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七十七章 宇宙的未来(下)

    “三颗沦陷星上的铺网进程已经突破百分之九十七整个联邦三分之一的兵力全部砸了进去藏在山里的帝国人除了合成肉还有什么可以吃的?就算换个白痴来当总司令也不可能再输我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钟瘦虎微微侧身望向战舰下方那颗美丽的星球黑暗与光明的分界线在淡黄色的星球上是那样的明显在夜的半球间偶尔闪起的每一朵小火花其实都意味着一次威力巨大的爆炸不知道有多少他的儿郎和帝国人敌人丧身其间。

    很简略淡薄的陈述句却理所当然甚至有些理直气壮地流露着傲然自信的意味这种自信源于他十余年间在西林边陲独抗帝国的经历源自一年来联邦军方和他所做的周密准备源自这百日来他若铁步踏沙般痕迹深刻的指挥安排。

    然而紧接着真皮座椅后的他出一声与前一刻昂然情绪完全相反的叹息:“我有些想念路口的红油鼠肉了。”

    胜利军事行动联邦已然必胜这位军方的最高指挥官胸臆中生出淡淡厌倦之意说道:“帝国那位公主在星云那边等着我们但联邦的太子爷已经开始脱衣服赤膊上阵还有你有许乐这个连我都经常觉得莫名其妙的家伙我似乎有些期盼将来会生些什么事情。”

    听到太子爷这三个字李封的目光微垂想到邰之源眼下正隐瞒着身份在脚下的星球中冒险作战。

    莫愁后山与费城李家向来交好他与邰之源也见过几面有些欣赏这个与一般世家子拥有不同气质的人物据地面基地里流传的说法袁子台少校眼下指挥着两个合编营干的非常出色……只是那个家伙的身体好像一直有些差。

    “能不能从战场上活着下来主要是运气好的关系。”

    李封不期然想到很小的时候祖父拖着自己说过的那句话。由这话延伸联想到十二岁便开始的畸形铁血人生想到战场上所经历的一幕幕惊险甚至是硝烟间死神的冷冷一瞥1年轻中校那颗向来不知畏惧为何物、暴戾无双的大心脏竟是猛地一缩。

    冰川矿坑荒原密林流弹那么多碎石那么密烧不尽的野火并不知道也不在乎你是公主还是太子是农夫一般憨厚的新兵还是毒蛇一般的老兵痞。

    再如何惊才绝艳有绝妙未来的生猛人物都有可能在战场上惨不忍睹的死去。

    “大浪淘不出金来战场生死的自然淘汰才能真正欢迎最后的胜利者。”

    随着163行星的自转联邦战舰群缓缓进入黑暗天穹区“恒星的光芒被行星挡住绝大部分四周的空间由深蓝在往重墨过渡阴影从落地舷窗外渗了进来将椅上的钟瘦虎身躯全部覆盖也为他的这句话蒙上了一层冷冽的怪异味道。

    “联邦上层一直在关注莫愁后山那位沈大秘书七大家几个出色的接班人但他们不明白没有经历过真实的战场这些年轻人总会有致命的缺陷。”

    “我欣赏林半山但这位破门子性好自冉只爱在百慕大过他的潇洒人生。”

    “好在还有别的年轻人。在联邦这片充满了黑暗血腥的陈腐土壤中居然能长出许乐、你、邰之源这样几颗干净的果实这真是很奇妙的事情。”

    “也许人类的历史联邦的展终究还是会一如数万年间那般无聊黑暗但总得坚信未来是有可能干净的这样不明真相的公民们才能走的比较坚定”

    “这句是乔治卡林说的我比较同意我希望宇宙的未来是你们这批干净的年轻人但很悲哀的是我似乎总能看到你们将来也会像我一样染上那种令人厌恶的老旧气息。”

    “这种气息往往和一些很好听的名词联系在一起比如责任那你们要顾全大局要顾全大局你们就要牺牲少数人的利益一旦开始了这种主动选择的牺牲你们……便不再干净。”

    战舰房间里的自感应灯光缓缓亮了起来钟瘦虎伏若静卧的花白双眉里浮出一丝自嘲说道:“小家伙我最后只想提醒你一句话靠牺牲他人而获取的未来只能是全无未来的一种无聊重复。”

    李封沉默片刻认真地敬了一个军礼严肃回答道:“司令虽然我无法完全听懂但我明白将来如果遇到这种情况自己应该怎么做。”

    ………………

    ………………

    “这个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是那群狗丨杂种的。”

    落日州军营中兰晓龙一手扶着青村一手勾着腰间的军用武装带一脸冷笑看着电子报纸头版上关于某格不实新闻报道的道歉启事用一种吟诵的语气大声念出了这样一句话以表示对都星圈无聊的政客好事的记者们最深切的鄙夷。

    七组队员们正在熊临泉的带领下进行训练宪章局铺网任务已经基本结束国防部没有对这支处于休整中的小部队出最新指示所以他们无法进行针对性的培训只好被勤奋到令人指地进行艰苦模拟战场撤退科目演练以保证在日后的战场上能够多活几个伙计。

    在训练场地旁边的阴影处金星纪录片厂的摄像组依然在忠实地执行他们的工作拍摄出海量的素材然后剪辑浓缩成短短的几十分钟送到千家万户的电视光屏中。

    强行挣扎出院归队的刘佼此时正躺在村边的吊床上闭目休息腹部中了一枪的他是七组的重点看管对象侯显东坐在医疗箱上寸步不离地跟着。听到兰晓龙的吟诵后刘佼睁开双眼痛苦地笑出声来如一只碗般扣在腹部的治疗仪随之上下起伏似乎随时可能射将出去。

