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七十五章 瘦虎

    一个幽灵一个联邦上层社会里因忌恨惊惧陌生不安而生的幽灵正在许乐的头顶上空盘旋时不时往他的后颈处吹一口凉气。

    在西林前线的军营里清晰地感受到来自都星圈的某阵阴风许乐的心思难免有些阴郁愤怒不平自己于沙场昂颅洒热血后背却充斥着敌意的目光与心思这种待遇非在湖畔钓鱼十余载不能淡然应之。

    侮辱其精神毁灭其**前者只是试探甚至是那位英俊的利修竹公子暗中表明态度他并没有参合后者才是关键问题。

    送走贺荷大律师后许乐坐在桌后扳着手指头开始计算究竟是哪些人参与到这件事情之中。

    世家顶端的老人都特区政治圈的大人物他们的城府极深毕生谨慎保守一日不看清费城李家与许乐之间的关系便会沉默一日若阴风的那端幽灵的线头是他们这等人物此刻许乐身周只怕早已是疾风暴雨扑面怎会如此粘稠而令人厌烦。

    以此看来其余敢敢于无视联邦军方甚至是费城李家的态度暗中试图从**上消灭他的人必然是骄傲而且很有能力的易怒的世家的年轻人他们和许乐是完全不同世界的存在彼此不相容一旦相撞便会湮灭或爆炸。

    林斗海南明秀钟二郎许导的脑海里浮现出这三个姓名。

    因为钟夫人一个电话贺荷大律师出现在军营之中他的出现从某种程度上代表了西林钟家的态度身后还裹胁着联邦席**官的声名国防部出面调查此事本就是压力太大如今自然地将这些压力推卸开来当然不会再坚持调查只是内务处的军官们感到有些恼火。

    紧接着横亘星河的巨型企业果壳机动公司向各大媒体出了由总裁先生亲自签名的律师函要求媒体必须马上中止饱含诽谤意味的恶意报道并且做出正式书面道歉。

    诸方用力新闻媒体闻风而收这件事情引起的风波渐渐平息身处西林落日州的许乐却并没有放松警惕他看着左眼眸里的电子地图注意到那两个代表目标的白色光点越来越近知道凶险的考验马上就要到来。

    然则光辉在眼天下素颜再专业的杀手对如今的他来说也算不得什么真正的考险。

    ……

    胜利军事行动的总攻已经进入了第二个星期332o行星上聚集了帝国远征军最强大的军事力量然而在宪章光辉无处不入的窥视和联邦风暴一般的打击之下帝国人节节败退扔下无数具战士卫体后惨然退入高原西向的嶙峋山地之中。

    联邦部队的攻势顿时为之一缓不知道出于什么方面的考虑那位有西林老虎之称的前线总司令强硬地命令各部延缓了进攻的度战局再次进入胶着状态。

    “如今的胶着和以往的胶着不一样这是假胶着只要联邦部队再狠随时都能把帝国远征军最后的地盘打下来只是环境所限想必死人会变得有些多。”(电脑阅读net)

    青峰之下平河侧畔高地上有一处联邦军营时不时有沉重的黑色机甲顺着河边向下游走去巨大的合金机械足在沙石之上留下深刻的印迹。

    化名袁子台的邰家太子爷看着面前的电子地图对身旁的人缓声说道:“如今杜少卿在546o上风头正盛所有人都认为他才是军神之后的绝世名将而下意识里看轻了那头老虎尤其是想到当年老虎压制铁七师不入西林的旧事……然而从来没有人仔细计算过他们的战损比例。“

    “杜少卿冷若雪松指挥风格却是性烈如风强硬如铁突击之锐利当世不做第二人想指挥一师一军甚至一个军区都必将光彩夺目。

    可他的问题是这种指挥风格会带来极严重的战损如今指挥一个师三军区甚至整个联邦军方都能不断地往里面填人填物可如果他是像钟司令一样指挥上百个师谁来填?”

    “钟老虎看似狂傲孤离实际上指挥却是不急不徐每一步都踩的极准擅长消耗最少的力量获得最大的战果。”

    “为了等宪章局铺网结束他能硬顶着议会和军方其余大佬的压力硬生生在这两颗星球上熬了这么久虽说有帕布尔总统的大力支持可这种冷厉沉默的性情依然显得可怕。”

    “最关键的是普通民众的议论和那些越来越多的阴谋论调都不能让他稍动眉梢西林有瘦虎也不知是联邦的幸或不幸。”

    邰之源在前线呆了很长时间被少校军服包裹下的身体依然显得有些单薄脸色还是那种不健康的苍白看来无论是战舰过滤遗失的射线还是高原上的紫外线都无法让他变得更黑实一些。

    “可是联邦现在更需要像铁七师那样的连续胜利而不是一场不温不火的闷战。”

