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百七十四章 天赋

    黑色汽车悄无声息地滑进了营房。沉重的大门在身后紧闭,听到风声的兰晓龙等几名军官迎了上来,走进了办公室。因宿醉难消,他们的脸上满是倦色,眼睛里全是血丝,听明白女子单身公寓外发生的事情后,脸色变得严肃难看起来。

    没有过多长时间,许乐紧握着的军用手机嘀了一声,利孝通的邮件发了过来,他认真地看了一遍,然后靠在椅子上闭眼认真地思考很久,却依然无法将这件事情想明白。

    联邦最有前途的年轻中校,被新闻记者拍到违反军纪夜不归宿,在战争激烈的时刻纵情嫖ji,这样的丑闻报导选择在战争激烈的时间段放出,真会显得异常耸动。

    而当事人是许乐,这件事情就不止耸动,只怕还有些更深层次的意图。

    利孝通接到他们的电话后,用最短的时间查到了一些风声,驻守西林大区的各大媒体能如此耳目灵敏,并且有胆子偷偷跟踪许乐。确实隐隐和三林联合银行这个巨无霸有关系。

    这位七少爷一直坚决冷厉地向自己大哥身边安插亲信,所以才能这么快就查到一些所以然,但依然无法查到那媒体是从哪里获得的情报来源。

    利修竹为什么要这么做?

    许乐睁开眼睛,困惑地思考着,要把自己变成一颗臭鸡蛋,就是因为铁算利家依然没有放弃和费城李家联姻?利修竹依然一心搁在国民少女的身上?

    可是因为简水儿,邹郁,张小萌这些女子的关系,他在联邦上层或下层很多人的眼中,早已经是个沉默的花石头,再把自己搞臭几分,又有什么好处?

    更关键的是,自总统大选之后,利修竹一直低调沉稳,以他的心性能力,断不至于启用如此低劣幼稚的安排。

    他的眼睛眯了起来,想起从百慕大偷渡来西林的两名杀手专家,虽然联邦调查局一直无法确定主使者是谁,但他能够基本确定,想杀自己的人,与那些世家公子,首都星圈的政客们脱离不了关系,利修竹此举或许是为了掩饰什么,又或是将来事败之后,觅一个置身事外的理由。

    “我们从来都不是喜欢挑事儿的人,关键是有人总喜欢把狗屎一样的事儿糊在我们脸上。”

    兰晓龙沉着声音说道,窗外刚刚起床的七组队员们三三两两在晒太阳。大树下锡朋不停低头抽着烟。

    许乐忽然想到公寓楼里那位女孩儿,眼睛眯的很厉害,也不避讳房间里几名可靠的下属,直接对白玉兰说道:“我呆会儿给那个女孩儿打个电话,看看她的意思,如果她愿意,你帮我送她离开。另外你再给利孝通打个电话,让他在首都星圈帮忙安置一下。”

    白玉兰微微点头,七组这些年来一直在黑暗里做私活儿,要偷偷送一个人离开西林,并不是难事,只怕除了宪章局之外,没有任何部门或组织能够查到踪迹。

    接下来,许乐与众人又商量了很多对策,准备迎接马上就要到来的新闻洪水,刚从战场归来,又要开始作战,只是此次作战的对象变作了无孔不入,无处不在的舆论,众人感觉非常不愉快。

    “夜总会的事情可以大肆宣传一下,这可以帮助树立你的正面形象。许教官的无数学生都是战斗英雄,这个感觉很帅的。”兰晓龙叼着电子笔杆,皱眉说道:“关键是昨天夜里,你总得给个话,认还是不认?”

    “认个屁!什么事都没发生,我认什么?”许乐的表情黑沉,拍着桌子吼道。

    房间里一片沉默,熊临泉等人互视一眼,然后低下头来,强忍着狂笑的冲动,心想头儿倒真是厚颜无耻,撒谎也能撒的如此理直气壮。

    许乐无奈地摇了摇头,拿起电话走出大门,开始向远在首都星圈的某位夫人求助。

    ……

    ……

    第二天.联邦所有的电视媒体保持着安静,而所有的平面媒体和电子媒体则是闹翻了天。

    这些媒体绝大多数的版面依然用最大的篇幅报道着前线战事,在三颗沦陷星上联邦政府军正在一步步迈向胜利,胜利军事行动的总攻两天之后,进入计划中的缓坡时间段。

    但他们的第三版上,忽然爆出某位年轻中校的花边新闻!

