声,让车上昏昏欲睡的人们都醒了过来。许乐身边的女孩儿抬起头来,出了一张清丽的面容。两个人的眼光对上,许乐温和地笑了笑,谁知道那女孩儿清纯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厌恶的神色,马上低下头去,重新看起了杂志,片刻后,她似乎觉得这样还不足以表达自己拒人千里的态度,从随身的皮包中取出一副黑框的眼镜戴在了鼻梁上,隔绝了许乐莫名其妙的眼光。

    低头的女生戴着黑框的眼镜,看上去真的蛮清纯的,尤其是从许乐这个角度望过去。他挠了挠头,心想这样清纯的一个女生,偷吃我的饼干,怎么对我还这么凶?毕竟他是一个从偏远地区来的少年,面对异性的时候,总是有些拘谨,只是在心里叹了口气,也没有说什么。

    戴黑框眼镜的女生每拿一块饼干,许乐也拿一块,不多不少,笑眯眯地拿着,美滋滋地吃着,虽然他是个很和善的人,但也不想吃太多亏。

    就这样拿着拿着,最后饼干袋里只剩下了一块饼干——依照先前那种无声默契的顺序,此时应该轮到许乐拿了。许乐明显注意到女生黑框眼镜下的俏鼻可爱地皱了皱,似乎在烦恼什么。许乐无声地咧嘴笑了起来,从袋里拿出最后一块饼干,想了想后,掰成两半,脸上堆出和善的微笑,带着一线拘谨,将一半递到了女孩儿的面前。

    女孩儿抬起头来,有些意外,又有些愤怒地瞪了他一眼,像小猫抢食一样,抢过了饼干一口吞下,却险些噎着了。许乐一边嚼着最后半块饼干,一边傻傻地看着她,心想着什么急?难道饿成这样呢?本想将自己的水递给她喝,却又担心这性情古怪的女孩子嫌弃自己。

    好在刹车的声音打破了这幕像木偶剧一样的演出。

    ……

    ……

    “连谢谢都没有一句,真是个无耻的败类!”张小萌拖着沉重的行李,有气无力地低着头,向着机场柜台走去。从s2行政区坐了七天的太空飞船,又要马上转机去大学城,旅途的劳累,本来让她就有些快要承受不住,而且心里又一直压着那块重石,偏偏在大巴上还碰见了一个极不识趣,极为可恶可耻的年轻男人。

    “长的倒挺顺眼儿,笑的跟一头猪似的诚恳,谁知道骨子里竟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吃我的饼干,居然像是施舍给我一样……小眼睛,果然都不是好东西。”张小萌将沉重的行李放到传输带上,忍不住低声地抱怨。

    进入候机厅,张小萌取下黑框的眼镜认真地擦拭了起来,似乎想要借助这个动作泄自己的怒气,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世界上有那样的男人,明目张胆地偷吃自己从小最喜欢的小狗饼干。

    她此行的目的地是大学城,大学城位于都星圈s1行政星球的北纬区域,航班还有半个小时才到,她注意了一下四周的人群,强行平静了心情,提着随时的小包进入了洗手间,随手按响了冲水马桶。在哗啦啦的水声中,她将黑框眼镜上的按钮摁了下去,本来空无一物的玻璃表面上,顿时出现了几排字符,这些信息经由遍布整个星球的无线网络,在最短的时间内,出现在她的眼前。

    将那些字句和任务全部记了下来,张小萌轻轻地吐了一口气,显得轻松了许多。议员还在和总统办公室谈判,现在的局势比较平缓,宪章局因为第一宪章的原因,必须保持中立,她们这些下层的工作人员,倒也不用太担心会被现真实的身份。就算联邦方面现自己是**方派来的间谍,顶多也就是将自己逐回s2。只是大学城里究竟有什么呢?为什么议员要让自己回到都星?难道只是说议员知道自己有些想家的原因?

    一想到自己那个充满了陈腐气的家庭,张小萌的表情又压抑了起来,为了完成组织交付的任务,看来自己必须扮演一个迷途知返的羔羊,这真是令人痛苦的事情。

    ……

    ……

    坐在舒适的座位上,张小萌整理了一下垂在黑框眼镜旁的丝,下意识里将手伸进皮包,却现手指的触觉有些怪异,她惊愕地拉开皮包,意外地现了一袋没有开封的小狗饼干!

    如果这袋饼干是自己的,那先前大巴上那袋饼干?自己吃了别人的饼干?自己错怪了他,他却一直安静地与自己分享属于他的东西……

    张小萌站起身来,四处寻找那个小眼睛男生的踪影,试图想要道歉。然而都机场有多少航班,那个男生怎么可能这么巧地出现在这架飞机上?她有些不知所以地坐了下来,后悔地摇了摇头,知道自己错怪了那个男生,更关键是,她这时候想到那个男生温和的笑容,递过来的半块饼干,除了浓浓的窘迫之外,更有一丝说不出来的温暖,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感受过的温暖。

    世界这么大,或许再也看不到那个有着可亲笑容的男孩子了,再也没有办法道歉了,张小萌无比遗憾地想着,心里像是觉得错过了某件很珍贵的东西,空空的很不舒服。

    她并不知道,就在这架飞机的前方,豪华的头等舱中,许乐正坐立不安地调整着舒适沙椅的位置,拘谨而小意地询问着空姐:“您确认有免费的牛排?半合成那种?”

    “是啊。”空中小姐险些没忍住笑,看着这个老实的男孩子。

    许乐松了一口气,这才觉得昂贵的票价有些划算,虽然他是个逃犯,应该低调一些,一个刚刚服完兵役回乡的小兵应该也没有钱坐头等舱,可是购票的时候,他实在是没有抵挡住半合成牛排的诱惑,而且那张卡里的钱实在是有些多,少年心性还是让他冒险买了张头等舱的票。他望着面前半蹲着身体的空姐,关心说道:“您别总蹲着了,会累的。”

    空姐由内而外开心起来,赠送了一个免费的妩媚笑容。许乐被丽光射的心慌,赶紧哆嗦问道:“请问……到大学城要多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