    薛乃印粗砺的手指轻轻抚摩着腰畔冰凉的枪柄下意识里说道身为黑鹰保安公司的高级安全主管他一直寸步不离地守在邰之源的身边时刻准备在出现危险的时候用自己的生命换取邰之源的安全。

    像他这样的人在这处军营里还有许多整整一支黑鹰公司的安全部队通过某种手法变成正式的联邦部队拱卫在邰之源的四周只能说明莫愁后山在联邦里的影响力实在是大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

    在163星球上许乐曾经注意过负责宪章局铺网工作的三大保安公司中黑鹰公司的人数很少如果此刻看到这位薛乃印主管的身影大概便能明白一些真实的原因。

    千世邰家单传至今的太子爷即便想像位普通公民般为联邦浴血奋战也无法拥有完全普通的军营生涯无论是莫愁后山那位夫人抑或是官邸里的总统阁下还是议会山里那些大人物们都不能不敢让他的安全承受半点风险。

    邰之源没有回答薛乃印的话略带冷诮地笑了笑在联邦之中大概也只有他这样的年轻少校才能以这般自然的语气议论着联邦军方两大将星的优劣这便是所谓家世底气。

    “上战场身边跟着几百名高级保镖历史上大概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的场面。”

    邰之源握拳堵在唇边咳了两声苍白的脸上闪过两抹红晕自嘲意味十足说道:“这实在是太过荒谬。”

    薛乃印低头站在他身后沉默一言不无论太子爷怎样愤怒不甘自嘲他们都不可能离开他身边。

    想到自己的畸形从军经历邰之源的心情变得有些落寞他抬头望向光屏上那张电子报看着那张照片上戴着墨镜站在公寓门口扮冷酷的家伙心情终于变得好了些微笑着说道:“有时候真的很羡慕这个家伙觉得他的人生比我的精彩多了。”

    ……

    星球大气层之外一艘巨型战舰在星辰的光辉下反耀着金属冰冷沉肃的颜色这里是联邦西林前敌总指挥部所在的旗舰。

    战舰倒数第二层空旷的库房内液压管活塞移动的声音显得那般柔润迷人球状关节脱槽声非常清脆伴随着嗤嗤的气流补衡声巨大的黑色mx机甲座舱门开启表情严肃的李封子提着压机箱走了出来他直接从高高的机体上跳下双足落在地面出沉闷的声响军装紧紧裹住的身躯充斥着一股强悍的力量似乎随都要爆炸。

    机械臂从墙壁里伸出开始与机甲系统驳接十几名机修工程师拿着电子记事本快沉默地向前开始进行日常保养。

    这台mx机甲两只粗壮冰冷的机械腿上已经漆满了金星。

    按照联邦军营里的惯例代表杀敌成绩的金星只会漆在左机械腿上但李封的机甲是特例因为他在战场上击溃的帝国机甲太多多到一条机械腿根本无法全部容纳那些金星。

    望着夺人眼目的无数金星机修工程师们和四周的联邦官兵……下意识里回头望向正在向通道里走去的李封他们看着这名少年中校强悍的背影眼中自然流露出敬畏与炽热的神情。

    战舰最上层。

    “我强令各部队放缓攻击度这件事情已经引起了很多议论尤其是在s1。”

    落地舷窗边上长桌后方有一个极为豪华的真皮椅这个椅子如果落在hTd局职员们的眼中只怕会令他们疯。然而椅上那位佩戴着中将金星肩章的中年男人却似乎没有任何感觉更新快看小说就来手掌随意拍打着扶手沉默地望着窗外只将有些落寞的背影留给走入房间的李封。

    “什么议论?”李封立正于将军身后沉声问道这位少年中校性情暴戾好战但身为军事世家之后在战场之上并不是只知道一味的突击争狠身处第一前线很能理解司令军令的真实意图更何况身为军人必然服从命令。

    “议会很多人说我刻意留着帝国远征军好增加自己的重要性。”椅中的中年将军微笑着说道语气里没有一丝恚怒十分平静。

    “让他们去吃屎“李封很直接地回应道。

    “有时候我自己也在想说不定我的潜意识里正有这种想法。”

    真皮椅中那人缓缓转过身来。这位联邦第四军区司令西林钟家家主横亘星河一隅独抗帝国十余载的传奇人物此时此刻竟显得有些疲惫和与年龄不符的老态。

    “钟叔这个笑话并不好笑。”

    西林老虎姓钟名瘦虎微显瘦削的身躯挺拔似乎每一根骨头里都蕴着骄傲不羁的味道骤闻后辈此语那双夹杂几丝银毫的眉毛一挑疲倦自嘲须臾消失只余浓烈的辣劲辣到令人心悸如一杯虎骨酿的烈酒煞人至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