    因为联邦第一宪章严格保护公民**的关系,媒体上没有一张照片出现那幢公寓楼的画面,也没有一句话牵涉到金碧辉煌夜总会那位女孩儿,新闻标题虽然格外耸动,字语却严格地避开了**二字,只是用暖昧的言语及生动的推理描写,将读者的情绪一步步勾进某种地沟里。

    联邦的性行业从来没有正式合法过,但已经三百多年没有出现过任何案例确认其非法,严明的联邦军纪当然禁止官兵购买性服务,但落日州遍布大街小巷的疗养中心,高级会所是用来做什么的。上至帕布尔总统,下至卖报纸的小贩都心知肚明。

    偏生这名年轻中校叫许乐,他是国民少女简水儿的绯闻对象,传闻他与国防部长家的千金有些不清不白,传说他自承与青龙山之叶张小萌是老情人……所以这件丑闻或新闻具备了足够的爆炸力,将联邦民众们炸的津津乐道,愤怒忧郁。

    落日州军营里几乎所有人人手一份报纸,包括七组队员在内,他们放肆嘲笑着许乐的不谨慎,却没有把这件事情看的太重,并不知道这件事情可能带来的麻烦。

    新闻媒体的报道刚刚出来,许乐就收到了来自国防部的一封绝密邮件,点开邮件一看,发现是那位戴着眼镜,一脸学者风范的大部长亲笔所写,他的心里咯噔一声,坚持看完那些隐含不悦的字句,在心中默默叹息一声,并没有马上进行回复。

    一个没女朋友的青年人,如今却似乎要为很多女孩儿的清誉负责,这究竟算怎么回事儿?许乐坐在桌后沉默思考很久,发现这一切都是自己自找的。

    紧接着,国防部内务处的军官进入了七组军营。新闻媒体炒的太厉害,联邦民众太过关心,内务处负责监查高级军官的行为,为了平息物议,他们必须前来处理此事。

    “许乐中校,我们奉命前来调查,请问你前天晚上在哪里?”

    许乐坐在桌后,看了他们一眼,闭着嘴没有说话,此等做派令内务处的军官们面色微变。

    正当房间内气氛变得有些怪异时,一位穿着黑色正装。满脸微笑的中年人从门外走了进来,直接走到许乐桌前,回头望着内务处军官们说道:“我的当事人不会回答你们的任何问题,有什么话,你们可以直接和我谈。”

    “当事人?”内务处军官们愕然,接过这位黑衣中年人递过来的名片。

    看到纯植物长纤维名片上的贺荷二字后,众人同时神情一肃,怎么也想不明白,就是一个例行调查,居然会引动这位西林最出名最难惹的大律师。

    “我们只是请许乐中校配合内务处的调查,不需要什么律师吧?”内务处军官有些难堪说道。

    “许乐中校不接受任何无聊的调查。”贺荷大律师面无表情说道:“你们有逮捕证吗?”

    “没有……但我们有协查通知书。”

    “那个并没有法律效应。”贺荷大律师用不容置疑的语气挥手说道:“什么时候你们把逮捕证办下来,我的当事人才会跟你们走,然后在我的陪伴下开口,除此之外,你们不要再来打扰我的当事人。”

    内务处的军官们表情变得极为精彩,明明是军队内部的调查,怎么变成了一场律政电视剧的内容?

    “贺荷大律师,我想提醒您,许乐中校是现役军官,我们有要求他配合调查的权力。而且这是军方内部事宜……”

    贺荷面无表情拦话道:“你是想说我是民法律师,不能参与军事法庭的内容?你当初在学校怎么学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军官强忍着怒意,说道:“许乐中校涉嫌**,严重触犯联邦军纪,这总是事实吧?”

    贺荷大律师阴沉着一张脸,忽然开口说道:“第一宪章规定联邦公民基本的五项权利,**就和在家看色情图片一样,是天赋人权,谁……敢说这是犯罪?”

    不等表情激动的内务处军官们开口,这位联邦最高法院**官的幼子,西林钟家最亲密的法律伙伴,毫不客气挑眉说道:“年轻人们,你们要记住,没有任何法律能凌驾第一宪章之上。”

    “如果议会通过的法律,国防部的军纪条例,认为我的当事人涉嫌犯罪,那么我认为……你们要做的事情,不是来调查我的当事人。而是马上把这些狗屎不通的法律全部修改一遍。”

    听到掷地有声的这两句话,一直在屋外围观起哄的七组队员们,纷纷用力鼓起掌来,把手掌拍的通红,口哨声尖锐的穿透整个军营。

    看着悻悻然离开的内务处军官们,许乐站起来,用力地握了握这位大律师的手,认真说道:“谢谢。”

    “不用谢我,我只是在维护联邦公民的底限权利。”贺荷大律师望着许乐,忽然微笑说道:“但我必须提醒你,以后出去玩要小心一些,我那位老父亲是简水儿小姐的狂热崇拜者。”

    “真要打宪章官司打到最高法院,我们必输无疑。”

    想到联邦首席**官可能这时候正在壁炉边一边看报纸一边痛骂某个负心汉,许乐的后背倏的一声冷汗直流。

    ……

    ……

    (托大家福,过了,二十八号飞机,到哈市就是深夜了,二十九号到家,合什,谢谢。)