    白玉兰担忧地望着他很担心他会不会把肠子笑出来或者笑断。

    许乐坐在军用板凳上看似在仔细阅读一份果壳公司的内部通稿实际上却是在脑海中通过中央电脑的帮助梳理着那两个白色光点的行动轨迹同时关心联邦军事行动的动静。

    “不要再念席勒的台词了我们顶得住刘佼可顶不住。”他抬起头对舞台剧演员一般的兰晓龙挥了挥手。

    “哟我只知道咱们的许乐长官能一鼻子嗅明白”系列机甲用的三十七种机油差别能一手摸出金碧辉煌夜总会全部姑娘的胸部尺码。”兰晓龙满腹牢骚尖酸说道:“嘿没想着原来您还是位文学青年居然知道这是席勒大师的台词怎么着?是在兄弟这堂堂硕士生面前显摆来着?”

    菊花夜市群殴紧接着是许乐的新闻事件七组再也不方便出去横行街里官兵们自我禁闭在营房之中已经憋出了些许火气。

    听着兰晓龙的嘲讽话语许乐并不动怒学他的样子耸耸肩说道:“给你们说过很多次小爷看过很多文科书籍一肚子的文化素养偏偏你们又不信。”

    说完这句话他站起身来拍拍屁股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打开了工作台开始日常的惯例工作接收来自都星圈的邮件。

    第一封邮件来自商秋她介绍了一下眼下果壳工程部关于在机甲上加载增压系统的研制进度同时询问了一下在最近的战斗中那台工程部全体同仁专门为许乐调较mx用起来感觉如何。

    许乐在回复的邮件中只写了谢谢二字便停了下来脸上闪过一丝苦笑。在这几个月的战斗中他从来没有机会使用机甲哪里能谈及什么感受?

    在邮件的最后商秋很认真地提到可能在不久之后她会带一个测试小组亲自来西林前线。

    想到前线无处不在的死亡许乐眉梢微重有些担心恍然间又想到在332o上执行最后一次启动任务前自己啰嗦交待的遗言中竟没有商秋的名字真是惭愧……

    第二封邮件来自简水儿她在信中说给他寄来了一份礼物让他记得签收并且保密至于邮寄过程云云则不需要担心用的是费城家中的名义想必军方会慎重对待。

    许乐一怔不明白是什么样的礼物居然要占据紧张的军用物资输送渠道并且让简水儿愿意调用费城李家的权威地位。

    百思不得其解他去了封邮件认真地询问一二处理完手头这些事情后他走出营房低声对白玉兰交待了几句便开着黑色汽车向营房外驶去。

    在营房大门处黑车被刚刚结束一轮残酷训练的队员们拦住几名队员兴奋地大声说道:“头儿刚才摄像组说了第三集下周就要放到时候你可别忘了看。”

    当前联邦最重要的大事当然就是西林前线的战争而对于亿万民众来说这件重要历史事件最真实的体现他们最关心的具体对象则是那部叫做《七组》的纪录片这部纪录片只播放了两集便在联邦里引了观看狂潮想必第三集一出又会出现无数台电视光幕变成同一画面的壮观景象。

    许乐微微一怔心想好像比新闻频道预告要提前子些时间会不会与前些日子那个新闻事件有关?

    兰晓龙挤到人群里大声问道:“你又想一个人溜哪儿去玩?把我带着。”

    许乐看了他一眼老实回答道:“我要去纬二路看兔子。”

    兰晓龙脸色微黑倒吸一口冷气说道:“我不歧视同性恋但您这样正大光明地吼出来是不是有些过于嚣张无耻”

    他马上转身离开黑色汽车骂咧咧埋怨道:“这***就是联邦重点培养的未来?”

    (必须啰嗦几句废话:昨天上午写了几百字中午上大巴傍晚到武汉在机场写了几百字很苦在飞机上写了一千多字写完昨天那一章心情安稳然后十一点四十到哈尔滨的酒店住了很多次的地方唯独昨天晚上上不了网打电话也没辄老国营宾馆就是……没辄。

    我那时候很烦燥试着用手机上网更新第二次确认那是绝对做不到的事情至少我做不到不在乎流量只是根本进不了作者专区然后给领导电话彩信过去让她帮忙更新结果……呃领导的电白程度远甚于我她也承认。

    双方皆怒她说要不然请假吧我不甘心因为说过不断更而且最关键的是小爷我明明写了的要是断了多亏啊那是窦娥的感觉你们能理解所以坚持……

    手机QQ居然不能文件同上我也是大电白。最后终于是了手机邮件结果格式全毁领导重新排版那时已很晚了领导问我可以说些什么我说你说她说很累不说所以没说。

    所以今天说了这么大一堆废话只是想泄下昨夜那一刻的情绪***。

    今天下午到的大庆合什……

    还有几句上飞机时穿短袖下飞机前空姐甜甜说零下十三度身旁在三亚呆了四个月的哈尔滨大叔愤怒的都快爆了我没有爆我带了足够保暖的衣服的。

    然而还是感冒了。重复第n遍的感慨咱们伟大的祖国真丨***太大了重复第n加1次的感慨我是一只并不多愁善感却格外易感长相粗笨难看却格外娇弱的无能废猪。

    以上祝大家生活愉快比我愉快就好呵呵说到最后终于开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